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吃过晚饭也就七点半左右的时间, 池瑜被池琰拉倒书房关心了一番, 池瑜心里想着元旦汇演的事情,拒绝了在家休息, 让池琰从她回租房了。
  池琰的车停在小区门口,池琰低头帮她把安全带解开再次嘱咐道:“换药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去医院。”
  池瑜正打开车门, 听见池琰的话,扭过头来说道:“不用了哥, 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你一个霸总应该要有霸总的样子。”
  池琰短暂的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明白妹妹口中霸总的意思, 池瑜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对着池琰挥了挥手:“拜拜哥,元旦见。”
  她正要转身,又被池琰叫住了。
  池琰轻笑道:“刚才一直都忘记了, 你还有几天就成年了, 爸妈准备给你办一个成人宴会, 你要不要邀请你同学一起过来玩?”
  池瑜啊了一声,明白池琰在讲什么之后,赶忙摆了摆左手说道:“不用的哥, 耗钱耗时耗力的, 我们一家人吃个饭就行了。”
  池琰温声道:“我当年十八岁的时候爸妈也给我办了,怎么你十八岁了不给你办呢?到时候传出去了,对爸妈的名声不好。”
  池瑜将拒绝的话咽下去了, 说的也是,池家又算是比较大的企业,不知道有多少同行想抓池先生和池夫人的笑话。
  池瑜望着池琰温柔的目光点了点头:“好吧,谢谢爸爸妈妈和哥哥。”
  目送走了池琰,池瑜才转身准备进小区,却没想到,一转身就看见陆司琛站在小区门口拿外卖。
  “琛哥!”池瑜眼睛亮了一下,她本想着等会回去和陆司琛微信聊的,现在本人在这里,正好可以问个清楚。
  陆司琛听见熟悉的声音叫他,抬头看了一眼,跟外卖员道了声谢之后,便站在原地等着池瑜一蹦一蹦的过来。
  他其实一下楼就看见她在和车子里面的人讲话了,只不过他没看清车子里面的人谁,等他走进一些之后,车窗又升起来开走了。
  “你买了什么?”池瑜低头看陆司琛手里提着的袋子。
  “煲仔饭。”陆司琛单手插兜里,余光在池瑜垂放在外的右手上停留了两三秒问道:“今天去换药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恢复挺好的,再养几天就能全部愈合了,”池瑜顿了顿又道:“我问过医生了,不妨碍我拉大提琴,咱俩这几天再磨一下曲子吧,毕竟还有几天就上台了。”
  “不用了。”陆司琛说道。
  池瑜咯噔一下,心道,自己果然猜的不错,陆司琛居然真的不打算参加了。如果只是池瑜自己,她到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毕竟她上辈子登过很多舞台,不差这一次。
  可这一个多月来,她可是亲眼看着陆司琛多么认真的对待这一件事情。
  池瑜抿嘴道:“怎么能不用了,我可是很期待这次演出的。”
  池瑜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去看陆司琛的表情,陆司琛依旧那份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迈开腿上了跨上楼梯,淡淡道:“演出没有你的手重要。”
  池瑜愣在原地仰头看着一直上楼的陆司琛,后知后觉的才抬起脚快步跟上去说道:“我的手真的没事,拉琴绝对没问题的,曲子偏舒缓深情,我对付这种场面真的游刃有余,小意思~”
  陆司琛不语,他又不是傻子,今天本来是要跟着池瑜一块去医院的,可是池瑜拒绝了,正好他也打算找老师取消一下他们两个上台的名额,也就没强求跟着。
  没想到曲目已经报给校方了,而且这周五下午就要汇演了,根本找不到人可以顶替这个名额。
  陆司琛抿了抿嘴,实在不行到时候他就一个人随便上去弹弹就好了,没必要让池瑜带伤上阵。
  陆司琛已经打好了主意,回来的路上是准备和池瑜说的,但是后来仔细想了想,如果按照池瑜的个性,肯定会一哭二闹三不听的,到头来烦的还是自己。
  本来是想到演出前才告诉她的,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
  “没得谈,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给你找别的机会。”陆司琛态度强硬,又想到什么说道:“我今天联系了一位医美教授,他做伤疤这一类的很厉害,到时候等你伤口愈合了我就带你去他那边看看。”
  “谢谢,不过我觉得上台的事情还是有的商量的,你别一棍子就赶了我的机会嘛,如果到时候能上台,就上去可以吗?我绝对不逞强。”池瑜觉得自己有商有量,而且陆司琛也不是那种一味自己做决定的人,肯定会答应的!
