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当真舍得伤我?

第1章、你当真舍得伤我?
  原本以为会劈向银弋的闪电, 却堪堪劈在了木诺一身前,亏得马捕头条件反射的拽了木诺一一把, 若不然,木诺一估计都得被劈糊了!
  侥幸躲过天雷的木诺一和马捕头皆震惊的愣在原地,这天雷什么情况?!
  白琉璃亦惊讶的悬在半空忘了躲闪。
  很快, 天空再度响起雷声,第二道闪电劈了下来,依然向着木诺一劈去。
  “快!诺一,你快躲出天雷的地界!!!”云峰道人拼命的对着木诺一嘶喊。
  眼看木诺一已经躲闪不开第二道闪电, 情急之下马捕头把韩子枫逼出身体, 拽住木诺一的手,欲和她一起硬抗这一道闪电。
  闪电临近木诺一时,木诺一的周身漾起淡淡的暖白色光晕, 光晕中迸发出璀璨的金光。
  这光却像是招呼闪电一般, 天际的闪电加快了速度劈向木诺一。
  白兔蜷在角落震惊得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它的娘耶,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第二道闪电即将劈到木诺一身上之际,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的蹿向她,将她笼罩在一片白光中,替她生生受了这第二道闪电。
  见白琉璃不要命的扑向木诺一, 白兔拼命的唤他, “傅篱!”再顾不得躲藏,它疯了似的向白琉璃和木诺一蹦去。
  任何妖都畏惧天雷。为了替木诺一挡住天雷刚才那一击,白琉璃身上的妖气尽数倾泻而出。
  被漫天的妖气挟裹住, 木诺一怔怔的望着白琉璃,任由他搂着她在一道道天雷中穿梭。
  一瞬间她似乎想了很多东西,又似乎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
  银弋惊讶的望着一道一道劈向木诺一的闪电,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呼啸着化出原形挡在白琉璃身前,欲阻止他带着木诺一离开天雷袭击的范围。
  抱着木诺一这颗人形“避雷针”,又要面对银弋的袭击,白琉璃的处境艰难到了极致。
  一直把木诺一护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他飞身而起,强大的妖气直冲天际,漫天星辰的光芒像燃烧的火球尽数向银弋飞去。
  白琉璃这一招“星辰坠落”(注1)气势磅礴而且壮观,把云峰道人、马捕头、韩子枫、余铮皆看傻了,被震慑住,大妖的实力实在超出他们的想象。
  银弋的本体已经化出了龙角的雏形,若是不自毁修行,熬过天劫便能化身蛟龙。
  只见她呼啸着长吼一声,天地间突然云雨翻腾,雨水倾盆而下,浇灭了白琉璃召出的半数火球。
  白琉璃在半空中旋身,飞快的捻起一道道风刃劈向银弋。
  银弋甩动着银光闪闪的巨尾,把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一道屏障,挡住了白琉璃的风刃。
  蓦地,一道闪电劈在白琉璃身上,他又硬生生的替木诺一抗了一道天雷,悬在半空的身形险些不稳。
  强忍住胸中翻涌而起的血气,白琉璃双手结印,月光在他手中开始凝聚成一柄长剑,他挥着长剑砍向银弋。
  长剑刺穿了银弋用水蒸气凝结的护盾,斩下银弋尾巴上不少鳞片。
  此时,再一道天雷劈下来,白琉璃紧紧的护住木诺一。
  一条红线从他的唇角蜿蜒而下。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般从白兔的眼眶里滚落出来,它拼命的对着白琉璃嘶喊,“混蛋,傅篱你个混蛋,别再管那个捉妖师了,呜呜呜,再这样你会死的,你会死的。”
  “太阳之灵,混沌之灵,幽暗之灵,在我之身。”木诺一强行召唤鸣宵剑灵,欲挣脱白琉璃的保护。
  “诺儿,别闹了,”白琉璃轻声对木诺一低语,声音里含满了宠溺,亦掩饰不住隐隐的虚弱。
  又要对抗天雷,还要应付银弋的攻击,若是木诺一再与他闹间隙,他真的快吃不消了。
  被白光紧紧的包裹着,呼吸间全是白琉璃身上的……妖气,木诺一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的心里蓦地漾起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既然要隐藏身份,为什么不好好的藏着,一辈子藏着,她如果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就能像以前那样永远在一起,不是吗?
  当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担忧和猜忌硬生生变成现实被扒拉出来,那种绝望的心情几欲让人痛不欲生。
  木诺一只觉得心口就像被人挖空了一样,空落落的疼,锥心的疼。
  她嘶哑着声音对白琉璃吼道:“白琉璃,你走吧,不要管我了!”
