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女人勿近的主

第10章 女人勿近的主
“出来吧!“见那女人走远,君夜凉目视前方淡淡的道。
唰唰唰!
两道身法极其诡异刁钻的黑影,从一处掩蔽处闪了出来。
“主子,担心死我们了,您一夜未从森林里出来,如果不是您进林子之前有交待,我跟无双肯定是要冲进去寻您的。”
“主子,这是灵药,您快些服下。”无双从怀里掏出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送向君夜凉。
君夜凉服食过灵药后,体内消耗殆尽的内力,瞬间重新涌了出来。
他没将内力引向萎缩得厉害的双腿,而是将恢复如初的内力以一种功法,隐在了丹田处。
“无风,你迅速跟上刚才离开那女人,我怀疑,东西在她手上。”
无风咧开嘴轻笑了下,“主子,我刚才可是看得清楚,那女人亲了你,抱了你,您的目地,恐怕不仅仅是想让我追寻那样东西的下落吧?”
“废话少说。”君夜凉冷眸一眯,射出道慑人的寒光,“人要是不见了,我把你赶回影部。”
无风瞬间收起调笑,“主子,我马上跟上那女人。”
无风走后,无双将马车赶了过来。
君夜凉飞身坐上车厢,“无双,把那辆轮车带上,回京城后送到神工老人处,让他看看能不能瞧出这物件的来历,顺带给我多做出来几个相似的。”
“是,主子。”
无风戴面纱斗笠,遮住相貌,驾着马车,朝着京城的方向赶去。
而另一边,告别了神仙哥的九月,正苦巴巴的行走在小路上。
一双低跟凉鞋被她拎在手上,小脸上全是汗珠子。
“死智脑,关键时刻掉链子,要是我穿回了现代,一定把你从脑袋里挖出来,回炉重造。”
她不过走了短短半个小时,又累又饿,想到神仙哥说距离京城有一日路程,她的脑袋就直泛疼。
智脑没有休眠该多好,将老爸超市里展示的样车送出来,一踩油门,不用一会功夫,她就能自自在在的抵达京城。
哪还用像这样苦逼的靠两条腿走?
她想念火腿肠,想念泡面,想念瓜子。
一想到吃的,她的肚子就十分应景的叫了几声。
“叫什么叫?智脑罢工,你也没有吃的。”九月往自己肚皮上一拍,恨恨的嚷道。
结果,自己那一拍,换来了肚皮更大声音的叫唤,咕噜咕噜……
反了天了,就连肚子也敢出来跟她唱反调了。
忽然,她耳朵里传入一阵马蹄声。
站定,然后转身望向来时的路,远远的就看见,有人驾着一辆马车正朝她奔来。
就像是人民终于把党盼来了,她把心一横,张开双臂拦在了路中央。
“闪开。”无双大老远的叫唤。
“笨蛋才闪开。”九月不退不让,就那样横档在路中央。
“吁……”无双无奈,只得将马车生生停下。
“大哥,你带我一程呗?”九月小碎步跑到马车前,刚问了一句,没等回答,自个就一个翻身,坐了上去。
无双脑门一黑,“姑娘,我还没答应你。”
“我长得那么落落大方,漂亮可爱,你不答应我,你良心能安嘛?”九月拍拍无双的肩,“我去京城,走吧。”
无双张大了嘴,“你可真不客气。”
“我刚才都叫你大哥了,跟自家大哥客气个什么劲,显得生分。”
无双:“……”
坐在车厢里的君夜凉听着外面的对白,嘴角直抽搐。
“无双,带她一程,记住,禁止她掀开车厢帘子。”
无双合拢张大的嘴巴,听着自家主子的传音,不由得咽了口涶沫。
主子性子冷,尤其是对女人冷。
整个王府,从上到下,除了男人还是男人。
曾经有人不死心地往主子身边塞女人,哪知,主子放了话,无论是哪个女人想入王府,都要绕着整个王府爬百圈,若是能坚持下来,就收,若是坚持不住死了,概不负责。
“那个……姑娘,带你一程可以,但切记,不能惊扰了坐在车厢里的人,否则,我就只能把你赶下去了。”
“大哥,你放心,我这人好奇心不重。”九月连看都没看一眼身后的车厢,挤出抹讨好的笑,“那个,我肚子饿了,你有没有吃的?”
“没有!”
无双重新将马车赶得飞快。
九月摸着肚皮,心肝肺齐疼。
负责在暗处追踪九月的无风,站在小路上,望着急驰而去的马车,凌乱了。
他这算怎么回事?
每个人都上了马车,独独把他给留了下来?
不带这么玩他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