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第 71 章
  
  “不是, 当年就为了找这个东西,整个江湖被搞的腥风血雨, 结果最后连个影子都没找到...”周青灵呆呆的看着托盘里那东西, 而后转过头看向慕浮白:“最近这是怎么了?金门一个, 我听成渝说前几日你们在云门的地道里也看见一个,这又一个, 难不成这美人玉学会自己下崽生产力大爆发了?”
  “不过是形态相同的玉雕而已,能说明什么?”慕浮白瞥了他一眼:“大惊小怪。”
  “那这也太巧了吧!”周青灵“啧”了一声扭回头,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玉雕看了起来,可惜那孙家的管家不过是展示一下有这么个东西, 两句话说完便将那红锦绸布又盖了上去, 而后拿下了台。
  周青灵眼睛随着那托盘缓缓移动,胳膊肘碰了碰慕浮白,小声道:“诶, 大师兄, 要不咱把那个东西赢过来看看呗, 万一里面有什么讲究呢?反正那孙家也没明确说这就是比武招亲,大不了让他们家以后有病都去秉风山找我去, 反正这和秉风山离得也不远。”
  “懒得上。”慕浮白瞥了一眼一边的成渝:“成渝你更别想。”
  “啧,小气。”周青灵瞥了瞥嘴,无奈的又转过了头。
  不多时台上便站上了两个青年, 互报了姓名,手中兵刃一挥便斗了起来。成渝在台下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看还一边认真同旁边的周青灵点评:“我觉得他们打的吧, 咱们山上那四个小娃娃随便一个都能把他俩揍趴下。”
  “打成这样知足吧,不过是个寻常人家的小姐,厉害的高手自然不会来。你等明年武林大会的时候,那才是八仙过海,神仙打架。”
  成渝一愣,道:“武林大会?明年?”
  不是,明年怎么就大结局了?这么快吓唬人呢么?
  “是啊,十年一届,明年刚好是下一届。”周青灵没注意成渝的脸色,接着道:“这武林大会说是选角武林盟主,不过这江湖又没什么需要武林盟主做主的大事,所以那大会差不多就是各门各派的顶尖高手们切磋切磋,争一争那天下第一罢了。”
  周青灵余光扫到成渝,突然一顿,道:“渝啊,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成渝听到武林大会,除了想到这是结局,更想起了之前在无极洞‘镜花水月’里看到的最后慕浮白死掉的场景,心里顿时一堵,难受的有点喘不上来气。他朝周青灵摆了摆手,而后偷偷瞟向慕浮白,只见那人双手抱胸一脸无聊,看台上打斗的眼神活像是在看斗蛐蛐,若不是两个师弟在这怕是能立马转身回客栈睡觉。
  成渝绕过周青灵凑到了慕浮白旁边,伸手攥住了他的袖子,这才心里舒服了一些。慕浮白一侧头,看了眼成渝那心事重重的样子,顿了顿,疑惑道:“...糖葫芦没吃够?”
  成渝:“...”
  成渝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人多,怕走散了。”
  慕浮白一挑眉,也不知道信没信他这说法,将袖子从成渝手里拽出来,而后大手一伸,轻轻握住了成渝的手掌。
  慕浮白的手十分温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掌心因为常年拿剑有着一层茧子,有些硬,却不划人。慕浮白歪过头,眉梢微微挑了挑,低声道:“下次怕走丢的时候记着这么牵。”
  “哦...”成渝小脸一红,低低的应了一声,任由慕浮白拉着,低着头不说话了。
  “...”旁边周青灵瞥了他俩一眼,而后轻轻的叹了一声,望着天自言自语道:“唉,我就知道只有我是来看擂台的...”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上台打擂的依旧都是那个让人一言难尽的水准。周青灵看的也无聊,转过头道:“要不咱们走...”
  “打的都是些什么玩意?!”突然之间,一个气哼哼的姑娘一窜便上了台,只见那姑娘穿着一身红衣,头发高高束起,看起来精神又干练,一双兔子般的眼睛圆圆的,撸胳膊挽袖子的,瞪着眼睛叫道:“就你们这样的也敢惦记我家婉兮?来来来老娘教教你们什么叫功夫!”
  “我的个娘诶,我我我没看错吧?”周青灵目瞪口呆的望着台上。只见说话之间那姑娘长剑都没出鞘,将那长剑当做木棍十分气势的抡了几下,台上的两人便已经被揍得趴在了台上,那姑娘如墨的长发在空中宛如马尾一般一甩,竟有一种横扫千军的气势。
  “这他娘的都能碰见?”周青灵眼睛一亮,一拍巴掌,咧着嘴道:“诶呦我的小鸽子诶!”
