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到温柔医生

    从那场面试过后,铲屎官也断断续续投过不少简历,可是基本上都石沉大海。春招比起秋招来说,果然还是“萧瑟”了许多。

    就像小贝壳跟铲屎官说的那样,三月之后,找工作其实更多是捡漏。不过她也说,这并不代表没有好工作,运气是一方面,多尝试也很重要,所以她一直鼓励铲屎官能去笔试或者面试的,绝对不要放弃,哪怕再小的公司,也可以去锻炼一下,即使最后拒绝offer也无所谓。

    铲屎官虽然还是有些心烦意乱,但还是把建议听进去了。

    其实呢,铲屎官主动继续寻找工作,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下个月又要交房租了。虽然零食官安慰说他可以帮忙,但是铲屎官并不想那样做。跟父母说自己的困难情况就更不行了,铲屎官年前可是憋足了劲想要“经济独立”的,一言既出,本喵都难追。

    房租只是最大的开销,还有我的猫粮猫砂,以及铲屎官的吃穿用度,以及一盒两百多的“快乐药片”。铲屎官虽然零零碎碎地兼职看稿和翻译赚了点钱,可是并没有攒下足够的钱可以交接下来的三个月的房租,所以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纠结和犹豫,尽快找到工作,才是现在的首要目标。

    周一的时候,一家不知名互联网公司打电话来让铲屎官去面试,提供的是“内容运营”的岗位,铲屎官虽然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想到周二要去开药,便把面试时间约到了周二上午。这样早上去面试,紧接着就去医院开药,正好省得多出一趟门了。

    铲屎官回来的时候,大衣兜里装着熟悉的快乐药片,脸上也带着笑,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果然,她跟我说,今天又碰上之前那个温柔的医生姐姐了,虽然周二下午并不是惯例的值班时间,可是那个医生当天正好和同事换班,所以也算是运气非常好了。

    “其实今天开药还有个小插曲……”铲屎官跟零食官分享之前的医院见闻,说今天去开药的人超级多,前面排了好多人,她只能站在门边等呀等,等着医生叫号。

    “什么小插曲呢?”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我也不知道是女孩还是男孩,她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戴着粉色毛线帽,穿着粉色的雪地靴,可是她眉毛很粗,脸黑黑的,还有胡子,所以我就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唔……那她和你说话了么?”

    “倒没有和我说话,她妈妈陪着她的,一直在问她妈妈为什么还不到她们。她说话的声音特别尖细,像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所以我觉得她应该是女生吧。后来她妈妈就推着她的轮椅进去了,大概在里面待了十多分钟,我就听见声音,应该是看完准备出来了。”

    “然后呢?”

    “因为她是第14号,我是15号,所以我知道下一个是我,就走到门边。看到她一直在催他妈妈赶紧走,说‘妈妈,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不想吃药,我要回去’,她妈妈则耽搁了一会儿,转头向医生咨询要开的药要怎么吃之类的。”

    “听起来很正常呀。”

    “我觉得她可能是有点生气或者有点不耐烦,看到我在门边,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有点慌,又退了出去,发现她还在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有点害怕,只能假装低头玩手机回避他的目光……”

    “有可能她只是怕你插队呢,咳咳。”

    “我才不会插队呢,后来我想了想,应该是想让我快点儿进去,这样她妈妈就会带她走了……总之,就是这个小插曲,其实也没啥啦。而且我今天运气还倍好,遇到了我最喜欢的那个医生,还跟她说到了你……”

    “说我什么啦?”零食官顿时来了兴致。

    “嗯……反正,算不上是夸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