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评断事非

    山顶营地里,一场针对叶璃和苏子瑛的风暴正在酝酿,司徒钧那一群人要比叶璃和苏子瑛他们早回营地,并把今天的事情上报到了营地里执掌奖惩的元婴道君处,上报此事的还不止一人。

    “道君,又有一份与叶璃和苏子瑛有关的案卷送了过来。”一名弟子向坐在长案后的道君呈上了一册卷宗。

    “放下吧。”长案后的道君也未抬,开口吩咐了一句,弟子听命放下卷宗后恭敬地退了出去。

    这位道君出自荀山派的仲思道君,在门内本就掌管着刑法堂,来到这营地后也就被委任执掌营地里的奖惩事宜,可今天这件事确是让这位道君感到了头痛,要知百草堂是出了名的护崽子,而且叶璃和苏子瑛的身份都十分特殊,一个处理不好那可真是会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再三思索之后,仲思道君决定还是把事情通告到百草堂和玄阳宗的领队处,再酌情商议针对叶璃和苏子瑛的惩罚方式。

    “子瑛,你跟我来,师叔有话要问你。”苏子瑛刚回到住处,卫师珽就找上了门来。

    “大师兄,你也回来了。不知小叔叔找我何事?”苏子瑛先是非常恭敬地向卫师珽行了一礼,这才开口询问着。

    “随我来就是。”卫师珽并未多言,而是领先走了出去。

    苏子瑛心中明了却也丝毫不惧,他跟着卫师珽出了玄阳宗所住的院子,一直来到了营地中心的议事大厅。

    此时议事大厅里已经有些人在等着了,人还不少,进驻这个营地的所有门派家族都派来了人,除了督管营地的六位元婴道君外,还有两个门派也有元婴道君到场,百草堂的雅芝道君就列坐于其中,卫师珽领着苏子瑛在苏景瑄身后站定,而叶璃就在他对面,站在百草堂的领队许诞身后,叶璃见到苏子瑛进来,忙笑着向他打着招呼,可苏子瑛并未理采于他。

    苏子瑛站定之后,还陆陆续续有人到达,最后到场的是司徒钧和天剑门的几名弟子,见人已到齐,仲思道君扫视了一眼全场,开了口。

    “诸位,今天请诸位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请诸位一起商量出个决断来,就在今天,鸠山里发生了一件事情,请今天在现场的各门派家族的弟子站到前面来。”

    听了这话,有十几名各门派家族的弟子走出来,叶璃和苏子瑛也站到了场中,所有人站定后一齐向着座上的元婴道君们行了一礼。

    “其具体情况请天剑门的弟子上前来说明。”

    听到点名,一位天剑门的弟子出列把今天在鸠山里发生的交手过程陈述了一遍,说的到还中肯,并没有添加一些旁的内容。

    这名天剑门的弟子阵述完后,恭敬地行了一礼就回到了队列中,仲思道君点了点头,开口说到:“事情的大体经过想来大家已然有所了解,叶璃,苏子瑛,你们俩可还有补充?”

    “道君,刚才他们所说的只是事情的后半段,前面还有些事情他们并未交代。”叶璃听到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出列边行礼边说着。

    “前面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一道来。”

    “首先,他们刚才所说的那条蛟蛇并非是什么魔化灵兽,而是我的灵宠,它之所以会有魔化的迹象是因为先前在鸠山里我们发现了一片石林,而从石林里突然涌出了一股浓度极高的魔气,我的灵宠小黛就是被这股魔气魔化的,随后我和子瑛就打算把小黛引到外围地带以收服它,可没想到他们那群人突然闯了过来并想要斩杀小黛,因此我们才动起手来。”

    “当时他们可没说那魔化灵兽是他的灵宠!”听了叶璃的话,一名当时在场的弟子站了出来回驳着。

    “我是没说小黛是我的灵宠,可子瑛已经再三告诫过你们,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你们是说过不让我们插手,可那魔化灵兽主动攻击我们,我们总不能连还手都不行吧?”

