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未免有些太蠢了些,这位夫人不过是激动晕迷了过去,只要用些药便也好了,却被众人用金针扎住了要穴,怪道一直醒不过来,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并不怎么眼中,我这就将人唤醒。”

    魏不凡听了这话,立马拦下了大夫道:“还请老大夫见谅,如今,我家宝珠如此模样,让我媳妇醒来,只怕能直接要了她的性命,只要她这样没有危险,便让她睡着吧,不然,我怕她醒来看着宝珠这个模样,得心疼死了。”

    魏英齐听了这话,也忙言道:“我爹说的对,还请大夫千万莫要将我娘唤醒,让她好好睡一觉吧,只是大夫,我家宝珠这可如何是好。”

    老大夫手摸了摸花白的胡须,这才缓缓言道:“这位姑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几位不妨去神医谷试试,要知道,这天底下最好的大夫都在那里,有他们出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只是这神医谷虽自来便规矩有些古怪,肯不肯救你们老夫就不知道了。”

    说罢,拱拱手就要告辞,魏不凡吓了一跳,赶忙死死的拉着老大夫言道:“你可不能走啊,好歹,给我家宝珠开点药,让她好过一点啊,或者扎几针,救救她好不好。”

    老大夫苦笑一声,忙对着几人拱手言道:“非是老夫不想救人,实在是无能为力,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稍有不慎,便会要了这位小姐的性命,我实在是不敢下药啊,如今一丁点动作,就能要了这位小姐的性命,不过我看这位小姐倒是求生意识浓厚,说不定,能撑到你们到神医谷呢。”

    直到李大夫消失在众人面前,魏不凡这才道:“你还傻愣着做什么,快去找你师父来啊,他是神医谷谷主,岂不就是最厉害的一个,又对咱们宝珠一片深情,指定肯救咱们宝珠的,你与他师徒这么多年,想来若是想找一定能找的到的,是不是,是不是。”

    魏英齐心中大痛,痛苦的道:“爹,若是以往,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宝珠动手,让林锦忘了她,也忘了和她有关的一切,换言之,对林锦而言,咱们便是陌生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见了咱们林锦一定会很难受,所以,便是找到了神医谷,找到了林锦,他也未必愿意救治宝珠。”

    “呸,你说的叫什么话,试都不试就拒绝了宝珠活命的机会,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就出去给我找人,若是找不到,你也不必回来了。”

    “爹,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宝珠是我的女儿,若是真有办法,我会不去找吗,可如今这个时候,宝珠又是这么个状态,她能不能撑到我回来,我都不知道,爹,我不想,宝珠最后的时光里,我么有陪在她的身边,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永远不会。”

    见魏英齐口中说出这样的不详之言,魏不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儿子脸上,随之言道:“你这还是一个当爹说的话吗,女儿出了事,不说想办法解决,反而竟说这些灰心丧气的话,我是这么教你的吗,你这个混蛋,快给我清醒一点,便是你自己不去,你现在也是个当官的了,手底下这么多人,你倒是派出去找啊,宝珠的福运怎么好,怎么可能找不到。”

    这话无异于当头棒喝,直接将魏英齐给打醒了,是啊,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手下,他还有权利,无论如何都得将宝珠给救回来,若是这个时候,连他这个做爹的都放弃了,那还有什么人来救他的宝珠呢。

    一想通了这个,魏英齐当即便是一连串的指令传达了下去,甚至贴了榜单,许诺,若是有神医谷的消息,便给十两,当然了滥竽充数,想要糊弄人的,他也不是吃素的,当然会有惩戒,就怕只后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耽搁了救治宝珠。

    听到魏英齐贴出榜单之后,鲁达二人就更放心了,而此时皇宫之中,段霄飞突然一阵心悸,只觉得心痛的厉害,捂着胸口喊道:“宝珠,你怎么了。”

    话落,人便躺在了地上,身边服侍之人可是吓了一跳。忙将太医给喊了来,随之,便跪在了地上,没有照顾好殿下,只怕他们的脑袋都得搬家了。

    一想到这里,几人都是面如死灰,最先来的自然是陈太医,虽然段霄飞与陈家的关系有些尴尬,可说到底段霄飞都是陈家的外孙,再没确定还有更好的对象之前,对段霄飞自然是多有忍让的,陈太医也不敢怠慢,忙细细的考察了一番,这才言道:“殿下到底怎么了,缘何会晕迷过去。”

    这边,陈太医话音刚落,就见陈贵妃已经抹着眼泪走了进来,当然辉真帝也很快跟了进来。

    对于段霄飞这个儿子,陈贵妃自然是在乎的,当即便追问是怎么回事,陈太医无奈之下,只得言道:“回娘娘的话,我实在看不出殿下怎么了,说实在的,殿下的身子看起来,比普通人还要强些,所以我正打算问问这些服侍的人,今天殿下可有什么奇怪之处或者不一样的地方。”

    众人一时间也没想起来,便都回答没有,陈贵妃当即便怒了,直接将茶盏砸在了几人身前言道:“本宫好好的儿子交给你们,让你们细心看护,没想到竟然就是这样看护的,这点事情都不知道,本宫要你们何用,来人啊,将人给我拉出去,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有些记性。”

    这时一人突然言道:“娘娘饶命,娘娘饶命,还请娘娘恕罪,我只听殿下晕迷前,喊了宝珠之类的话,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和殿下有没有关系。”

