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师姐最疼铮儿了

第1章、师姐最疼铮儿了
  搂着白琉璃迅速转身, 木诺一慌忙从掌间挥出一道金光劈向管家。
  管家合并着双腿做出一个蛇摆尾的姿势轻松击破木诺一的攻击,摇晃着头张着嘴继续扑向他们。
  就在白琉璃捏起一道法决欲挥向管家之际, 一束蓝色的光从远处飞来,将管家束缚住。
  “天地借法,诛邪斩魔, 降妖!”一声洪亮的念咒声由远及近传来。
  听到这声音,木诺一浑身一激灵,怔愣在原地。
  马捕头趁管家被束缚住,赶忙用佩剑划破手指, 祭出伏魔铃, 朗声念道:“万法归原,乾坤五行,阴阳逆转, 诛邪!”
  伏魔铃发出璀璨的青金色光芒飞向管家, 管家哀嚎着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片刻后,一条银白色晶莹的白蛇从他身上挣脱出,白蛇刚一离开管家的身体,就被青金色和蓝色两道光削掉蛇头,只余蛇身在地面挣扎, 片刻后化作一道白烟彻底消失。
  一身着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温和的笑着走向木诺一, 朗声唤道:“小诺一。”
  木诺一结巴的回道:“师、师伯。”
  “您这么快就到了?”
  听到木诺一唤师伯,白琉璃浑身一颤,赶忙把身体站得笔直, 瞬间把身上的媚意收敛得干干净净,姿态那叫一个端庄贤德,正当他准备咧开嘴露出一抹温润大方的浅笑时,“师姐!”一道淡紫色身影突然向木诺一冲来。
  当淡紫色的身影热情的扑进木诺一怀里时,白琉璃面上的浅笑逐渐凝固,眸子里的小火苗越蹿越高。
  感受到白琉璃的怒意,木诺一求生欲极强的挣扎开和自己拉拉扯扯的人,低声道:“小师弟,你已经长大了,在外面要注意一些形象。”
  穿着浅紫色长衫的少年正是木诺一的小师弟,少年一双眸子灿若星辰,颊边梨涡微显,端的是一派天真风流的姿态。
  微微瘪嘴,少年委屈的道:“师姐以前都唤我铮儿,才月余不见,怎的连称呼都变得这般生疏客套了?”说罢,少年不依的伸出双手拽住木诺一的袖子,一对小虎牙若隐若现,面上露出撒娇的表情。
  听了少年说的话,再被少年撒娇似的拽着,木诺一心道一声,完犊子了!
  果不其然,白琉璃眸子里的火苗瞬间蹿起八丈高,他龇着牙“温柔”的唤木诺一,“诺儿。”然后问道:“这位可是你的小师弟?从未听你提起过,你竟然还有小、师、弟!”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白琉璃的声音里已经抑制不住有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木诺一怎会听不出白琉璃话里的意思,他是在告诉她的小师弟,她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师弟!
  果然,木诺一的小师弟扬起头,委屈的问木诺一:“师姐下山竟是从未向人提起过铮儿吗?”
  知道这是白琉璃挖的坑,但是为了不惹她家大美人生气,木诺一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坑里跳,赶忙配合的说道:“琉璃,我竟是忘了向你提起我有个小师弟。”
  “这是我的小师弟余铮,云山派最年幼的弟子,在云山的时候,我和别的师兄弟一样都很照顾他。”
  木诺一的话里是满满的求生欲,不仅没有拆穿白琉璃的故意刁难,还顺着他说话,且特意向他解释她和这个小师弟没有其他任何不正当关系。白琉璃怎会听不出来,他面上的怒色刚刚消散一些,余铮又赶忙补刀道:“不一样,师姐对我最好了,师姐最疼铮儿了,铮儿日日和师姐在一起,师姐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是先给铮儿。”
  木诺一:“......”......
  木诺一刚想再说点什么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她的师伯蹲在管家的尸首旁突然惊讶道:“居然是假身!”
  “这只妖居然修炼出了假身!”
  听到木诺一师伯说的话,马捕头赶忙走上前蹲下身认真查看管家的尸体,面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看着师伯和马捕头面上的表情皆凝重到了极致,木诺一不解的问道:“什么是假身?”
  白琉璃硬生生挤到木诺一和余铮之间将他们两人隔开,然后轻声回答木诺一道:“有一些半步仙的大妖修炼到一定级别便可以幻化出假身,每多一个假身,就相当于多一条命,假身可以替真身死。”
  木诺一惊讶道:“那如果它能修炼出无以计数的假身,岂不是就杀不死它了?!”
  白琉璃摇头,“没有这么逆天的妖,幻化出一个假身就已经很费功夫,哪能修炼出无以计数的假身,传说妖王也只有九百九十九个假身而已。”
  木诺一怔住:“......”而已?!!请问,九百九十九个假身还少吗??!
  听到白琉璃说的话,木诺一的师伯蓦地扬起头望向白琉璃,目光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亦是此时,木诺一的小师弟余铮才抽出空认真打量白琉璃。
  月下的人眉目如画姿容绝色,莹白的月光镀满他的白衫,散落在他垂在身后的发间,使得他整个人像是被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包围着,若世间最珍贵的美玉,夺目得让人不敢逼视。
  这人亦正用一双乌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他,一双翦水秋瞳顾盼间便能惊艳人间。
  余铮的目光中流露出惊艳的表情,愣愣的望着白琉璃。第一次见到这般绝色倾城的人,他竟是看痴了。
  “咳咳,”木诺一轻咳两声,提醒余铮失礼。
  她很能理解余铮眸中的惊艳,她第一次见到白琉璃时就是这样一副呆愣的表情。白琉璃确实长得好看得过分,不经意间一颦一笑便能让日月失色。
  见木诺一的小师弟呆头鹅一般望着自己,眸中满是惊艳的表情,白琉璃心里不由的窃喜,自觉在样貌上便已经完胜,狐狸尾巴不由地翘上了天,忍不住在心里嘚瑟,小样,长得这么丑还敢跟他抢女人?!
  余光瞟见白琉璃傲娇得像一只正在开屏的花孔雀,木诺一的心里甚感无奈,她正欲出声唤白琉璃,余铮突然好奇的问她,“师姐,这位公子是......?”
  木诺一顿时正襟危站,这个问题很关键,关系到今夜回去白琉璃是和她闹腾还是与她如胶似漆。
  正当她严肃的斟酌措词时,心仪之人?爱人?还是欲成亲的对象?
  木诺一的师伯突然面带不悦的问她道:“诺一,围香县出了这等大妖作乱,你为何不第一时间禀告你师父?”
  语毕,他回眸若有所思的望向马捕头,问道:“姑娘可是‘南毛北马’中‘北马’的马家后人?”
  “我听诺儿提起过你,且方才见你用的招式和伏魔铃皆出自马家。”
  马捕头面无表情的回答他道:“在下马如兰,只是围香县的捕头,有公务在身,来沣水镇查李员外家的案子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的后台有问题,换了好几个浏览器从才登上来,无语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