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正文完

第四十四章正文完
  池瑜下楼和酒店沟通了一番, 幸运的是正好有顾客退房, 池瑜便交了钱拿了钥房卡。
  她将房卡放进自己的包里,弄好之后, 才和一边等着的陆司琛说道:“走吧。”
  陆司琛手里拿着小地图,池瑜与他并肩着,低头拿着手机给班长发信息, 等发完之后,池瑜才问道:“咱俩去什么地方逛逛?”
  “先吃饭。”陆司琛说道。
  池瑜点了点头, 她在app上面搜索了一下说道:“旁边有个挺热门的餐厅,去看看?”
  池瑜将手机界面递给陆司琛看,餐厅的地址离酒店不远, 陆司琛应了声好,二人便沉默着朝餐厅走去。
  等到了餐厅,池瑜才发觉这个餐厅有些不对劲,餐厅的名字叫’soulmate’, 而餐厅里面坐着的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们。
  池瑜当即就想退出去, 可一望旁边的陆司琛, 陆司琛却十分坦然的双手插兜,跟着服务员去空位上。
  池瑜只好也快步跟上去,这家餐厅是西式餐厅, 二人点好餐之后, 便相顾无言,池瑜轻咳了几声说道:“环境挺好的。”
  “嗯,装潢也挺好。”
  “就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等会就知道了。”
  这样你来我往的一段尬聊之后, 两个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池瑜索性低头看自己的手机,只不过她刚点开微博,餐厅里面就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
  她回头看去,只见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士正单膝下跪,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小礼盒,而小提琴就站在不远处伴奏着。
  看样子是要结婚。
  被求婚的女孩子先是愣了一会,随后捂着嘴巴,点着头,眼里有泪水往下淌。
  池瑜将脑袋回过头来,发现陆司琛正在直勾勾的看着她,看得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是有什么东西吗?”
  陆司琛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之前气氛没有以前那么自然了。”
  的确,陆司琛和池瑜之前单独出门吃饭的次数不少,但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沉默的。
  池瑜只是扯了扯嘴角,她也知道的,不过那时候陆司琛只当她是个男孩子而已,自己又有意亲近他,自然话要说的多一些,现在自己在陆司琛面前掉了马,虽然说陆司琛已经不在意了。
  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陆司琛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十分自然的给她到了一杯温水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生气了,你也不用多想了。”
  池瑜拿起温水抿了一口,点了点头,又将水杯放下说道:“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生气?”
  “嗯。”陆司琛看着她:“你又想说什么?”
  池瑜舔了舔下唇,终究没有将自己要转学的事情说出口,只是有些扭捏的问道:“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和李子越和林亦说我是女生这件事情。”
  陆司琛端着温水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微微垂眸,将水杯递在唇边抿了一口之后才缓缓开口道:“顺其自然吧。”
  “好吧,”池瑜顿了顿,话锋一转问道:“你打算考什么大学?”
  陆司琛还没应,池瑜又想起什么,迅速的说道:“咱俩不是拿了A大的分吗?要不我们一起考A大吧?”
  陆司琛不语,池瑜说道:“李子越和林亦是确定要考A大的了,逸舟哥不出意外也会考A大,这样的话,咱们几个又能呆一块了。”
  “逸舟哥?”陆司琛显然没有抓住重点,池瑜要不叫他琛哥要不叫他同桌,还从来没听她这么亲热的叫过自己。
  池瑜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她点了点头:“逸舟比我大,叫哥不是很正常吗?”
  “……我比你大,怎么没听你叫过我哥?”陆司琛语气有些不满。
  池瑜啊了一声,辩解道:“不是叫你琛哥吗?”
  “你叫琛哥,感觉我像是道上混的。”陆司琛冷呵一声,此时他们两个点的餐送上来了,池瑜道了声谢,然后继续反驳道:“大家不是都叫你琛哥吗?”
