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贺梓凝狠狠打了个寒颤,下一刻就被他狠狠捏住下颚,力道大的让她痛的抽气,可她却忍住没有表现出半点不满。
  霍言深盯了她一会,却突然笑了,只是这笑却让贺梓凝背脊发寒。
  “想让我满意可不容易,贺梓凝,你弄死我孩子的账可怎么算?”
  “我赔,我赔……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我可以立即替你们怀孩子……”
  可霍言深却突然掐住她脖子,让贺梓凝痛的说不出话:“心慧的身体已经差到没有多余的卵细胞可以提供了,贺梓凝,你告诉我,你赔得起吗?!”
  贺梓凝面色涨紫地望着怒不可遏的霍言深,,她没有机会解释那个孩子为什么会没有了,况且,就算解释他也未必相信。
  呼吸越来越困难,她渐渐停止挣扎,想着,就这样死在他手里也好,一命抵一命,她这个罪魁祸首死了,他应该不会再为难爷爷了吧……
  就在意识快要消失之际,贺梓凝却被霍言深一把甩开,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在没有偿还你的孽债之前,你连死都不配。”
  贺梓凝伏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喉咙的刺痛像是有把火在燃烧,可她顾不上这些,“你想我怎么做?”
  霍言深伸出手指挑开她的衣领,暧昧暗示:“贺梓凝,你既然已经出来卖了,应该不介意卖得更彻底一点吧?”
  贺梓凝脸色瞬间苍白,不可置信他竟然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
  这和代/孕到底不一样,她不想让带着自己血脉的孩子……
  她乞求望向霍言深,可他却神色阴沉的站起,瞥了一眼左侧屏幕,“看来还是不够惨。”
  恰在此时,屏幕中咳嗽的老人又晕倒了,一通电话打来,霍言深故意打开免提,“总裁,贺先生休克了……”
  贺梓凝这才知道,没有最绝望只有更绝望,她忍着心碎冲过去抱住霍言深,哭求:“我做……我什么都做——!”
  霍言深挂掉电话,神色不耐,“那就表现给我看!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贺梓凝僵硬了一秒,他当真一点都不留情面,用力克制住自己,她很努力,很努力的扯出一抹破碎的假笑,颤抖着手解开所有了衣服,贴上他,屈辱承受这场没有半点温情的欢爱……
06.章
07.章
  贺梓凝的自由依旧被限制,整整一个月的羞耻生活,她又怀上了孩子,可是,什么自尊,什么骄傲,都碎的连灰尘都没有了。
  霍言深不允许她去见爷爷,肚子显怀之后,她每天做的做多的事就是呆坐在大屏幕前,祈祷着爷爷平安。
  这天,她又闭着眼睛祷告,确然听到了一声熟悉而亲切的呼唤,“敏敏……”
  贺梓凝紧闭的眼眸明显颤抖了一下,可却没有睁开眼,她怕,怕一睁开眼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怕见到爷爷还是躺在病床上……
  “敏敏,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直到一双干燥温暖的手拉她,贺梓凝才猛地睁开眼睛,她震惊到狂喜,是真的,爷爷竟然真的在她的面前。
  下一秒,她便扑进老人的怀抱,哽咽着,“爷爷,敏敏好想你啊……”
  老人轻抚着她的头发,轻缓安慰,“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冒失?”
  贺梓凝的身躯一僵,随即便涌上莫大的委屈,“爷爷……”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这孩子的由来。
  可老人却丝毫没提那些,只故作嗔怪说:“我听护士说你不好好吃饭,这怎么行呢,千万不要饿着我的宝贝重孙。”
  “爷爷……我……”贺梓凝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你的话,都是我害的你……”
  哪怕到了现在,爷爷都舍不得她难看,连对话都小心翼翼避过,可她呢,她一心扑在霍言深身上,自已为找到了幸福,可最后却被甩得团团转,还害的爷爷……自己真是罪不可恕!
  “胡说什么呢,你何曾做错什么?”老人叹息一声,又替贺梓凝擦了擦眼泪,说,“只要你好好的,爷爷就心满意足了……”
  病房的们突然被人大力推开,房间内温馨的氛围瞬间被打散,而踩着高跟鞋走来的柳心慧,却没有丝毫愧疚。
  她停在两人面前,一脸讥笑:“好一副爷孙情深啊,不过可惜啊,贺老先生的心意恐怕永远也满足不了呢。”
  “柳心慧,你住口!”贺梓凝慌张赶人,不用想也知道柳心慧是故意来气爷爷的。
  柳心慧却灵巧躲过贺梓凝的推搡,还继续说,“毕竟一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杀人犯下,半辈子是绝对不可能好的了的。”
  “你这个毒妇!”贺老爷子拄着拐杖颤巍巍站起来,喘气骂着,“使得肮脏的毒计抢了姐姐的未婚夫,还把敏敏害进监牢,和你那低贱下作的妈一个样!”
  “老头,你敢骂我!”柳心慧气势汹汹上前,贺梓凝拦在老人面前,瞪着柳心慧,“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爷爷的。”
  贺梓凝瘦的脱形,张开了双手,却也衬得她肚子明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