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第 56 章
  
  成渝心里叹了口气, 完了,果然被打蒙了。
  虽然刚刚进洞之时成渝差点被老祖宗吓得三魂丢了俩, 可一个月的时间接触下来, 这老头儿除了脾气不大好以外也没什么特殊的, 以成渝那仅存的一丢丢唯物主义价值观来看,打死他都不信这老头儿是个鬼。
  活人老祖宗木头棒子一挑, 将趴着的成渝翻了个面,一脸嫌弃道:“奇经八脉堵成这个德行, 你能学的了什么?!”想了想又皱眉道:“成家能被送进这洞来的也不会太废物,小子, 你会什么剑法?”
  成渝有气无力道:“风雪剑。”
  “风雪剑?你?”老祖宗一愣, 而后一脸怀疑的看了眼成渝,道:“风雪剑的确不走奇经八脉,但对人心性要求却极高, 既要人心思纯净, 又要求心胸广茂, 既可容纳狂风也可倾听细雨,就因为这个当年险些没传下去...你真的会练风雪剑?”
  成渝一怔, 好奇道:“老祖宗,你怎么对风雪剑这么熟悉?”
  “废话,那套剑就是我创...”老祖宗猛然收了音, 挑了挑眉道:“那明明是秉风山的剑法,你怎么会练?”
  成渝“哦”了一声,噼里啪啦的把原因讲了一遍, 那老祖宗听闻他是秉风山的弟子后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笑的成渝一脸莫名其妙,疑惑的盯着这位老爷子。
  过了半晌,那老祖宗终于笑完,他拍了拍成渝的肩,弯着眼角,道:“不错不错,你我有缘,看来打你的时候还得再使点劲。”
  成渝:“...”
  成渝:“...什么玩意?!”
  日此匆匆而过,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
  成渝终于完成了将石头搬回原位的壮举,他仰天长叹,颇有一种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之感。好在这段时间也不算毫无收获,整整被追着打了两个月,成渝觉着许是老爷子终于良心发现了,此时那拳头粗的木头棍子落在自己身上虽然仍是涨涨的,倒是不怎么疼了。
  月色之下,老祖宗晃着手里的棍子扫了一眼码的整整齐齐的石头,“嗯”了一声,道:“行吧,活干的不错,时候差不多了,你可以回去了。”
  成渝:???
  成渝:“老祖宗,你还没教我剑法呢,没有剑法我没法称霸武林重建尚央山啊!”
  老祖宗眨眨眼睛:“重建尚央?尚央咋了?”
  约莫这位老祖宗久不出山,尚央和秉风的事情也不大清楚。成渝简明扼要的讲了一遍,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尚央带头灭了秉风,而后又被秉风灭了。
  就在成渝以为这位老祖宗要跳脚骂人的时候,就见这位老爷子撇了撇嘴,言简意赅的道了句:“该!”
  成渝:“...”
  您怕不是位假的成家老祖宗吧。
  老祖宗说完,将手中木头棍一拎,朝成渝抬了抬下巴,道:“看着啊,我就练一遍。”
  而后只见那老祖宗拎着木头棍子就舞了起来,月光之下,那身影飘来忽去,成渝瞪大眼睛,只见那剑法出神入化,轻灵飘逸间,又带着高洁无暇的清冷之气,轻灵、飒爽、锐气、柔美统统融合在一起,就宛如那高悬在苍芎之上的霁月,令人移不开眼睛。
  成渝看的有些发呆,好在他过目不忘,老祖宗走了一遍,成渝心里已经记了七七八八。老祖宗练完,朝成渝抬了抬下巴,道:“走一遍。”
  成渝听话的点点头,回到山洞里将完骨剑取了出来,谁知剑刚刚抽出来打算比划比划,完骨剑就以从未有过的频率嗡嗡嗡的响了起来,剧烈到震得成渝手都握不住。
  成渝:?
  成渝一惊,还不等将剑控制住,那老祖宗木棒一挑,轻飘飘就将完骨剑握到了手里,呼噜小狗一样抚了抚剑鞘,而后朝着完骨剑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啊完骨。”
  成渝:???
  完骨剑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像是激动的在回应。成渝呆呆的眨巴眨巴眼睛,道:“老祖宗,你们...认识?”