  陆司琛捏着刀叉,简直要被池瑜气死,他翻了个白眼,有些咬牙切齿说道:“吃饭。”
  池瑜哼唧一声,看着对面陆司琛满脸不悦的样子,偷偷摸摸地笑了声拿着刀叉说道:“等会我们去哪里逛啊?司琛哥?”
  陆司琛切牛排的手顿了一下,头也没抬的说道:“赏花。”
  **
  酒店旁边还有个花园,里面种了上百种的花,可以保证每个季节都有花开的灿烂,而冬季这里开的便是梅花了。
  池瑜拿着手机站在一棵腊梅花树下面,仰着头将手举在脸上,标准的游客拍照姿势。
  陆司琛站在她身后看了她一会儿,又鬼使神差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池瑜拍了几张,池瑜回头看向他,陆司琛才慢条斯理的将手机放下走过去问道:“你拍来干什么?”
  “给我爸妈还有我哥发过去,公司马上要放假了,他们都忙没时间出来赏花。”说话的期间,池瑜又对着景色咔咔了几张。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池瑜便拍的心满意足,她看了看旁边站在的陆司琛,目光太过于热切,陆司琛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了。
  陆司琛从口袋里伸出手来,温热的手掌遮住她的眼睛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司琛哥,如此美景,我觉得不如合照一张。”好让我回国际学院也有个念想。
  当然池瑜最后一句没有说出来,只听陆司琛轻咳了一声说道:“拍就拍,别那样看着我。”
  随后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池瑜正兴致勃勃的想要找个好心人帮他们拍一下时,陆司琛已经先找了个小姐姐了。
  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说道:“麻烦你了。”
  小姐姐本身就带着单反,她看了他们二人一眼问道:“等会我可以用单反拍一张吗?”
  “可以。”陆司琛应道。
  安排好了之后,陆司琛转回去重新站在池瑜旁边,小姐姐拿着手机找了一下角度,看了看抬眼说道:“你们俩挨近一些,不然不好看。”
  池瑜往旁边小小的挪了一步,小姐姐还想说什么,池瑜旁边的陆司琛却长臂一伸,直接揽住了池瑜的胳膊,将二人的距离直接缩短,池瑜肩膀挨着陆司琛的身子,有些惊慌地抬头看他。
  小姐姐手疾眼快的将这一幕拍了下来,随后又说道:“你们两个看我这里笑一下,放松啦放松啦,都长得那么好看,很登对啦。”
  池瑜听这话整个人更僵了,陆司琛低头看她一眼说道:“叫你看前面镜头,不是让你看我,脑袋转过去笑。”
  池瑜嗯了一声,转过去对着镜头职业假笑。
  陆司琛被池瑜这一反应逗笑了,池瑜听见陆司琛的笑声,朝他翻了个白眼,恶狠狠道:“笑个屁。”
  在一旁拍照的小姐姐:……我只是帮个忙还塞我一嘴狗粮?
  拍完之后,小姐姐要了池瑜的联系方式,等她回去将单反里面的照片发给她,池瑜道了谢,等小姐姐拿着单反走了之后,才问道:“然后去什么地方?”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陆司琛记得班长说下午可以泡温泉,可他又不想那么快跟他们集合。
  他还没说,池瑜就说道:“我记得小地图上面有一条小吃街,咱俩去逛逛?逛完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泡温泉了。”
  陆司琛点了点头:“听你的。”
  从赏花的地方到小吃街还有些距离,两个人边逛边走,到小吃街的时候已经快到四点了。
  小吃街的人要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多,也可能是因为小吃街面基的关系,从小吃街口望进去,只看得见乌压压的一片脑袋。
  池瑜做了攻略,先是拉着陆司琛去奶茶店买了两杯热奶茶,一边走一边喝陆司琛说道:“app上面说,小吃街头窄尾窄,但是中间很宽,等我们穿到中间,活动的地方就多了。”
  陆司琛嗯了一声,两个人挤入人群里,虽然道路比较窄,两侧还有小吃摊摆放着,不过还是很容易挤进去的,只不过池瑜一抬头,却不见一直走在自己边上的陆司琛了。
  她仰着脑袋往前面看了看,又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直接往前面踉跄了一步,然后便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
  池瑜看过去,刚刚消失不见的陆司琛此时正一脸焦急的抓着她的胳膊,他说道:“没事吧?”
