第75章 被扔下不管了

第75章 被扔下不管了
养心殿内,景龙帝正坐于棋盘一侧,左手一枚黑子,右手一枚白子,额眉紧皱。
容止一袭青衣,儒雅恭顺的站在一边,“皇上,这是上个月的账簿。”
“较比之前,是进是退?”景龙帝没看容止,手执黑白两棋,举棋不定。
“比七月增收黄金两千万两。”
“喔?”景龙旁这才落下手中的白子,伸手接过了账簿,“看来朕的眼光不错,容家的人,个个都是经商奇才。”
“容家有幸被皇上御赐为第一皇商,不敢辜负皇上信任。”
“很好,朕对你、对容家很是放心。”
“不知皇上可有听说关于妙音坊之事?”容止垂于袖袍内的手紧了紧,面色平顺,波澜无惊。
“略有耳闻,寿宴上,那两位姑娘唱的曲子,美哉妙哉,那曲调,闻所未闻,听所未听。”景龙帝唇角略微勾起,似笑,又非笑。
“妙音坊仅凭着一场梁祝戏,在一个月内起死回生,利润比由容家所掌控的赛仙居更为可观,再加上由梁祝戏所延伸的其它产业,如服装手饰等,依在下所见,前景都比容家名下此类产业更为乐观。”
“有这回事?”
“在下说这些,只是想问一问皇上,不知道这妙音坊,是否跟京城内哪位权贵有关?”
“朕会命人去查。”景龙帝将手中另一枚黑子落下,叹了声,“左右之争,总是平局或死局,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
“自然是有的!”容止抬头,望了眼棋盘。
“说说看。”景龙帝眯了下眼,饶有兴致的盯着容止。
“黑子与白子都在皇上手上,皇上想让黑子落哪就落哪,想让白子走错就走错,平局与死局,都来自于皇上的心意,若皇上想分出个胜负,自然也是能够凭心意而为的。”
“你倒是十分懂朕的心意。”景龙帝笑了声,极有深意的又叹了声,“可惜朕没有公主,若是有,朕还真想把公主赐给你,让你做朕的半个儿子。”
“在下谢皇上厚爱。”容止将头垂得比方才更低了。
“若是查出妙音坊与京城权贵无关,你想怎么做?”
“容家是皇上的,在下想替皇上将妙音坊收入麾下。”
“甚好,甚好!”景龙帝起身,踱到容止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你真是朕的福星,朕久寻不得的宝盒也是由你寻到的,只可惜密匙并未到手,朕打算在迷雾森林的雾气散去后,派人去寻一寻,那凉国余孽跳了下去,尸首总是会在那的,若是幸运,想必密匙还在那余孽尸首之上。”
“是在下办事不利,未能替皇上将密匙夺到手。”
“与你无关,在这件事上,朕只信你,朕那几个儿子,恐怕比朕更想得到密匙。”
“宝盒交由凉王殿下研究,不知可有何进展?”容止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凉儿未曾禀报关于宝盒之事,怕是还没头绪。”景龙帝凝了下眉,经过容止提醒,看来,是该要收网了!
把所谓的宝盒交给老三,不过是他下的一枚黑子,另一枚白子,还在指间未定。
“是在下多事了。”
“非也!”景龙帝扬手一挥,还想说些什么,如黑潭般幽深的眸子忽然一敛,是那种气息?“容止,今日到此为止,你出宫罢,朕有事先走一步。”
话毕,一个飞身,景龙帝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养心殿内。
容止这才抬起头,温顺良和的眸底闪过数抹阴狠。
景龙帝出现在御书房外的殿阁檐顶,天色已黑,宫中点的灯笼虽然通明,却照不到半空的情景。他凭着内力,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某处虚空,“是哪位前辈来访?可否现身一见?”
陌千隐在虚空内的火红身影怔了一下,立即传声给御书房内的九月,“臭丫头,被发现了,赶紧走。”
他正欲从虚空之门踏出,景龙帝已经出手,十段巅峰内力,毫无保留的掺杂在掌风中,朝着虚空劈来。
陌千暗叫不好,他不能在这片天地使用灵力与人战斗,虚空之境被掌风所破,他只能用灵力又破开了一片虚空之境藏身。
景龙帝掌风不断挥出,试图将隐在虚空中的神秘人逼出来。
陌千只能全力躲闪,却无心再去顾及还在御书房内的九月。
殿阁上的动静引起了禁军统领的注意,他迅速带人赶来,将御书房周围团团围住。
“方之航,去御书房内看看凉儿是否安在。”景龙帝取下身上的一串钥匙,朝方之航所在处扔下。
“是,皇上。”方之航飞身接过钥匙,落地后,立即朝御书房殿门处走。
御书房内。
九月被吻得发懵,脑子里突然出现了陌千提醒的声音,理智瞬间被拉了回来,推开强吻她的面瘫王,“景龙帝发现了,我得走了。”
“外面有人在打斗。”君夜凉拧了下眉。
“打斗?我怎么听不到?别想混肴视听。”九月站起身,恶狠狠的盯着他,“你刚才吻我的事,我会记得一清二楚,回头再找你算帐。”
“有人来开殿门了。”君夜凉却没在意九月杀气腾腾的眼神,而是盯着殿门处,幽冷的眼睛,渐渐收紧,叠放在腿间的手,一点点往两侧移。
如果有人真的进来了,就算是暴露自己,他也要保她安全。
九月也听到了殿门处门锁响动的声音,她赶紧躲到了轮椅后面,陌千还没把她带走,肯定是被缠住了。
呜!
