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二人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 沈逸舟后退了一步转过身去放衣服了, 池瑜也装模作样的转过身打开自己的柜子看了看,然后关上回书桌前了。
  她得好好看看这个游戏机是啥样子的。
  正巧手机铃响了, 外卖送过来了,池瑜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游戏机,她还没打开呢。
  沈逸舟将自己的箱子拉链拉好看见池瑜一脸不想去的样子, 轻笑了声:“我去吧。”
  “这恐怕……”池瑜欲言又止,她是真的不想去啊啊啊, 外面今天好冷,只有游戏机才能温暖她的心房。
  “没什么恐怕的,是在楼下吗?”沈逸舟一边问一边转身朝门口走去。
  “是的, 麻烦你啦~”池瑜说完便开开心心的坐了下来,给游戏机插上了充电器将它打开。
  沈逸舟一走,宿舍只剩下陆司琛和池瑜两个人,陆司琛将手机放下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的池瑜。
  她靠在椅背上, 正微微低着头。
  陆司琛目光无意中瞥见池瑜的左耳后, 有块地方正微微泛红。但是却因为她低头的原因看不太清楚。
  正巧, 池瑜抬头伸手准备去拿什么东西,这倒让陆司琛看清楚了,是一块小胎记。陆司琛收回了眼, 却又总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忍不住将目光又看了过去,谁知正好对上池瑜的双眼。
  池瑜手里拿着一块巧克力带给他。
  见陆司琛没反应拿着巧克力的手还上下轻晃了下,陆司琛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小弱鸡的手虽然小,但指甲剪得短短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手指也还挺好看。
  池瑜觉得大佬怎么奇奇怪怪的,出声喊了一句:“同桌?”
  陆司琛这才回过神来,他伸手去拿,微凉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池瑜温热的指尖,后者嘟囔道:“同桌你手怎么这么凉。”
  陆司琛的手常年都是凉的,他只是嗯了声,拿着巧克力将手收回,就听见身后有椅子挪动的声音,池瑜絮絮叨叨说道:“也是,今天早上天气就降下来了。”
  陆司琛将巧克力放进抽屉里,转头看去,池瑜将阳台的玻璃窗关上了,然后拿着遥控器将空调打开了。
  暖气吹过来正对着中间的过道,陆司琛没一会就感觉自己身上暖洋洋的了。
  心道,这小弱鸡还是挺会做事的。
  刚想夸两句,就听见池瑜继续说道:“外面在下雨,等会逸舟哥回来了也能暖和点了。”
  说曹操曹操就回来了。
  沈逸舟提着两个外卖袋进来了,池瑜唉了一声,没看见陆司琛不太好的脸色直接走过去帮忙接过了外卖。
  “外面好冷,出去要多穿一点才行。”沈逸舟没让池瑜接外卖,他将粥放在书桌上。
  池瑜将陆司琛的那一份放在他桌上,正要转身回自己的位置就听见陆司琛说道:“坐过来一起吃。”
  池瑜唉了一声,看了一眼沈逸舟又看了一眼陆司琛的书桌,说道:“桌子不太大,我还是……”
  陆司琛往旁边挪了挪,给池瑜挪了个空位出来。
  池瑜只得应好吧。
  沈逸舟有些惊奇的看向陆司琛,还挺神奇的,与周末和他同桌吃饭的模样相比,陆司琛今天简直温柔。
  池瑜将自己的那一份移到了陆司琛桌子上,又将自己的椅子搬了过去,宿舍里面暖洋洋的。
  池瑜将粥盖子打开,这粥还是滚烫的,冒着白烟,香的不得了。池瑜轻哼着调子拿出一次性餐具,又蹭起来拿着杯子去饮水机那边接了点热水,把两个人的餐具烫了一下之后才递给陆司琛。
  陆司琛拿着烫过的餐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吃的池瑜,嘀咕道:“真讲究。”
  坐在一旁的沈逸舟看看他们又看看,怎么莫名其妙的有点孤独感?
  **
  转眼间就到了十一月初,池瑜怕冷老早就穿起了加绒卫衣,里面还加了件打底,吧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趴在桌上写作业。
  A市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今天才稍稍放晴,池瑜捏着笔写了个C,这时前桌转了过来看着她写卷子问道:“走啊,体育课。”
  池瑜手顿了一下,她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
  前桌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去追其他人了。
  池瑜长吁一口气,将笔放下,额头抵在冰凉的桌面上,她今天来姨妈了,虽然没有痛的很严重,但是小腹还是涨涨的不舒服。
  等她再抬起头时,教室里面已经只剩下她了,池瑜叹了口气,将笔盖盖好,正打算起身下楼,早早就已经去操场的陆司琛却回来了。
  他看见池瑜似乎还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坐下了。
  池瑜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钟,还有两三分钟就打铃了,她扭头问道:“你不下去吗?”
  陆司琛看了她一眼,“外面下雨了,下去干什么。”
  下雨了?
