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第 68 章
  
  云门这山洞极其幽深, 好在后面半截路墙壁之上都有夜明珠照着亮,几人的路走的很是顺利。
  约莫又走了半柱香, 道路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两扇巨大的石门, 高一丈, 宽五尺,上面刻着精致的云朵样式的浮雕, 两扇门上各有一个凹槽。欧阳越停下来回过头,道:“这石门后面就是历代掌门闭关的地方了。”
  周青灵好奇的眼神四处瞟, 道:“这门怎么开?砸开吗?哎呀我带个锤子进来好了。”
  “你带个锤子的锤子!对我云门的东西就不能心疼点用吗?!”欧阳越白了他一眼,上前一步, 将随身带着的副掌门印信放在那一侧门的凹槽里, 轻轻一转,两扇石门缓缓而动,开了。
  欧阳越转回头看向慕浮白, 无奈道:“我的印信只能打开这个门, 再进去就是玉钟, 那个东西只要进去人了之后就只能从里面打开,我就没有办法了。”
  慕浮白点了点头, 率先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依旧是长长的甬道,周青灵看着两边墙上的夜明珠,拉了拉欧阳越的袖子, 道:“又是这么长的路,你们这山洞里有没有什么机关啊?我看话本子里都是那么写的。”
  欧阳越白了他一眼,道:“这是历代掌门闭关的清净之所, 云门的剑法清冷幽寒,甬道幽长是为了降温和与外界隔绝,哪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周青灵点点头,放心的松开了攥着欧阳越的袖子:“早说嘛,害我担心这么久。”
  成渝在后面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轻轻皱了皱了眉,道:“不...”
  刚说一个字,成渝一脚踩空,猛的掉了下去!
  “诶这什么时候出来了个洞?!”周青灵的声音在上面响起,他气急败坏的瞪着欧阳越:“你他娘的不是说没机关吗?!”
  欧阳越也一脑袋问号,嚅嚅道:“我哥确实说没机关的啊...”
  隔着长长的甬道,上面的声音已经听不真切。成渝嗷嗷叫着一路往下,活像是进了小时候玩的封闭式滑梯,只是这滑梯是土质的,他在里面一路磕磕碰碰,衣服被划破了好几个口子,头发也散场了鸡窝,搞得灰头土脸,狼狈的端个碗就可以出门要饭。
  成渝一脸惊恐的一路向下滑,刚刚下面出现点亮光,就听“咚”一声,成渝的屁股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地上,他“嗷”的一声叫出来,只感觉尾椎骨好悬没摔断了,疼的他呲牙咧嘴捂着屁股原地转圈,还没来得及转半圈,“嗖”一声,几只短箭破风而来,直奔成渝的面门而去!
  成渝一惊,刚伸手去拿完骨剑,就听“叮叮”几声响,那几只短箭悉数被击落在地,成渝定睛看去,只见那几只短箭旁边掉落了两颗蜜果子,正在地上骨碌转着。
  成渝立马也不捂屁股了,也不呲牙咧嘴了,转瞬之间以最快的速度人模狗样的直起身,转回头看着那人,笑的一脸春花烂漫:“大师兄。”
  慕浮白往嘴里丢了个蜜果子,道:“疼就揉揉,你丢人样我见的不少了,不差这一回。”
  成渝:“...”
  慕浮白眉梢一挑,流氓似的一笑,道:“要不我亲自给你揉揉?”
  “不用不用不用!”成渝顿时往后蹦了一步,小脸通红通红,缓了缓,道:“大师兄,这是哪啊?”
  “约莫是云门历代掌门的储藏室,存放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东西。”慕浮白看了一圈,道:“我记得以前小霜花提过一句有这么个地方。”
  成渝看了看另一边按着顺序摆着的六个制式精美的木盒,点了点头,而后又皱了皱眉,指了指地上的短箭,道:“那他们每次进储藏室还得跟闯关似的?”
  “...没有任何一个云门掌门会以屁股着地的方式进到这里来的。”慕浮白幽幽道:“那些箭自然不是给他们准备的。”
  成渝:“...”
  行...吧。
  “走吧,这个地方不可能只有那一条路进来。”慕浮白双手往后一背,自顾自的往前走。成渝跟在后面,好奇的四处乱瞟,突然“诶”了一声。
  慕浮白转回头,只见成渝指着墙上的一幅画像,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三大门派的先祖们吗?”
