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第 41 章
  过了晌午, 成渝苦着张脸去山下找叶逐,路上正巧碰见两人往这个方向走。
  叶逐看见成渝就是一笑, 露出一排小白牙:“小渝小渝!我正要去找小青灵喝药呢!”
  开心的活像是要去找小朋友过家家, 成渝瞬间有一种魏观作为一个沉默的老父亲带着自家娃去上幼儿园的既视感。
  “喝药?”
  “是呀是呀!”叶逐道:“小青灵说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是当年被人下了毒, 这么多年毒性渐渐弱了,再加上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想起了不少事,小青灵说要是再喝药好好调理一下, 说不定能想起来更多。”
  成渝点点头,当年三大门派围攻秉风山, 的确是准备了不少毒·药, 这些药分为两种,一种是服用之后浑身无力四肢酸软,纵使有再高的功夫也使不出来半分, 这种药当年被下到了秉风山的井水里, 导致了后来三大门派不费吹灰之力便上了山。
  还有另外一种药, 服用之后虽然体能不会有半分影响,但神志却会混乱, 失去记忆,活的浑浑噩噩。这种药当时主要是下给了三大门派内部反对攻打秉风山的人,毕竟三大门派人数众多, 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当恶人,这些人又是自家门派的,总不能都一刀杀了了事, 便用这种药来将人控制起来,等到时间足够长,药效渐渐减弱,人也会逐步恢复原来的记忆。
  只是叶逐作为秉风山的一员,为什么被下的是这种药?
  原书里从头到尾也没描写叶逐几次,成渝自然也就猜不到其中原委,他和叶逐魏观一起到了周青灵的药庐,周青灵给了叶逐一碗汤药,转手又给了成渝另一碗不同的:“喏,给你也补补,大师兄说他闭关期间让小师叔教你功夫,让我跟着怕你吃不消。”
  叶逐看了看成渝,道:“小白就让我教你,也没说教什么,他和你说了么?”
  成渝一仰头将药都喝了,苦着脸道:“风雪剑。”
  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半晌,叶逐犹豫道:“确定是这个?不是入门十二式什么的?”
  成渝苦大仇深的点了点头。
  “那完了。”叶逐一摊手,看了看周青灵,道:“小青灵啊,这几个月你可有的忙了。”
  成渝:“...”
  从慕浮白闭关的第二天起,成渝练功就开启了地狱模式。
  鸡不打鸣就被拎起来去扎马步,月落乌啼还在为一招的身型不对而第几百遍的重复,每天除了短暂的睡眠唯一的休息就是吃饭,过去了五天,成渝累的在饭桌上睡着了三回。
  周青灵眼见着成渝几天之内累的瘦了一圈,端着药站在一边摇头感慨:“大师兄怎么就给定了个这么不要命的目标?不过话说回来,大师兄这么说,你也就听,还真这么不要命的练,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听话啊?”
  此时成渝正勾脚在树上倒吊着练腿部力量,腿酸的正全身打颤,满脑袋汗珠,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摇摇头,一腔酸楚都往肚子里咽。
  为了能让慕浮白当上掌门,我容易吗我?!
  周青灵见他不说话,摇了摇头,端着药看向一边的叶逐,道:“小师叔,他这么蝙蝠似的还得挂多久?”
  “一个时辰吧,比昨天再长一点。”叶逐一脸无奈:“时间短任务重,没办法啊。”说罢手中木剑点点成渝的腿,看着他道:“你也别哭,当年小白被我师兄挂在树上一挂就是一整天,不这么练练不出来的,你这才一个时辰,已经很友善了。”
  成渝两眼一黑,咬着牙坚持着。周青灵点点头:“那行,我一会把药热一热,一个时辰之后再送来。”
  又过了五天,疯魔了一般的成渝终于能坚持在树上吊上两个时辰,叶逐很是欣慰,拍了拍成渝的肩:“不错不错,练成这样都没累死,看来可以接着加强度了。”
  成渝:???
  成渝一脸大义凛然:“行!你来!”
  叶逐微微瞪大眼睛,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年轻人很有拼搏精神啊!”
  而后,为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完成目标,成渝的睡眠时间又缩短了一个时辰,睁开眼睛就是剑,闭上眼睛梦里都是招式,日子过得不人不鬼,倒真有一种为了剑疯魔了的架势。好在这么拼下来,虽然没有主角‘武学奇才’的金手指,却也算得上是进步神速。
  此时正是盛夏,叶逐拿着大蒲扇给自己和一边抱着水缸扎马步的成渝扇着风,感慨道:“不错不错,看样子再过几关就能练成了。”
  “再过几关?”成渝好奇:“剑法还要过关?”
