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第 59 章
  
  “渝儿, 现在场上这个人你有把握赢他吗?”
  成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成渝被他叫的回过神, “哦”了一声, 低声道:“可能吧。”
  成匀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昨日成渝见过秉风山众人后面色就不大好看, 此时更是憔悴。可这毕竟是机会难得的武林大会,成匀纵使担心, 也不能放他就这么去休息。
  成匀犹豫了一下,道:“渝儿, 今日是第二日,再过几个时辰便要定出武林盟主了。你现在可要上场?”
  “嗯?上场?”成渝反应过来成匀的意思, 他顿了顿, 而后看向远处秉风山众人的方向。只见慕浮白依旧是那个瘫在椅子上的样子,离得太远看不清神情,但就姿势来看, 没有半分起身的意思。
  若说是能替他将其他竞争者解决掉也是好的, 哪怕输了也能消耗一些, 不至于让他打的不耐烦。成渝点了点头,朝成匀道:“嗯, 现在去吧。”
  成匀眼睛一亮,赶紧往远处走去通知了一下台下的工作人员。顾球球两只大馒头似的手握成拳头,眼睛亮晶晶的:“小渝加油!!”
  成渝点点头走下看台。一声铜锣响, 成渝手握完骨剑上了台。台下明门门人一板一眼的播报:“尚央山少主成渝,对阵侠白帮副掌门孙坚。”
  “尚央山”三字一出,看台“轰”的一声喧闹起来。所有的人都探着头向台上看去, 想看看那曾经在灭门惨剧中逃过一劫、如今又在江湖上名声渐盛的尚央山少主是何许人也。
  也有人回过味来,疑惑道:“成渝?上一届云门无双台的时候砍了金门二公子一只胳膊的那个少侠是不是也叫成渝?那个不是秉风山的弟子吗?”
  “估计是同名同姓吧,这个名字也不算少见。”
  “哦哦。”
  “不对!他就是当年那个成渝!”有人眼见,惊呼一声:“他拿的是完骨剑!就是当年慕浮白拿着平了尚央山的那把完骨剑!”
  看台之上又“轰”了一声炸开,所有人的八卦之魂都熊熊燃烧了起来——看啊!尚央山少主竟然是灭门仇人的徒弟!
  一片人声鼎沸里,成匀的脸黑的堪比煤块。顾球球“啧”了一声,嘟囔道:“真是少见多怪。成家三叔,你别在意,管他是谁的徒弟呢,反正小渝现在是尚央山的少主,能带着尚央山越走越好,这就够啦!”
  台上,那侠白帮副掌门看到成渝的剑也是一愣,疑惑道:“...尚央山少主?”
  成渝突然一顿。
  是啊,如今他以尚央山少主的身份登台,在如此场合,难道还要用秉风山的招式?以秉风山的剑法赢了比试,若是慕浮白上台还好,这武林盟主依旧是他的,可若大师兄不上台呢?难道要让满江湖人说尚央山靠着秉风山的剑法坐上了武林盟主之位?
  他自己固然不在意,但成匀呢?成汲呢?那么多为了尚央山的奋起而苦苦挣扎努力的门人呢?
  他们又如何能抗的下来如此的屈辱和嘲讽?
  成渝心里一滞,而后抽出完骨剑,朝着对方道:“嗯,来吧。”
  对方好歹是一大门派副掌门,遇到这种八卦狗血的事情也没说什么,手中□□一晃便刺了过来。成渝侧身躲过,完骨剑一横一挑,角度奇异的回刺回去,身法飘逸干净,转眼间便后发制人。
  场上又嗡嗡了起来,所有人都一脸好奇的在讨论,身形和套路都如此奇特,招式却又如此厉害,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场上那副掌门也是一惊,不由得更加认真,手中□□一扫,猛的刺过来,枪法大开大合,端的是气势如虹。成渝长剑一转,又是灵巧的躲了过去,而后宝剑斜向上一刺,有如拨开浓云,一轮皓月缓缓升起,带着并不刺眼的光华,却夺人心魄。
  “好!”
  场上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所有人在惊叹的同时都更加期待——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那对面的副掌门心里也是连连惊叹,使出看家本领同成渝斗了起来。两人转瞬之间走了五十招,成渝心里烦闷,无心恋战,使出印象里最快的一招,长剑有如疾风暴雨一般朝着那人而去,剑剑都带着皎洁如月色的光华,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一招之后,长剑稳稳的架在那副掌门的颈上。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看台之上,瘫在椅子里的慕浮白猛的站起了身,望着成渝的方向,眉头紧紧的皱着。
  片刻之后,会场上陡然爆发出一声“好!”而后整个会场炸了开来,人人欢呼雀跃,为了台上这少年喝彩。可就在众人正欢呼尖叫之时,各大门派的掌门们却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沉着脸色向明门的方向聚了过去。
  “请诸位英雄冷静一下。”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只见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袍的男子背着双手缓缓走上擂台,先是优雅的朝着看台之山的所有人行了一圈礼,而后又转向成渝,嘴角微微一勾,道:“成少主。”
  成渝一看见他脸上那个制式精美的金质面具脑袋就疼,真的是哪哪都有这搅屎棍的事。
  成渝翻了个白眼,道:“有事?”
