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两天,铲屎官的心情好多啦,刚才居然哼着歌儿给我喂了个罐头。

    这可真是令我喜出望外,要知道,前一天晚上我可不是很安分呐。为了成功把铲屎官叫醒,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办法:把铲屎官的手机从桌子上扒拉到地上,“啪”的一声,就可以成功把铲屎官叫醒,比我“喵喵喵”十分钟都管用。

    铲屎官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手机掉地上了,捡起来看了看有没有破损,发现没有啥大碍才吁了一口气。其实她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是我弄的,直到我绕着手机耀武扬威地朝她叫唤了一声,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原来我就是“凶手”。

    “达西你个小混蛋啊……好不容易有一个没有做噩梦的晚上,你居然大半夜把我给吵醒,是没有戴够猫脖套呢,还是想被我打屁股啦?”

    听到铲屎官这么说,我才意识到好像刚才的“新花样”的确有些过分,心虚地躲到了窗帘后面。然而,“暴风骤雨”并没有到来,铲屎官把手机藏到枕头底下,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睡了。

    说起来真是奇怪,看完医生之后,铲屎官不知道是受了鼓舞,还是慢慢的淡忘了之前面试的时候的滑铁卢,总之她最近开始恢复之前的状态,该吃吃,该喝喝,该投简历的投简历。

    我俩都没想到,喂我罐头的这一天,居然是铲屎官的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转机。

    在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我还在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罐头,而铲屎官则泡了杯咖啡,准备开始看求职网站,海投简历、查收邮件等一系列常规操作。

    如果你们还记得铲屎官之前校对稿子,通常都是跟一个叫小范编辑的人联系,一直以来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微信沟通,结果小范编辑居然主动打电话过来找铲屎官。

    铲屎官有些迷惑,因为她现在好像手头没有什么稿子需要看。然而,小范编辑却没有说稿子的事情,而是跟铲屎官寒暄,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后者则轻轻地叹了口气,笑着说还是在找工作呀,过年回来刚去xx出版社面试了一场,不过不是特别顺利。

    “啊,你是去xx出版社面试的呀?我那天去他们出版社开会,还跟那边的编辑聊天来着。”

    “可惜我没有收到面试通过的邮件,所以应该是挂掉了。”

    “能进面试已经很好啦!话说……你怎么没投简历给我们出版社呀?”

    “我看到你们社里的招聘信息,都是要硕士以上,而且需要有两年以上的编辑工作经验,或者已经取得编辑证才可以的。我不符合条件,所以就没有投……”

    “招聘条件什么的,没有这么死板啦。其实我今天打电话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社呀?毕竟咱们都合作了这么久,也算是老朋友了,虽然没怎么见过面,但是感觉你挺靠谱的,看稿子什么的也很认真。”

    “真的么?感觉好突然,诚惶诚恐的……”

    “现在社里正在招编辑助理,有机会的话可以转正哦,转正的话就可以当编辑直接在这边干了。你本来就有校对和翻译的经验,应该很容易就能上手的,对吧?”

    “其实我没有接受过什么专业培训,校对稿子也是凭着自己的积累还有直觉来着,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行……”铲屎官听起来还是不自信,正当我担心她会打退堂鼓,婉拒小范编辑的时候,听到她郑重其事地补充道:

    “不过,我愿意来试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