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二人回到家时已经十点了, 池瑜一进屋就将空调温度调高, 陆司琛将要放在茶几上,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家遭贼了?”
  池瑜也有些尴尬, 自己的客厅里放了不少闲置的衣服,都是她穿了就丢在沙发上和椅子上的,看起来乱七八糟的。
  不过好在都是比较中性的衣服。
  她嘴硬道:“这叫生活。”
  “呵。”陆司琛不屑的冷呵一声。
  池瑜弯腰单手将沙发上的衣服拿起来堆到一边, 给陆司琛腾出了个坐下的地方,谁知陆司琛摇了摇头:“不坐了。”
  语气里充满了嫌弃。
  池瑜和陆司琛做了那么久的邻居, 两个人很少串门,所以池瑜也就比较随心所欲起来,谁知道陆司琛会上她家啊!
  池瑜瘪了瘪嘴, 还没说出您慢走三个字,陆司琛又问道:“你洗澡吗?”
  池瑜啊了一声,“洗吧。”
  “走吧。”陆司琛叹了口气,直接往浴室方向走去。池瑜反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 连忙走过去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些恐慌的说道:“其实不洗也没事。”
  “你羞什么?有些地方好几个男人待在一块搓澡。”陆司琛微微垂眸看了一眼池瑜, 难得打趣道:“我不会笑话你弱小的。”
  池瑜忍了忍,没忍住,快步走向还没关紧的大门, 将门打开, 用没受伤的手给陆司琛做了一个手势:“请。”
  言下之意,快走,不然打你。
  陆司琛啧啧两声, 竟也没有说什么,还乖乖地出了池瑜家的门,然后嘱咐道:“别碰水。”
  “碰。”回应的是关门声。
  陆司琛摸了摸鼻子,这小弱鸡脾气真的长起来了。
  陆司琛回道家中,先是洗了个热水澡让一直处于寒冷的身体迅速回温之后便穿戴整齐拿着手机又出门了。
  到地方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男人提这个公文包恭恭敬敬的跟在他后面进了一直亮着灯的警/察/局。
  那个抢劫伤人的男人暂时关押在拘留室里,他们两个到的时候男人还一直冲着值守的警/察嚷嚷。
  陆司琛站在玻璃外看着他,眼神冰凉,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可惜里面的人根本开不见,还扯着嗓子在那边骂娘。
  陆司琛收回了目光,他现在过来是过来做笔录的,他偏头对着律师说道:“能判多久?”
  律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问道:“您放心,我会竭尽所能的让他在里面待久一点的。”
  **
  池瑜一个人在租房内过了周末,一日三餐陆司琛都会提着外卖过来和她一块吃。池瑜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不断后退的景色,昨天晚上下了一晚上的雪,如今外面就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
  她今天向老师请了一天的假,刚从医院换了药出来,打算回家将大提琴拿到租房内。
  她之前与陆司琛一块排练用的大提琴全是从学校琴房借的,琴色一般,她已经憧憬池琰买的那一把好久了。
  到了家楼下,池瑜对着冰凉的手指哈了口气,现在是下午三点,这个时间点家里估计没人,她算好了时间的,每周一张姨都会休假,她爸妈又出门了,她哥现在正在公司。
  她这副样子进去拿大提琴,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被发现。池瑜低头看了一眼包扎好的手掌,刚才换药的时候已经看见伤口在愈合了。
  池瑜叹了口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家里人开口,总觉得自己没有把这副身体保护好。
  池瑜甩了甩脑袋,算了,能瞒几天是几天吧。
  她将门打开,却被家里的景象惊呆了,她以为一个人也没有的家,此时沙发上坐满了人,见门打开了全都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池瑜愣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眼门牌号。
  是她家,没错啊?
  正当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的时候,池夫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了:“瑜瑜?怎么没上课?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问候一下你舅舅舅母还有弟弟妹妹。”
  池瑜有些尴尬的进了门,然后将门关上走过去,池夫人笑盈盈道:“你舅舅舅母他们旅游回来路过我们家,本来想给你发信息喊你晚上回来吃饭的,没想到你现在就回来了。”
  池瑜将受伤的手藏在背后,隔得远远的对着沙发上冲她微笑的亲戚问好:“舅舅好,舅母好。”
  “瑜瑜姐姐!”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惊喜的喊道,池瑜看着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公主从沙发上跳下来,朝她跑来。
  池瑜见状,下意识的弯腰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将她抱起来,下一秒自己的胳膊就被池夫人给抓住了。
  池夫人此时脸上没了刚才温柔的神情,她一脸严肃的抓着池瑜的手腕问道:“怎么回事?”
  “磕,磕到了。”池瑜有些怂,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池夫人。
  好歹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池夫人一看池瑜这样就知道她没说实话,她正要发作,从池瑜刚进门就没说话的舅舅开口了:“二妹,不要凶孩子,瑜瑜,你告诉舅舅,到底怎么回事?”
  池瑜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池夫人,舔了舔下唇对着她说道:“对不起。”
  池夫人哼了一声,脸色缓和了一些:“说,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你爸和你哥回来。”
  池瑜将事情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最后可怜巴巴地看着池夫人:“对不起,我下回一定不逞英雄了。”
  池夫人听完眉头就没松开过,她一言不发的走到沙发边上坐着,舅母拍了拍她的肩膀,抬起头说道:“他现在关在什么地方?”