  只见墙壁之上挂着一幅硕大的画,宣纸泛黄的厉害,不知道已经在这里挂了多少年。只见那副画上,一个桃花眼的少年盘腿坐着,笑嘻嘻的伸手捂着面前下了半盘的棋盘,看起来是输了在赖账,对面一个少年穿着一身月白色绣着藏蓝云朵图案的衣袍,正哈哈笑着往对面那人身上丢棋子,离两人几步远的地方,一个神色淡淡的少年拎着一壶酒往这边走来,嘴角微微弯着。
  成渝指着那拎酒的少年,道:“这个是成家的先祖,我拜尚央山祠堂的时候记得清楚,而且在无极洞里的时候也见到了。”
  慕浮白点点头,道:“那位是秉风山的开山掌门,想必另外一位就是云门的先祖了。”
  成渝羡慕的感慨:“他们感情真好。”
  “我们感情不好?”慕浮白转头看了他一眼,嫌弃道:“我都主动提出帮你揉屁股了。”
  成渝:“...”
  您就不能不提这事了吗?!
  成渝余光一扫,微微一愣,指着那一排盒子,道:“大师兄,有一个盒子是打开的诶。”
  他凑过去数了数,那是第五个盒子,若是按照辈分来看,应该是欧阳琰的上一代,也就是前任云门掌门欧阳辞放东西的地方。
  “既然打开了,我看一眼应该也没什么吧?”成渝眼睛眨巴眨巴,好奇的抻着脖子往那盒子里面看去,这一看顿时傻了眼,他目瞪口呆的盯着那盒子里的东西,嘴巴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怎么又傻了?”慕浮白嫌弃的看了看他,而后走了过来也往那盒子里看了一眼,而后也微微愣住了。
  “这、这个...”成渝咽了口口水,嚅嚅道:“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
  慕浮白微微皱着眉,盯着那盒子里的东西不说话。
  只见那古旧的盒子正中,端端正正的摆着一座青白玉像,美人持扇而笑,风华绝代。
  “不对不对,尺寸不对。”成渝摇摇头,道:“我记得传说中的美人玉该是两尺高,这个充其量刚到一尺。再说不过是个美人样式的玉雕罢了,说明不了什么...”成渝顿了顿,疑惑道:“不过这若只是个普通的玉雕,前欧阳掌门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谁知道。”慕浮白移开目光,道:“这个不急,小霜花的事要紧,青灵和欧阳已经先过去了,我们快点。”
  “哦哦哦。”成渝转过身子三步两步跑了两步,十分乖巧的跟在慕浮白后面。慕浮白转回头看了他一眼,一乐,没说什么,接着快步朝前走了。
  ·
  “哥!!”
  欧阳越站在玉钟之外,一脸焦急的看着那里面的人。这玉钟尺寸极大,高将近一丈,雕刻精致,材质看上去像是青白玉,也不知是从哪里找到的原石。透过那玉钟,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里面一个人影,此时侧身瘫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欧阳越半点也没有进山洞之前的犹疑,叫了两声见里面的人没答,抽出云水剑便要往那玉钟上砍。旁边周青灵吓得一瞪眼睛,一把扑上去抱住他胳膊:“大师兄和成渝马上就来了!马上马上!你冷静点!”
  “那是我哥!”欧阳越眼睛瞪得通红,道:“不就是被云门除名吗!除名就除名!我不能看着我哥出事不管!”
  周青灵急的满脑袋汗,刚要说什么,就听“嗖”的一声,一个蜜果子破风而来,稳准狠的打在了欧阳越的手腕上,欧阳越手腕一松,云水剑“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今天若是让你来,你哥出来之后怕是得一剑捅死我。”慕浮白手一伸从成渝腰间抽出完骨剑,朝着欧阳越道:“闪开。”
  欧阳越拉着周青灵往后退了两步,神色复杂的看着那玉钟。就听“当!”一声巨响,慕浮白向上一纵,手中完骨剑卷夹着狂风暴雪的气息猛的击在那玉钟之上,巨大的撞击声将整个山洞都震了两震,慕浮白手中完骨剑争鸣一声,被巨大的反弹之力震的差点脱手。
  慕浮白一击之后落到地上,皱了皱眉,攥了攥手指,手腕一转,握着完骨剑再一次朝着那玉钟猛的劈去!
  “这钟不是玉做的吗?玉难道不该是一磕碰就碎?”周青灵看着那被连击两次后只是裂了个缝隙的玉钟皱了皱眉,而后转回头看向欧阳越,神色复杂道:“我现在有点觉得,你哥让你找大师兄来不是怕你被云门除名,是怕你救不出来他...”
  “就你长嘴了是不是?”欧阳越瞪了他一眼:“你行你上!”
  “我不行,我就哔哔。”周青灵朝他瞥了瞥嘴,而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玉钟。只见几声巨响之后,那玉钟里面侧身瘫在地上的人好像动了动。
  周青灵一喜,紧紧的盯着,生怕错过欧阳琰想传达的信息。只见钟内,欧阳琰手艰难的抬了抬,而后缓缓向上移动,最后...捂住了耳朵。
  钟外的众人:“...”
  周青灵:我真是想多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