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台上的沈逸舟话音刚落,下面就有女同学挺直了腰板看着他,目光中都透露出快坐我边上的信息。
  沈逸舟朝她们都笑了笑,然后直径走向最后一排的空位,女同学们都发出了一声失望的叹息。
  沈逸舟所选的空位就在池瑜边上,他坐下来将东西放好,一回头就看见旁边的人再看他。
  他礼貌地笑了笑说道:“你好,我是沈逸舟。”
  池瑜偷看被抓了个正着,也咧开嘴笑了笑友好道:“你好,我是池瑜。”
  没想到她话音刚落,一旁板着脸趴着的陆司琛便开始暴躁发言道:“闭嘴,困死了。”
  池瑜轻哼了声,不过也没在说话了,低着头认认真真的看起课本来,沈逸舟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低头认真看课。
  下课铃一响,沈逸舟桌子周围就围了一大群人,挤得池瑜都不得不连人带椅的不停往里面挪,还要保证不会打扰到旁边的睡觉的大魔王。
  可沈逸舟的位置就在他们两个人边上,想不打扰都不行。陆司琛皱着眉头将脑袋抬起来,不爽地睨了一眼与自己及近的池瑜,又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女同学,哑着声音道:“要不要给你们按个喇叭让全校都听听?”
  瞬间,为了沈逸舟的女同学们散开了。
  ……不愧是大佬!
  池瑜看向他的目光带了点佩服,却没想到下一秒陆司琛就怼道:“你愣着做什么?是想坐我怀里来吗?”
  池瑜这才惊觉,他们两个人的距离确实过于近了,她赶忙往后旁边挪了一步,可凳子没挪动,池瑜的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往旁边倒去。
  陆司琛正想伸手去拉一把,就看见旁边的沈逸舟手疾眼快的站起来将她扶住了,池瑜坐稳之后拍了几下自己的心口,回头冲着沈逸舟道:“谢谢。”
  “小心点。”沈逸舟收回自己的手。
  陆司琛不屑地哼了声,又朝着窗外趴下了,池瑜抓了抓头发冲着沈逸舟解释道:“我同桌就是睡觉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其他时候还是很好说话的。”
  沈逸舟嗯了一声,温声问道:“我想问问厕所在哪里。”
  池瑜也正打算站起来活动活动,她合上课本说道:“走吧沈同学,我带你去。”
  “叫我逸舟就可以了。”
  “好的,逸舟同学,你也可以叫我吃鱼,我同桌起的外号。”
  “哈哈哈……”
  等听不见两个人的声音之后,陆司琛才一脸烦躁的睁开眼,他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痛得他瞌睡都没了。
  他磨了磨自己的犬牙,腹诽道,这个小弱鸡怎么回事,之前怎么不见她这么热心助人。
  池瑜站在靠在走廊围栏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尖,嘀咕道:“谁又在念我。”
  “池同学。”
  池瑜听见背后有人再叫她,转过身一看,一位娃娃脸的女孩子正害羞的站在她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份粉红色的信。
  池瑜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她道:“陆司琛不收的。”
  没想到那女孩子连忙摇了摇头,她羞答答道:“不是给琛哥的,我是给你们班醒来的那个同学的。”
  池瑜震惊,这沈逸舟不是才来一节课吗?怎么这么快就收到情书了?
  正巧,说曹操曹操就从厕所出来了,池瑜回头看了他一眼对着那妹子道:“喏,他就在那边,你自己给吧。”
  妹子没有注意到沈逸舟已经出来了,一扭头,沈逸舟就站在她边上,瞬间一张小脸就红透了,她结结巴巴道:“沈,沈同学,这个给你……”
  沈逸舟看了眼情书,脸上依旧是他那副温和的微笑,他道:“这位同学,我现在还没有要谈恋爱的打算,实在很抱歉,我不能收。”
  妹子哦了一声,连忙摇摇头说道:“没,没关系,那你想谈恋爱的时候能不能说一声,我到时候再来,可以,可以吗?”
