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陆司琛话一说, 大家都安静了几秒, 最后陆旻噗嗤一声阴阳怪气说道:“连人家家里有多少人都没打听清楚就来了,琛哥, 这还真是你一向的风格。”
  池瑜这才将自己的目光从陆司琛身上转移到他旁边的人身上,陆旻和陆司琛有几分相似,池瑜乍一看差点还惊了一下, 她不记得陆司琛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兄弟呀。
  沈逸舟似乎看出了池瑜眼里的疑惑,他轻咳了几声说道:“这位是陆旻, 陆叔叔的儿子。”
  沈逸舟简言意骇,池瑜点了点头,她知道了, 小说里面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也只是寥寥几笔就提过了,更深入的事情根本不知道。
  池瑜只知道这是陆司琛父亲的私生子,鬼点子贼多, 小时候可把陆司琛欺负惨了。
  “你好呀小姐姐, 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陆司琛,我父亲……在外面的儿子。”陆旻笑嘻嘻道,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得话有什么不妥。
  池瑜看向陆司琛, 他没多大情绪起伏, 池瑜知道陆司琛已经在小本本上面给陆旻狠狠地记上一笔了。
  君子不处十年不晚,池瑜深吸了一口气,可她喜欢当场报复回来。
  她眉毛一挑, 双手松开裙摆,柔声道::“你们是在说什么事情吗?”
  沈逸舟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讨论宴会结束之后去什么地方逛逛。”
  池瑜点了点头,陆旻却冷不丁的哼了声说道:“我们可没讨论过这个话题。”
  池瑜看向他,陆旻今天本来过来本来是不愿意的,却没想到池氏二小姐长得这么好看,他见池瑜的目光看过来了,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刚刚我们在讨论这红酒,这就口感醇厚,气味香甜,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酒应该是红酒之国,B国最顶尖的那款泊桑之爱吧。①”
  池瑜示意他继续说,陆旻继续说道:“这泊桑之爱每年才产出一千瓶,池伯父在宴会上用来招待各位,可见池伯父是真的很疼爱你。”
  池瑜轻微地点了点头询问道:“然后呢?”
  “所以我让琛哥抓紧机会多喝两口,不然以后可没这么好的机会喝这么好的酒了。”
  言语间贬低味十足。
  池瑜真的很纳闷,怎么这个陆旻看起来智商不高的样子,不过她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抬起手让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服务员过来了。
  服务员过来之后,池瑜问道:“今天招待顾客用的红酒叫什么?”
  “小姐,是泊桑之恋。”服务员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泊桑之恋和泊桑之爱两个虽然只差了一个字,可身价上却是天壤之别,陆旻脸色有些僵硬。
  反倒是陆司琛轻笑了声,眼里止不住讥讽。
  这叫什么,装x不成反打脸。
  陆旻听着脸都绿了,他又听见池瑜问道:“我们宴会有泊桑之爱吗?”
  “有,池总也购买了泊桑之爱,等会晚宴的红酒就是这款。”
  “我哥买了多少?”
  “池总一共购买了二十瓶。”
  池瑜点了点头,其余三个人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池瑜重新将目光放在陆司琛身上,也没藏着掩着,大大方方地说道:“你去帮我取两瓶泊桑之爱和一瓶泊桑之恋过来。”
  服务员有些为难,池瑜接着说道:“没事,你去拿吧,等会我哥那边我自己会说的。”
  服务员这才应了声好,转身去放酒的地方了。
  服务员很快就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两瓶酒,身旁还有两位服务员,三人手上各拿了一瓶酒。
  池瑜对着陆旻笑着说道:“泊桑之恋等会送到这位先生的车上去。”
  拿着泊桑之恋的服务员应了一声,池瑜又道:“两瓶泊桑之爱送到这两位先生车上去,看清楚,不要弄错了。”
  来的宾客都有登记,送个东西不成问题。
  服务员都应了之后,池瑜说道:“你们继续忙吧。”
  等三个服务员排排走了之后,陆旻才铁着一张脸问道:“池小姐你是什么意思?”
  池瑜无辜的眨了眨眼:“不是陆先生您说这么好喝的酒得多喝两口不然以后喝不到了吗?既然您这么喜爱这款泊桑之恋,我作为这个宴会的主人公,自然是要满足客人,您不用跟我客气,等那瓶泊桑之恋喝完了,陆先生还想喝的话,可以联系我们池氏,我会让我哥派人再送一箱给您。”
  池瑜将泊桑之恋这个四个字咬的格外的中,陆旻的脸也越来越黑,池瑜继续说道:“不知道陆先生还喜欢我们宴会上什么酒或者什么食物?等会宴会结束了好让您一块带回去细细品尝。”
  陆旻被池瑜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又不好发作,只得强颜欢笑道:“不用了,多谢池小姐的关照。”
  说罢对着陆司琛哼了一声,转身就往陆父身边去了。
  池瑜对着他的背影冷呵一声,转过头来却又是一副温柔的笑脸:“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和服务员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也准备转身溜走。
  “等一下。”
  陆司琛冷淡的嗓音从背后响起,池瑜居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深吸一口气,稳住,能赢!
