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王管家忙抬手止住林姨娘的话头,只苦笑言道:“我知道你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我的身上,自然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只是,毕竟这些日子与你在一起的不止我一个人,会不会你下意识的不接受这种可能呢。”

    明白王管家话里的意思,林姨娘只在王管家的鼻子上一点,这才好笑的言道:“你啊,有的时候就是多心,也不想想看,若不是确定是你的孩子,我怎么会与你分说,老实告诉你,自从与你在一起后,我就再没让他碰过我,所以,这个孩子,你完全不用怀疑,真的是你的。”

    听了林姨娘这话,王管家整个人都不好了,只紧紧皱着眉头言道:“你怎么做到的,我可不认为老爷来你这里,能容忍你拒绝他。”

    冷笑一声,林姨娘只淡淡言道:“我何必拒绝,要知道,他不过是想要个女人陪着罢了,我给她找个就是了。”

    王管家对于林姨娘说出这话来整个人都惊悚了,那模样,将林姨娘都给逗笑了,当下好笑的言道:“瞧你,这模样,我做出这事来有这么让你惊讶吗,他对我无心,我何必对他有情,说到底,这么多年了,我对他恨的很,当年,若不是强占了我的身子,如今我只怕已是海阔天空,何必困在这个后院,变成现在我都不认识的模样,实在是可笑至极,夫人为此还对我处处打压,时时欺凌,整天骂我贱蹄子,说来可笑,难不成,他以为,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不成,若是他有本事些,拿捏住了自己的男人,我倒是要谢谢他了,自己没本事,这那男人摸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却将过错怪道我们这些没法抵抗的人身上来,岂不可笑。”

    听了林姨娘这话,王管家不由就想到了自己的女了,心中更恨了,这模样落在林姨娘眼中,还当王管家为她心疼,不由心中一喜,忙抱着王管家的脖子道:“不过,我如今却要谢谢他们,若不是他们如此,我又如何会遇到你,若这一切的苦难,都是为了遇见你,那婉儿此生无憾了。”

    一时间,王管家听了这话,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说到底,他之所以将林姨娘勾到手,若说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怕他自己都不信的,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便是再说什么也晚了,想起林姨娘刚刚言说,腹中已经有了他的骨肉,王管家不由心中闪过了一抹坚定,这肚子里的只怕是他仅有的了,说什么也不能折在这里面。

    一时间神色一冷,忙望向林姨娘道:“若是让你离了这里,你可愿意。”

    点了点头,林姨娘只笑言道:“你说呢,自与你走了这一步,我便是你的人了,无论你去哪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什么荣华富贵,我林婉儿半点都没有在乎过,只要你对我真情一片,我便是很忙都不怕了。”

    不自在的避过了林姨娘的视线,虽然王管家什么都没说,可这个动作,却让林姨娘明白了,这离开定然是有内情的,不由眉头一皱道:“你该不会另有打算,莫非你不跟我一起走不成。”

    见林姨娘已经猜到了,王管家苦笑一声言道:“婉儿果然聪慧,如今你这肚子这两个月还好,再过些日子只怕是瞒不住了,不如先避了出去,等我将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了,便去寻你可好。”

    林姨娘施施然站起身来,立时拉开了与王管家的距离,当下便冷笑言道:“我又不是个三岁小孩,你也并比费力气哄我,到底是什么事情,给我说明白了,我可不想活的不明不白。”

    王管家闻言,苦笑一声言道:“婉儿能别问了吗,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为了咱们的孩子好。你也说了,你肚子里的是我唯一的血脉,我便是不为了你也得为了他不是吗。”

    林姨娘冷笑一声,只开口怼道:“你少拿这些似是而非的话来敷衍我,我只想知道真相,你到底想做什么,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若不然,我宁可带着孩子死在这里,也绝不出这王家一步,你休想甩开我们母子二人,更不要指望能从我手中逃走,这一生,我少有什么想要的,如今既然抓住了你,就绝不会放手。”

    王管家闻言,只得正视着林姨娘道:“你这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开你了,不过是想让你先出去,待我安置妥当,便去寻你,你总不希望咱们以后的日子,在追杀中度过吧,非是我急着让你出去,只是你也想想看,你这肚子可瞒的住,若是被人知道了咱们之间的事情,莫非你想带着孩子一起在地下团聚不成,这对他来说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还未好好看过这个世界,难不成,你就忍心让他这么离去。”

    听闻此言,魏英齐忙将女儿往身后一挡道:“你这丫头,说话怎么口无遮拦呢,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根本就没有碰过你,你就这么冤枉我们,也说不过去不是吗。”

    听到这里,魏宝珠忙拽来拽父亲言道:“爹,你说咱们该不会这么倒霉,遇到碰瓷的了吧,她这是想赖些钱财,我这里有两文,爹爹便不如给了她吧。”

    说着,魏宝珠还真的从怀里摸出两文钱来,就要往前递,就见小娥气愤的言道;“打发叫花子呢,谁稀罕你的铜板,你们父女俩,我是看出来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等着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

    挑眉扫了小娥一眼,魏宝珠只不紧不慢的言道:“你不过是个下人罢了,还真是可笑的紧,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来,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如此不将人命放在眼中,我倒是好奇,你家主人是有多丧心病狂,才能将你这样的奴才养成这个模样。”

