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

第 92 章
  “不过我三哥以前的确同我说过那个老头。”金柔儿往嘴里扔了个酸枣, 道:“我三哥说,那是个绝对不能惹的人, 不过没说为什么。”
  成渝点点头, 道:“我听说现在一直是金三公子辅佐你治理金门, 你们兄妹俩的感情真是好。”
  “那当然了,那可是我三哥!”金柔儿一提起金致就是一脸骄傲:“‘旭日琼楼光, 东风不惊尘’,金三公子的大名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三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而后嫌弃的瞥了一眼成渝, 道:“可不是你这种废物比得了的。”
  成渝听着金柔儿嘴里文武双全又亲善有担当的三哥,想起之前在云门时周青灵提起, 金致在金门生活凄惨, 甚至曾经被金家掌门金原豹亲手砍下一根手指,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他看了看一边的金柔儿,突然感慨这姑娘是真的是有福气, 金门那么大的门派, 最后竟然磕磕绊绊的落到了她的手里。
  成渝想到这突然好奇了起来, 道:“金姑娘,我听闻当时银角宫占了金门, 最后祝宁羡不仅没将金门据为己有,还帮你治理了一段时间?”
  “谁知道那人怎么想的。那段时间我一面都没见着他。”金柔儿无所谓道:“那个时候我二哥灰心丧气,整日将自己闷在屋子里, 我三哥受了重伤又失踪,我天天忙着全山上下找我三哥,本来也懒得管金门的事, 他管着不是刚好?就是没想到最后他把金门交还回来的时候给的那么痛快,我本来还想着他能留我们一命就不错了,搞得我还寻思了好几天这里面是不是有诈,万一他就是逗我玩呢,给我几天又收回去了呢?那得多气人?”
  金柔儿沉默片刻,而后看了看成渝,一脸认真道:“诶废物,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成渝:“...”
  我该说这姑娘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脑子呢?
  可能就是没长脑子吧。
  成渝拍了拍她的肩,叹了口气,道:“不会,你放心。”
  “嗯,我觉得也是。”金柔儿点点头,而后突然一瞪眼睛,一脸气愤:“银角宫宫主那么坏的坏蛋都没拿我怎么样,明门那个老东西居然想杀我?我看他才是全江湖一等一的恶人,等姑奶奶上去了非得手撕了他!”
  成渝一脸敷衍的附和:“嗯嗯,对,手撕了他。”
  曾经的两位情敌此时被困山洞,相处的倒是十分和谐。两人在火堆的两边各自躺下歇着,成渝身上有伤身体乏,在对面金柔儿一会嫌石头太硬一会嫌不够暖和的声音里居然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早,成渝在晨光和清亮的鸟鸣声里睁开眼,只觉得伤腿的疼痛比昨日轻了不少,可见金门那金疮药的确是上品。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等骨头长好时间怕是没几个月下不来。
  昨夜的火堆已经熄了,成渝朝另一边望过去,只见金柔儿瑟瑟发抖的蜷成一团,侧身躺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看起来极不舒服。成渝眉头一皱,金柔儿锦衣玉食的大小姐日子过惯了,身子娇贵,若是在这里病了麻烦可就大了。
  成渝不放心的叫了两声“金姑娘”,金柔儿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而后十分不满的道:“春花,我的被子呢?”
  片刻后她睁开眼睛,猛的坐起身,意识完全清醒之后愣了片刻,而后一言不发的抱膝坐在那,愣愣的出神。
  成渝看她不像病了,当下放下了心,过了片刻,道:“金姑娘,今日我们该想想法子出去了。”
  “怎么出去?”金柔儿抬起头,苦笑一声,朝着成渝抬了抬下巴,道:“瘸子。”
  又指了指自己:“三脚猫功夫。”
  最后朝洞口偏了偏头:“万丈悬崖。”
  最后望着地上,声音低低的,仿佛是一朵被霜打了的娇贵花朵,眼圈微微发红:“出不去的...”
  “别灰心啊!”成渝此时心里也没有主意,可他现在对面坐着的是个低头耷脑眼见心态就要崩盘的小姑娘,他如论如何也得撑起来。成渝扯起嘴角笑了笑,语调轻快道:“金姑娘,听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不?连从断崖上摔下来都能留得一命,我摔断了条腿,你甚至都没受什么伤,这说明我们以后的福气大着呢啊!”
