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陆司琛和沈逸舟池宅的时候, 宅子里面已经有不少宾客在里面举着酒杯把酒言欢。
  二人一进去就有服务员端着酒和饮料过来, 陆司琛本来是想去拿酒的,却没想到沈逸舟直接拿了两杯饮料, 一杯塞陆司琛手里一杯自己拿着。
  陆司琛看着自己手里橙色的果汁,皱起眉头说道:“都成年人了,来这种无聊的宴会你还给我被小孩子喝的橙汁?”
  沈逸舟呵了一声, 没应他的话,只是说了句:“走吧, 去我爸那边。”
  说完脑袋东张西望了下,凭借着优越的身高在楼梯口找到了沈父的身影,他端着杯子往那处走去。
  陆司琛吹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也无奈的跟着他往沈父方向去。
  只不过他们还没有走到沈父身边,楼梯上便出现了一个人影,陆司琛下意识的抬头看去,这一眼看去整个人都惊了。
  这不是池瑜的母亲吗?
  陆司琛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确实没错了, 从楼梯上往下走的贵夫人就是池瑜的母亲。
  池夫人似乎没看见陆司琛,她一下楼就被早就等待她多事的小姐妹给包围了,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陆司琛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是听说过池瑜自己家里是四口人, 可是他在来的路上挺沈父说,今天是个姑娘满十八生日会呀?
  不过很快陆司琛又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不定只是刚才池夫人上楼去休息了一下, 也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沈逸舟注意到陆司琛的不自在,靠近些问道:“怎么了?”
  陆司琛摇了摇头:“没事,就是看见熟人了。”
  沈逸舟点了点头:“今天受邀来这里的各位人士几本都是商业界有头有脸的,而且他们都是有个共同点,就是都带着自己的儿子过来的。”
  陆司琛抬了抬眼皮子,沈逸舟继续说道:“应该都想搭上池氏这条大船吧,如果能和池氏联姻,起码能少奋斗十年。”
  陆司琛嗯了一声,他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小吃台,说道:“那叔叔带你来的意思?”
  沈逸舟被噎了一下,想了一会说道:“如果我爸想把我介绍个池家女儿还会把你带过来吗?”
  陆司琛终于将正眼放在了沈逸舟身上,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沈逸舟被这目光看的有些莫名其妙,问道:“看我干什么?”
  陆司琛点了点头回道:“你说的对,毕竟眼睛正常的都能看出来我长得比你帅。”
  沈逸舟冷呵一声,想亲手了结自己的好友。
  陆司琛抬头,却看见大门口进来的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他抬起手拍了拍沈逸舟的肩膀说道:“你说得对,除了你,还真有不少人想搭上池家这条大船。”
  沈逸舟对陆司琛态度转变如此迅速有些震惊,正要说些什么,却注意到陆司琛一直将目光放在自己身后。
  他转过身去看,自然也看见面熟的人。
  那是陆司琛的父亲,而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与他们两个年龄相仿的男生,男生一脸的不耐烦像,不过被陆父一瞪,倒是将那副不耐烦的样子收敛起来了,默不作声的跟在陆父身边。
  “你……要去打个招呼吗?”沈逸舟抿了抿嘴询问道。
  “去打招呼干嘛?赶着上去挨他骂?”陆司琛转过身朝小吃台走去。沈逸舟也不好做抉择,他又看了一眼陆父和他的儿子,还是跟上了自己的好友。
  “十分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小女的成人礼,希望大家能够开开心心的度过今晚……”
  池先生今天也穿的格外的精神,他站在楼梯上,手里拿着一个话筒正神采奕奕的说着感谢的话。
  而陆司琛刚才还在想池夫人应该是在楼上休息,却没想到此时她正挽着池先生的手臂优雅地站在他身边。
  二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陆司琛双手抱臂,真是奇了怪了,刚才他听旁边那些人说道,池先生和池夫人第一个孩子已经池氏的池总了,而今天过成人礼的却又是个女孩子。
  那池瑜又是怎么回事?
  陆司琛还没来得及往下细想,就听见池先生说道:“那就请我们家小女下来跟大家见个面,希望以后小女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还希望各位长辈们能够出手帮一把。”
  底下一群人开口附和道,池先生微笑的点了点头,这时,原本空无一人的二楼楼梯再次出现了人影。
  出现的人穿了一条浅米色的公主裙,微微低着头,两条白皙的胳膊提着裙子两侧以防止自己踩到摔倒。
  沈逸舟几乎是看见出现的人就反应过来了,他猛地回头看向陆司琛,要是他一开始知道今天过生日的池瑜,他肯定不会带着陆司琛来了。
  他见陆司琛一脸迷茫的样子,长吁一口气,走到他身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沈逸舟的询问切断了陆司琛脑子里面的想法,他看向沈逸舟,问道:“你有没有觉得那姑娘,有点像池瑜?”
