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里面的声音过于响亮惹得其他路过的同学纷纷立足看向关紧的门,池瑜低着头慢慢地在办公室门口踱步,然后靠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假装玩手机。
  办公室内,年级主任双手举在半空上下晃动了几下让站在面前神情凶狠的路鹏冷静一下,可路鹏根本冷静不下来,他继续道:“凭什么我要给陆司琛道歉?我又没做错什么。”
  路鹏话连得密,将年级主任的头都吵大了,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安安静静的陆司琛。
  陆司琛进门之后一直都冷眼看着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过。
  年级主任抓了抓自己本就没多少的头发,他问道:“陆同学,你怎么看?”
  陆司琛呵了一声,目光轻蔑地扫过路鹏上下,一脸不屑。
  路鹏被这眼神刺了一下,心里的火气更加旺盛了,他对着陆司琛比了个中指,道:“我不可能莫名其妙跟一个爹妈都不要的野种道歉!”
  路鹏讽刺的笑还没做出来,下一秒他的衣领子就被一双手给揪住了陆司琛的脸在他眼前放大,他对上了陆司琛那双毫无感情的桃花眼。
  陆司琛一字一句问道:“你骂谁?”
  路鹏也不甘示弱的揪住陆司琛的衣领子,冷笑道:“你说呢陆野种。”
  下一秒陆司琛就挥了一拳过去,路鹏躲闪不急,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拳,鼻腔有温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路鹏抬手一摸,指尖是鲜红的血液,他瞪着眼:“你妈的。”
  年级主任哎呦了一句,赶忙上前将即将要打起来的两个人拉开,他将二人分开,横插在两人中间中气十足说道:“路鹏!你爸妈已经快到了,你给我站窗户边上去。”
  路鹏本来气焰还很旺,气不过想要揍回去,听见自己父母来了,他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冲着陆司琛比了个中指:“你等着。”
  然后转身朝窗户边上走去。
  年级主任转过身声音放低了些:“陆同学,你父母有点事赶不过来……”
  年级主任一抬头看见陆司琛面无表情的脸,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外面上课铃敲响,池瑜靠在外面的墙上正聚精会神的注意着里面的情况,一听见上课铃响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脖子,抬脚朝教室跑去。
  她刚走,一个穿着鲜红旗袍的女人出现在楼梯口,高跟鞋哒哒哒的踩在地面上,她提着包包,手里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哎呀,别急嘛,等会我见了我儿子的老师就回来,很快的。”
  “位置给我留着,你们可不能因为我刚才赢钱了就不给我留位置。”
  “好好好……”
  女人走到年级主任的办公室门口,乐呵呵地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拜拜之后才敲了敲紧闭的门。
  年级主任警告了陆司琛和路鹏二人几句,才换上一张笑脸快步走到门口去开了门。
  “路鹏妈妈,您来啦,路鹏爸爸呢?”
  路母看了年级主任一眼,挪着腰走进去说道:“他爸公司忙没过来,说吧,我儿子怎么了。”
  年级主任正关上门,听见之后回道:“也没什么,就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路母尖叫了一声,她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向窗边的路鹏,保养极好的双手捧着自己心肝宝贝的脸,摸了一把他鼻下的血:“谁干的?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路鹏一见到自己妈神情就变得委屈了,他指了指杵在不远处的陆司琛说道:“妈,他打的。”
  路母恶狠狠地回头,她刚才都没注意这里面还有一个学生,她气势汹汹地走过去,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抬起手想要一巴掌挥过去。
  手却在半空中被抓住了,陆司琛紧紧捏着她的胳膊,低头说道:“一个德行。”
  路母被陆司琛眼里的戾气吓得缩了一下,想要将手抽回来却被捏的紧紧地,她掐着细嗓子说道:“这样凶神恶煞的学生怎么能呆在学校里!”
  年级主任一边叹气一边过去分开叨叨道:“路鹏妈妈,您先别生气,您先听我说。”
  年级主任将陆司琛挡在身后对着路母说道:“叫您过来是想处理一下路鹏在网上抹黑同学名声的事情。”
  “我儿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路母想也没想的就反驳了,她瞪了陆司琛一眼:“明明是我儿子受了欺负,事情摆在眼前,你一个做老师的还要偏袒?”
  “路鹏妈妈,您先坐您先坐,事情我慢慢和你说……”年级主任想要让路母坐下,可路母却丝毫不领情,她直勾勾地看着陆司琛说道:“你父母是谁,我要让他们道歉!”
