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池瑜从床上爬起来, 思来想去, 还是决定直接回家,然后再把路上给陆司琛和池琰分别打个电话, 掉马的事情是得解决,但是现在重要的是不能让池琰和陆司琛撞上。
  池瑜拉开衣柜,拿了一套衣服出来准备换上, 外面的门铃就响了起来。池瑜拿着衣服的手顿了一下。
  按照她妈刚刚所说的,她哥刚出门, 最快到她这里也得半小时,所以很有可能按门铃的是陆司琛。
  池瑜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又急急忙忙的将衣服挂了上去, 然后趿拉着拖鞋去看门。
  “陆……哥,你怎么来了?”池瑜急忙刹住了车,本应该还在路上的池琰带着一身寒意站在她门口看着她。
  “我过来看看妹妹。”池琰说道,他将目光放到池瑜身后的客厅中问道:“不让我进去看看吗?”
  语气像极了池瑜藏了娇妻在家里面不给他看一样。
  “进来呀哥。”池瑜堆起笑脸, 往旁边站了站, 给池琰让了位置出来。
  池琰进到客厅, 目光先是扫视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对着还愣在门口的池瑜说道:“还不进来?吹什么冷风?”
  池瑜脸朝外呼了口气, 只是简单的把门带了一下, 然后走了过去,努力维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问道:“哥,我给你倒杯水。”
  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给池琰接了杯水放在他面前, 自己也乖巧的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一双眼睛亮亮地看着池琰。
  池琰从来的路上已经冷静下来了,妹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还是得听听妹妹的解释。
  池琰端起热水喝了一口,热水顺着喉咙一直流入胃里,给他驱散了不少寒意。他双手握着杯子,看着池瑜,正想问问池瑜女扮男的事情,却发现池瑜的脸色不太好,皱着眉头问道:“感冒了?”
  池瑜点了点头:“刚吃了药,等会睡一会儿就好了。”
  “我叫个医生过来。”池琰作势准备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不用了哥,我吃了药了,普通感冒而已,没事的。”池瑜赶忙拒绝,重复道:“睡一觉就好了哥,不用麻烦。”
  池琰这才作罢,他轻咳了几声,用一贯温柔的语调问道:“既然吃了药,你现在想休息吗?”
  池瑜不知道池琰走的是什么路数,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那我去卧室躺着了?”
  池琰点了点头。
  池瑜站起来走了两步,发现池琰也站了起来,池瑜看了一眼,难道她哥又有其他事情要走了?
  那真的太好了!
  池瑜心里刚琢磨完就听见池琰说道:“正好有点事情要和你聊聊,你去床上躺着吧,我在门口坐着和你聊。”
  “啥?”池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却看见池琰已经走到餐桌边上,单手提起一个凳子朝卧室门口走去。
  那架势,池瑜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
  池琰将凳子放在卧室门口,下巴扬了扬让池瑜利索点,池瑜眼皮子跳了跳,这样别致的聊天,她还头一次这样过。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爬床上坐着了,然后看着池琰在门口坐下,池琰拢了拢自己的外套,大长腿敲了起来,十指相交的放在膝盖上,一副要谈上亿合同的架势。
  池瑜心脏砰砰砰的跳,开口道:“哥……你想和我聊什么呀?”
  “也没什么,”池琰说道:“就是想聊聊为什么要女扮男的事情。”
  池瑜被这个直球打的有些结巴了,她道:“哥,你说什么呢?”
  “瑜瑜,我都知道了,你今天得和我说清楚。”池琰深吸了一口气,因为这几天大雪的原因,公司假期延长了一天,本来昨天晚上送完客人之后,池琰想找池瑜谈谈话,他们两兄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坐下聊个天了,却没想到自己扑了个空。
  池夫人说池瑜怕今天上课迟到回租房了,他今天又正好有点事情在学校旁边,心想着给池瑜再送件厚点的外套过来了,却没想到也扑了个空,不过却十分幸运的碰见了池瑜班级里的杨老师。
  池琰眸底暗了暗,当他从杨老师嘴里听见两兄弟这三个字时,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后面杨老师越说,他越觉得不对劲,他和杨老师告别之后,便回到车内让自己的好友问了一下。
  结果让他大跌眼镜,他好端端的应该妹妹,在这个学校里面成了弟弟。
  并且好友还告诉他,这件事还有池夫人的手笔,所以他先是回家问了池夫人之后,才开车过来,再问问当事人。
  池琰微微抬头看着靠在床上的池瑜:“我觉得你应该和我解释一下瑜瑜,为什么你会在学校里面成为一个男孩子。”
  池瑜紧张地舔了舔下唇,灵光一闪,可怜兮兮地说道:“哥,其实我是有理由的……我就是想尝试一下男孩子的生……”
  “继续编。”池琰冷酷无情。
  池瑜瘪了瘪嘴:“哥,我都多大人了,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
  池琰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做什么事情哥哥从来都是支持你的,可是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率先和我说,反倒直接让妈妈给你办了?你有考虑过这件事情被发现之后的风险吗?”