  强行把木诺一禁锢在自己身边,白琉璃再度飞身而起,凝天光聚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推向银弋,趁着银弋抵御之际,他拽着木诺一掠向远处。
  被火球砸中,银弋的喉间呛出一口血,她顾不得身上的伤,赶忙亦步亦趋的飞身追上白琉璃和木诺一,竭力阻挠白琉璃带着木诺一离开天雷袭击的范围。
  天罚一旦降下,方圆百里内的妖邪鬼魅若是不退避,皆会被劈得灰飞烟灭。这场天雷原本是惩罚银弋的,没想到木诺一……
  马捕头的面色暗沉到了极致,再这样下去,白琉璃和木诺一会被天雷生生劈死。
  握紧手中的佩剑,她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身边心急如焚的韩子枫,眸子里划过一抹决绝。
  “龙神敕令,天地玄极!”
  “万法归原,乾坤五行,阴阳逆转,天雷除妖剑法,诸邪!”(注2)
  马捕头突然凌空而起,一条青色的巨龙从她手中的佩剑呼啸而出飞向银弋。
  “兰儿”,见马捕头不要命的飞身冲向银弋,韩子枫刚想追随她去,蓦然发现自己被禁锢在原地。
  一滴泪从他的面颊滑落,他哭泣着向马捕头吼道:“马如兰,你个混蛋!”
  见马捕头蹿进天雷袭击的范围,云峰道人亦赶忙跟在她身后,“火神祝融,天赐我灵,破邪!”欲与她一起对抗银弋。
  马家最高级的法术之一就是引天雷。
  自从养了韩子枫在身体里,马捕头再也不敢使用这招术法。
  天雷强行被马捕头召唤,在空中停顿了须臾,劈向木诺一的速度明显慢了一些。
  马捕头望着略微变慢速度劈向木诺一的闪电,无奈的在心里吼道:艹,木诺一这到底是什么引雷体质??!
  见马捕头和云峰道人暂时拖住了银弋,白琉璃揽着木诺一用星移电掣的速度飞出天雷圈。
  闪电拖着长长的尾巴追在木诺一身后,在天雷袭击范围的地界上滑出一串璀璨的火光,差点点燃白琉璃的长衫。
  飞到安全地带以后,白琉璃赶忙跺吧跺吧鞋上的火星子,他刚一抬头,鸣宵剑便已经出鞘横在他的眼前。
  “诺儿。”
  白琉璃轻声唤木诺一,声音里是隐藏不住的恐慌和无措。
  “即便你救了我,”木诺一望着白琉璃,执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但是,人妖殊途。”
  说出“人妖殊途”四个字的时候,似乎耗尽了木诺一全部的力气,她虚弱的向后退了两步,身形不稳。
  白琉璃见状,刚想上前扶住她,木诺一便厉声斥道:“你走吧,白琉璃,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心脏蓦地疼得像是被人用手捏住攥一般,白琉璃愣愣的望着木诺一,不可思议的问道:“我从来没有做过恶,我们两情相悦,就因为我是一只、一只妖,你便无情无义到这般境地?木诺一!”
  木诺一微微垂下头,胸中万千情绪翻来涌去没有头绪,脑间来回只有“人妖殊途,斩妖除魔,匡扶正义”这句话在回荡。
  她从来不敢去深想白琉璃的身份,可终究……
  “我是捉妖师,白琉璃,你是一只妖,你让我该怎么办?”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木诺一抬起眸,无助又无力的望着白琉璃,“捉妖师与妖,注定水火不相容,”
  “我应该斩妖除魔,我……”
  木诺一把鸣宵剑横在自己和白琉璃之间,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痕,大声的吼道:“走!你走吧!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再碰到你!”
  “若是下次再遇到你,我一定,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浑身的妖气喷薄而出,墨发飞扬,白衫翻飞,白琉璃一步一步走向木诺一,既委屈又气愤,“木诺一,你当真舍得伤我?”
  ……
  ……
  白琉璃刚揽着木诺一飞掠到安全地带,天雷便如数砸向银弋,一道一道闪电向她劈去。
  见状,马捕头和云峰道人赶忙后撤,亦退离开天雷袭击的地界。
  银弋凄厉的惨叫声一阵一阵响起。
  雷鸣电闪退去,天际放明的时候,银弋的身影彻底消逝在天地间。
  胸中血气翻涌得厉害,马捕头没忍住,吐出一口鲜血,两眼一黑,身体缓缓的向地面倒去。
  “兰儿”,韩子枫惊慌失措的呼唤她。
  云峰道人眼疾手快的扶住马捕头,当他不小心探到马捕头的脉象时,手一颤,刚想说话,马捕头突然反手按住他的手,睁开眼睛浅笑着安慰韩子枫道:“子枫,我没事。方才施展雷诀耗费了太多精力而已,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眸中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沉默了许久,云峰道人才应和马捕头道:“马捕头是该好好休养休养身体了。”
  他刚才触碰到马捕头的脉象……
  她已是灯枯油尽,命不久矣。                        
作者有话要说:  注1,魔兽、炉石传说里面,德鲁伊有一招法术就叫“星辰坠落”
注2,统统来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马小玲的咒语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