    小娥正要自报家门,王夫人眉头一皱,立时喝道:“住嘴,往日里真是我太娇惯你们了,才让你们如此无法无天了起来,我都未开口,你怎么敢随意对着人打杀。”

    小娥身子一个激灵,忙扭头跪在王夫人的面前道:“夫人饶命啊,实在是这两个人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我一时气愤,这才胡说了两句,我不过是个奴才,平日里最会的不过是服侍主子罢了,哪里敢真的害人的性命呢,夫人一定明察啊。”

    见小娥还不算蠢笨,王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道:“也是,你便是真有这个胆子,身份上就差了一大截,哪里有本事杀人害命呢,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见王夫人轻飘飘一句话,就想将事情给越过去,魏宝珠好笑的言道:“她自然是没有这个本事了,可这个世间狗仗人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自然,有人为她办到不是吗,对了,夫人,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身后又有着怎样的势力,若不然,怎么连个家里的奴才都这么横呢。”

    没想到魏宝珠竟然将这事情捅破,王夫人的脸色实在难看的紧,只死死的盯着魏宝珠言道:“我看你们一路行来,倒是风尘仆仆,显然并不想在这里久留,所以我也劝你们顾好自己就好,千万不要为了些不重要的人,让自己受了难,你说不是吗。”

    此言一出,魏英齐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芒,随之便隐藏了起来,“夫人说笑了,为了什么人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夫人想要找我的麻烦不是吗,而且似乎要对我下死手,我之所以如此,也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自保,我看姑娘可一点都不像是自保的人,毕竟,我可不认为小娥会趴在这里是因为什么意外。”

    “哦”了一声,魏宝珠听了这话,丝毫没有动容的言道:“那莫非,你也和她一个想法,是我动了手脚。我说,这位夫人,你该不会真的有这么可笑的想法吧,要知道我可没有碰到过她。”

    “这并不是什么证明跟你无关的理由,毕竟那样的人我也是见过的,而我确信,你就是这样的人。”

    魏宝珠闻言,当下好笑的言道:“就凭一句,你确信,就要给我安上这样的罪名,未免太好笑了些,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一切不过是你的猜测,你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若不是没有实质证据,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说话吗,只怕早就将你给抓起来了,毕竟,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此言一出,魏宝珠不由好笑的应道:“这话说的就更好笑了,我危险的很,我可从不这么觉得,我一不害人,二不伤及无辜,哪里就能称作什么太危险,相比较而言,倒是夫人这样的恶奴才是真的害人无数,而且我觉得,绝不是少数,若是夫人不承认也不要紧,左右我最近闲的很,帮着夫人查探一下,也不费多少工夫,就是不知道夫人敢不敢让我查了。”

    此言一出,王夫人的脸色顿时尴尬到了极点,只强辩道:“这话才是好笑极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来查我们的事情。”

    看着王夫人眼中**裸的杀意,魏宝珠莞尔一笑,一派轻松的言道:“我是什么东西,你还真没必要知道,只是,有句话我得说到前头,要动手之前呢,最好知道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别踢到了铁板吗,方才后悔莫及。”

    本就对魏宝珠的身份有所怀疑,如今听了这话,王夫人显然便更犹豫了,直接皱着眉头唤道:“小娥,你这个死丫头,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的,如今,竟然给我惹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我回去怎么罚你。”

    说着便要领着小娥离开,对此,魏宝珠也没有拦着,只魏英齐有些担忧的上前言道:“那个,宝珠,左右咱们就是过路的,实在不宜多惹事端,左右人已经走了,我看咱们也快点上马车,赶回家中才是,别让你祖母他们担心。”.

    见父亲一脸紧张的模样,魏宝珠好笑的应道;“这是当然的,爹爹,莫非你以为我还要惹事不成。”

    见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魏英齐忙将宝珠拉到一边言道:“我当然是这么想的啊,宝珠你也知道,你的正义感一向很强,这件事情要撞在了你的头上,我当然担心你要掺和进去,如今听你这么说,爹就放心了,那事不宜迟,咱们也别在这里耽搁了,免得那什么王夫人李夫人的回去反悔,又来找咱们的麻烦。”

    点了点头,经了这么一出,魏宝珠也没有了其他的心思,便随着父亲要往外走,不想却见掌柜的竟然带着人跪在了他们的面前。

    魏英齐眉头一皱,心情不好的言道:“你们跪我们做什么,我们不过是普通人罢了,你们这样做,岂不是给我们惹麻烦吗。”

    掌柜的听了这话,慢刚开口言道:“二位,休要哄骗与我,刚刚看二位通身的气派,我便知道,二位家中都是有本事的,而且又已经与王夫人结了怨,虽然一时间将人给吓住了,可我对王夫人很是了解,但凡对她有一句言语不敬都能将人给弄死,更何况,你们将她挤兑成那个样子就更是如此了,所以,既然已经得罪了,能不能祈求你们,救救我扪。”

    这话说的魏英齐都有些疑惑的言道:“掌柜的,恕我直言,我看你这小日子过得实在是不错,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地方是需要我们解救的,便是真有,我也不妨在这里撂下一句实话,我们就是个外乡人,这次是回乡探亲的,并没有什么本事,为你们解决难题,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了,别看我们刚刚说的那么厉害,实际上,不过是吓唬他们罢了,若不然,如你所言,我们哪里能逃得过呢。”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