  “好好学习才是正道。”沈逸舟应道,说罢余光瞥了一旁吃瓜看戏的池瑜一眼,池瑜心领神会说道:“走吧逸舟,要上课了。”
  妹子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瘪了瘪嘴,慢慢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拒绝了。
  池瑜一路憋笑到教室,沈逸舟抬手rua了一把池瑜的脑袋,佯装生气道:“一点也不好笑。”
  池瑜盯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点着头,可眼睛还是笑的弯起。
  她正要打趣沈逸舟一番,一抬眼,眼睛正好对上了看着他们二人的陆司琛的目光。
  突然有一种被捉jian的感觉。
  池瑜立马就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回道自己位置转头和陆司琛搭话:“同桌,你身上伤还好吗?”
  “关你屁事。”陆司琛一想到刚才自己看见的场面就有点生气,这小弱鸡不是说要跟在自己后面吗?怎么一眨眼就跑到别人屁股后面跟着了。
  池瑜根本不知道陆司琛心里的弯弯绕绕,只觉得陆司琛又开始日常暴躁,这么多天来,她都已经摸清楚陆司琛的脾气了。
  她敷衍的应了句好吧,正好沈逸舟又喊了她,她便转过去看沈逸舟了,也没注意到陆司琛越来越黑的脸。
  陆司琛越过池瑜的脑袋看向正在和她搭话的沈逸舟,看了两眼虽然有些气不过,但也只是转过头不爽的趴下了。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历史课,池瑜对这个历史老师印象十分不好,因为那天在办公室就是他在码陆司琛是社会败/类,是毒/瘤。
  历史老师将茶杯重重的放在讲台上,一张脸沉着,泛着精光双眼在每一个学生身上扫过,看的底下的人都如芒在背一般。
  他目光在沈逸舟身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会,随后又将目光停留再趴着睡觉的陆司琛身上,这才开口道:“下个月中旬期中考试。”
  话音刚落,班级里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不过历史老师咳了两声,教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也不奢求你们历史考班级第一,但是某些上课睡觉,目无尊长的同学都能清醒一点,如果不想上学就早点退学,省的浪费大家的时间与资源。”
  池瑜蹙起了眉头,她总觉得历史老师这段阴阳怪气的话在影射陆司琛,果不其然,历史老师刚说完,就有不少同学偷偷摸摸回过头来看陆司琛了。
  可偏偏当事人却睡得香甜。
  历史老师见陆司琛不理会他,皱着眉头从粉笔盒里面拿出了一支粉笔,手一抛,粉笔就从他手指尖脱落直冲着陆司琛而去。
  池瑜都想伸手去接住,却没想到下一秒粉笔就在前桌的桌子前停住了,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噗嗤。”
  不知道从哪个地方传来一声噗呲,紧接着就是一阵爆笑。前桌还无辜的捡起了桌子上的白色粉笔,从位置上站起来快速跑到讲台上,将粉笔放了回去。
  模样简直欠揍极了。
  历史老师脸气得通红,再配上一群学生的嘲笑,直接一掌拍在了讲台桌上:“这就是你们上课的样子吗!”
  声音渐渐小了些,可人群中却有人开口回道:“可你看起来也不像是老师。”
  说起这个历史老师,简直比之前那班主任还要讨人厌。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让不少家长给他撑腰,如果稍惹他不开心了,那他们周末回家绝对得挨骂。
  而且他们班大部分的成绩又偏中等下游,更加不敢顶撞他了。
  “李雨!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的声音!”历史老师瞪了戴眼镜的学生一眼,那人缩了缩脖子,没音了。
  池瑜看着这个历史老师有些无名火从肚子里生了出来,上辈子她所见过的所有老师都是谦和的,虽然也很严厉,但绝对不会像历史老师这样目中无人,再加上之前听见他骂陆司琛的话,池瑜更加讨厌他了。
  池瑜舔了舔唇,正要回怼就听见旁边的沈逸舟说道:“老师,该上课了。”
  那历史老师才顺着这个梯子翻开了自己的课本。
  也不知道是不是开课前的那一小段矛盾,这一节课都没有几个人再听讲,以至于铃声一响,历史老师就不耐烦的合上课本走了。
  他一走,教室里就热闹起来了,三三两两的往外走的同学基本都在小声的吐槽他。池瑜收起自己的课本,打算喊陆司琛起来去吃午饭,沈逸舟就伸长了手臂拍了拍她的肩膀。
  也不知道是不是池瑜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位新同学对她似乎过于热情了,也可能是新环境第一个认识的同学?
