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想见你

第27章 我想见你
晚会开始,觥筹交错,对于陆氏总裁身边出现的新面孔,所有人都来巴结讨好。
一来苏芷安不擅长应酬这样的场合,二刚刚和陆立风说的一番话,到现在都让她心绪不宁。
她一早就该明白,陆立风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一出现,就会让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彻底乱掉,苏芷安甚至不知道今天这场晚会,自己来得对不对。
陆立风一直观察着她的情绪,她没过一会儿就不想说话了,陆立风也遣散周围的人,带她去一旁休息。
他握着苏芷安的手,她的手好凉,好像他今晚紧握着不放,也无法捂暖,但他不会放弃。
这是他陆立风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他却狠狠伤了她,只要能让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重新想过去一样快乐的笑,他愿意付出一切。
“芷安,待会儿有个慈善拍卖会,有你妈妈的一套珠宝。”
“真的?”苏芷安的眼睛里一瞬注入了光彩,抓紧了陆立风的手。
苏氏当年出现危机的时候,苏振河为了稳住局面的确把苏妈妈的珠宝都买了,其他的都无所谓,有钱都可以买,但是其中有一套镂空雕刻的凤血石珠宝,是苏妈妈当年的嫁妆。
苏芷安一直留心珠宝行的消息,希望有机会可以赎回她妈妈的遗物,可惜那套珠宝仿佛石沉大海。
“是那套凤血石吗?”
陆立风点点头。
苏芷安抿了抿唇,心内五味杂陈,轻声问道,“所以,你今天一定要我来给你当女伴,也是因为这个?”
陆立风往她手上哈着热气,有轻轻揉搓着,“这是一方面,我知道你有多看中这套珠宝,你妈妈去世的早,你珍惜她的每一样遗物,除此之外,还有一点。”
苏芷安经过大悲大喜,此刻脑子已经有点运转不灵活了。
“什么?”
“安安,我想见你,”他轻轻的说。
苏芷安撇开目光,心头涌起一股无力,她不知道这样继续纠缠下去会有怎样的结果,她爱过一次,掏空了自己。
而如今,她和陆立风之间横隔了太多讲不清的东西,逃避是她能给自己唯一的保护。
拍卖会进行后,出现了一段插曲,苏芷安母亲的那套珠宝,舒蔓儿也认得,她远远朝前排的苏芷安看来,目光怨毒而不善。
舒蔓儿身边的油腻金主发现她走神,摸着她的肩,舒蔓儿这才又扭头露出谄媚的笑。
这套珠宝做工精细繁复,哪怕是外行人也一眼能看出价值不菲,所以起价就很高,陆立风前期没有举牌。
但他静静坐着,就有势在必得的架势,他第一次举牌,从六百万直接抬到八百万,吓坏了之前的跟价者,再说陆氏总裁想要的东西,谁敢跟他抢?
可舒蔓儿不甘心,怂恿着金主再为她争取,那她珠宝她说不 多喜欢,可但凡是苏芷安珍惜在乎的东西,她通通想抢过来,尤其是刚刚进会场,她在角落里听到陆立风亲口说出那样的话。
这些年陆立风已经对她够狠的了,甚至可以是说让她生不如死,陆立风说她既然那么会在男人面前演戏,那就演个够,于是她在娱乐圈的地位和名声一落千丈,只有去傍一些不堪入目的金主,才得意苟延残喘。
陆立风就是要她这样难堪的活着。
可舒蔓儿不死心,陆立风曾经也宠爱过她,那些过往的事才是她支撑下去的动力,她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陆立风身边。
但是今天,陆立风却在苏芷安面前说了那样的话!γβ!
她不会让苏芷安好过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