  “陆同学的父母有点事,赶不过来,路鹏妈妈,您先别生气。”年级主任手背在后面给陆司琛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陆司琛一动不动,年级主任头痛的看向他低声说道:“你先回避一下,我等会喊你进来。”
  “不许走!我要报警!让警/察过来评评理!”说完路母就从包里摸出了手机,路鹏走到路母身后,得意洋洋的朝陆司琛动了动嘴皮子:野种。
  陆司琛冷声道:“不用报警。”
  “不行!必须要把你这种品行不端的学生抓起来!”路母厉声道。
  年级主任接话道:“路鹏妈妈,真的不用报警,陆同学已经报过警了。”
  路母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她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意思。”
  “让你儿子坐牢的意思。”陆司琛双手插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说得对,品行不端的人就该去改造改造。”
  说完他便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年级主任想要去拦都没拦住,他有些苦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只好硬着头皮和路母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
  ……
  直到下课铃响起陆司琛都没有从办公室回来,池瑜心慌的厉害,眼皮子也不断狂跳着,等老师一走,她就提着包朝后门走了,连前桌喊她她都没应。
  池瑜提着书包跑到主任办公室,可办公室早就没人了,她想了想又跑去路鹏教室看了一眼,也没看见路鹏的身影。
  池瑜一边下楼一边拿着手机给李子越发信息,那边回道:我和林亦刚上车去隔壁市比赛,明天才回来,琛哥怎么了?
  陆司琛没跟李子越他们在一起,那他回去哪儿?
  池瑜深吸了几口气,站在校门口左右看了看,根本没有任何思绪。
  就在这时,她眼尖地看见不远处的马路上出现了路鹏的身影,皱了皱眉,脑内却灵光一闪,再次看了一眼路鹏,便朝他的反方向走去。
  不到十分钟,池瑜就走到了她和陆司琛一起穿过的小巷口,用了最快的速度穿过小巷子,扭头一看,便看见自己想要找的人。
  陆司琛手里捏着一个啤酒罐子,坐在长椅上看着对面公园的入口愣神,就连旁边泛黄的叶子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也没有要抖落的意思。
  池瑜看着他有些落寞地身影松了口气,她跨步走过去,还没开口,陆司琛就转过头来了。
  “同桌,你在这里啊。”池瑜打招呼道。
  陆司琛看了她一眼,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池瑜看了他一眼询问道:“我能坐下吗?”
  “不能。”陆司琛干脆的拒绝道:“别一天到晚跟着我。”
  池瑜心道,我也不想,但是你脸变得太快了,我身体有点承受不住。不过嘴里还是说道:“同桌,都说好了你要罩着我的,不然我又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池瑜又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自然的坐在了陆司琛边上继续卖惨道:“你也知道,我有病的。”
  陆司琛没看她一眼,只是一口又一口的接着喝手中的冰啤酒,A市虽然才十月中旬,可是气温却比其他城市要降得早一些,池瑜记得陆司琛胃不好。
  她小心翼翼道:“同桌,今天怪冷的,啤酒还是……”
  “滚。”陆司琛吐出一个字。
  “你心情不好吗?说出来会好一点的。”池瑜不怕死的继续BB,她敢保证,她如果真的就这样滚了,她绝对走不出十步。
  陆司琛猛地将啤酒瓶砸在地上,里面未喝完的啤酒飞溅了出来,还有些许溅到了他们二人的裤脚上。
  池瑜还想出声,自己的衣领子就被揪住了,她咽了咽口水盯着陆司琛的脸结巴道:“同,同桌……”
  “我不过就是个没爹妈要的野种我能罩着你什么?”陆司琛暴怒道:“嗯?什么狗屁仗义善良,老子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
  池瑜原本还有些害怕,听见这话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她在外面听墙角听见了路鹏骂陆司琛了。
  陆司琛瞧着自己手底下的小弱鸡白着一张脸,牙齿咬着下唇,一副不敢言的样子,突然觉得有没什么意思,他跟一个娘不拉几的小弱鸡犯什么劲。
  他松开池瑜的衣领,“滚吧,别在我面前碍眼。”
  他迈开腿准备走人,却没想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住了,他不耐烦地转头看去,小弱鸡正拽着自己的衣服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
  池瑜认真道:“如果你不仗义善良,你那天晚上就不会去帮我买药了。”
  “我什么时候给你买药了?”陆司琛想要挥开池瑜的胳膊,就听见池瑜飞快道:“那瓶哮喘喷剂,隔壁同学和我说了,是你问他买的。”
  “就不能是老子想花钱吗?”陆司琛觉得小弱鸡真的有毛病,按照别人看见他现在火气冲天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在他面前消失,这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陆司琛还想骂两句,却对上了池瑜十分那双不掺杂任何情绪的清澈眼眸,心里的浮躁竟奇迹般的慢慢地归于平静。
  可总有傻逼愿意来送死。
  “哟,在这整什么兄弟情深呢?”
  池瑜循着声音看去,路鹏就站在不远处的巷子口,他的脸上还有一块淤青。池瑜站了起来,想要催促着陆司琛离开,却没想到她和陆司琛身后已经占了好几个不怀好意的小混混。
  池瑜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带着陆司琛离开的心情更加迫切了,现在这个局势,连傻子都看得出来路鹏想干什么。
  陆司琛回过神来伸出手,朝路鹏竖了个中指:“垃圾。”                        
作者有话要说:  酷guy陆:辣鸡!
软妹池:辣鸡辣鸡!
求收藏求收藏求评论求评论
中午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正前君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萧家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伯利亚大尾巴狼、心晴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不言不语不解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