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看了只觉恶心

第1章 我看了只觉恶心
“苏小姐,你怀孕了,但你的心衰情况越来越严重,我建议尽快做流产手术。”
出了医院,苏芷安面色苍白地捏着诊断结果,想起医生的话,脚步仿佛有千斤重。
浑浑噩噩坐车回家,路过广场恰巧堵车,不远处广告屏幕上的人顿时让她怔住。
媒体记者们正围着刚从巴厘岛度假回来的陆立风和娱乐圈当红花旦舒蔓儿。
两人完全是一对璧人模样,叫人好不羡慕,也刺痛了苏芷安的眼睛。
这时有记者问道,“蔓儿,大概什么时候能当陆太太呢?”
镜头里,舒蔓儿笑着望向身边高大英俊的陆立风,“一切都听立风的。”
媒体拥挤上前,争相采访陆立风,问他们之间如何相知相识。
陆立风闻言却是一怔,半晌没有回答。
苏芷安看着屏幕上他的反应,明白他是想到了什么,胸口也传来一股涩意。
而这会,他身旁的舒蔓儿突然扭到脚,陆立风立刻来扶她,而后将她抱起离开,留下助理应付记者。
结婚几年,陆立风从没这样抱过她,护过她……
苏芷安闭上眼,不愿再看,胸口处的疼痛让她一瞬间难以呼吸。
当晚,A市的娱乐晚报登出头条:陆氏冰山总裁独宠舒蔓儿,两人好事将近!
锦庭别墅。
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的苏芷安也看到了这份报纸。
她手指紧紧攥着报纸,指尖泛白,正牌陆太太默默无闻,反倒是一个婚姻插足者风光无限。
她这个远方表妹舒蔓儿的确厉害。
苏芷安突然后悔当初没有听父亲的话,收留了来投靠苏家的舒蔓儿,以至于让这个看似无辜单纯,实则心机深重的表妹一步一步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
包括她的丈夫。
“陆先生回来了!”这时,佣人望着门口出现的高大身影惊喜道。
苏芷安指尖一顿,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回过这个家了。
陆立风进了门,看都没有看苏芷安一眼,仿佛她只是一团可有可无的空气。
看着他高大英挺的背影,苏芷安心下一痛,唇边勉强扬起微笑,起身喊他,“立风,我有东西要给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楼梯上的陆立风转身轻蔑一笑,声音冰冷:“你不会是想给我看你在拍卖会上拍的古董台灯吧?”
今天晚餐上,舒蔓儿还哭得梨花带雨地对他说,之前有一盏他心仪很久的古董台灯被送到拍卖会,她想拍下来送给他做生日礼物,却被苏芷安蛮横地抢了过去。
陆立风当时在内心轻嘲这个女人竟然也会有想讨好自己的时候,却不想回家的路上,秘书给他发来一封邮件。
他看到了秦越城回国后和苏芷安见面的照片,甚至得知秦越城想重开的公司与他手上的一块地皮有关……
现下,他已彻底明白,苏芷安这是要拿那盏古董台灯给她的老相好求情!
想到两年前陆氏集团税务危机,他自以为相亲相爱的女朋友转身投进了秦越城的怀抱,等他解决问题打败秦越城,苏芷安又一口答应当陆太太,他便觉得恶心!
他算是看透了,苏芷安这个女人爱慕虚荣朝秦暮楚,她只爱权势,没有真心!
陆立风从楼梯上走下来,轻柔抚摸苏芷安的脸,声音看似温和却如寒冰一般:“陆太太,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呢?”
苏芷安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下意识躲了一下。
下一秒就被陆立风狠狠掐住下颌,他的表情也变得阴狠残忍:“那怎么两年前你却忘了在我生日当天去监狱看看我呢!苏芷安,收起你那套虚情假意,我看了只觉恶心!”
苏芷安被陆立风狠狠丢到沙发上,额角在扶手上狠狠一撞,头疼欲裂。
两年前,陆立风的生日,他因为税务问题被关在监狱里,为了帮他稳住大局,他根本不知道苏芷安为他付出了什么!
苏芷安站起来摇摇欲坠地要拉住他,忽然眼前一黑,沉沉倒在地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