  成渝一脸好奇,只见慕浮白也是微微一愣,而后倒是没有说什么。台上那姑娘揍趴了两个人之后眼神霸气的朝着台下一扫,一脸嫌弃,那嫌弃之情竟同慕浮白有几分相似,道:“能不能上来个像点样的?”
  台下众人瑟瑟发抖,只有周青灵一个人两只眼睛晶晶亮,蹦着高跟台上挥手。那红衣姑娘定睛一看,瞬间眼睛就亮了,两步走到擂台边上,还不等说什么,突然又看到了站在周青灵和慕浮白中间的成渝,顿时眼珠一转,朝着成渝挑挑眉,伸手一指成渝:“你!上来和我打!”
  “啊?”成渝呆愣愣的看着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痴呆道:“我?”
  “没错,就是你!”那姑娘一抬下巴,道:“怎么?怕了?”
  成渝:我能不怕吗!师兄说上台就把我腿打折呢!
  成渝往后缩了缩脖,十分识时务的摇了摇头。那台上的姑娘眉毛一皱,不满道:“你这和谁学的,怂成这样会挨揍的不知道吗?!什么人能给你教成这德行?!”
  旁边周青灵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慕浮白,心里为台上那姑娘默哀了三秒。
  “切,不上来拉倒。”那红衣姑娘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吆喝:“能不能上来个能打的?姑奶奶我在这等着你们!”
  成渝觑着慕浮白的脸色,只见这位微微皱眉看着台上,表情嫌弃的活像是看着一只当成凤凰养着结果长残了的杂毛鸡,成渝感觉两人相握的手紧了紧,慕浮白偏头朝成渝道:“去,把这疯丫头给我打下来!”
  “啊?”成渝呆呆的看着慕浮白,道:“我腿...”
  “有青灵在,腿折了也没事。”
  成渝:“......”
  慕浮白把人往前一推,道:"下手重点,只要别破相怎么都好说。"
  成渝顺着他手上的劲差不多算是被扔上了台,迎面就对上了那姑娘饶有兴致的目光。成渝咧了咧嘴,苦笑一声:“姑娘好身手。”
  “我知道。”那红衣姑娘上上下下十分有兴致的打量着成渝,而后目光停在成渝的腰间,微微一笑,道:“这位少侠佩剑不错啊!”
  废话,那可是完骨!跟着慕浮白平了三大门派的完骨!
  成渝“嗯”了一声,还不等对吹彩虹屁,就见那姑娘挑了挑眉,接着道:“这奖品颇为无聊,不如我们赌点有意思的。”那姑娘顿了顿,余光瞥了一眼台下的慕浮白,嘴角含笑道:“不如就赌手上的佩剑。”
  成渝一愣。就见那姑娘将手中长剑一举,“苍啷”一声利刃出鞘,三尺青锋在阳光之下反出带着寒气的银光,端的是一把神兵利器。
  “我这剑可是宝贝,神兵谱上记着名号的。”那姑娘挑了挑眉,道:“若是你赢了,我便将这剑送你,若是你输了,”那姑娘朝着完骨剑抬了抬下巴,道:“你那把剑就归我了,怎么样?”
  “不行!”成渝脱口而出,而后在那姑娘有些讶异的眼神里轻咳了一声,道:“那个...不妥。这剑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不能拿它当赌注。”
  手里完骨剑轻轻的嗡嗡两声,以示认同。
  “重要?有多重要?”那姑娘好像觉得这话很有意思,嘴角带着笑意,刨根问底道:“哪里重要?”
  成渝一皱眉,这小姑娘家家的怎么这么八卦呢?心里感慨一声,而后完骨剑一举,假模假式道:“姑娘,请吧。”
  “等等等等,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那姑娘双臂抱胸,十分有兴致的道:“这剑哪里重要了?”
  成渝心中嘿嘿,这姑娘可真是上道,一抬头,眼睛亮晶晶的:“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语气娇羞兼骄傲的就差抻着脖子朝台下大喊:看啊!这是我老攻给我哒!我老攻!!
  那姑娘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来来来!”说罢手中长剑一挥,朝着成渝便刺了过来。
  成渝心里十分不满,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探究精神呢?听到重要的人都不知道问一下那人是谁吗?身高长相家里几亩地是不是超牛逼?话题就这么过了是怎么回事??
  成渝十分不满的抽出完骨剑对了上去,两人转瞬之间过了三四招,成渝一愣,手中完骨剑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谁能告诉我,这姑娘使的也是秉风山剑法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依旧被锁在小黑屋没出来,但是我发现原来手机也能发红包哈哈哈~
感谢“宸曦”小天使灌溉营养液5瓶!~
我会继续努力哒!啾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