  池瑜稳住身形:“没事。”
  陆司琛朝她走了一步,二话不说松开她的手,在池瑜没反应过来之时,长臂一伸便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自己身前带了一下,然后十分自然的搂着她往中间走去。
  池瑜拿着奶茶动也不敢动,只傻傻的僵着身体跟着陆司琛一块往中间走去。好在这一段路不算长,没走几步,视野和路都宽阔了。
  可陆司琛没有要松手的样子,池瑜偷偷地用余光睨了他一眼,然后抬起手戳了戳陆司琛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陆司琛不解地低头问道:“做什么?”
  “可以松开了。”池瑜小声说道,陆司琛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回道:“你确定你能走稳路?”
  这是把她当三岁小孩了吗?
  池瑜不服气,正要和陆司琛好好说道说道,陆司琛便搂着她到了一家章鱼丸子的摊子口:“老板,一份。”
  “好嘞。”
  “只叫一份吗?”池瑜有些好奇,章鱼丸子的香气扑面而来,池瑜正想再交一份,陆司琛便说道:“一份够了,分着吃,等会后面还有很多小吃,现在就吃饱了,你等会吃什么?”
  池瑜的胃小,之前还被陆司琛嘲笑过,不过知道池瑜是女生之后,所有的事情便能解释的通了。
  池瑜抿着嘴,分着吃一份,这未免太亲密了吧!
  就在池瑜纠结之间,陆司琛已经利索的拿着手机扫了码,然后结果老板装好的章鱼丸子。
  老板见是两个人,十分大方的给了两份竹签。
  陆司琛这回松开池瑜的手,一只手拿着章鱼丸子一只手拿着自己的奶茶,章鱼丸子在池瑜面前扬了扬:“你先吃。”
  池瑜拿起竹签戳了一个章鱼丸子,不过没有送入自己嘴里,反而递在了陆司琛嘴边上,她笑盈盈道:“第一个给请客的大哥。”
  陆司琛也没客气,直接张嘴就咬了一口,章鱼丸子里面还冒着热气,池瑜关系道:“烫吗?”
  “有点。”
  池瑜点了点头,将捏着竹签的手收了回来放在嘴边吹了吹之后才重新递给陆司琛,陆司琛没张嘴咬,他看向池瑜,只见她一脸认真,他这才张嘴将剩下的章鱼丸子咬掉。
  池瑜就这手里的这根竹签又戳了一个,自己吹了吹,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口。
  摊子老板料放的很足,池瑜咬一口就感觉自己满嘴都是鱿鱼。
  陆司琛想了想问道:“你怎么打算?”
  池瑜嗯了一声,眼睛在找寻下一个要打卡的摊位。
  陆司琛说道:“你总不能一直都以男生的身份在A高。”
  池瑜抿了抿嘴,没应这个问题,而是指了不远处的一个摊子说道:“臭豆腐吃吗?”
  陆司琛看了一眼,跟着她一块过去了,臭豆腐摊位边上人很多,排了长长的一个队伍,池瑜有些失望地看了看,然后拽着陆司琛离开了。
  “不吃了?”陆司琛问道。
  池瑜摇了摇头:“不吃了,人太多了,不想等。”
  “章鱼丸子快吃。”陆司琛催促到,天气冷,估计再等一会儿,丸子就要冷了。
  池瑜塞了一个在陆司琛嘴里,又塞了一个在自己嘴里,两个人慢吞吞的逛着小吃街,一圈下来,两个人都有点饱。
  天色已晚,池瑜坐在小吃街设置供人休息的长凳上打了个嗝,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看着旁边的陆司琛问道:“我们回酒店?”
