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因为联动了所以的高三老师出试卷, 卷子要比想象中出的还要快些, 正巧在年级主任拿到两张卷子的时候,池夫人也来了。
  因为是周五, 考完试便放了学,学校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和一些老师,杨老师将池夫人请到办公室, 当着年级主任和历史老师的面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和池夫人说了一遍。
  池夫人安静地听完,先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看向一直站在面前的女儿,温柔的问道:“瑜瑜,你说呢?”
  池瑜应道:“妈, 我没作弊。”
  池夫人点了点头,又看向自己未来的女婿,问道:“是司琛是吗?”
  陆司琛点了点头,还算好脾气的问候道:“阿姨好。”
  “你好, 阿姨问你, 你作弊了吗?”池夫人问了同样的问题。
  陆司琛摇了摇头:“我不屑做这种小动作。”
  池夫人应了声好:“那你们去考试吧, 考完了阿姨带你们去吃饭。”
  历史老师看了好几眼池夫人,可池夫人全程就这样不痛不痒的问了他们这个问题之后便没出声了。
  “杨老师,历史老师, 你们两个去隔壁监考吧。”年纪主任将卷子递给了历史老师, 历史老师匆匆扫了几眼,这两张卷子将语数物理化学全部揉在了上面,难度也要比这次期中多得多。
  池瑜应了声好, 对着池夫人说道:“妈,你坐回,我很快就好了。”
  池夫人微微笑着:“没关系,不着急。”
  待他们四人走了之后,池夫人脸上的表情彻底垮了下来,她看向年级主任幽幽道:“如果事情是无中生有,我还是希望贵校能给我一个交代,也不枉费我们池氏给贵校捐了一座教学楼,您说是不是?”
  池瑜拿着卷子先看了一遍,这张卷子相比期中卷子来说难度高了两个度,可对她来说也还算好,不过就不知道陆司琛会不会了。
  池瑜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左侧。
  她和陆司琛两个人中间隔了四排桌椅的距离。
  看着她监考的是历史老师,他看着池瑜看向陆司琛的方向,不悦地抬起手敲了敲她的桌子。
  池瑜不客气的白了一眼,收回目光,低头专心的答题。
  等池瑜交卷,外面的天已经全部黑了。
  历史老师怕池瑜还想改,收卷子的速度格外的快,池瑜再次看向陆司琛的方向,陆司琛也收了笔,正靠在椅子上活动脖子。
  池瑜站起来说道:“走吧同桌,看他们批卷子。”
  那些老师出题的时候,已经将答案写了出来,就对比两张试卷,不到十分钟就改完了。
  结果让办公室的人全部傻眼了。
  历史老师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又仔仔细细的将两张试卷对了一下,结果依旧是一样的。
  满分150,池瑜分数148,差两分满分,而陆司琛分数为120,丢掉的三十分是因为他后面的两个大题没有写。
  而他写了的全对!
  年级主任这回是真的攒许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考试是故意不写对的?”
  池瑜挑了挑眉头,没接这话,反倒是看向还不可置信的历史老师:“怎么样老师?您还要什么证明吗?”
  语气十分欠揍。
  池夫人从沙发上站起来,优雅端庄温和地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那么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
  年级主任刚被池夫人敲了警钟,此时听见池夫人的话连忙点了点头:“池瑜妈妈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严查!”
  池夫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走到池瑜和陆司琛面前,抬起手用手指点了点池瑜的额头:“带着你同桌走吧。”
  池瑜笑盈盈的唉了一声,正要伸手去勾陆司琛的胳膊,却被池夫人瞪了一眼,又默不作声的把手收了回来对着陆司琛说道:“走吧同桌。”
  三人走了之后,年级主任才对着杨老师说道:“小杨你先回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没事没事,不辛苦。”杨老师也笑弯了一双眼,她也没想到这打脸来着如此迅速,她就说嘛!她的学生怎么可能会作弊!
  杨老师转身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抽走了两张试卷和年级主任说道:“主任,试卷我拿走了,我要把它贴在我们班的荣誉墙上面,让其他同学都好好学习学习。”
  年级主任摆了摆手,杨老师抱着卷子便高高兴兴的走了,出了门之后还贴心的将门给关上了。
  历史老师看着年级主任,硬着头皮道:“我……”
  “别我了。”年级主任叹了口气:“我会向校长说明情况的,关于年底优秀员工评审,我觉得还是得重新筛选一下才行。”
  历史老师脸色骤变,他急忙道:“主任,这件事不是……”
  年级主任指了指门口:“出去吧。”
  历史老师嘴皮子上下动了动,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快步出了门。
  他走到楼梯拐角处,越想越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那边刚接,他便气急败坏道:“王莲!你可是害死我了!”