  “你以为呢?”叶逐扇着蒲扇,道:“秉风山剑法独绝天下,你当是靠不要命的往死里练就能练出来的?富贵险中求,剑法亦然。秉风山越高阶的剑法习练时伴随的风险就越高,秉风山那句‘收徒只收天资卓绝之人’可不是说着玩的。‘风雪剑’算是山上数一数二的剑法,其中危险自然不用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在这,又有小青灵的药跟着,出不了太大的事情。”
  成渝“哦”了一声,过一会又不放心道:“那不太大的事情能有什么?”
  “也没什么,”叶逐无所谓道:“差不多四肢瘫痪吧,也有可能气冲入脑,傻个一年半载的。”
  成渝:“...”
  您家这没什么的标准可有点低啊。
  成渝心里一动,‘风雪剑’尚且如此,那慕浮白闭关所练的秉风七式又当如何?
  “诶诶诶!水都洒出来了!”叶逐手中木剑敲了敲成渝胳膊上的水缸,道:“心神不稳!大忌!”
  成渝没理,紧紧盯着叶逐道:“小师叔,那大师兄闭关会不会有危险?”
  “现在才想起来问啊?”叶逐木剑敲了敲成渝的脑袋:“脑子里也够缺根弦的。秉风七式这最后两招向来只传下代掌门,换句话说,只有掌门人的能力才抗的下来这两招,你说有没有危险?”
  成渝的脸瞬间白了。
  “诶诶,别激动别激动。”叶逐劝慰道:“掌门之位传给他是早晚的事,再说我师兄不是跟着了么,小白的能力资质在那摆着呢,放心,出不了什么事。”
  原书里慕浮白闭关、承袭掌门都顺利的很,不仅没出半点事,出关就成了大家心照不全的天下第一,也确实没什么担心的必要。
  成渝犹豫的点了点头,过了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小师叔,你会那么多东西,会不会刻木雕啊?”
  自打上次成渝看了周老爷子的那块佩玉,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自己做点东西,前段时间刚刚决定要送慕浮白个礼物,玉石买不起,不如就做个木雕好了。
  “会啊!”叶逐眼睛一亮:“你想学?”
  成渝点点头:“难吗?”
  “难倒是不难,就是你第一次雕不顺手,很容易把手伤了。”叶逐皱皱眉:“再说你天天练功时间都不够用,哪有时间玩这些啊?”
  “我可以练基本功的时候学。”成渝想了想,道:“扎马步的时候可以雕,吊在树上的时候也可以,只要是能拿在手上的小件就行。”
  叶逐一脸复杂的拍了拍成渝的肩:“师兄以前总说我满脑子都是玩,青出于蓝,你可比我拼多了。”说罢摇了摇头,感慨道:“简直丧心病狂。”
  成渝:“...”
  过奖了。
  时间飞梭,一转眼便过去了三个月。
  慕浮白出关那一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他拎着被顾言从后厨烧火木头底下扒拉出来的完骨剑,带着满脸的胡子走出山洞,一抬眼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两个师弟。周青灵纵使早已经做好了看见慕浮白蓬头垢面的思想准备,猝然一见也不免愣了愣,呆呆道:“师兄,丐帮欢迎你。”
  慕浮白幽幽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成渝倒是不觉得什么,一双眸子闪了闪,一动不动的看着慕浮白,慕浮白目光投过来,成渝就笑,眉眼弯弯,眼睛里有光在闪。
  顾言从慕浮白身后走出来,沧桑的活像是老了好几岁。慕浮白闭关,他始终要心惊胆战的给护法,生怕徒弟哪个气走岔了走火入魔,三个月下来比慕浮白本人还要累,此时终于有惊无险的出了关,顾言疲惫的摆了摆手,累的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自顾自去休息了。
  慕浮白朝成渝招了招手,成渝小狗似的屁颠屁颠跑了过去,朝着慕浮白只顾着一个劲的傻乐。
  慕浮白一笑:“傻了?”
  “没没。”成渝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乐什么,就是觉得习惯了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突然分开了三个月,居然还有点想这位了。
  慕浮白:“‘风雪剑’学下来了?”
  成渝点点头,骄傲的一昂小脑瓜:“没想到吧!”
  慕浮白一笑,伸出手揉了揉成渝的脑袋,道:“我睡醒以后练给我看看。”
  成渝脸腾的就红了,脑子晕乎乎的发蒙。
  摸头杀!他又在撩我!啊啊啊他又撩我了!!
  慕浮白不知道成渝这嗷嗷叫的心理活动,将手中完骨剑扔给一边的周青灵,道:“我没睡醒之前谁来打扰我,我就逼着谁学着该死的两招。”说罢看了成渝一眼,而后大步往前山走去休息了。
  周青灵目瞪口呆的看了看慕浮白的背影,又看了看成渝,眼睛眨巴眨巴,犹疑道:“渝啊,你刚刚...那是和大师兄...撒娇呢?”
  成渝身形一晃,回过神来:“啊?”
  撒娇?我撒哪门子的娇??
  “我小时候养了条小狗就是这么撒娇的。”周青灵犹疑的看了看成渝,而后摇摇头,叹了口气,感慨道:“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成渝:???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