  陆司琛跟着池瑜吃,也吃的有些发撑,他嗯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道:“再坐会吧。”
  池瑜也顺着他的目光看着周遭来来去去的人。
  她总觉得陆司琛有什么话要和她说,可池瑜又不好开口问,只好乖巧跟他坐一块等着他看口。
  果不其然,坐了一会,陆司琛便说道:“池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池瑜背部坐的笔直,终于来了吗!她清了清嗓子:“你说。”
  “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到A高?”陆司琛看向池瑜,池瑜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就,好玩吧。”
  “之前你发烧你哥哥来找你,我不小心在门口听见你们讲的话了。”陆司琛道:“你是为了谁来A高?”
  经过陆司琛这几天的观察,学校里确实有几个品相不错的,他想好了,要是池瑜真的喜欢他们之间的哪个,他就好心帮一把吧。
  陆司琛心里有点醋溜溜的。
  池瑜根本没想到陆司琛会听见这个,她有些慌乱解释道:“没有,没有为了谁,我当时是骗我哥的……”
  “池瑜。”陆司琛打断池瑜的话,他偏头看着她,与她清亮的双眼对视着:“我希望你可以跟我说实话。”
  池瑜打好的草稿被这一双明亮的眼睛悉数打回了肚子里面。
  她率先挪开眼睛,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陆司琛有些失望,不过他点了点头,确实也该回酒店了。
  二人回去的路上又陷入了沉默,直到走到酒店门口,二人都没在说一句话。
  陆司琛正要踩上酒店门口外的台阶,手机便响了,他停下来摸出手机一看,是沈逸舟打过来的。
  “喂?”
  “嗯好。”
  “不了,谢谢。”
  池瑜站在台阶上往下看去,陆司琛三言两语便结束了这通电话。他将手机收好一抬头便对上她有些疑惑的眼睛。
  陆司琛解释道:“沈逸舟问我今年过年要不要和他们家一块过,我拒绝了。”
  “你不要动。”池瑜说道。
  “什么?”不过陆司琛还是乖乖地收回了脚,站在原地,微微仰着头看着池瑜。
  “你为什么不去他们家过年?”池瑜问道。
  “人家一家人过年,我去干什么?”陆司琛淡淡地回道:“关系再好,过年去叨扰也不符合礼数。”
  二人又站了一会,陆司琛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总觉得池瑜是话中有话在拖延时间。
  池瑜听见这句话,似乎想通了什么,连带着看陆司琛的目光都坚定了许多。
  看的陆司琛莫名其妙有些害臊。
  “我想确认一下。”池瑜慢慢地往回走,一步一步的下着阶梯朝陆司琛走去:“你不要动。”
  陆司琛一动不动,见池瑜站在自己面前的第二个台阶之上停下之后才问道:“你确认什么?”
  “你要保证,我做什么都不会生气。”池瑜伸手将他的胳膊举起来:“发个誓。”
  陆司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听话地举着胳膊说道:“我发誓,池瑜做什么我都不会……”
  所有的话都被池瑜堵进了喉咙里。
  池瑜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闭着眼,柔软的唇贴着他的唇角,不过亲嘴角不过三四秒的时间,池瑜又直起身来,她摸了摸自己的唇,说道:“我确定了,我似乎是喜欢你的。”
  陆司琛直接被池瑜的直球打蒙了,他目不转睛的池瑜,还保持着发誓的姿势,池瑜搓了搓自己的脸说道:“反正你发誓了啊,我做什么都不会生气的。”
  陆司琛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
  池瑜继续说道:“我下学期就要回国际学校了,陆司琛,咱们约A大吧,等到了大学,我认认真真追你一次,可以吗?”
  陆司琛憋了好久,才红着耳朵问道:“为什么不是现在?”
  池瑜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咱们不能早恋啊,也只有一年半了,行不?”
  陆司琛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被亲的嘴角:“所以你是为了我才来A高的?”
