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5章 夜见祝学模

    前面曾经提到过,上一世林江北在天中省做法医的时候,曾经处理过一起日本游客意外死亡案件,然后通过这个日本游客身上携带的香囊接触到了黑方这种曾经在日本贵族之中流行的顶级香剂。

    也正是黑方这种顶级香剂,激起了林江北对香道的兴趣。在那个案件结束之后,林江北花了很大功夫去研究日本香道和中国传统香道,最后在中国一个传统香道圈子里结识了一个非常厉害的香道论坛的版主。

    林江北在这个香道论坛版主哪里学到了很多香道知识和配方,其中最厉害的,当属于那个香道论坛版主教授给他的合香术。

    所谓合香术,就是利用原料配制出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没有味道香剂,然后把两种没有味道的香剂作为原料合在一起,就成为一种散发出独特香味的香剂。

    而那个香道论坛的版主教授给林江北的合香术又与普通的合香术不同。他不是把两种味道的香剂原来混合在一起,而是要求你把其中一份没有味道的香剂涂抹在鼻端,然后再去嗅到另外一种没有味道的香剂时,鼻腔内就会充斥着一种奇异的清香。

    这种合香术虽然神奇,但是所用的原料却又非常普通,比如其中的当归、丁香、枳实、苍子、甘松、藿香等等都是属于药香同源的中药材,林江北只要按照那个版主教授的办法,把这些药香同源的中药材所含的具有挥发性的独特香味油分给激发到香剂当中,互相中和,成为两份嗅起来没有任何味道的香剂原料就行。

    按照合香术的术语,大碗里那份粘稠的透明胶状药剂叫做原香,而砂锅里那份熬制的药液叫做引香。

    林江北需要做的就是,只要想办法让横山秋马身上沾染上一点那份透明原香,然后林江北再在自己鼻端下面涂抹上一份引香,然后就可以嗅着横山秋马身上那份原香留在空气里的味道,在横山秋马视线之外进行跟踪。

    当然,如果换成其他人,即使掌握了这个合香术配方,也不可能用这个办法对横山秋马进行跟踪。但是对林江北这个具有超强嗅觉的外挂的穿越者来说却又不同,他出众嗅觉再加上这个独特的合香术,让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利用这个办法对横山秋马进行远距离跟踪。

    其实除了合香术之外,林江北也考虑过利用自己的嗅觉以横山秋马本人的气味为目标进行跟踪。但是相比起合香术的原香和引香两种气味分子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引发的强烈香味相比,人体本身散发出来的气味浓度要低很多,在上海这种人流量密集的大都市,一旦距离拉得太远,林江北可能需要反复寻找确认,才能找到正确的跟踪方向。如果中途有这么几次,很容易就迷失跟踪方向。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林江北如果是只依靠人体气味进行跟踪的话,一旦遇到强烈异味的干扰,林江北的嗅觉也会暂时失灵,从而丢失跟踪目标。

    但是如果利用合香术进行追踪的话,即使遇到强烈的异味干扰,原香在引香的刺激下所散发出来的独特的香味依旧能够压过强烈的异味,给林江北指出正确的追踪方向。

    刘宣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但是他在洛城就已经见识过林江北的神奇,知道林江北既然这样说,必然是有自己的把握,于是他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是对林江北道:“林站长,这件事情当中我别的估计也干不了什么,但是往横山秋马身上涂抹透明胶药膏的任务,可以交给我。”

    “呵呵,老刘,即使你不主动请战,这个任务我也打算交给你的!”林江北笑着说道,“就凭着你耍刀片的手速,我相信只要你跟横山秋马有一个擦身而过的机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药膏给涂抹到横山秋马身上。不过具体怎么样做,我们还需要再推敲推敲。”

    “横山秋马住在狄思威路101弄,通常是每天早上八点钟左右,会从狄思威路101弄出发,乘坐黄包车前往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这张是横山秋马的画像,你先熟悉一下。”

    林江北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把那张横山秋马的素描画像拿出来,递给了刘宣。

    刘宣接在手里仔细看了几眼,把横山秋马的模样牢牢记在脑海里,然后又把画像递还给林江北,再对林江北说道:“从眼下所掌握横山秋马的活动规律来说,我要想动手把药膏涂抹的横山秋马身上,只有两个机会。一个是横山秋马早上八点左右从狄思威路101弄在路边等黄包车的时候。另外一个机会就是横山秋马乘坐黄包车赶到黄浦滩路日本上海总领事馆下车的时候。”

    “日本上海总领事馆虽然不属于虹口地区,但是门口却有日本军警之首,在那里动手相对风险要大一些。”

    “而狄思威路101弄虽然属于虹口地区,有日本海军陆战队巡逻队巡逻,但是除非是横山秋马从101弄出来的时候,正好有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巡逻队员巡逻到那里,否则我在那里动手要比日本总领事馆要安全的多。”

    “只是有一点,林站长,这个大碗里的胶装药膏的药效能维持多久?我在狄思威路101弄路边把这药膏涂抹到横山秋马身上的话,时间长了,药膏的药效会不会消失?”

