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这香菜绿油的,你多吃点

    这是什么鬼天赋神通啊?

    江尘差点直接尿了!

    满世界当人爸爸,占人便宜?

    还有没有比你更不正经的天赋神通?

    江尘黑着脸:“我特么果然被李干给坑了,如果不是他从中插了一杠子,我肯定就得到那个可以改变自身欧气的天赋神通了!”

    “你说说,这个天赋神通除了占人便宜,还有什么鸟毛用?”

    江尘此刻都能想到以后自己的画风了!

    遇见自己的仇人,发动一下叫爸爸的天赋神通,到时候的场景就会变成这样!

    仇人甲大吼道:“爸爸,过来受死!”

    仇人乙咆哮道:“爸爸,别跑,我要杀了你!”

    仇人丙冷笑道:“爸爸,今天你死定了!”

    啊,这画面太美,江尘已经不敢去想了!

    胡思乱想之间,公交车已经到站了,路边正好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妈妈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可爱小萝莉,身边还带着几大箱行礼,似乎是刚旅游归来,因为做了晚间飞机,现在才到云露市!

    远处还有一个男人,正在夜间便利店内买东西,母女俩正在路边一边等公交,一边等自己的丈夫和父亲!

    “要不试验一下这天赋神通好用不好用?”

    江尘暗付说道,心思还没落下,直接就对小萝莉发动了叫爸爸天赋神通!

    “爸爸!”

    小萝莉立马声音脆甜脆甜的,脸上挂着如花的笑意对着江尘喊道。

    “哇,这天赋神通也挺好用的啊!”

    江尘看了一眼神色愕然的年轻妈妈,顿时点头说道,接着转身就走,丝毫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爸爸别走,和我妈妈一起回家吧!”

    小萝莉看到江尘要走,立马挣脱了年轻妈妈的手掌,居然是追了上来,要拉江尘一起回家!

    江尘停下脚步,转过身,和颜悦色的对追过来小萝莉说道:“咳咳,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和你妈妈也没有关系!”

    小萝莉一把抱住江尘的大腿,不依不饶的说道:“不,你就是我爸爸,你是我亲爸爸,我就要你跟我,还有我妈妈一起回家,我们一起回家困觉觉!”

    远处,小萝莉的真正爸爸已经买完东西走出便利店,正巧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是一脸的大写懵逼!

    江尘干笑两声,赶紧收回天赋神通,小萝莉的手也是当即松开,然后不等年轻妈妈追上来,江尘就赶紧跑远,身形消失在远处的黑暗当中!

    只是,身后还传来年轻夫妻俩的对话!

    “茵茵怎么叫那个少年爸爸?”

    “我怎么知道?”

    “那个少年是茵茵爸爸,我成什么了?”

    “话说,那个少年看着挺顺眼的啊,我如果再年轻几岁,回到高中岁月的话,肯定不找你谈恋爱!”

    “别想了,孩子都有了,你这辈子都逃不了了,继续给我当牛当马吧!”

    ....

    当天终于开始微微亮的时候,江尘已经坐上回长风市的车了,差不多早上九点多就能回到家了!

    曹秋也终于是晃晃悠悠的在竹林当中醒来!

    “云露湿地公园,有鬼啊!”

    醒来的曹秋慌不择路的立马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屁股尿流的跑出了云露湿地公园!

    而此刻,已经有几个老大爷来到云露湿地公园晨练了,看着曹秋仓皇逃遁,惊恐大叫的身影,面面相觑。

    负责看守云露湿地公园的工作人员此刻也伸着懒腰从工作室内走出,瞥了一眼曹秋的背影,顿时没好气的骂道:“神经病一个,有鬼?有你个大头鬼!”

    幸好曹秋身上还有一些零钱,还能坐车,所以是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合租屋当中!

    回到合租屋的曹秋把自己一个人所在房间当中,瑟瑟发抖了许久,这才终于缓过气来,而此刻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时分了!

    一起合租的好友陈庆回来了,直接推开曹秋的房门喊道:“曹秋,你回来了没有?我买了菜,一起出来吃饭啊!”

    曹秋双眼无神的说道:“我,我不饿!”

    陈庆说道:“出来吃点吧,反正我买的多!”

    “好!”

    面对陈庆的再次邀请,曹秋依旧处于一晚上被深夜男鬼所支配的惊吓当中,完全没了主见,所以答应了下来。

    陈庆当即出去,把买好的饭菜拿了进来,摆在桌子上,和曹秋一起吃!

    但吃着饭,陈庆似乎心中有事,不停的给曹秋夹菜,说道:“这是青菜,这是西蓝花,你多吃点,还有雪碧,来倒一点!”

    曹秋默不作声,吃着青菜,西蓝花,喝着雪碧,还在想昨晚的深夜男鬼的事,无法释怀。

    陈庆突然叹了口气说道:“那个曹秋啊,我给你说件事,你帮我参考参考呗!”

    曹秋点头,又吃了一口香菜,喝了一口雪碧,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道:“你说!”

    陈庆一边说,一边叹气道:“今天早上,我看到我一个好朋友的女朋友从酒店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两人有说有笑,神态亲密的交谈了好一会才各自分开!”

    “你说,我应该怎么才让我这个朋友知道?他女朋友出轨了,不至于让他太过于惊吓和悲伤?”

    曹秋心不在焉的说道,又吃了一口青菜:“你暗示他呗!”

    陈庆顿时点头,然后又给曹秋夹菜,热情劝道:“也是,暗示,没错,就是暗示!”

    “对了曹秋,这是香菜,瞧着绿油的,多可爱,你多吃点,还有这雪碧,绿的透心凉,你多喝点!”

    “好,你也吃,别给我夹菜了!”

    曹秋夹起香菜,放到嘴边,刚想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停下筷子,抬头看向面前的陈庆!

    看到曹秋终于醒悟过来,陈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然后不由得叹了口气,用同情的语气说道:“对,没错,就是丽丽,丽丽出轨了!”

    曹秋顿时僵住,他又看了看面前满桌子的绿色菜肴,以及手中绿的发亮的雪碧,整个人突然悲伤逆流成河!

    曹秋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哭了起来:“我老婆怎么又跟人跑了?呜呜呜呜!”

    但只哭了两声!

    曹秋突然又是愣住,百思不得其解:“等一下,我明明就丽丽一个女朋友啊,所以我现在为什么要说又?难道我有俩老婆不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