  金柔儿抬起头,不确定的看着成渝:“真的?”
  “真的!”成渝一脸肯定,而后道:“你有没有什么非常想做但还没有做的事情?”
  “有啊。”金柔儿眼睛亮了亮,道:“我想让金门变成原来的样子,就像我爹爹还在世的时候那样,甚至比那个时候还要厉害,让我三哥不用再在外面为金门奔忙,安安稳稳的作他的贵公子,像以前那样吟诗舞剑,逍遥自在!”
  金柔儿开心的说完,圆眼睛看向成渝,道:“你呢?”
  “我?”成渝望着洞口的晨光,笑了笑,道:“我想回秉风山继续作我的小师弟,每天一边练剑一边偷偷看大师兄瘫在树下看话本,等他睡着了,我就过去偷偷亲他一下,被发现了就赶快跑,没被发现就再亲一下,一直亲到被发现为止...”
  金柔儿瞥了瞥嘴,道:“浮白哥哥那么厉害,你还没过去呢肯定就被发现了,你这想法不现实。”
  “可能吧。”成渝浅浅的弯了弯嘴角,而后扶着墙吃力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跳到了洞口,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出去。”
  金柔儿看他一蹦一蹦实在吃力,走过去大发慈悲的扶了他一下,道:“说得轻巧,你有办法吗?”
  成渝走到那洞口,只见这洞就仿佛是神仙在在峭壁之上掏了个口子,洞口下方斜向上长着两棵一人环抱粗的枣树,这地方阳光充足,两棵树枝繁叶茂,繁密的树枝就仿佛是一个宽厚的手掌,难怪从断崖之上摔下来还能保住一条命。
  成渝叹着头往下望去,只见这峭壁怪石嶙峋,看着虽然吓人,却方便吃力,看起来像是能攀登的样子,极目下眺,虽然依旧看不到底,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下面稀稀落落的也斜长着几棵树。成渝心下安稳了不少,道:“金姑娘,爬过山吗?”
  金柔儿一皱眉:“本小姐上山自然都是坐轿子。”
  “...”成渝无奈,道:“行吧。那到时候找个藤条把咱俩栓一起,省的爬到半路你掉下去。”
  金柔儿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瘸了条腿还能爬山?”
  “好歹我不是三脚猫功夫,轻功还是会一点的。”成渝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别太拖后腿就行。”
  “你才拖后腿!”金柔儿眼睛一瞪,下巴一抬,道:“不就是爬山吗,本姑娘还怕了不成?!”
  “行行行,你最厉害。”成渝坐在洞口,道:“现在的问题是往上还是往下。”
  “当然是往上!”金柔儿理所当然,义愤填膺道:“我失踪了金门的人肯定还在山上找我,我们当然要上去,找到他们,揭露上官酬那个王八蛋的恶行,然后让他被全江湖所唾弃!”
  “若是你们金门的人有用,你又怎么会被扔下来?”成渝摇摇头,道:“昨日是武林大会最后一天,今日各个门派便要启程回去,让全江湖的门派给你做主这事不现实。更何况这次算是咱们俩捡了两条命回来,上去之后,万一在找到我大师兄之前先被明门的人发现了,定然是得死透了之后再被扔下来,到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
  “那怎么办?”金柔儿秀眉一皱,道:“往下走?可是下面是哪啊,我又不认识路,走丢了怎么办?”
  成渝一乐,巧了,我也不认识。
  “走一步算一步吧。”成渝一边说一边脱衣服,道:“总归比在这困死强。”
  “诶诶诶!好好说话呢你脱什么衣服,耍流氓吗?!”金柔儿一瞪眼睛,道:“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
  成渝一乐,道:“放心,全世界我只想对我大师兄一个人耍流氓,你请我我都不对着你耍。”成渝脱下外衣开始撕布条,一边撕一边道:“弄布条缠手啊,要不然爬山弄得一手的伤口,以后留了疤,牵大师兄的时候他该不舒服了。”
  “哦。”金柔儿看了看自己不沾阳春水的嫩白的柔荑,十分纠结的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行啦,你的也从我这撕好了。”成渝递给金柔儿两条长长的布条,道:“姑娘家现在够衣衫不整的了,再撕了外衣让别人看了像什么话。”
  金柔儿一伸手将那布条快速的拿了过来,心里感激,面上还是骄横的一抬头,硬邦邦道:“谢了。”
  成渝摆摆手,用布条将自己的双手缠好了,而后又将骨折了腿木板重新固定了一下,单腿蹦了蹦,道:“金姑娘,多摘点枣子带上,这山可不知道要爬多久。”
  金柔儿向来都是支使别人,哪里听别人差遣过?听到这话先是一瞪眼睛,而后倒是没说什么,真的去那树上摘枣子去了。成渝抽出完骨剑,在洞口砍了几条尚且柔软的细枝藤条,编在一起弄的更结实了些,朝着捧了一衣襟酸枣的金柔儿道:“喏,一会缠腰上,咱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一会小心为上啊!”