    “宝珠”二字,就像一根刺,直接扎在了陈贵妃的心上,只见她再不见往日的优雅,只气急言道:“果然又是这个扫把星,狐媚子,我都将人赶离了都城,将他和霄飞远远的隔开了,可他怎么还是忘不掉,非得凑上去不可呢,瞧瞧这宝珠出现了,我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过,我就奇了怪了,这天底下的女子千千万,便是那宝珠颜色确实好,可这天下的美女多了,有家世有教养的也有不少,霄飞这孩子怎么就偏偏认准了那丫头呢,我都快被他给气死了,还将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模样,心疼的还不是只有我这个当娘的。”

    辉真帝在一旁本是安静倾听,这话一出,当即不能保持沉默了,忙便言道:“我这个当爹的,自然也是心疼,再者说了,这孩子未必喊得是什么宝珠,你也先别想那么多了,等霄飞醒了,一切就没事了。”

    说着,更是让人将太医院的太医都给喊了过来,一一给段霄飞把了脉,大多和陈太医的结论是一样的。段霄飞的身体好的很。

    这下子,便连辉真帝都给怒了,当即便道:“这话真是可笑,既然身体好的很,那缘何会无缘无故的晕迷过去,莫非他还是装的不成。”

    这话一出,辉真帝还真考虑了起来,仔细想想也未尝没有可能,索性走到段霄飞身边言道:“行了,若是装的,就快点给我起来,了不起你和父帝说的话,父帝都应下就是了,我若是你就见好就收,若真闹了个不好收场,那父帝可就真的要伤心了。”

    深吸口气,这话落入陈贵妃眼中,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当即狠狠瞪着辉真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怀疑我们霄飞的人品,好,真是好啊,陛下将我们母子当成什么人,坑蒙拐骗的骗子,还是欺瞒父亲的不孝子。”

    见陈贵妃动了真怒,辉真帝真是有苦无处诉,赶忙解释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霄飞有可能脑子一热,就这么干了,要不然,你跟我解释解释,为何就毫无预兆的晕倒了,或者想用晕迷这件事情达成什么目的。或者,来个娶亲什么的,你看可好。”

    眼见陈贵妃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辉真帝连忙给了陈贵妃一个眼神,这下子便连陈贵妃都怀疑段霄飞是真的了,再没忍住拔下头上的发簪,便扎进了段霄飞的手指上,只是却未见段霄飞起来,还是一脸平静的躺在那里,十指连心,若霄飞真是装的,这么猛然一下的疼痛,只怕早就挑起来了,一想到这里,陈贵妃的眼泪就忍不住,辉真帝这时也只能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了,有这些太医在,霄飞不会有事的。”

    而此时的段霄飞已经将宝珠拉入了空间中,看着宝珠七孔流血的模样,当即被吓了一跳,段霄飞急切的上前检查宝珠道:“你怎么了,怎么将自己搞成了这幅模样,到底是谁将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当即没好气的言道:“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哎,我那身体里实在是太疼了,好在还有这里避一避,不然,只怕我非得疼死不可。”话到这里,想到现在这个模样的自己指定不好看不说,且吓人的紧,忙试着恢复了自己的本来样貌,还别说,还真就做到了。

    这样一来,魏宝珠才道:“你可猜出了是什么人。”

    摇了摇头,段霄飞赶忙言道:“没有,没有,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猜是什么人做的,而是你,你现在这个模样,一看就是伤的不轻,还傻愣着做啥,快回自己的身体里去。”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狠狠的瞪着段霄飞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什么状况,回去,只怕刚回去,我就疼死了,该死的也不知道谁这么狠,怕一种毒害不死我,竟然还又下了一种,还真是受宠若惊啊,我一个弱女子,竟然能得对方这么看重,还真是现在死去也值了。”

    明知道宝珠说的是反话,段霄飞可谓心疼坏了,忙将人按在椅子上道:“这件事情别管了,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听了这话,魏宝珠当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言道:“哈,管,你怎么管,不是你父帝,就是你母妃派来的,南不成,你还真能为了我,讨回公道不成。”

    “怎么不能,宝珠,你是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的,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向日葵,就是我的一切,无论是谁,敢想要你的命,比要了我的命还严重,便真是我父帝母妃所为,我也会为你讨回公道。”

    扯了扯嘴角,段霄飞见明显不信的魏宝珠,当即便要举手发誓,魏宝珠见状,赶忙给拦了下来,狠狠的一脚踩在了段霄飞的身上,这才无语的言道;“我说你也差不多一点,做事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看这情形也知道,这八成又是你的家人的手笔,怎么难不成你还真想被天打雷劈,再者说了,若你真为了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我成什么人了。行了老实点吧,如今,是想办法,先救了我的命再说,不然,你再多的事情,只怕也只能自己处理了,我在这里是陪不了你了。”

    这话一出,段霄飞忙道:“你说的对,我这就让太医过去,定将你治好才行。”

    话到这里,段霄飞就见宝珠鄙视的望着自己,当即便将段霄飞给惹火了,毫不客气的言道:“让太医过来,都是你爹娘手底下的人,他们深怕我一种毒弄不死我,想尽办法给我再下了一种毒,如今,你还要派人来,你就不怕他们再给我补一刀,哎呀,这么说也不对,他们应该会速战速决,杀人放火,让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

    段霄飞听了这话,立时着急的言道:“你别这么说吗,宝珠,我知道是我不好,让你受了委屈,你只管放心,我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放心,这次派人去,都是我的人,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绝不会让你出一点事情。”

    听了这话,魏宝珠点了点头,却是明显没几分信任的道:“你高兴就好,随你的便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