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下面我们有请陆司琛, 池瑜, 两位同学带来钢琴与大提琴合奏,大家掌声欢迎。”
  穿着小礼服的林琪琪笑着走下台, 路过池瑜的时候还可爱的冲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池瑜微笑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 昂首挺胸的朝台上走去。
  全场的灯光突然熄灭,正当众人有些惊慌时, 一束冷白色的光打在了舞台上,钢琴前,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 他微微垂着眸,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移动着,钢琴发出清脆透明的音色,一下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到了弹奏着的身上。
  原本嘈杂的人群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钢琴声突然停住, 但是下一秒另一道低沉的琴声响了起来, 那束冷白色的光也从钢琴演奏者身上消失, 却出现在了另一位演奏者身上。
  池瑜穿着一身黑色的的西装,戴着手套的手指捏着琴弓在琴弦上缓慢的移动着,灯光打在她身上, 池瑜深吸了一口气, 拉了一小段之后便停了下来。
  她转过头看向陆司琛,冲他点了点头,随后自信的勾了勾嘴角, 冲他一笑。
  全场静了三秒之后,突然灯光全开,伴随灯光而来的是比刚才活泼许多的琴声!
  “妈呀!是野蜂飞舞!”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全场都沸腾了。
  刚才两个人一人一小段solo,还以为他们今晚表演就是走文艺风,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大转折!
  而且陆司琛谁不认识啊,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第一次看见他参与这些集体校园活动,大家都新鲜的不得了。
  合奏到了高//潮,两个人的弹奏也越来越快,你追我赶,谁也不让谁。
  “陆司琛!!!池瑜!!!啊啊啊妈妈爱你们两个!!!”
  一道尖细的女生从角落里传来,大家还没来得及揪出是谁来着,其他人跟按了开关一样一个比一个喊得大声。
  “池瑜池瑜冲冲冲!!!个子矮不是问题!!只要打赢了陆司琛妈妈给你买十沓增高垫!!”
  “琛哥冲冲冲你是最棒你是第一!!”
  池夫人和池先生听着这些叫喊声,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流露出迷茫二字,明明他们才是池瑜的爸爸妈妈呀。
  而台上的两个人丝毫不被底下的打call声影响,短短四分钟的合奏硬是让底下的人喊出了演唱会的架势。
  合奏完毕。
  陆司琛和池瑜起身从位置上起来,走到中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都含着笑再面向观众对着他们鞠了一躬以表感谢。
  然后落幕。
  帷幕将舞台遮住,道具组的同学争分夺秒的将钢琴和大提琴搬离了下去,给下一组的同学清理出舞台。
  陆司琛看了池瑜一眼,才发现池瑜额头出了些许细汗,而且右手还止不住的抖。他皱了皱眉,低声询问道:“怎么了?”
  池瑜摇了摇头,咬着下唇说道:“走吧,我们下台吧。”
  她刚才拉琴拉得太忘我了,现在结束之后右手止不住的疼,估摸着应该是扯到伤口了。
  池瑜一边走一边低头将自己的手套解下来打算看看,身后的陆司琛却抓住了她的胳膊。
  池瑜偏头一看,说道:“我就看看,刚刚可能有点扯到了。”
  “我也看看。”陆司琛说着,就伸手准备去拿池瑜的手套,池瑜往后缩了一下说道:“不用啦,没多大事。”
  “下面有请李子越,林亦,齐七……”
  沈逸舟温润的声音传入两个人的耳朵里,池瑜眼睛一亮说道:“走,我们先去前面看看子越和林亦跳舞。”
  说完原本要回化妆间的脚一转,往观众席走去了。
  陆司琛站在原地看着池瑜的背影,抿了抿嘴,还是跟上去了。
  汇演结束,池瑜单手提着大提琴站在礼堂不远处等着自己爸妈出来,李子越为了庆祝放假三天,喊上陆司琛沈逸舟和林亦三个人出去浪了。
  询问池瑜的时候池瑜拒绝了,她在沈逸舟面前掉了马,还没那么大脸皮不到五个小时就跟着一块出去玩,更主要的是她要回家。
  她的生日会就定在了这个周末,池瑜得回家准备准备。
  池夫人和池先生跟着一群学生从里面有说有笑的出来了,见到池瑜有些疑惑的目光之后才与那群学生告别,朝她走去。
  “你们聊什么呢那么开心?”池瑜有些好奇,池先生自然而然的提起自己女儿手中的大提琴,豪爽地笑了一声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的挺会开玩笑的。”
  池瑜不解,池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刚刚你和你同学表演的时候,下面一群相当你们爸爸妈妈的人,我很奇怪就问他们,他们说这是什么,什么……唉?老婆他们说什么来着?”
  池夫人耐心的解释道:“说这是对你们的喜欢,就像喜欢明星艺人一样的喜欢。”
  池瑜嘴角扯了扯,行叭。
  走了一会,池先生像是想起什么,看向走在自己边上的池瑜问道:“刚刚他们说你可以入选校草选拔,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校草不是男孩子吗?”