  池瑜带有期许的目光看过去,却没想到陆司琛是铁了心了,他将自己家门打开微微偏了偏脑袋说道:“早点睡。”
  然后进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不给池瑜张嘴讲话的时间。
  池瑜看着紧闭的房门磨了磨自己的牙齿,气呼呼的也进了门了,这陆司琛,她再也不和他讲话了!
  翌日,池瑜因为手受伤的原因,做什么都十分不方便,等她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踩着上课的铃进门的。
  池瑜呼呼的深吸了几口气,将书本从桌肚里面拿出来。
  一旁地陆司琛看了她一眼,难得提醒道:“昨天老师说,等会考试。”
  池瑜哼了一声,又将书本收了回去,将笔拿了出来。
  陆司琛被哼的莫名其妙,,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也轻哼了声,拿出笔不理会池瑜了。
  因为右手受伤的原因,这次的测试考,池瑜可以慢慢写,连卷子都不用交,等着明天老师课堂讲就是了。
  池瑜左手拿着笔,缓慢的在卷子上画了个B选项,自己卷子上变贴上了一张蓝色的便利贴。
  陆司琛龙飞凤舞的字写道:哼什么哼
  池瑜偷偷用余光睨了一眼,那人正装模作样的盯着卷子思考。
  池瑜挑了一下眉头,在便利贴上面画了一个歪七扭八的愤怒小人,又用左手不太熟练的写上了“要你管”这三个字之后,看了一眼老师才将便利贴贴了回去。
  两个人像是玩上瘾一样,陆司琛贴了无数的便利贴给她,欺负池瑜此时写字不利落,气得池瑜最后直接不理他了。
  台上的老师看着他们两个有些心累,要不是知道这两个人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好学生,不然看见他们两个纸条传来传去,她早就轰出去了。
  **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陆司琛慢悠悠的跟在池瑜身后,这人除了早上和他传了几张纸条,一天下来和他讲话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掰扯的清楚。
  明明平时一张小嘴叭叭叭还挺能说的。
  池瑜气鼓鼓的单肩背着包包往前走,她说了不理陆司琛就……
  池瑜心里的小九九还没嘀咕完,她听见脚步声加快的声音,她正准备也加快速度,铁了心要和陆司琛拉开距离,却没等她有动作,自己胳膊被身后的人拉住了,然后便是用力的往旁边一扯。池瑜的侧脸直接撞上了陆司琛的胸膛。
  隔着厚重的羽绒服,她感觉自己都能听见陆司琛心跳的声音。
  她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脑袋顶上陆司琛暴躁的骂道:“你没长眼睛?不要眼睛就捐了!”
  池瑜眨了眨眼,如梦初醒般,正要后退一步又被陆司琛扯着胳膊拉了一下,她再次撞上陆司琛的胸膛。
  这回陆司琛没骂别人了,他低头骂道:“你也瞎了吗?自行车骑过去你看不见是吧?”
  池瑜莫名心虚道:“没,没注意……”
  “那你能注意些什么?”陆司琛没好气的回怼道。
  他松开池瑜的胳膊,自己后退了一步,他刚才走在池瑜的后方,都看着自行车冲着他们来了,走到前面的池瑜跟个瞎子一样躲也不躲,而且那骑自行车的人也不知道减速,要不是他反应的及时,池瑜这手就别想要了。
  “对不起。”池瑜下意识的就道歉了,陆司琛看她也是一脸懵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看路走,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池瑜点头,跟着陆司琛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之后,陆司琛回头看了一眼,池瑜低着头越走越慢,与他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陆司琛双手抱臂就杵在前头。
  池瑜嘭得一下又撞上去了,她无辜地抬起头说道:“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陆司琛叹了口气,妥协说道:“行了,你也别一副我抢了你几百万的样子了,汇演你爱上就上吧,反正手是你的不是我的,出了事可别找我负责。”
  池瑜立马眉开眼笑,陆司琛哼了一声,转身往前走,池瑜快步跟上说道:“同桌,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的,你看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尽量在周末完结,大家可以攒到周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