  “我……”
  “A高除了冬天,其他季段都是强制住校的,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和一群男孩子住一个房间?这样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池琰叹了口气:“瑜瑜,哥哥以前只是单纯的以为,你只是调皮,但是轻重还是知道的,现在看来你是不知道。”
  池瑜不说话,她其实也是想知道原主到底怎么想的,还有老天是怎么想的。
  池琰见池瑜不说话,抿了抿唇,又将自己的语气放温和了些:“妈妈说,你是因为喜欢一个男孩子才转学的,你要不要和哥哥说说,是谁?”
  池琰将是谁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池瑜猛地抬起头来,“妈连这个都说了?”
  重点完全抓错。
  “没说,我猜的。”池琰自然的应道,他算是看着自己的妹妹长大的,小时候父母都忙,几乎池瑜都是他拉扯大的,自然将她的脾气秉性摸得一清二楚。
  池瑜震惊,这什么水平,一猜就中。
  “别震惊了,说吧,是谁?”池琰开口将池瑜的思绪拉了回来。
  池瑜哎呀了一声,开始赖皮:“哥,这怎么可以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你就别问了行吗?”
  “耍赖撒娇已经没有用了。”池琰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池瑜的战术给堵了回去。
  池瑜手指扯着被套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件事情我确实有错,我也准备期末考之后和班主任老师坦白,然后将性别改回来。”
  “这有用吗瑜瑜?你在学校带了那么久,认识你的只会说你是个男孩子而不是女孩子,现在的互联网多便利,舆论和评价能压死一个人。”
  “为了一个男孩子,没有必要。”
  池琰没注意到,自己在说得时候,刚才池瑜没有关上的门开了又关上了。
  陆司琛提着自己买来还冒着热气的白粥站在池瑜家门口,伸手轻手轻脚的将没关紧的门拉紧了。
  转过身走向自己家门口,从口袋里掏出家门钥匙,一边开门一边想着刚才自己听见的话。
  他其实不是有意要听的,只不过正要进门的时候,正好听见池琰说的那句,“喜欢一个男孩子转学的。”
  他在生日会上面看见过池琰,知道池琰是池瑜的哥哥,不过听他哥那样说,估摸着池瑜连他一块瞒着了。
  陆司琛心思全在隔壁屋里,钥匙怼了半天都没怼进去,半天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钥匙拿错了。
  他轻啧了声,开了门,换了鞋之后将粥放在茶几上,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那个男孩子是谁呢?
  陆司琛首先把自己排除了,他和池瑜顶多算是兄弟,毕竟他和池瑜一开始认识的时候池瑜还挑衅过他,要是喜欢的人是他,是绝对不可能当面挑衅他的。
  可学校里除了他这么优秀帅气还有谁呢?
  沈逸舟?
  不太可能,沈逸舟比池瑜来的还要晚一些。
  陆司琛将学校里自己能叫得上名字的都排除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可疑的。
  这就奇了怪了。
  陆司琛皱着眉头拿起手机,给林亦发了条微信。
  【陆司琛:把全校男性资料发给我一份,只要名字和照片】
  想了想,陆司琛手指在键盘上又编辑了一排信息。
  【陆司琛:只要长得好看的。】
  **
  池瑜被池琰堵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她摸了摸额头,弱弱地说道:“我知道了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抬起头,一张脸委屈着看着池琰:“我还生病呢。”
  池琰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进卧室,池瑜看着他,之间池琰将她床头的杯子拿了起来说道:“我去给你接杯水。”
  没一会儿池琰就带着热水回来了,他将杯子塞在池瑜的手里,然后用微凉的手摸了摸池瑜的额头,额头还是有些烫。
  他心软道:“哥哥也只是告诉你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你已经成年了,是个成年人了,也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了。”
  池瑜乖巧低头喝了口哥哥牌温水,糯糯地嗯了一声:“知道了哥,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她说完见池琰没说话,还以为他没听见,正准备抬头再说一遍时,池琰便说道:“哥哥相信你可以处理好,所以下学期你还是转回国际学校吧,转学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做好的。”
  “离期末还有两个星期左右,这几天你就好好的跟同学告别吧。”                        
作者有话要说:  酷guy陆:长得好看的除了我还有谁呢?
沉默林:……
-下一本-
《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余桑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少女漫画家,最爱的画的人物则是充满浓重玛丽苏气息的早古霸道总裁。
 然后让他成为炮灰。
  她更新底下有黑粉嘲道:作者***,愿作者能碰见这么傻逼的霸总
 余桑桑微微一笑:呵,认真你就输了
 结果第二天她一开门,她笔下的霸总就在家里冷漠的注视着她
 叮!您的霸总已送到!
 余桑桑:卧槽!Σ(°Д°;
  ——
  热衷画炮灰霸总的画手许久未更新了,
  黑粉普天同庆说是得到了报应
  当天晚上,画手一口气更新了十张少女漫
  这次与往日不同,画手笔下的霸总又帅又深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霸总终于智商上线了!
  粉丝:卧槽,改性了!
  与此同时画手家里,那个热衷于画炮灰霸总的余桑桑正被霸总壁咚在墙上
  霸总邪魅一笑: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余桑桑:TVT 我真错了!
【玛丽苏霸总x纯情小画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