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辉真帝听到这里,却是眉头一皱道:“没想到林谷主也是个普通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不惜毁谤我儿,不过我如今倒是好奇的很,这魏宝珠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你和我那岳父都给看中了。怎么林谷主不想告诉我吗,也许你说了,我便不会让她进我皇家的门呢。”

    林锦虽然想要破坏了这门亲事,可说到底,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宝珠的安全更加重要,一听这话,林锦便道:“陛下想的太多了,不过是缘分罢了,当日我第一眼见到了英齐怀里的宝珠,我便对她定了心,为了她这么多年,我不知道做了多少事,可不过是那妖僧的一场阴谋,便将我这么多年在宝珠心里的形象,破坏了个一干二净,甚至到了如今,宝珠都不太愿意见我,如此,让我情何以堪。更何况,那段霄飞又没有死,如今不连身体都有了,还成了皇子,若按这么说的话,我还算救了他一命,为什么她可以无视这些,竟是直接认了我的罪,再不想理我了。”

    说到这里,林锦眼中尽是愤恨,恍若要毁灭一切一般。

    不过见此情景,辉真帝心中却是有了新的打算,直望着林锦言道:“非是我不肯答应与你,而是有些事情真不是我想做就能做的,林谷主也要想一想,不论你怎么自圆其说,你与那魏家丫头的原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天下人都是知道的,如何能凭魏英齐出了师门,就能当这不存在呢,若是我真的成全了你们,岂不是要翻了我自己的江山。”

    林锦闻言,紧锁着眉头,冷漠的言道:“陛下这话未免说的也太夸张了些,不过是一桩婚事,怎么就到了这样的地步,说到底,只怕是陛下不想帮忙罢了。”

    “林谷主若是要这么认为,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想来林谷主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吧,若是没事的话,便请离开吧,朕不觉得有必要再听下去了。”

    此言一出,林锦只冷笑道:“若是如此,那便恕我打扰了,只希望陛下不要后悔今天这样的决定。”

    辉真帝扯了扯嘴角,便知开口言道:“郭公公送他出去。”

    双膝一软,郭公公忙跪在地上言道:“奴才不敢。”

    挥了挥手,辉真帝不耐烦的言道:“有什么不敢的,如今是朕在问你,你只管老实回答就是了,你说这皇儿的事,林锦所言是真的,还是林锦想要得到那魏家丫头,这才造出来的谣言,也算是间接将魏家丫头给了她,不过如今我倒是好奇极了,这个魏家丫头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让陈林两家都给看中了,实在是稀奇极了。”

    陈台淡淡的扫了女儿一眼,当下便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能。”

    一句话,将陈贵妃给愣在了原地,呆呆的言道:“可这是多少条人命,难不成他真能连眼睛都不眨的都害死了。他有这么多人吗。”

    嘲讽一笑,陈台接过了话头道:“他何需人手,别忘了他最拿手的可是下毒,若是这毒下在了饮水之中,你认为家里有几个人逃得出去。”

    陈贵妃一时间没有了言语,陈台便接着言道:“如今你可明白了,我不让你动手,不让你对魏家动手,完全是因为,不想连累了陈家,你也该知道他心中的执念,若是让他知道这魏家想要他的性命,你这不是让他的恨意更深吗。别忘了,当年林锦是因为什么被赶出了林家,你认为那样的人,下不了狠手吗。”

    陈贵妃此时心中乱的很,哪里敢再提其它的事情,整个人都惶惶不安了起来。

    陈夫人见状,忙拽了拽丈夫的衣角道:“别说了,你没看到女儿都什么样子了吗,再说下去,我只怕她要承受不住了。”

    冷哼一声,陈台将妻子的手给挥了开来,没好气的言道:“你瞧瞧她刚刚那样子,我就是要让她清醒清醒,别什么事情都以为自己说的是对的,我这样也是为了她好。咱们年纪大了,又能护到她到几时,更何况,你也看见了,她如此任意妄为,我就怕陈家都得毁在她的手中。”

    这句话就是压垮陈贵妃的最后一根稻草,想着这么多年以来,发生的事情,陈家的事情没有几件能帮上忙不说,反而很多烂摊子都是娘家帮着解决的,陈贵妃便觉得羞愧不已,终归低头对二人拜道:“爹,娘是女儿无知,一心想着为你报仇,却没有好好考虑其他的事情,你放心,听了爹你这番话,女儿不会再胡闹了。”

    听闻此言,陈台这才松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一些,“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而且,你觉得爹是个会随便吃亏的人吗,这林锦对我下了手,这仇,爹,我自然会报,你要做的,就是将宝珠当亲身女儿一般的疼,别对她有什么隔阂。”

    陈贵妃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陈台紧跟着便道:“你刚刚说的话可还记得。”

    闻听此言,陈贵妃这才点头言道:“我都记得,爹,我知道了,我会按你说的做的,只是爹,若是对付林锦有什么需要女儿帮忙的地方你只管开口,女儿定然万死不辞。”

    听了这话,陈台绷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道:“什么万死不辞,哪里有那么严重,再者,只有蠢人,才会想要与人拼命,行了,这件事情你就别跟着瞎操心,好好做你的贵妃,我和你娘还有事,就先走了,记住,不准伤害宝珠,不然,爹可是真要生气了。”

    点头应下,陈贵妃亲自将人送了出去,回到殿中,眼中却仍然满是恨意。

    花嬷嬷见状,忙上前抓着陈贵妃的手道:“娘娘,家主的话,你可要放在心上,他是绝不会害你的。”