  **
  繁星在夜空中散发着斑斑点点的光芒,底下是川流不息的车流人群和明亮的夜灯。池夫人带着两个被冤枉的小朋友到了A市最豪华的露天餐厅,小提琴悠扬的琴声从远至近,池夫人笑盈盈的看着对坐着的二人。
  “吃什么就点,不用和阿姨客气。”池夫人将对面低头看菜单的陆司琛仔仔细细看了个够。
  池瑜瞥了一眼陆司琛,给池夫人做了个小动作,池夫人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嘛。
  池瑜都能读懂她妈心里在想什么了,有些头痛的按了几下自己的太阳穴,随意点了份牛排和甜点便将菜单递给服务员了。
  陆司琛点了池瑜一样的,池夫人眼睛亮了一下,陆司琛一抬头正好看见池夫人的表情变化。
  他……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特别是池夫人的目光,总觉得这目光还有一层深意是他没有察觉到的。
  不过知道池夫人没有恶意,他便没有在意,将菜单递给服务员,安安静静地和池瑜坐在一边,然后就看见池夫人拍了下手,说道:“哎呀,这么好的景色,我给你们拍几张照片吧。”
  池瑜忙摇头说道:“妈,拍什么呀,吃完就送我同桌回去了,都多晚了。”
  说完看了陆司琛一眼,池瑜觉得她今天叫池夫人来就是个错误,可是不让她来,她有种预感,她和陆司琛这锅肯定会不了了之了。
  “你急什么。”池夫人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着陆司琛问道:“司琛,可以吗?”
  “阿姨,您拍吧。”陆司琛倒是很好说话。
  池瑜轻拍了一下陆司琛的胳膊,对着他狂摇头,却没想到陆司琛长臂一揽,长手直接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顺势将她往自己方向勾了勾,对着池夫人呈现了一个哥俩好的姿势。
  池瑜僵着不敢动,一颗心脏紧张到爆照。
  池夫人却笑得合不拢嘴,拿着手机咔擦咔擦拍了两张之后,不满地对着池瑜说道:“你苦着脸干什么?本来就不好看,现在跟不好看了。”
  妈,我不再是你的小宝贝了。
  池瑜心里苦,但是还是勉勉强强的冲着镜头笑了一下。
  陆司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勾着的池瑜,低声道:“池瑜。”
  “嗯?”池瑜抬起头,猝不及防地与陆司琛对视了。
  池瑜这也才发现,两个人挨得过分近了。
  池夫人拍照的手就没停过,看着这两个人挨得那么近,拍了几张之后,才轻咳了几声说道:“拍好了,司琛加个微信吧,阿姨把照片发给你。”
  池瑜这才惊醒一样,推掉陆司琛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连忙往旁边挪了挪,与陆司琛中间隔出了能再坐一个人的距离。
  陆司琛将自己的二维码递了过去,加上池夫人之后,手机便连着震动了好几下。他正要拿起来看,他们点的餐便上来了。
  陆司琛顿了顿只是打开屏幕匆匆扫了一眼,便将手机放回了兜里。
  这顿晚饭池夫人吃的十分尽兴,她让司机开着车将陆司琛送到楼下,热情道:“等改天有空了,就让瑜瑜带着你来家里玩啊,阿姨家里的张姨做甜点很好吃的。”
  陆司琛站在车外乖巧应了声好,池瑜无奈得对着陆司琛说道:“你快进去吧,别听我妈瞎说。”
  “我怎么是瞎说。”池夫人立马不高兴了,池瑜敷衍的嗯嗯了两声,继续对着陆司琛说道:“同桌,晚安!”
  然后便转头让司机赶快走,不给池夫人继续说话的机会。
  陆司琛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彻底消失在眼底他才慢慢地转身朝身后的小区走去。
  走了两步,又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刚才一直和池夫人池瑜呆在一块,他都没来得及看手机。
  池夫人的信息依旧在最上面,陆司琛点开,入眼的皆是刚才十分所拍的照片,陆司琛一边往家走一边点开大图看了看。
  “拍得挺好。”陆司琛喃喃道,然后长按图片将所有的照片都存了起来。
  好看的照片就该发个朋友圈。
  陆司琛脚踏上楼梯,点开自己从来没有更新过的朋友圈,选了一张两人都笑着的照片发了出去。
  做完这一系列之后,下午的坏心情一扫而空,陆司琛长腿跨了两个阶梯,从口袋里面拿出钥匙,此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池夫人发来了一张新的照片。
  这种照片上,他勾着池瑜的肩膀,微微低着头,与比自己矮一截的池瑜对视着,他当时没发现,他和池瑜居然挨得这样的近。
  陆司琛盯着盯着就觉得自己有些热了,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脸,有些发烫。
  陆司琛将门打开走了进去,又念念叨叨说道:“我脸红什么?”
  “我不是脸红。”
  “是爬楼梯太热了。”
  陆司琛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低头将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
  害,好看的照片就该存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酷guy陆:记得给我点个赞
晚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