    “小黛主动攻击你们?如此一来那我可真要好好说道说道了!首先我们之所以会到那片石林去是因为小黛被一样东西所吸引,吸引它的是升龙果,而且是产于黑龙潭潜龙渊的升龙果,我们刚到石林外就遇到了魔气暴发,而后小黛就被魔化。后来我们引着小黛到了外围地带,本来是有机会能够快速收服它的,可几番被不知传自何处的箫音给打断,这箫音还加剧了小黛的魔化,这才出现了它会攻击其他人的情况。”

    “你们所说的那片石林在何处?”座上的一位元婴道君开口询问着。

    “在鸠山中部接近中心区域处,石林面积很大。”这次回话的是苏子瑛。

    “石林外可聚集有魔化灵兽?”

    “并无成群的魔化灵兽聚集。”

    “那魔气涌出前可有兆?”

    “毫无预兆,就是突然涌出的。”

    苏子瑛仔细地回答了道君的提问,他的谈吐言行让在座的元婴道君们都赞赏不已。

    “叶璃,你刚才说吸引你的灵宠去到石林的是一株产于黑龙潭的升龙果,这何以见得?”仲思道君继续向叶璃提问到。

    “升龙果是珍品灵药,十分难得,根据产地不同都会有独有的特征,石林外的那株升龙果树叶果实上都泛着墨色,这正是产自黑龙潭潜龙渊的升龙果的特征,而我的灵宠小黛正是一条墨蛟。”

    “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特意引你们去到那片石林的?”

    “我心中有此怀疑。”

    “还有你刚才提到的箫音是怎么回事?”

    “在与小黛缠斗时,子瑛用他的琴声影响着小黛的行动,就要我们已经控制住它时,却有一声箫音打断了子英的琴声,使得小黛摆脱了控制,而且后来小黛之所以会狂化甚至想要自爆内丹,都是因着箫音的影响。”

    “叶璃所说的箫音你们中有人听到了吗?”听了叶璃的回答仲思道君问着场中的其他人。

    “叶师兄说的箫音,我有听到。”

    “我也有听到,不过当时没太注意。”

    “是的,因为苏师兄有用玉琴作攻击用,虽有听到箫音但并未太过在意。”

    场中大部分人都回忆起是有听到几声箫音,但因场面混乱都未太过在意。

    “终上所述,叶璃,你认为今天所发生的事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于你们咯?”听了众人的回答,仲思道君点名问着叶璃。

    “是的,请道君明查!”叶璃非常明确地回着话。

    “陷害于你?你又有何证据?这一切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你说有人用产于黑龙潭潜龙渊的升龙果把你的灵宠引到了那片石林,你可有采下那升龙果?还有那箫音,虽在场的别的人有听到,可这些人中又有谁是用玉箫当法器的?可你却是在收服了灵宠之后对在场的别门派家族的修士发起了攻击,光凭这一点你就该受罚!”说话的是天剑门的元婴道君太阿。

    “太阿,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像今天这种情况,遇到有别的门派弟子在与灵兽缠斗,本就应该避嫌离开,可他们这群人不但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还出手攻击别人的猎物,更何况苏师侄还曾再三提醒他们不要插手,这就是不讲规矩,对于这种不讲规矩的人何必客气?!”别看雅芝道君平日里对小辈们慈眉善目疼爱有加,现在怼起人来可是毫不客气。

    “雅芝,你说谁不讲规矩?!”太阿道君性情耿直,听了雅芝道君的话立即心生不满。

    “做都做了还不让人说,怎么,还想让我指名道姓吗?”

    “行了,两位,刚才叶璃所说那些的确没有确实的证据,虽然那升龙果和箫音的出现很是蹊跷,但也不能排除是魔门所为,最后叶璃出手攻击同道中人的行为也实为不当,可一开始他们群人也确不该插手到这件事中去,说到底,今天这件事他们各有各的不对,不管怎么说我们总该实事求是吧。”一旁的一位道君见雅芝和太阿两位的争执火药味越来越重,忙出来打着圆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