    “老刘,这个你不用担心。”林江北说道,“只要横山秋马不换衣服,药膏的药效的效力能够维持一整天。”

    “那我就在狄思威路101弄路边动手?”刘宣说道。

    “就在101弄路边动手就好了。”林江北说道,“在日本上海总领事馆动手的风险确实太大。另外我们也要考虑到,横山秋马会不会利用每天早上到日本上海总领事馆去上班的路途上跟他手下的日本鼹鼠接头呢?这样他正好可能被把收集到情报带到领事馆警察署特高课向上司汇报呢?”

    “是要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刘宣点头说道,“如果在日本上海总领事馆动手的话,确实有可能会错过他去上班的几公里路途中的线索。那我就明天早上赶到狄思威路101弄附近,看到横山秋马出现之后,就对他动手。”

    说到这里,他又用手指了指碗里的透明药膏,“林站长,只是这药膏,我要怎么携带?”

    “很简单,”林江北伸手打开自己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两张蜡纸,挑了一点透明药膏在蜡纸上,然后用蜡纸把透明药膏包裹起来,又取出一块黄蜡,用打火机烤化一点蜡油,把蜡纸的周围给密封好,然后把这两粒腊丸递给刘宣,对他说道:“你看到横山秋马出现之后,就用手把蜡丸捏碎,透明药膏就会流出来,然后你找机会涂抹到横山秋马的身上。”

    刘宣把蜡丸收下后,林江北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小瓶酒精,对刘宣说道:“等你离开现场之后,记得一定要用酒精把手上沾染的透明药膏给冲洗掉。这样一旦横山秋马的路线与你重合,我也不会出现跟踪错目标的情况。”

    “好的,我明白!”刘宣把酒精也收好,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又问林江北道:“站长,还有一个问题。明天我有把握把透明药膏涂抹到横山秋马身上不让他起疑心。但是又如何能够保证你明天跟踪横山秋马就一定能有收获呢?万一没有收获,你后天要继续跟踪横山秋马,又该怎么办呢?”

    “呵呵,”林江北笑了起来,对刘宣说道:“老刘,你暂时不要考虑后天的事情,只要先完成明天的任务就行了。倘若明天没有什么发现,后天我会另外想其他办法。”

    “好了!”他伸手拍了拍刘宣的肩膀,说道:“我待会儿还要出去办点事情,你早点回房间休息。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出发,到狄思威路去。”

    刘宣赶回房间之后,林江北换了一身衣服,找出祝学模上次塞给他的名片,然后到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往祝学模的私宅赶去。

    二十多分钟后,赶到了祝学模的私宅,把已经上床休息的祝学模从睡梦中叫醒。

    看着披着棉袄为自己开门的祝学模,林江北连连道歉,“祝老兄,这么晚来打扰你,真真是不好意思,实在是情况太紧急了,容不得我多耽误!”

    “哎呀,你我兄弟,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请进,请进!”祝学模满脸含笑把林江北让进去,请林江北坐在正堂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客气地给林江北让了一根烟,笑呵呵地开口问林江北道:“林站长,说吧,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祝老兄,两件事情。先说第一件事情,老兄现在能不能想办法把陶鹏师给我叫过来,我有点急事需要向他了解。”林江北说道。

    “这个嘛,好办!”祝学模也不多废话,伸手抓起八仙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对接电话的人交代道:“老胡,你立刻派人去把陶鹏师接到我家里来,我有急事要见他!”

    挂了电话,祝学模笑吟吟地看着林江北,“好了,第一件事情办妥了,陶鹏师很快就会过来。林站长现在可以说第二件事情了。”

    “祝老兄,”林江北说道,“关于狄思威路一百二十四号的盯梢人员,您帮我安排好了嘛?”

    “当然安排好了!”祝学模有些惊讶地说道,“其实也是陶鹏师负责的,咱们之前不是约好了,明天早上到我办公室去谈这件事情吗?你怎么现在忽然间问起这件事情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