  池瑜这倒是没注意,她窗外看去,果不其然,原本还放晴的天气,此时有阴了起来下着毛毛细雨。
  陆司琛看了裹得严严实实的池瑜,他发现这小弱鸡体质有点差,他都还在穿单衣,这人就已经加外套了。
  池瑜倒是松了口气,不过她现在手冰脚冰的,太想回家钻被窝了。
  不过好在下节体育课上完就放学了,明天又是周末,正好可以在家里睡懒觉。
  思量好之后,池瑜写作业的速度加快了不少,陆司琛起先是想睡会,等到点了回去了,可趴着趴着就开始看池瑜了。
  小弱鸡的眼睛十分的圆,有些时候吓了她一下,她的眼就会瞪的更圆,像个兔子眼睛一样,陆司琛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嘴角勾了勾。
  班上的同学也三三两两的回来了,伴随着一阵阵抱怨声,池瑜打了个哈欠,将刚写完的作业本塞回桌肚里面,正要弯腰看看其他的作业时,正好对上了陆司琛盯着她的双眼。
  “有什么事?”池瑜眼睛眨了眨。
  “等会吃火锅。”陆司琛道。
  池瑜摇了摇头,将另外一门课的作业拿了出来:“我不去了,我回去有点事。”
  “真不去?”
  “不去。”
  “去。”
  “不去。”
  “去。”
  池瑜懒得理他了,她其实发现了,这大佬有些时候就是无聊找乐子。
  陆司琛等了一会问道:“怎么不回我了。”
  池瑜叹了口气回过头说道:“你睡吧。”
  陆司琛有些莫名其妙,见池瑜还是没有很想理会他的样子,哼哼了几声,扭过头不再看她了。
  池瑜一回家就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扑进了被窝里,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肚子已经没有刚刚在学校里面那么不舒服,她将脑袋埋进被窝里,心想,这几天还是得回家里住才行。
  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
  池瑜打了个哈欠,闭上眼准备睡一会,却总有人会不适宜的跳出来打扰,池瑜刚闭上眼,放在一旁的手机便响了。
  她睁开眼,吹了一下自己的刘海,伸手去摸。
  李子越。
  李子越给她打电话干嘛?
  现在已经七点了,按理说他们应该再吃火锅了。
  池瑜直觉告诉她绝对没啥好事,思来想去没接,任由手机继续响,没响一会便因为没人接而自动挂断了。
  池瑜翻了个身。
  “叮——”
  啊啊啊烦死个人!
  池瑜气鼓鼓地将手机重新捞了起来将电话接通,还没开口就听见李子越那边憨憨说道:“吃鱼吃鱼,快把门打开。”
  “什么?”池瑜感觉自己有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李子越唉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里面传来了林亦的声音:“我们楼下,琛哥说,来你家吃火锅。”
  池瑜惊了,不过还是强装镇定道:“我穿个衣服。”
  “哎呀穿啥穿呀又不冷,快点,我们三马上就上来了,东西重都重死了!”李子越这个憨憨咋呼咋呼的,池瑜头一次有种想把他嘴缝上的感觉。
  池瑜将电话挂断,沉默了几秒,利索的从床上爬起来将自己一些东西给收了起来,他们三个上楼的速度很快,池瑜刚把卧室收拾好,就听见外面的门被敲的框框作响。
  池瑜将卧室门关好,又在客厅内转了一圈确定没有可疑的东西之后才准备去开门,就当她手指碰到把手时,灵光一闪,又往厕所去。
  池瑜一边收拾一边暗骂道,好好的这群憨憨吃什么火锅!
  等确定没有要收的东西之后,她才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从容不迫的朝门口走去。
  一开门,李子越就带着一身凉意率先进了屋,紧跟着的就是林亦和沈逸舟。
  三个人都提着超市的袋子,李子越将包装袋随手放在厨房门口,呼喳喳道:“你咋那么慢呢。”
  然后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去:“累死爹了!”
  池瑜站在厨房门口问道:“你们怎么想着来我家吃火锅了。”
  沈逸舟跨进厨房,听见之后解释道:“本来是想去外面的,但是人太多了,排不上号,司琛就让我们去他家,可他说家有点乱,就让我们来你家了。”
  乱?
  池瑜才不信这鬼话,陆司琛无非就是不想等会自己屋子沾上一股浓浓的火锅味!
  沈逸舟将买来的蔬菜肉类都拿了出来的,又打开橱柜拿了几个篮子和盘子出来,认认真真的将东西清洗干净。
  “那我同桌呢?”
  “琛哥在楼下等锅底。”李子越高声应道。
  他打开池瑜家的电视,要多随意就有多随意。
  池瑜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又觉得有些冷,溜进卧室披了件外套顺便将手机拿了出来,手机上显示了一个池琰的未接电话。
  池瑜给他回拨过去,嘟了两声之后,那边便接了起来,池瑜听见池琰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她喂了一声。
  等了几秒才听见池琰说道:“瑜瑜,我现在正要上飞机,十点左右到A市,等会我来租房那边接你回来过周末。”
  池瑜刚要拒绝,又听见池琰说道:“爸妈晚点也要到A市了,等晚点咱们一家人吃个夜宵。”
  池瑜听着客厅内的谈话声和电话里面池琰的声音,顿时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顿火锅池瑜保守估计结束都得九点了,然后再磨磨蹭蹭一顿一个小时又过去了,这万一池琰过来刚好碰上。
  不用想,她肯定得完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成都的天好冷
是真的好冷
打开某宝
我的衣服刚发货
瞬间更冷了
呜呜呜呜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daydream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