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6章 地利人和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林江北还是决定对祝学模直陈真相:“上海这边有一起突发任务,需要我跟上海大区的同志们合力承办。但是要完成这个任务,就需要对狄思威路的一个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的一名特务进行跟踪。”

    “可是上海大区的同志们说,虹口地区的治安是由日本海军陆战队员负责巡逻的,因此在虹口地区要跟踪一个日本特务基本上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于是我就想起祝老兄你这边帮忙给我安排人盯着狄思威路一百二十四号进出人员的事情,内心不免很是好奇,祝老兄的手下又如何能够在同样是日本海军陆战队负责巡逻的虹口地区帮我盯着狄思威路一百二十四号那栋小楼的进出人员呢?”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啊?”祝学模点了点头,然后又关心的问了林江北一句,“林站长,你没有给上海大区的人透露我安排人帮你做事的消息吧?”

    “当然没有!”林江北说道,“你祝老兄是好心好意偷着帮助我做事,我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上海大区方面的人,岂不是害祝老兄你里外不是人?”

    “呵呵,那倒也不至于!”祝学模笑了起来,说道:“涉及到与你们情报处上海大区打交道的事务,杜先生一般安排陆士京出面,所以我也很少有机会跟你们上海大区的那些同志们有什么来往。”

    林江北敏锐地从祝学模话里捕捉到一股怨气,心中就暗自思忖,莫非跟当初杜月箫跟季开邱之间的情况类似,祝学模这边跟上海大区里的哪个负责人有什么纠纷不成?

    不过这话他也不好往深里问,即使是祝学模跟上海大区这边的哪个负责人发生过什么纠纷,但是随着段逸农对上海大区的走马换将,这件事情也终究会成为过去。

    再者说来,即使祝学模真的跟上海大区的什么人有什么心结,但是却不影响祝学模和他个人之间的合作。

    想到这里,林江北忽然间醒悟过,也许他当初去拜见杜月箫的时候,杜月箫把祝学模推出来给他帮忙,其中也有帮助祝学模在情报处内结交强援的考虑?

    这样一旦以后上海大区这边有什么人对祝学模进行打压,自己这个受过祝学模好处的人肯定不能视而不见。

    怨不得杜月箫从水果贩子做到上海三大亨的老大,不仅仅是有过人的胆气和眼力,心思细腻方面也令人惊叹。倘若不是今天跟祝学模说起这件事情,林江北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体会到杜月箫当初的这份用心。

    他心里正在感叹着,祝学模那边却继续往下说道:“至于说为什么我手下的人可以在虹口地区对日本人进行盯梢,道理很简单,因为我的手下都是上海邮政总局的栈司啊,虹口地区的治安巡逻虽然是日本海军陆战队巡逻队负责的,但是信件油品的收寄递送,却是由我们邮政总局的栈司来负责的。”

    说到这里,祝学模看了林江北一眼,说道:“当然,林站长你肯定会说,栈司也不能总呆着在一个地方不动是不是?”

    “对!”林江北笑着承认道:“这也正是我的疑问。如果栈司总呆着一个地方不动,时间长了,即使身份再合法,必然也会引起在街区上来回巡逻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的怀疑。”

    “呵呵,”祝学模笑了笑,说道:“栈司当然无法总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但是我们邮政总局却还是有一样东西能够总呆在一个地方不动的。”

    以林江北的智商,听祝学模说到这里,哪里还猜不到祝学模嘴里说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他不由得猛地一拍大腿,暗骂自己糊涂,怎么把那件东西给忘掉了呢?

    “祝老兄,您的意思莫非是在邮筒上面做文章吗?”林江北连忙问道。

    “林站长,你猜的不错!”祝学模冲着林江北伸出了大拇指,“要想在布满日本海军陆战队巡逻队员的虹口地区帮你完成盯着狄思威路那栋小楼进出人员的任务,当然只能在邮筒上面做文章。”

    “你今天从我那里离开之后,我专门跑到狄思威路现场查看了一下地形。最后发现狄思威路全长两公里左右,街道上一共设置了三只邮筒,其中一只邮筒正好设在你说的那栋小楼对面五十多米的地方,位置比我原来想象的还要理想。”

    “于是我又去靶子路邮政支局,把陶鹏师叫了过来,把具体情况跟他讲了,然后我跟他设计出来一个具体方案。那就是明天上午,我会专门安排一个人去租一辆汽车,然后开去狄思威路,制造一起车祸,故意把那只邮筒给撞坏。”