  “有事。”祝宁羡双手背到身后,微微朝前倾身,道:“成少主可否告知诸位英雄,刚刚那套剑法是何名字?”
  成渝一顿,没说话。
  “既然成少主不想说,那在下替你说。”祝宁羡看着看台上乌央乌央的众人,朗声道:“成少主刚刚所用的剑法,名为‘霁月剑’,乃是江湖中为数不多的...”祝宁羡转过头看着成渝微微一笑,道:“邪道剑法。”
  成渝一怔。
  他记得离开无极洞前那位性子古怪的老祖宗同他说过,少在人前用这套“霁月剑”,省的吓到别人。可他会的厉害剑法除了秉风山的“风雪剑”就只有这一套“霁月剑”,实在是没得挑,一咬牙也就使出来了。他原本猜那老爷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剑法太厉害,会惊到别人,没想到直接来了个大的...
  成渝瞬间炸毛——邪道剑法?!这特么不是在逗我?!
  成渝嘴角抽了抽,咬着牙道:“邪道剑法?在下倒是想请教一下祝宫主,这剑法邪在什么地方?”
  祝宁羡看了看他,道:“要习得这套霁月剑,前提便是要将身体奇经八脉全部打通。”
  成渝一愣:“奇经八脉?我没通啊。”说完这话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在无极洞时挨的那些打,当时那老祖宗的棒子不要钱的往他身上招呼,每打一下身上不仅钻心的疼,还伴着剧烈的酸麻胀,而等到两个月后离开无极洞的时候,成渝已经感受不到那棒子打人有多痛了,难不成那个时候那老祖宗就是在给自己开奇经八脉?
  成渝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抬头看着祝宁羡等着下文。就听祝宁羡接着道:“生而为人,能打通其中两至三条已经可称为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打通四条至五条可成圣,全部打通可成仙。”祝宁羡看着成渝,不急不缓道:“成少主还是个凡人,却习得了这霁月剑,那习得的这套剑法,不是邪道又是什么呢?”
  成渝:“...”
  这逻辑我特么的给零分!
  他看着祝宁羡,心里妈卖批,脸上笑嘻嘻,学着对方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那祝宫主的意思是?”
  “成少主,看来你好像还没明白其中的厉害,那在下便提醒你一句。成少主刚刚那一招快剑,你一共刺了孙副掌门...””祝宁羡看了看成渝,幽幽道:“二十七剑。”
  成渝的脸瞬间僵住了。
  “这意味着什么,我想成少主比在下更清楚。”祝宁羡勾了勾嘴角,道:“秉风山与尚央山血海深仇多年,灭门之痛,又怎么能是几年的养育所能弥补的?成少主隐忍多年,想必心中苦痛得紧,此番如此决绝,在下佩服、佩服。”
  成渝猛的朝远处的慕浮白看去,只见慕浮白静静的立在远处,面无表情,不发一言。
  “成少主,既然当初没有同银角宫合作,那么便好自为之吧。”祝宁羡说完,一转身优哉游哉的缓缓下了台。成渝只觉得耳朵嗡嗡直想,整个脑子木的厉害,再也转不过弯来。
  成语这厢正呆愣着,不远处明门的掌门突然上前一步,朝着看台朗声道:“诸位,邪道剑法重出江湖,我等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今日正值武林大会,待我等选出武林盟主后,请盟主处置,各位意下如何?”
  这主意本就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一同做出的决定,其他人自然拥护,这决定看似也合力,但却存在着一个问题——谁能打的过成渝。
  成渝自知是个废柴,可偏生手里这两套剑法个顶个的牛逼,一套风雪剑就已经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如今又得了个神乎其神的“邪道剑法”,整个江湖简直都不够他蹦跶的了。
  他看着众人挑挑眉,突然福至心灵的感受到了做反派的快感。
  就在他翘着尾巴在台上转圈的时候,一个凉凉的声音响起:“我来。”
  紧接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稳稳的落到台上,伴着微风,一根狗尾巴草缓缓落到地上。
  成渝转过头去,蓦的愣住了。
  “那可以胜过前任秉风山掌门的霁月剑法,可否让我也领教一下。”慕浮白神色淡淡的看着他,声音凉凉的,缓缓道:“成少主?”
作者有话要说:  慕浮白幽幽道:听说你想在上面?嗯?成少主?
成渝崩溃炸毛:这个梗就过不去了是吧?!啊?!
慕浮白语气凉凉:来,咱们比划比划,让你在下面呆的心服口服。
成渝:...
这可是涉及到家庭地位的关键一战。
PS:明天有糖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