  她转过身去,陆司琛直勾勾地将她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沈逸舟看了看他,然后又递给池瑜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十分自觉地说道:“我先去看看我爸再什么地方。”
  然后快步离去,一点留恋都没有。
  池瑜认命的往陆司琛面前走了几步,无辜地对上他的眼睛,可怜巴巴地说道:“琛哥,其实我不是故意要骗……”
  “谢谢你帮我解围。”陆司琛打断了池瑜的话。
  池瑜啊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说道:“不,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陆司琛嗯了一声:“这样很漂亮。”
  池瑜更摸不着头脑了,按照掉马的走向,陆司琛不应该很生气吗?怎么感觉他一点气都没有。
  难道先礼后兵?
  池瑜一下子又紧张起来,结巴道:“谢,谢谢。”
  陆司琛又嗯了一声。
  池瑜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她实在受不了陆司琛这平静地样子,她正要开口讲话,陆司琛开口说道:“过生日怎么不和我说?我都没有准备礼物。”
  池瑜摇了摇头:“啊?不用礼物的。”
  又小心翼翼地看了陆司琛几眼:“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了。”
  陆司琛轻笑了一下:“生日快乐,谢谢你的酒,我先走了。”
  池瑜唉了一声,随后暗自叹了口气,现在也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她看着陆司琛朝大门口的背影,瘪了瘪嘴,她还是找沈逸舟问问吧。正当她准备将目光从陆司琛身上收回来的时候。
  原本走向门口的陆司琛却又退回来了。
  池瑜满怀期许地看向他,他快步走向池瑜,然后从口袋里拿了什么东西出来,他伸手递给池瑜。
  池瑜下意识的接了一下,是一支还有温度的药膏。
  “本来想上课的时候给你的,现在给你也好,正好当你的生日礼物了。”陆司琛将手收回:“生日快乐,再见。”
  池瑜微微低头看着手中的药膏,这药膏上面就写了两个字。
  祛疤。
  而且似乎还是拿到之后用笔自己写上去的。
  池瑜收紧手指,再抬起头时,陆司琛已经离开了。
  她瘪了瘪嘴,转过身,正好对上站在一旁看着她的沈逸舟,她有些失魂落魄地走过去说道:“我完了。”
  “其实也没那么糟。”沈逸舟安慰道:“我感觉司琛接受挺良好的。”
  池瑜对着沈逸舟扯出一个勉强的笑。
  沈逸舟叹了口气说道:“你让他消化消化吧,今天你生日,别想那么多了,不然等会伯父伯母看见了会担心了。”
  池瑜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这样了。”
  生日会结束的时间比较早,池瑜趁着池先生和池琰在送客,换了衣服和池夫人说了一声准备溜去租房那边。
  池夫人唉了一声,将她叫住。
  池瑜走过去问道:“怎么了妈?”
  池夫人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她先坐下来,池瑜乖乖地坐下,心里却一直想出去。
  池夫人看了池瑜几眼,叹了口气,难得语重心长地说道:“瑜瑜,这一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池瑜啊了一声,下意识回道:“好好学习,考个好的大学,给爸妈争光。”
  池夫人抬起手敲了敲她的脑袋瓜子说道:“你今天满十八了,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妈妈虽然不反对你早恋,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明年九月你就是个高三学生了。”
  “妈……你到底想说什么?”池瑜眼皮子跳了跳。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你之前的那个学校?你现在这个学校虽然也很好,但是你始终用的是男孩子的身份,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到时候等你那些同学发现你是女孩子,事情的发展就不好控制了。”池夫人无奈道。
  她今天一下楼其实就看见陆司琛在楼下的,原本是想上楼和池瑜说一下的,可后来想了想,池瑜女扮男装的事情总要解决,想开之后便放任没管了。
  “妈,我知道。”池瑜抿了抿唇,如果按照早前池夫人让她转校,她肯定会高兴的蹦起来,可不知道为何,此时她心里却有些酸酸的,还有点不想面对这件事情。
  池夫人摸了摸她的脑袋,池瑜已经将假发摘掉了,池夫人说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妈妈希望你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今年新年来得早,你哥也开始闲下来了,你可得注意点了。”
  池瑜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她点了点头问道:“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池夫人摇了摇头,池瑜便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啊妈,等会爸和哥回来了,你帮我开脱一下。”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抓着包装好的一块蛋糕往外面走。
  池夫人看着自己女儿急急忙忙的背景,啧了下嘴,嘀咕道:“越看越觉得和她爸一个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①:我瞎编的酒名感谢在2019-11-28 01:08:52~2019-11-28 23:28: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你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