她干嘛要火急火撩的来看面瘫王?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送嘛?
她要是就这样光荣的牺牲了,她空间里的五万两白银咋办?绞尽脑汁的赚了钱,她都还没替自己买个馒头吃呢。
一直在利用虚空之境藏身的陌千,眼看着禁军统领就要打开御书房的门锁进去,灵气十足的眼睛微微一缩,绽放出数抹与他面相极其不符的暴虐暗芒。
看来,是要打破这天道规则了。
否则,那臭丫头要是被逮住了,他的神水又要等上多少年?
思绪翻涌间,他身上的气息陡然生变,一种超脱世俗的力量在他全身游走,虚空之境不攻而破,但他的身影却被一股灵力包裹着,外人就算将眼珠子瞪出来,也难瞧出他的相貌真容。
“景龙帝,凭你,也想拦住本尊?”
话语间,陌千轻轻的一拂袖袍,身在半空的景龙帝瞬间直直朝下坠去。
陌千灵力使出的刹那,天地变色。有黑云在夜色中翻滚,只是,普通人很难发现,有雷电在黑云中突现,闪着寒光,看样子,不出几息,那天道雷罚就会降临。
“臭丫头,走!”化破虚空,陌千伸手朝九月抓去。
“凉王殿下,我在凉王府等你回来。”
陌千刚将九月扯入虚空,脸色瞬间变得凝重,火红的衣袍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在一寸寸变黑,身上的灵力更是被一股血腥气极重的魔气笼罩吞噬。
好在虚空内的明暗与天色一致,否则,身边的臭丫头肯定会发现他的异样。
陌千连忙伸手捂住心口,另一手用力将九月从虚空中推了出去,“本尊有些事,不能管你了,你好自为知。”
九月那个气啊,都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她这样被从半空直接推下去是个什么意思?
好在陌千留了点灵力托着她,否则,她没被景龙帝逮住砍头,就该死在自己人手里了。
九月坠落在御花园里,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四处扫视,除了黑还是黑,哪还有陌千的半点影子?
就在她想唉个声叹个气时,漆黑沉闷的天色中,忽然降下道金光闪闪的雷电,朝着某处直直劈去。
“啪”的一声!那雷电声炸响在天地间,照亮了一方天地,良久良久后,余声才消散。
九月张大着嘴,被那雷声吓得两眼发直。
直到天色再度恢复成死黑一片,她才双手合成掌,朝着被雷劈的方向拜了拜,“陌千,是我对不起你,你千万要挺住啊。”
“智脑,给我个手电筒。”
手电筒到手,她借着手电筒的亮光,找了条有点印象的路,一点点往外走。
才走了没几步,一片阴影将她笼罩,连带着手电筒的光都变成了暗的。
九月抬头往天上看,只见一只惊爆她眼球的巨大飞鸟从头顶一闪即过,她揉揉眼睛再去看时,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难道是眼花了?
可将手电筒的光盖住的黑影,是实实在在出现过的!
九月郁闷的继续往前走,如果记得不错,上次芳芝就是引着她们往这条路走的,走到头再右拐,第一个宫殿就是椒房殿。
“谁在那?”
一个声音,忽然在九月身后响起。
九月垮下脸,将手电一关,送回空间的同时,拔腿就跑。
“跑什么?”
九月还没跑几步,一股吸力就将她拖拽着往后扯。
不过一息之间,她已经落到了身后那个隐在黑暗中的人的手里。
要不要那么倒霉啊?九月直想往地上吐几个唾沫驱驱霉气,“我......你刚才看到天上有只巨鸟了吗?我是山民,被那巨鸟叼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这突然松开嘴把我放下来了,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九月粗着嗓子嚷嚷,心底不停拜菩萨,希望能把人忽悠过去。
“方才那是只巨鸟?”容止凝目,控制着背对着他的人转过身,“你是哪个村的村民?”
“不是村民,是山民,常年在山林中打猎为生的猎户。”九月哪知道这商罗王朝有什么村,“你知道迷雾森林吗?我就在那片活动。”
她小心翼翼抬头瞥了眼制住她的男人,天色是真的黑,她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只是隐隐感觉,好像有点熟悉,难道,是熟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