    望了花嬷嬷一眼,陈贵妃终归点头应道:“嬷嬷不必担心,我自然知道,爹爹完全是为了我好,我既然答应了他,自然不会再做什么,只是对宝珠那丫头,我这心里实在憋屈的很,偏偏爹爹让我将她当做亲身女儿一般看待,我如何能做的到,嬷嬷如今这话我也只能和你说说看了,我看皇儿的心都被她迷了去,若是她正嫁进宫里来,儿子向着她,爹娘向着她,这宫中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

    偶然抬头,看着陈贵妃眼中**裸的杀意,花嬷嬷忙将头低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答道:“娘娘这话太武断了些,殿下是娘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会站在她那边,不过是见娘娘你想要她的性命,这才护着些,毕竟这里面还有家主的意思在里面,说白了,殿下也是为了不让娘娘和家主生分了,到底是护着娘娘的。”

    闻听此言,陈贵妃低头望着花嬷嬷道:“嬷嬷,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娘娘和不自己想想,这宝珠丫头,到底是家主选出来给殿下做媳妇的,若是这婚事真出了问题,那打的是谁的脸,更不用说,这里面还有林锦的事情呢,家主是什么性子的人,娘娘你该最清楚的,如今在那林锦身上吃了这么大的亏,可不得报复回来吗,宝珠丫头是那林锦的心尖上的人,却要嫁给咱们殿下,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能刺痛人心的吗,那林锦耍了这么多的手段,还不就是想毁了这么亲事,让宝珠丫头嫁给她。”

    陈贵妃听的连连点头,沉思言道:“这话倒是也有些道理,说起来,爹也这么说过,只怪我刚刚被气糊涂了,这才闹的爹娘都生气了,嬷嬷,你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个打击林锦的办法,只是我这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哎呦,我的娘娘啊,若是你实在不舒服,想要整治她出出气,那还不是容易的很吗。”

    一听这话,陈贵妃便是气呼呼的言道:“容易,嬷嬷是说笑了吧,这几次交手,本宫可没占几次上风,而且那丫头可是伶牙俐齿的很,便是这口头上的便宜,也没占几次,整治她,不定又是多少人护着呢,我可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

    花嬷嬷闻言一笑,扶着陈贵妃坐了下来,又将热茶地上,见陈贵妃抿了一口,这才言道:“娘娘,要知道,如今这婚事已定,这宝珠丫头总是要嫁进宫里来的,总不好和外面一样,不懂一点规矩吧,娘娘作为未来婆婆,送几个教规矩的嬷嬷过去,那更是理所当然的了,至于这些嬷嬷规矩要怎么教,还不是娘娘说了算吗。”

    陈贵妃听的眼前一亮,脸上当下便多了三分笑意道:“可不就是这么回事,还是嬷嬷想的周到,不错,不错,那这件事情就交给嬷嬷办了,定要选那严厉些的,毕竟这宝珠丫头,出身乡野,规矩定然是差的很,若选那和蔼些的,我只怕她性子跳脱,不肯好好学,这样若是以后嫁进宫里,丢的可是皇儿的脸,便是连本宫都颜面无光吗。”

    低头嘴角轻轻的勾起,花嬷嬷忙应了声“是”,便自去办理不提,而陈贵妃此时才觉得心里松快了些。

    再说魏家人回到陈家,魏英齐便望着宝珠苦笑道:“都是爹没用,若是当时直接答应了下来,你以后这婆媳关系也好处些。如今,只怕那贵妃娘娘,心中对我儿更不满意了。”

    宝珠闻言,忙将父亲扶着坐下道:“爹,你做的对,林锦毕竟是爹爹的恩师,若是没有他,咱家也走不到这一步,说白了,他与咱们家还是有一分恩情在的,且不说报不报恩的问题,可若是恩将仇报的话,咱们在道义上便站不住脚,再者说了,就凭爹爹这模样,我也不行爹爹能成功了。”

    魏英齐张了张口,神情低落的言道:“说到底,还是爹爹没用。”

    “可我喜欢。”

    听了这话,魏英齐不可置信的望向了宝珠,就听宝珠接着言道:“爹,我没有哄你,我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爹爹,若是爹爹真的下了手,那爹爹这辈子都不会开心的,便是没有成功,那罪恶感也会跟爹爹一辈子,爹不高兴,宝珠怎么可能开心,而且,我想有一个有底线的爹爹,而不是为了我,什么都豁的出去,那样的爹爹,活的会很累的。”

    望着女儿担忧的神情,魏英齐将人揽在了怀中,压抑着眼泪道:“宝珠,爹爹会努力的,你放心,爹爹如今因你升了二品,只要爹爹你以后好好努力,总有一日,能进入内阁,到时候,爹一定为你撑腰,对了,还有你哥哥,你哥哥也是个机灵的,以后的前途一定在爹爹之上。”

    “嗯”了一声,宝珠忙笑应道:“我相信爹爹一定能做到,所以现在不要想这件事情了好吗,我这肚子都饿了好一会,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我来点吧,就是点心也好啊。”

    王秀英闻言,虽然知道孙女是哄着他们,却也绷不住笑了出来,忙自去准备不提。

    魏不凡此时终归长叹口气道:“魏家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低下的祖宗只怕要高兴的跳起来了,若是实在不行,大不了,宝珠不做这个王妃,与咱们回去就是,就凭宝珠这模样,有的是人愿意入赘的,到时候咱们挑个好的,进了咱家,什么事情还不是由着咱们说了算,我看还有谁敢欺负咱们的心肝宝贝,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我看还不如嫁给林锦呢,名声不好怕什么,日子舒坦就好了。”

    魏英齐听闻此言,无奈的叹口气道:“爹,你这又说到哪里去了,林锦再好,宝珠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再者说了,今天的事情,说白了,要不是他胡乱作为,事情也不能成了现在这样,竟然对陈家主下毒,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可咱们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人家也是以礼相待,今天知道这事,我这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