    “邮筒既然被撞坏,陶鹏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带着几个心腹过去重新修建一只邮筒。然后就可以一边修建邮筒,一边暗中观察马路对面那栋小楼里进出的人员。有着合法的邮政支局职员的身份做掩护,即使是面对着日本海军陆战队巡逻队的查问,也能够光明正大的掩盖过去。”

    说到这里,祝学模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解释道:“不过呢,以维修邮筒的名义来进行暗中监视活动,却不能维持太久。毕竟这是一个小维修工程,即使加上把邮筒深埋在土里的水泥底座给挖出来,重新在土坑内浇筑上新的水泥底座,然后再安装上新的邮筒,整个工程最再慢,最多也只能拖上个三到四天,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上午你给我说的时候,我只能保证帮你盯三到四天的缘故。”

    林江北点了点头,幸亏这时候的老式邮筒还需要浇筑水泥底座,才能够把这个换邮筒的功能拖上三到四天,如果是换成后世的新式铁皮邮筒,这个换邮筒的过程最多也就是拖上个半天就了不起了。

    他心里不得不对祝学模大为叹服。祝学模能够当上上海总工会主席,果然是有起过人的地方,单单就这个盯人计划安排之巧妙,也足以让很多杭训班出身的专业情报人员为之汗颜。

    却没有想到祝学模这边还有话没有说完,他继续说道:“除此之外,陶鹏师在维修邮筒的时候还会在旁边放一辆洋车。然后利用他熟悉狄思威路一百二十二号里面人物的优势,熟面孔进出的话,就不用多管,一旦发现有生面孔离开那栋小楼,他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安排心腹以去购买维修物料的名义在后面进行跟踪。”

    “如果离开的生面孔叫了黄包车,他就让心腹骑着洋车在后面跟着。如果生面孔是步行,那么心腹自然也同样选择步行。不过呢,我跟陶鹏师交代过,这种跟踪只能以附近两公里左右范围作为界限,一旦目标超出了这个范围,就要立刻放弃跟踪,以免暴露真正的意图。”

    听完祝学模的讲述,林江北不由得摇头赞叹道:“祝老兄啊祝老兄,你不到我们情报处来工作,实在是太可惜了。你安排的这个盯人方案,就是让我们杭训班的专业教官过来,要挑不出什么毛病啊!怨不得祝老兄你当初敢对我拍胸脯,说只要在上海地区,就没有你手下的人盯不了的梢。”

    “林站长,你实在是过奖了!”祝学模对林江北的话十分受用,嘴里却谦虚道:“我这也完全是占据了上海邮政总局的地利人和优势。如果没有邮局栈司的合法身份,又没有分布在上海街头的邮筒,你林站长倘若还是要安排我来找人帮你盯梢,我肯定也是束手无策啊!”

    两个人又聊了大约有半个小时,门外就响起了陶鹏师的叫门声。

    祝学模把门打开,把陶鹏师让了进来。

    陶鹏师进了客厅之后,就连忙向祝学模道歉,嘴里说道:“社长,晚上出租车不好等,黄包车又有点慢,所以门下就来得迟了一些,没有耽误您的事情吧?”

    “不耽误,不耽误!”祝学模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林江北,对陶鹏师说道:“跟今天上午一样,这次把你叫过来,还是因为成老板有事要找你。”

    因为要让陶鹏师负责对狄思威路一百二十二号进行盯梢,所以祝学模就向陶鹏师透露了一点林江北的情况。只是隐去了林江北的真正身份,而是用了成老板这个化名。

    陶鹏师其实看到林江北坐在客厅,就猜出了祝学模这大晚上把他叫过来肯定是与这位成老板有关,此时听祝学模这样说,就向林江北问道:“成老板,不知道您把我叫过来有什么吩咐啊?”

    “陶师傅,实在是抱歉,这大晚上的还要把你叫出来。”林江北先客气地对陶鹏师道了一句歉。

    “成老板,您这么客气干什么?您是我们社长的朋友,我作为社长的门下,为你跑跑腿还不是理所当然的嘛!”陶鹏师连忙笑着说道:“您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

    “我想找你了解一下狄思威路九百三十弄东洋街里面一户人家的情况。”林江北说道。

    陶鹏师经常到狄思威路九百三十弄去送信,自问对里面的住户情况还比较熟悉,听林江北这样问,就说道:“具体是哪一户人家?”

    “第二十二号。”林江北说道。

    “狄思威路九百三十弄二十二号?”陶鹏师低下头来,仔细回想了一阵,然后抬起头问林江北道:“你问的这户人家,户主应该是叫横山秋马吧?”

    ————-

    前面误把横山秋马的住址写成狄思威路101弄,已经改正为九百三十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