  池瑜放弃了喊陆司琛,转过头应道:“怎么了沈同学。”
  “一起去吃饭吗?”沈逸舟问道,池瑜点了点头:“好啊,你先等等。”
  沈逸舟点了点头,然后就看见池瑜扭过身去十分小心翼翼地推了推旁边人的肩膀,见那人没反应,弧度又大了些,就这样晃了他一会,那人慢慢地抬起头了。
  池瑜笑眼弯弯:“同桌,吃饭了。”
  陆司琛轻嗯了声,一抬眼就看见站在池瑜身后的人,那人依旧是一副笑脸,见陆司琛看过来了还朝他动了动嘴皮子。
  好久不见。
  陆司琛这会儿唇语十级了。
  池瑜没瞧见二人之间的较量,她拿起自己的饭卡从位置上蹭起来,本来想直接出去的,可想起陆司琛还有伤又转了个身,抓住陆司琛的胳膊将他从位置上半提了起来。
  能自己起身的陆司琛:?
  沈逸舟没忍住,低着头笑出了声。池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连忙道:“我找不到食堂,你带路吧。”
  池瑜哦了一声,朝后门走去。
  沈逸舟又看了陆司琛几眼,眼底全是笑意。
  陆司琛不耐烦道:“笑个屁。”
  然后迈开腿往外走去,沈逸舟跟上去看了眼走在前面的池瑜才低声道:“你脾气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爱了。”
  陆司琛白了他一眼:“可爱个屁,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沈逸舟还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道:“我觉得你现在打不过我。”
  陆司琛余光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就听见沈逸舟继续说道:“我这几年学了跆拳道柔道搏击拳击,你真打不过我。”
  陆司琛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的可能打不过。
  妈的,这小子几年不见怎么还是那么烦人。
  **
  今天是周五,学校下午只有三节课程,池瑜伸了个懒腰,兴致勃勃地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到包里正准备开溜,就被陆司琛一只手揪住了衣领子。
  池瑜一脸无辜样的转头看着他:“怎么了同桌。”
  “给我拿包。”陆司琛松开手,池瑜看了一眼他的书包,他包里其实也就装了几颗糖一个充电器和一个充电宝罢了。
  池瑜伸手将包接了过来挂在肩膀上:“走吧,回家去。”
  “去买点东西。”陆司琛吩咐道,最近有款限量版的新球鞋出来了,他打算今天去看看。
  池瑜现在只想回家里然后换身衣服窝在床上看剧,拒绝的话正要说出口,小腿肚子又开始抽筋了。
  池瑜假笑道:“好的同桌,咱们去买东西。”
  陆司琛满意的点了点头,池瑜站起来捏着手机打了个哈欠,和陆司琛并肩往外面走去,忽的想起了什么,说道:“同桌,李子越刚刚给我发信息问你去哪儿了,说给你发了微信让你看看。”
  陆司琛掏出手机看了几眼,池瑜忍不住好奇地想将目光往他那边瞄,陆司琛却将手机收了起来说道:“他们比赛回来了,晚上聚会。”
  池瑜点了点头,仔细想想李子越和林亦出去比赛也有两三天了是时候回来了。两个人打了车到了目的地,池瑜背着两个人的包包跟着陆司琛往商场里面走。
  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发现和自己原来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同,陆司琛直接走向球鞋店。
  他是这里的常客,导购一看见他,基本上都加快了脚步,毕竟陆司琛一来就一定会消费,而且消费还不低,如果在自己手里开单的话,这一个月提成都能好几万。
  池瑜本来就慢了陆司琛几步,这下进了店,根本靠近不了陆司琛的身,她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百般无聊的等着陆司琛换鞋。
  陆司琛买鞋很快,没一会儿池瑜就看见陆司琛拿着卡去刷了,导购乐呵呵的将陆司琛和池瑜送出店门,池瑜回头看了眼店名字,是个她不知道的牌子。
  “愣着做什么,跟上。”
  池瑜被这一声喊回了神,陆司琛此时已经走到了扶梯口,池瑜背着两个书包赶忙跟上去问道:“还要去哪儿?”