  话一出口,成渝就觉得这话实在是奇怪的很,好在对方也没过多的反应,那老祖宗挑了挑眉,没说话,而后手腕一转,将完骨剑又递回给了成渝。
  成渝拿回剑,闭上眼在脑中略一回忆,而后睁开眼睛,将刚刚看到的剑法比划了一遍。
  舞毕,老祖宗撇撇嘴,低声嘟囔道:“老成家也能生出来这样的孩子,真是便宜他们了。”
  成渝:“啊?”
  “啊什么啊?”老祖宗瞪了他一样,道:“出去之后这套‘霁月剑’少用,就当积积德,省的把江湖上的那帮废物们吓死。”
  成渝一愣,道:“霁月剑?诶?不应该是潜江剑吗?”
  原书里,主角在无极洞试炼两个月,习得的正是潜江剑。
  “潜江剑?学那玩意干嘛。”老祖宗十分嫌弃的一皱眉:“那都是给那些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木头桩子们学的,也就那呆子总喜欢教。”
  成渝呆愣愣的点点头:“哦。”
  “行了,太阳要出来了,祖宗我要回去睡觉了。”老祖宗打了个哈欠,招呼小狗一样朝着成渝招了招手,道:“来来来,给我磕个头,叫声祖宗,你就可以回去了。”
  成渝心下疑惑,可一想到马上能回到尚央山看到慕浮白,心下也不多计较,十分爽快的磕了个头叫了声祖宗,而后想了想,又回到山洞里将东西都归置好,将两个石洞都收拾的干净整洁了,最后又将还没做的食材规规矩矩的在小灶旁摆好,这才又走出山洞,叮嘱了那老祖宗好好吃饭,而后才开开心心的道了别,转身朝山口走去。
  直到成渝的身影消失在茂盛的野草里再也不见踪影,那老祖宗袖袍一挥,整张脸一改满是皱纹的衰老样子,摇身一变成了个俊俏的青年,一双桃花眼微微弯着,右眼角下三颗小小的泪痣形成一个小三角,“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假扮成成家先祖,受我成家子孙的跪拜,就这么有趣?”
  一阵风吹过,另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悬空飘了过来,只见白色衣袖无风自动,在皎洁的月色之下显得十分优雅,眉黛如远山,一双杏仁眼神色淡淡的,仔细看去,那眉眼同成渝竟有三分相似。
  “有意思啊,怎么没意思?”先前的那位青年眉梢一挑,道:“百年来碰上第一个路痴进错山洞的,还不许我逗他玩玩了?”
  后来的那位青年点点头,道:“你开心便好。褚儿的翠玉珏是不是还在你洞里?”
  “嗯,那东西也没什么好玩的,一会儿取了还你。”先前那青年伸了个懒腰,眨眨眼,道:“这个娃娃倒是挺好玩,你猜一会他进到心性的试炼里会怎么样?”
  “要么通过,要么不通过。”后来那青年神色淡淡,道:“没什么好猜的。”
  “啧,果然是呆子,真是无趣。”先前那青年嘴角一撇又嚷嚷起来:“为了不把你家那小娃娃吓死,我可真是费死了个劲了,先是变成个老头儿的样子,还硬生生吃了两个月的凡间食物,啧,难受。”
  “嗯,我帮你揉揉。”另一个青年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放到对方的肚子上轻轻揉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那嚷着肚子难受的突然想起什么,抬肘碰了碰对方,道:“喂,呆子,刚刚听见了吗?你家娃娃把我秉风山给灭了,然后我家娃娃一生气,又把你家给灭了,到最后,出来这么个既是我秉风山的又是你成家的小娃娃。”
  “嗯,听见了。”另一位青年低垂着眼,淡淡道:“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肚子还难受吗?”
  “难受,揉着揉着!”先前那青年一挺肚子,而后又打个哈欠,道:“这两个月过得可真是难受,那个洞都废弃那么久了,为了不露馅我居然整整睡了两个月的草席。两个月!草席!哎呀困了困了,走走走回无极洞睡觉去!”
  另一位抬眼看了看,嘴角浅浅的弯了弯,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请叫我花间·组CP狂魔·二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