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贺梓凝到也不是矫情的人,她开了门走了进去。
  每靠近一步,她的恨意就会多一分,她在柳心慧的面前停下,语调平静说:“柳心慧,好久不见。”可她眼眸里的憎恶却快要滴出来了。
  柳心慧原本缩着,闻言望去,下一刻却惊恐尖叫起来,“鬼啊!啊!”她努力朝墙角缩去,还一边挥舞着手,“滚开!别过来——!”
  望着面前声嘶力竭的人,贺梓凝冷笑着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啊!”柳心慧疼的就往贺梓凝的脸上抓去,贺梓凝松开人,毫不客气一电棍打下去,柳心慧瞬间惨叫,抱紧脑袋惊恐说,“别打我,别打了,不躲了!”
  贺梓凝冷笑一声,凑到她面前嘲讽一笑,“柳心慧,你骗的过别人可骗不过我,你这样残忍恶毒的人,怎么可能会疯?”
  她跟着布鲁斯治疗了四年,对心理学多少也了解了些,疯子被人打疼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护住自己,可柳心慧刚才第一反应却是来打自己,她是装的!
  贺梓凝优雅起身,盯着表演无懈可击的柳心慧说:“柳心慧,你现在和霍言深闹掰了,可没有人能护住你了,你放心,作为老朋友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她一脚踩中柳心慧的手,在柳心慧惨烈的尖叫声中,一字一句说:“你当初加在我身上痛苦,我会一点不剩全部还给你,你可要好好享受啊……”
  贺梓凝踩够了,扔下死狗一样的柳心慧,冷笑着离开,之后,她特地去洗手间洗了鞋子。
  用冷水浇了一把脸,身上那暴/虐的情绪才慢慢第一平静,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通红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阴鹜。
  冷笑一声,她闭上眼,告诫自我,别着急,等了四年也不在乎多这么点时间了,一步步来,先把霍言深这个最棘手的人处理掉再说。
  再睁开眼,她的眼里只剩一片平静,拢了拢衣袖这才走了出去,可没先到竟然在出口遇见了霍言深。
  两人的视线交错,谁都没有说话,贺梓凝努力掩饰刚刚那一瞬间的慌乱,她虽然明里暗里便显出自己和“贺梓凝”一样,但是目前时机未到,她还不能让霍言深认出来。
  霍言深怀疑的目光从来没有冷过,贺梓凝站在这医院就足够令他怀疑,他盯着她,目光克制又热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18.章
19.章
  事情有些棘手,贺梓凝没答,不动声色的挪动步子,可霍言深却并没有染布的意思,两人就僵持在入口处。
  “贺,还没有好吗?”布鲁斯的到来打破了沉寂,他走过来很自然揽上贺梓凝的腰,溺宠说:“出来了还不过来,可让我好等。”
  贺梓凝瞟了一眼霍言深,微微一笑说:“遇见了同事,这位是霍总。”
  布鲁斯很有眼色伸手递过去,说,“你好,我是布鲁斯,是贺的男朋友。”
  霍言深微微一笑,伸手相握:“幸会。”
  两个男人对视,视线种有着彼此都熟悉的暗涌,霍言深也人出来布鲁斯就是当初在花店接她的人。
  霍言深松开手之后,打量了一眼布鲁斯身上的白大褂,问:“布鲁斯先生是这里的医生?”
  布鲁斯微微一笑,说:“如你所见,我是医院新上任的精神科医生。”精神科这敏感一词让霍言深又警惕一分,可布鲁斯却没给他继续试探的机会,只说:“抱歉,我很贺还有事要要谈,失陪了。”
  说完,他就拥着贺梓凝离开。
  霍言深原本也转身离开,可他看见贺梓凝一个举动之后,却挪不动脚了。
  不远处,已经是明轻俏的贺清明将布鲁斯奇怪来的擦手的帕子叠成了一个小圆筒我在手心里。
  霍言深心中震惊万分,刚刚那个小动作他熟悉了。
  一般人用完袍子收拾对折叠好,只有贺梓凝,她对援助又片外,无论是帕子,衣服,甚至是画纸,她都喜欢叠成圆柱形。
  他不想把明轻俏当做敏敏的替身,可这要怎么解释两人不仅长得一模一样,脸习惯都如此相似呢?
  他很难不混淆。
  霍言深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最终握拳下了决定,他该好好查一查了。
  ……
  只一天,明轻俏的所有资料都送到了霍言深的邮箱,但结果并不是他料想的那样。
  他一遍又一遍浏览资料,可却找不到半点破绽,明轻俏从小在他国长大,最近才跟着姨母回国。
  她是一个单身妈妈,有一个四岁的孩子,有一个关系融洽的男友……每一样都否定她不是敏敏。
  理智告诉霍言深,可以了,死心吧该放下了,可直觉却又在不断提醒他,不是这样的,一点是哪里忽略了,她就是他的敏敏。
  霍言深借着工作之便,不动声色观察明轻俏,发现她又不少习惯都和贺梓凝相似,外貌一样,连习惯都一样,这让他怎么不乱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