  陆司琛想起来了,他之前总觉得池瑜很眼熟,不过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刚才那一吻,却让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在很早的之前,池瑜似乎就追过他。
  不过那时候的池瑜和现在的池瑜很不一样,以前的池瑜骄横,现在的池瑜十分可爱。
  陆司琛不知道为什么同一个人会给他两种不同的感觉,不过陆司琛觉得,可爱的池瑜,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池瑜究竟为了谁来到A高,他现在也有答案了。
  池瑜双手紧张地捏在一起,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司琛的脸,不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似乎只要是陆司琛出现了一点点不喜或者迟疑,她立马收拾东西连夜赶回家,从此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绝对利索的离开陆司琛的世界。
  冷风吹过,将陆司琛的思绪吹了回来,他轻嗯了声:“知道了。”
  知道了?
  这是什么回答?
  池瑜有些不太确定他的意思,只不过陆司琛此时已经恢复正常,他迈开步子踩在阶梯上,越过了池瑜,很快就迈完了台阶。
  池瑜捉摸不透这个’知道了’,正要抬脚追上去好好询问个清楚,却没想到陆司琛又回来了,池瑜站在阶梯上看着他,只见陆司琛三两步地,走到她面前的台阶上,似乎想说什么,可又觉得自己太高了,长腿一迈,又走回了自己刚才站的位置。
  然后双手搭在池瑜的肩膀上,将她微微往自己身前压了压,微干的双唇贴在了池瑜的左脸颊,然后松开她,认认真真地说道:“我们A大见,到时候你记得认认真真地追我一次。”
  陆司琛似乎害羞了,他说完便三两步的往上跨完了台阶,正要往酒店里面走,感觉到后面的人还没跟上来,回头问道:“还不走?瑜瑜?”
  池瑜回过神来,抿着嘴将心理的喜悦压住,也学着陆司琛一样,三两步的爬完阶梯说道:“陆同学,你现在还不能这样叫,你得叫我池瑜……”
  二人进了温暖的酒店,将一身寒意留在了玻璃门外面,就算是冬季,天上的星星也泛着点点星光,好久不见的月亮也偷偷的从云里探出了脑袋。
  明天是个好天气。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
正文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有一个番外~
大约是这两天更新,感谢大家这么多日子以来的支持,希望下一本还能见到你们~
依旧是国际惯例广告时间~
—下一本—
《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余桑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少女漫画家,最爱的画的人物则是充满浓重玛丽苏气息的早古霸道总裁。
 然后让他成为炮灰。
  她更新底下有黑粉嘲道:作者***,愿作者能碰见这么傻逼的霸总
 余桑桑微微一笑:呵,认真你就输了
 结果第二天她一开门,她笔下的霸总就在家里冷漠的注视着她
 叮!您的霸总已送到!
 余桑桑:卧槽!Σ(°Д°;
  ——
  热衷画炮灰霸总的画手许久未更新了,
  黑粉普天同庆说是得到了报应
  当天晚上,画手一口气更新了十张少女漫
  这次与往日不同,画手笔下的霸总又帅又深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霸总终于智商上线了!
  粉丝:卧槽,改性了!
  与此同时画手家里,那个热衷于画炮灰霸总的余桑桑正被霸总壁咚在墙上
  霸总邪魅一笑: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余桑桑:TVT 我真错了!
【玛丽苏霸总x纯情小画手】
—下一本—
《每天晚上我都在捡垃圾》
简念是圈里有名的名媛,父亲是全国首富,母亲是著名服装设计师,哥哥是个海龟霸总,
而她自己才在刚顶尖学府毕业,身价就已经过了千万,是位典型的白富美。
可她一不混圈二不蹦迪,每天晚上准时八点到家,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活的跟有时间限制的灰姑娘一样。
只有简念自己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每到晚上八点,不管在做什么她都会出现在天桥底下
穿的破破烂烂可怜兮兮的拿着个破碗
然后……去翻垃圾箱。
**
顾青川每天晚上都会碰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说话不打扰他。
每次只是静静地跟在他背后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受不了这种强烈存在感
正准备日行一善奉献爱心时
却发现这个女人和那位白富美简念长得一模一样
简·破烂王·念面无表情道:“让一让,挡着我捡瓶子了。”
顾青川:?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