  “哎呀都说了,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会不一样,你别一惊一乍的,搞得自己很笨一样。”池夫人说了池先生两句。
  池先生转过头对着池瑜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还耸了耸肩膀,不过下一秒又转回去对池夫人说道:“是是是,老婆说的对,等会回去吃宵夜吗,我给你煮碗馄饨?”
  “加辣加醋。”池夫人补充道。
  池先生笑得完了眼睛,简直和池瑜两兄妹一模一样,他连忙点了点头。池瑜在一旁咽了咽口水,她也想吃了。
  **
  周日一大早,池瑜就被池夫人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准备收拾收拾去老宅过十八岁生日会。
  池瑜换上羽绒服,拉开自己房间的窗帘,就被雪白一片的景象惊住了,不知道昨天晚上什么时候,A市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池瑜将窗户打开,被冷风吹了一脸也不介意,她将温热的手掌伸出去,不少雪花便落在她的手心里。
  雪还继续下着!
  池瑜上辈子作为一个南方人,很不容易看一次雪,她深吸了一口气,忍着下去撒欢的念头又将窗户关上了。
  希望这场雪可以延迟到她生日会结束!
  池家的老宅在A市边缘,池老先生和池老夫人走得早,不过池家的四位兄弟还是将老宅打理的很好,是不是还会约到老宅聚一聚。
  池瑜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还是头一次来老宅,她站在门口看向老宅,心里不断感慨,真的太棒了!
  老宅是一座别墅,前院只留了一条能同时让两个人走过的小路,两侧则种满了色彩绚丽的鲜花,虽然是冬季还下了雪,也不妨碍一些花朵开的艳丽。
  虽然佣人已经清理过一次了,不过还有些许雪花落在它们身上,没有压抑它们的美,反而给它们添了一抹冷清孤傲的味道。
  “愣着做什么,怎么不进去,也不拿把伞。”池琰撑着伞走到池瑜旁边,替她挡去了落在她身上的小雪,还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将雪花拍掉。
  池瑜嘿嘿嘿了两声:“开心嘛,我成年了。”
  池琰捏了一把池瑜的脸,然后从西装口袋里面摸出一个小绒盒出来放到池瑜手里,假装酸溜溜的说道:“等会礼物太多,哥哥就提前给你,从根源上断绝等会和他们攀比礼物的心。”
  池瑜噗嗤一声,大拇指摩//挲了一下绒盒问道:“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进去打开吧。”池琰下巴冲着大门扬了扬,池夫人和池先生已经进去了,池瑜点了点,放弃了观赏外面的景色,和池琰开开心心的进了屋。
  池琰将伞递给佣人,池瑜便迫不及待的将绒盒打开,里面藏着一条水蓝色瓶子的项链。
  池瑜有些惊喜,她抬起头看向池琰,池琰笑了笑解释道:“我想了一下,似乎没什么好送你的了,平日里能买的都买的差不多了,听李秘书的建议,你们现在不都挺喜欢星座吗?我就叫人做了一条蓝瓶子给你,世界上只有这一条。”
  池瑜指肚摸了一下瓶身,笑道:“谢谢哥哥,我替池瑜谢谢你!”
  池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古灵精怪。”然后伸手将那项链拿了出来,替池瑜戴在脖子上。
  巧的是,池瑜今天的礼裙也是以浅蓝色为主,这条项链正好搭她的礼裙。
  池瑜又到了几声谢,池琰应道:“不客气,对了,你真的不邀请你的同学来吗?”
  池瑜摇了摇头说道:“好不容易大家休息三天,明年就高三啦,就不占用大家的时间了,爸妈不是邀请了很多好友过来吗?一样的,我都很开心。”
  池琰应了一声,又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小寿星赶紧上楼换衣服化妆吧,今天一定是最美的小仙女。”
  池瑜被池琰一本正经的夸赞逗笑了,她比了个ok,笑着朝楼梯走去。
  生日会安排在了晚上,下午四点起,就有不少车子停在池宅了。
  沈逸舟从一辆白色的suv车子下来,见车内那人一直不下来,叹了口气弯下腰说道:“怎么还不下来?”
  陆司琛坐在车上正敲着二郎腿打游戏,他听见沈逸舟的询问,抬起头来说道:“我进去干什么?你和叔叔进去呗。”
  陆司琛今天被沈母沈父邀请到家里过元旦,没想到下午沈逸舟和沈父出门要参加一个小公主的生日宴。
  他本来想直接回去了,可沈父却直接将他带到这里来了,说什么提前和沈逸舟见见世面。
  他不想见这种世面。
  沈逸舟叹了口气,他抬起头却看见沈父已经和一位熟人聊着进去了,他只好弯下腰继续说道:“来都来了,还是进去吧。”
  见陆司琛还是无动于衷,只好使出杀手锏,他说道:“你再不下车,我让我爸来喊你了。”
  陆司琛吁了一口气,将手机关掉,拉开车门,终于舍得下车了。
  见世面就见世面,还怕世面不成?
  陆司琛在心里暗自腹诽道。                        
作者有话要说:  软妹池:曹,我要慌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