  “不像。”沈逸舟斩钉截铁。
  可不知道是不是他回答的太快,陆司琛看他的目光总感觉多了几分审视。
  “这不是逸舟哥和琛哥吗?怎么,你们也来参加相亲大会了?”
  二人的左侧传来一道男声,原本跟在陆父身边的男孩子此时正捏着一个红酒杯往他们两个身边过来。
  男子看了一眼他们手边放着的橙汁,笑了声继续说道:“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喝怎么幼稚的饮料?”
  他往旁边看了看,对着一个端着酒的服务员招了下手,等服务员来了之后,让服务员放了两杯酒在桌子上。
  “琛哥你平时也喝不着这样的好酒,正好今天可一定得好好喝几杯。”男子说完便抿了一口自己手中的红酒:“这酒……”
  “陆旻。”沈逸舟冷着脸喊了他的名字。
  陆旻立马换了一副乖巧的面相:“怎么了逸舟哥?”
  “司琛不喝酒。”沈逸舟将酒杯挪开,暗自深吸了一口气:“你还是去陆叔叔身边吧。”
  “逸舟哥,你这就不对了,大家来这个聚会又不是说非得跟着自己家大人,你看你不也没跟着沈叔叔吗?而且琛哥不也是一个人吗?”陆旻笑了笑:“我在什么地方呆着是我的自由,我愿意去我爸身边就去我爸身边,愿意呆在这里就呆在这里,不对吗?”
  陆旻是陆父的第二个儿子,和陆司琛只有几个月之差,在陆父和路母还没有结婚的时候,陆父就已经在外面养了情人。
  陆父陆母离婚之后,同年陆父就给情人的名头扶正了,陆旻也从一个私生子直接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子。
  陆司琛冷眼看着他,小时候他还没懂那么多时,陆父带着他去过他们的新家住了几天。
  那时候自己还天真的以为自己终于有家了,却没想到只是因为陆父和情人要出远门,留陆旻一个人在家,怕他无聊,情人才松口让陆父将陆司琛带到家里来。
  为的就是陪陆旻而已。
  陆司琛想到这里就反胃倒胃口。
  “晚宴从七点半开始,就在宅子后院。在此之前,大家可以在我们设置的点心台吃点东西下肚。”不知道什么时候,讲话的人变成了池琰,池琰话音刚落,就有不少窃窃私语的女声从下面响起。
  这个宴会,除了带儿子来,带女儿来的人也很多。
  池琰目光在她们身上快速的扫过,礼貌的冲着喊他名字的人点了点头,便扶着旁边池瑜的腰进入到人群里。
  池瑜虽然是今天的主角,本来她也有一小段发言时间的,可她实在是觉得太过于羞耻便拒绝了。
  她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垂在胸/前的假发,为了搭这条小礼裙,池夫人说什么也要让她戴一顶假发。
  其实她习惯自己假发的样子了,一下子成了长发还有些不习惯。
  她和池琰已进入宴客之中,就有不少小姐姐迎了上来。池瑜抬头看了一眼边上的哥哥,挑了挑眉,不露痕迹的将手从他肩膀上放下,然后默默走到一边把位置让给他们。
  池琰回头看了一眼池瑜,池瑜瘪了瘪嘴,对着池琰做了一个鬼脸,又左右看了看,她这一整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现在终于走完了过场,得先找点东西垫垫肚子。
  池瑜看见旁边小吃台上有蛋挞,她提起裙子,踩着不太熟练的高跟鞋往小吃台走去。
  刚走近一些,她就后悔了,猛地后退两步企图躲起来。
  妈呀,谁能告诉她陆司琛怎么在这?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陆司琛已经瞧见她了,还跟她来了个遥远的对视。
  不仅如此,他身边的两位也转头看向了她。
  她溜也不是不溜也不是。
  她看向沈逸舟,沈逸舟眨了眨眼睛。
  好的,池瑜并没有接收到沈逸舟是什么意思。
  她提着裙摆,硬着头皮的往他们三个人身边走去。
  走进了些,努力保持着自己脸上得体的笑问好:“你们好啊。”
  陆司琛没将注意力放在陆旻身上了,他将池瑜上上下下的看了看,看的池瑜的小心脏砰砰砰的跳。
  脑子里面已经在想办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了,却没想到,陆司琛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池瑜:?
  沈逸舟:?
作者有话要说:  软妹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