  池瑜摇了摇头,她这个是真的不知道,当时虽然有路灯但是还是很昏暗,又加上场面十分混乱,她其实都有点记不清那人的长相了。
  舅舅想了想说道:“二妹,瑜瑜这是见义勇为,你就不要多想了,这事我去查一下,这周遭就这么多个警局,很快就能查到的。”
  池夫人还是不语,舅母给池瑜使了个颜色,然后说道:“厨房还炖着东西吧?我和你哥看看,你不是上回就说想吃我做的红烧鱼吗?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池夫人嗯了一声,还是气得不想理会池瑜。
  舅舅舅母去了厨房,池瑜抿了抿唇走过去在池夫人旁边蹲下,将脑袋搭在她的腿上,可怜兮兮地说道:“妈,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嘛。”
  “我不生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不是今天我在家,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说了?”池夫人气得拿手戳了几下池瑜的额头。
  “我也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嘛,我问过医生了没多大事情,您就不要生气了嘛。”
  两个小屁孩也十分配合的说道:“姨姨不要生气了。”
  池瑜转过头去给了他们两个赞许的目光,然后转回来依旧可怜兮兮的说道:“妈~”
  池夫人又戳了几下她的脑门,低声说道:“要是再有下次,我把你的事情全告诉你哥,让他收拾你。”
  池瑜吐了吐舌头,知道池夫人这算是原谅她了。
  池夫人又道:“女孩子的手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留疤?你将来还怎么弹琴拉琴?”
  池瑜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她瘪了瘪嘴,说道:“医生说了,医美就可以处理掉,没事的。”
  安慰池夫人,更像是安慰自己。
  如果按照她自己的世界,这手心疤虽然可以修复,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会留下痕迹的。
  池瑜在心里叹了口气,但这里是小说世界!池瑜对它充满了信心!
  “你就吹吧。”池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该找哪个医生了。
  受伤这件事情,把池夫人搞定之后,剩下她爸她哥就好搞定了。
  可能是因为家里来客人的原因,池先生和池琰回来的都要比往常早,池琰看见自己的妹妹在沙发上坐着也很是惊喜,他走过去笑着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和老师请假没有。”
  池瑜腿上正坐着小公主,小公主看着池琰回来了,张开嘴笑嘻嘻的让他抱。
  “琰琰哥哥。”
  池琰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用微凉地指尖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细声说道:“好久不见呀小公主。”
  小公主被逗得哈哈大笑,池琰刚坐下,在一旁自己玩玩具的小王子也起来了,蹦蹦跳跳的冲进池琰的怀里,然后奶声奶气地说道:“琰琰哥哥,瑜瑜姐姐的手手受伤啦,痛乎乎的。”
  池瑜身体一僵,本来池琰被两个小孩子围着没多大注意自己的,没想到这小屁孩直接将她给暴露了。
  感受到池琰的目光正往自己手上瞄,池瑜率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哥,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这是我成为英雄的象征。”
  池琰冷漠地勾了勾嘴角,池瑜身躯一震只想知道她妈在哪。
  池夫人还是靠谱的,她三言两语就给儿子丈夫解释了一番,又成功的将话题引到了舅舅舅母身上,让池瑜左手拿着勺子安安静静的吃饭。
  “说道表演啊,我们瑜瑜过几天学校晚会也要上台演出的。”池夫人冲着自己嫂子笑着说道,可转念一想,叹了口气:“现在她手受伤了,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上台。”
  池瑜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目光又放在手上的右手上,离晚会只剩下五天了,到时候能不能上台,还真成了问题。
  而且她记得出事那天陆司琛说的是晚上回家再排练一下曲子,可前两天她基本都和陆司琛呆在一起,他提也没提过。
  池瑜皱起了眉头,看大佬那个态度,怎么感觉大佬要退出这个晚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个广告~我的下一本
本来打算这个月中旬要开的,却因为家里有事耽误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二三号就会开文,麻烦大家点进我的专栏收藏一下!感恩~
文名:《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文案: 余桑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少女漫画家,最爱的画的人物则是充满浓重玛丽苏气息的早古霸道总裁。
 然后让他成为炮灰。
  她更新底下有黑粉嘲道:作者***,愿作者能碰见这么傻逼的霸总
 余桑桑微微一笑:呵,认真你就输了
 结果第二天她一开门,她笔下的霸总就在家里冷漠的注视着她
 叮!您的霸总已送到!
 余桑桑:卧槽!Σ(°Д°;
  ——
  热衷画炮灰霸总的画手许久未更新了,
  黑粉普天同庆说是得到了报应
  当天晚上,画手一口气更新了十张少女漫
  这次与往日不同,画手笔下的霸总又帅又深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霸总终于智商上线了!
  粉丝:卧槽,改性了!
  与此同时画手家里,那个热衷于画炮灰霸总的余桑桑正被霸总壁咚在墙上
  霸总邪魅一笑: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余桑桑:TVT 我真错了!
【玛丽苏霸总x纯情小画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