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温柔的刀子

第19章 温柔的刀子
原来温柔的刀子,伤人这样疼。
A市某高档酒吧。
酒吧最好的二楼卡座里,视野极好,隔着一扇玻璃,楼下舞池的劲歌热舞尽收眼底,水晶茶几上酒瓶倒了一堆。
赵子瑜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这样颓废的陆立风了,一把夺过陆立风手里的酒瓶。
“苏芷安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对,突然买什么醉?”
“她回来,呵呵,”陆立风已经有些醉了,俊容上浮现一层颓丧的红,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有种病态颓废的美感。
“她没有回来,你今天没有见到她,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什么洪水猛兽,那哪是眼神,那是刀子啊。”
赵子瑜叹息,坐在他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陆立风倒了半杯。
曾经的陆立风和苏芷安之间怎么甜蜜,他这个旁观者都看在眼里,后来赵子瑜出国了,陆立风和苏芷安具体怎么不欢而散的,他没有亲眼目睹。
想想只有唏嘘,他们曾经那么好,好到让所有羡慕,连舒蔓儿都是因为嫉妒这样的感情,而扭曲使坏。
“陆立风,你想想你自己曾经怎么对苏芷安的,她也曾经被你捧在手心里爱护,后来因为舒蔓儿的挑拨,你何止是把她摔在了地上,简直是踩进了泥里,她现在还给你的,不敌你当初十分之一的狠心,就这样你就受不了?”
这话让陆立风心里更加难受,他知道他曾经给苏芷安的伤害太多,他想弥补,可是没有机会。
“那我怎么办?”
陆立风用手狠搓了一把脸,他现在在体会苏芷安曾受过的苦,这是双倍的痛。
“好在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也许你还有机会,过去的事要解释清楚吧,毕竟苏芷安曾经那么希望你能相信她。”
陆立风倒在沙发上,赵子瑜说的每句话都是划在他心上的刀子,自食恶果,他如今才明白。
只希望不要太晚。
司机把车听到城南某小区的楼下,轻声提醒后座喝醉的老板,“陆总,月亮湾到了。”
陆立风按下车窗,目光朝楼上一层层看去,数到十一层的时候停住,他看着窗口淡淡的光,温暖又温馨。
曾几何时,苏芷安也这样守着灯在家里等他,他却夜夜不归,而如今,弃之如敝屣的,变成了可望而不可求的。
门铃被按响的时候,苏芷安正在厨房热牛奶,她如今在A市没什么朋友,又深夜,自然而然以为是严嘉欢来了。
“莫忆,去开门!”
苏莫忆立刻把目光从动画片上挪开,趿着小拖鞋,听话地去开门。
“叔叔!”
“怎么了?”听到苏莫忆的惊呼,苏芷安赶忙拿着锅勺从厨房赶出来,就看到眼前这一幕,那个被A市财报传的神乎其神的陆氏总裁,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他家门口。
她一走近,就闻到浓重的酒味。
苏芷安并不想管他,冷眼旁观道,“陆先生,这是我家,你这样算私闯民宅,请你出去!”
地上的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请你立刻出去!”
苏莫忆走过去,用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摇了摇陆立风,也没得到任何回应,他回头带着点期待对苏芷安说,“妈咪,叔叔好像喝醉了,我们扶他进来吧?”
苏芷安拒绝,“莫忆,他是陌生人!”
苏莫忆是真的喜欢这个帅叔叔,转着圆溜溜地大眼睛说,“可是妈咪你说过,好孩子要乐于助人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