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冷“哼”一声,王秀英斜睨了魏英齐一眼,将秦瑶怀中的宝珠抱了过来,这才言道:“可不敢,这我万一出手重了,传了才出去,还不知道又有多少难听话等着我呢。”说着便起身回了屋子,重重的关门声,也将魏英齐惊得不轻,讪讪的望着父亲,魏颖我苦笑的道:“爹,我这又是哪里惹娘生气了。”

    “迁怒,迁怒,行了,你们两个也别跪在这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既然二柱已经搬了,你去和你大哥再商量商量看他们什么时候离开。”

    “啊”了一声,魏英齐有些为难的言道:“爹,这事,咱们还是再说吧,这二哥搬走好歹有个缘由,可大哥这住的好好的,我要是去说这事,说不定大哥该以为我赶他了。凭白让我们兄弟间生分了。”

    此言一出,魏不凡又一细想,这话由魏英齐来说是真的有些不妥,便挥手示意二人先行离开。

    魏英齐见状,忙拽着秦瑶便离开了。

    这边魏不凡见状,顿时没好气的言道:“小子,倒是跑的快,这恶人都让老子做了。”

    无奈摇了摇头,魏不凡来到门前,轻敲了两下,见妻子并没有打开,魏不凡无奈的言道:“都多大的年纪了,这还闹起脾气来了,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门猛然从里面打了开来,正要敲门的魏不凡险些直接栽倒在地,看到这一幕,王秀英没好气的言道:“得亏我,将宝珠放在了床上,让她睡了,要不然你来这么一下,可不是要伤到宝珠,还说我呢,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做事稳当的一点。”

    同样的话被还了回来,魏不凡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唯有无奈的望着妻子言道:“是是是,那你还生气吗,怼了我一番,心里可有痛快一些。”

    冷哼一声,王秀英扭头坐了下来,淡淡的开口言道:“通不痛快,又如何,左右也没有人在意,儿子大了,心里也没有我这个娘了,我再掏心掏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跟媳妇亲。”

    “你这话说的,那林氏已经不是二柱的媳妇了,再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劝了好几回了,你怎么还是这般想不开。”

    狠狠的瞪了丈夫一眼,王秀英扭头怒道:“想开,我也想想开些,可你也看见了,那贱人临走都要给我来这么一出,你觉得,我这心里可能想通,偏偏二柱那个傻子,非要顾虑什么旧情,让我这心里不痛快到了极点。”

    魏不凡听到这里,也是深深叹了口气,无奈言道:“老实说,若你在不痛快这个,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诚然,二柱将人留在身边,虽有顾虑旧情的意思,但其中何尝不是为了你,若说二柱心里没你,那委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说到这里,见妻子没有反驳,魏不凡便知这话妻子还是听进去了,轻咳一声,忙转移话题道:“宝珠这孩子真是乖巧。”

    说到心尖尖,王秀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摸着宝珠的额头,这才言道:“是啊,我的宝珠自然千好万好,可惜她的父母都是个傻的,若是没有我护着,我的宝珠也不知道要吃亏成什么样。”

    听着这熟悉的论调,魏不凡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为安妻子的心,也只得开口言道:“是啊,宝珠的确是需要咱们看顾,所以,你也别生气了,好好保养着身体,定要陪宝珠长长久久的好,最好等宝珠离开的那一日,咱们陪她一起去这天上做神仙可好。”

    听闻此言,王秀英绷不住笑了出来,一脸宠溺的望着床上睡着的宝珠,轻“嗯”了一声,心情显然渐渐好了起来。

    而在珠子里的段霄飞听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看来他们真的对能与你一起上天做神仙这件事情深信不疑啊,也不知道当日那一步棋走的对不对。”

    宝珠满脸尴尬的摇了摇头,只无奈的言道:“如今,我也不知道当日所做所为到底是对还是错了,只是我知道一件事情,起码现在他们蛮开心的,这就够了。”

    “是吗,你真的这么认为。”段霄飞话落,见宝珠紧紧的盯着自己,耸耸肩膀,强撑起笑容道:“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你高兴就好。”

    翻了个白眼,宝珠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些了,我看如今我这二伯将我那前二婶离开,这家里能够平静一会了。”

    “我看未必。”

    段霄飞此四字一出,宝珠眉头一皱道:“你这话似乎很有深意啊,莫非你知道了些什么不成。”

    “我倒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这些日子,我看来许多人的梦,却是明白仇恨会将一个人逼成什么模样。”

    宝珠听闻此言,神色一凝,许久才开口言道:“你的意思是说,她还没有放其心中的仇恨,有可能因此仇视报复我们每个人是吗。”

    “我说宝珠,难得真是重新投胎一次,连你的智商都被洗去了吗,你仔细想想毁容之仇,抛弃之恨,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消弭的,更不用说这伤人者,见了她不仅没有丝毫歉意,反而处处恶言恶语相向,那个林巧英又不是什么性情好的,会想要报复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宝珠听闻此言,神色间立马凝重了起来,直望着段霄飞言道:“你这么一说也却是有些道理,只是你不是说有我在,她的脸会好吗。”

    “呵”了一声,段霄飞深吸口气道:“难不成别人捅了你一刀,之后你好了,就能完全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宝珠闻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她又不是那一直以德报怨的白莲花,这不是明摆着吗,不回捅一刀就算不错了,更何况连孔子都言“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似那种不问缘由一味原谅别人的人,都是脑子坏了的,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既是对自己不对不负责任,又何尝不是对坏人的一味放纵。”

    想到这里,宝珠深吸口气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既然如此,你可要多看着点,这家里这些日子就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我可不想他们再出什么事情。”