  “买东西。”陆司琛手指在扶手上动了几下便迈开长腿去了二楼。
  池瑜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万分无奈的跟了上去,陆司琛这回进了一家男装店,这家男装店人很少,只有几个导购站在店里面。
  陆司琛正在看外套,池瑜跟在后面随手翻了一下衬衣上面的标价:8999
  这衬衣,有点烫手。
  池瑜将手默默地缩了回来,并且离挂着衣服的地方远了些。
  陆司琛挑了几件衬衣和裤子,随手丢给了池瑜吩咐道:“帮我放试衣间去。”
  池瑜嘴巴动了动,陆司琛看过来,她缩了缩脖子,正要找个导购问问试衣间在哪儿,就有个导购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微笑得体道:“您好,我来。”
  然后动作轻柔地将池瑜手里的衣服拿走了。
  池瑜道了谢,回头一看,陆司琛已经往外套区走了,她也不想跟,走到前台边上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喝了杯导购倒上来的茶。
  这茶甘甜醇香,池瑜忍不住喝了一大口,刚放下就又有人续上了。
  池瑜双手撑着沙发边缘望着试衣间的方向,刚才陆司琛又拿了几件外套进去,估摸着还得等一会才出来。
  打了个哈欠。
  她好困,好想念家里的大床。
  “欢迎光临。”
  池瑜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一位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那人背部挺得笔直,黑色的西装完美的贴合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衬的十分精神,原本遮眼的刘海,也被梳成了狼奔头,露出了他饱满的额头,眼尾往上挑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此时正看着池瑜的方向。
  似乎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皱着眉头迈着大步朝池瑜方向走去。
  他走到池瑜面前,微微垂着头,目光将池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随后才开口问道:“瑜瑜,你怎么在这里?”
  池瑜一脸呆滞,她也想问,池琰怎么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酷guy陆:必须坐我怀里
软妹池:?(? ???ω??? ?)?
和编编商量了一下~明天(周二)会v 到时候大肥章~大家不见不散~
v章发红包哦~啾啾
以及广告一下我的下一本,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月会开~求收藏求收藏【救救小扑街吧!】
下一本:
文名:《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文案:余桑桑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少女漫画家,最爱的画的人物则是充满浓重玛丽苏气息的早古霸道总裁。
 然后让他成为炮灰。
  她更新底下有黑粉嘲道:作者***,愿作者能碰见这么傻逼的霸总
 余桑桑微微一笑:呵,认真你就输了
 结果第二天她一开门,她笔下的霸总就在家里冷漠的注视着她
 叮!您的霸总已送到!
 余桑桑:卧槽!Σ(°Д°;
  ——
  热衷画炮灰霸总的画手许久未更新了,
  黑粉普天同庆说是得到了报应
  当天晚上,画手一口气更新了十张少女漫
  这次与往日不同,画手笔下的霸总又帅又深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霸总终于智商上线了!
  粉丝:卧槽,改性了!
  与此同时画手家里,那个热衷于画炮灰霸总的余桑桑正被霸总壁咚在墙上
  霸总邪魅一笑: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余桑桑:TVT 我真错了!
一个沙雕霸总文~求预收求预收~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气若悬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