  金柔儿不屑的哼了一声,装好了枣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将那藤条缠好了,同成渝一起出了洞口。成渝抬抬下巴,道:“你先下。”
  金柔儿一瞪眼睛:“干嘛我先?”
  “你若是一脚踩空掉下去,从我上面掉与从我下面掉对我产生的作用力要大得多,也就是说你先下的话,万一掉下去了我更容易拉住你...”成渝看着一边瞪着眼睛的金柔儿,摆摆手,无奈道:“算了,你没学过重力加速度和冲量,说了你也不明白。你知道不是害你就行了。”
  金柔儿瞪着大眼睛又看了看他,而后一撇嘴,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为了金门和我三哥!”
  说罢三寸金莲往前一探,转过身伏在石壁之上,试探着攀着石头往下爬,看起来虽然紧张,但胜在小心翼翼,她爬几下便歇一下,呼两口气再继续,看起来倒是挺稳。
  成渝见她状态比自己想的好不少,心下稳当了一点,身子一转也伏到了石壁之上。此时他的左腿基本上就是个装饰,吃不上力,只能用两只手和一只右腿交替向下,好在当年小师叔叶逐给他集训风雪剑的时候力量练的都差不多,少了一条腿虽然吃力,但也不至于太耽误事。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爬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到了下面最近的一棵树。金柔儿坐在树干之上,一双眼睛有点发红。成渝吃力的也挪了上去,看金柔儿那个样子约莫是心里委屈又上来了,此时这个凄惨的情境之下他也不好劝什么,只好道:“怎么样?还受得住吗?”
  金柔儿没说话,成渝朝她看了看,只见她两双手因为长时间的用力过度,即便此时休息了依旧在不受控制的轻微抖动。金柔儿咬了咬牙,道:“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把明门那个老东西也扔下来,让他也尝尝这滋味!”
  “可以可以,记得把他腿打折再扔下来。”成渝看了看自己的伤腿,附和的点点头。此时他们坐在峭壁横长出来的一棵树上,脚下是茫茫云海,头顶是广阔苍穹,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空荡,他们就仿佛是天地之间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两个小沙粒,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占得似有若无的一个小小空间。
  成渝望着这一片空荡,心里突然就开阔了起来。原书的剧情到了主角跳崖便已经结束,也就是说后面的故事完全由他们自己来写。天地之大,蕴含着无限可能,难道还不够他折腾?
  来啊!造作啊!
  什么明门,什么银角宫,老子大难不死,干他丫的!
  两人一起雄心鼓荡,心里这一开阔,心情也好了不少。两个人一边休息,一边吃着酸枣填肚子,成渝感慨:“你说这造物主也是神奇哈,在这悬崖峭壁上都能长出树来,多不容易。”
  金柔儿白了他一眼,道:“是不容易,你没见长了这么多年还只有这么丁点粗么。”
  “你不能这么看啊!”成渝仿佛化身为积极向上劝慰颓丧小年轻的居委会大妈,道:“细小怎么了?它蕴含的能量大啊!你别看它小,这不是也承载了咱们两个人的重量了吗?它不是也没断吗?”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渗人的“咔嚓”声。
  金柔儿的脸登时就是一变,僵在那里手脚发麻,道:“你别说了!”
  成渝心里也是一哆嗦,道:“没事,别吓自己别吓自己,稳住,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成渝身后的一节树干在硬撑了许久之后终于到达了极限,十分爽快的一断为二!
  “啊啊啊!”金柔儿一声尖叫,两个人连同那半截树干一同摔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大家国庆快乐呀!~
感谢“想食芒果冰”小天使的地雷~
感谢“”小天使灌溉营养液3瓶!~
爱你们~啾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