    “知道了,说起来,这些日子大家都被绊住了手脚,不过好在林锦那边毒烟草的事情进展迅速,想来不用多久就能得到结果了。”

    深吸口气,宝珠无语的言道:“不是吧,就这么快解决了,我还准备参与其中呢。”

    “你能参与什么啊,就你这幅身材,我说宝珠,过了这么久怎么还不长大啊,是不是缺什么营养,你说,我给你弄来。”

    宝珠本就为这事憋屈不已,如今见段霄飞哪壶不开提哪壶,自然是没什么好口气,只冷笑言道:“我弄死你,你信不信,说来这事还不是都怪你,给我找了这么个身体,知道我有多委屈吗。我都没嫌弃你了,你还在那边不停的碎碎念,是怎样,想要我不痛快呢,还是给你自己找不痛快。”

    见宝珠顾着脸颊瞪着自己,段霄飞只觉得其可爱到了极点,脸上不由带上了一抹笑意了,却是让宝珠脸上一沉,双眼死死的盯着对方言道:“你这可是在笑话我。”

    段霄飞闻听此言,只不自在的轻咳两声言道:“我怎么敢呢,不说这些了,总归毒烟草的主意是你出的,咱们主要的目的也是多积攒些福运,如今就要解决了,福运依然是咱们的,也没什么变化呢,至于那林巧英,以她现在的状态,估计也做不出什么来,咱们便别想这些糟心的事情了,不如想想若是接受这庞大的福运之后,你想做些什么。”

    见话题又绕在了原来的地方,宝珠没好气的喷道:“就我这幅模样,能做些什么,还不是跟原来一样,让家里的人运气都变好一点,然后先长大成人再说,再这幅模样下去,我自己都得憋屈死。”

    段霄飞闻言,有些无奈的言道:“我发现,最近真的不适合和你聊天,这天很容易就被你聊死了,这话都让你说成这样了,我还怎么接下去。”

    闻听此言,宝珠不由瞪了段霄飞一眼,没好气的言道:“谁让你总说些让我忍不住想怼你的话,一点意思都没有。”

    “是,我没意思,那林锦学问渊博,才有意思,只是你怎么不去梦里找他,偏在这里打扰我呢。”

    这酸到了极点的话语,将宝珠的心神都给吸引了过去,只没好气的言道:“我说,段霄飞你怎么了,好端端的说这个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那林锦是个什么观感,避着他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去找他。”

    段霄飞闻言,不自在的将头扭到了一边,却从心中散发出笑意来,清了清嗓子,段霄飞管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这才扭头问道:“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一听这话,林巧英也着了急,忙急切的上前,想要将人给抓住,不想却将林巧英的脸皮蹭了一块下来,当下便吓呆在了原地。

    魏英齐见状,再不敢怠慢,忙跑到旁边的院子道:“老师你去看看吧,我那前二嫂的脸皮被烫了一块下来。”

    林锦闻言,淡定的喝着茶道:“只怕是有人蹭破的吧。”

    魏英齐一时无言以对,林锦这才将茶盏放了下来,直望着魏英齐道:“英齐虽然我是你的师父,对宝珠也存了些缱绻心思,可不代表,你家里什么事情我都要跟着掺和,你二哥和你前二嫂的事情,我想没有人能比你更清楚,既然清楚,你就该明白,这件事情我掺和进去,并不是个好的选择,再者说了,我虽医术精湛,但到底是人不是神,你想让我过去做什么呢,帮你二嫂恢复容貌,这件事情,只怕并不好办吧。”

    魏英齐被问的一愣,这才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作为,眼中也闪过一抹沉思,这时赵宇也有些不高兴的开口言道:“英齐,虽然你是我家少爷的徒儿,可是这俗话说的好,有事弟子服其劳,可是你自己想想看,我家少爷和你是不是将这留下来的规矩给反过来了,不管是你有事,还是你家的事情,到了最后,似乎都成了我家少爷的事情,上次你二哥生死关头,我们少爷不得不帮也就算了,可若是什么人受伤都找到我们少爷面前来,那不是我赵宇说话不好听,他们还真没那个让我家少爷出手的资格。”

    魏英齐望着二人,低头苦笑道:“我以为,老师是想当大夫的。”

    “我的确是想,可是我只对疑难杂症有兴趣。”

    听了这话,魏英齐可谓是彻底的懂了,当下便退了一步深吸口气道:“老师,赵叔,以往是我放肆了,你放心,以后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说的对,老师有许多大事要做,实在不该因为我,纡尊降贵,我这就离去,以后英齐家中琐事,便是老师听到看到也只当没有看到。”

    话落,转身便往外走,林锦顿时怒道:“给我站住。”

    见魏英齐果然听话的停下了脚步,林锦这才几步走到了魏英齐的身边道:“蠢材,连话都听不明白,真不知道,若是将一件事情单独交给你办,你会做成什么样子。难道你听不明白,赵叔虽字字句句说的是我,可又何尝不是在点你,英齐你跟我多年,一向通透,不说其他,只说这毒烟草的事情当日是你自己答应的吧,你自己算算看,你可有做过一点事情。难不成你是想等功成之后,白领这一份功劳不成。”

    魏英齐听了这话,只羞愧的低下了脑袋,赵宇这才忙开口言道:“英齐,不是赵叔今天说话难听,实在是英齐你本应该是那腾飞的雄鹰可谁知,魏家却在你脚上拴上了链子,这飞不高也就算了,还时不时得被关起来,再熬一熬,只怕长此以往下去,便是魏家肯将锁链收回,英齐你也飞不起来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