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林锦只觉得自己欲哭无泪,不知道怎么一睁眼睛,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想要解释,却见众人明显不会接受这样的解释,深吸口气,忙望着魏英齐言道:“英齐,老师的为人你是最明白啊,再说,我对宝珠那是真的喜欢,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你给老师说几句话。”

    林锦闻言,望向宝珠的眼中满是不舍,魏英齐见状忙道:“老师,还是与我去旁边的屋子聊聊吧,我想和你聊的,就是毒烟草的事情。”

    见魏家众人的神色都凝重了起来,林锦深吸口气,这才点头应了下来,待二人来到了旁边的屋子,林锦便忙继续解释道:“英齐,你知道的,我对宝珠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绝无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啊。”

    深吸口气,魏英齐扭头望向林锦言道:“老师,这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只是老师今天的事情未尝不是个警醒,你瞧,便连与我平日里关系极好的赵叔,都在你出事之后,用最恶毒的揣测,落在了宝珠的身上。”

    听了这话,下意识的觉得魏英齐后面的话,不会是他想要听的,林锦正要开口,不想却听,魏英齐已经抢先言道:“老师,该说的上次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也不想老调重弹,如今,我只希望你好好想一想,当那些恶言落在宝珠的身上,你是否真的能无动于衷。”

    林锦顿时无言,深吸口气,忙转移了话题道:“不是说,要跟我谈毒烟草的事情吗,你想知道什么,只管问就是了,总归你也参与了其中。”

    此言一出,魏英齐臊的双颊有些通红,更是不自在的将头扭了开来,气势瞬间弱了三分,见此情景,林锦开口言道:“你不用如此,若不是你,也不会发现这毒烟草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付出最多的其实是当今皇上,说来,你我二人都不过是混了个名字罢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魏英齐头低了下来,深吸口气言道:“老师不用为了迎合我,故意这么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上,是我占了老师的便宜,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

    听闻此言,林锦直直的盯着魏英齐,直到看见对方不自在避开的视线,林锦这才言道:“我知道了,最近几天我不会过来了,你放心,赵宇那边我会与他说清楚地。”

    话落,林锦便转身离开了,林锦这才言道:“老师,我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宝珠,也是为了你啊,我不想你多年的声誉毁于一旦,你本有着大好前程,若是为了宝珠,放弃,那我便是千古的罪人。”话到这里,魏英齐无力的闭上了眼睛,长久才平复了心情,转身回了旁边的屋子,见父母还是气呼呼的模样,妻子也是一脸为难的望着自己,魏英齐忙笑着上前道:“爹,娘,那赵叔不过是随口一说,根本就没那么个意思,你们听听就算了,何必真的动气,伤到身子就不好了。”

    冷笑一声,王秀英冷冷的言道:“什么随口一说,我瞧着,分明就是想要我的命,说我们宝珠是克星,瞎了他的眼,哼,依我看你这老师也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若不然,屋里这么多人,怎么偏偏就他晕倒。”

    见妻子越说越离谱,魏不凡忙咳嗽了一声,示意妻子看看儿子的脸色再说,王秀英见了,这才深吸口气,将心中的火气略压了压,这才言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总归英齐你以后若要见你的老师便出去见吧,别牵扯到宝珠的身上,若是再有下次,我一准将人给丢出去。”

    知道母亲说不定真做的出这样的事情来,魏英齐忙替老师辩驳道:“娘,老师心里也是疼爱极了宝珠的,你想想想平日老师遣人送来的那些珠宝首饰,虽宝珠现在还用不到,可却样样都是精品,等宝珠带出去了,哪样不是羡煞旁人,更何况,我老师还时不时的送出些好吃的好玩的,这样的心意,难道仅凭一句话就能磨灭的了。”

    王秀英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怼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不知道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意,总归,以后你还是少将人往家里领吧。我可不想我的宝珠,再听到什么恶言。”

    虽知母亲不过随口一说,没有其他的意思,魏英齐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惊,也不敢再辩驳什么,只讪讪应了声“是”,便拉着妻子退了出去,回到了屋子,这才言道:“你平日在家多劝劝娘,别老让他记恨这件事情。”

    见妻子半天不答,魏英齐这才抬头望去,却见妻子的眼中也闪着怒火,不由无奈的言道:“阿瑶,怎么连你也这样,你该知道,赵叔不过是担心女儿,一时口误罢了,平日里赵叔待宝珠如何,你也是看到的啊。”

    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秦瑶直直的望着丈夫言道:“我是看见了,正因为我看见了所以才觉得痛心,原来,即使往日里再疼爱,不过一件小事,就能让其恶言相向,那我看这往日的疼爱,也有限的很。”

    魏英齐刚要开口,就听母亲的声音传来,“阿瑶这话说的对,可不就是有限的很呢。”话落,人已经站在了魏英齐的面前,狠狠一指头戳在儿子的脑门上,王秀英这才言道:“亏你还是读书人,竟没有我们这些女流看的透彻,若是真的疼爱宝珠,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可警告你,不许给阿瑶洗脑,总之,宝珠以后就跟着我,你那老师来了,也别让她看了,免得再给我们宝珠套上什么别的罪名。”

    深吸口气,魏英齐想说话,便被王秀英开口打断道:“就知道你带秦瑶回来,没什么好事,行了,总之事情就这么定了,以后他们再来,宝珠就跟着我,阿瑶,还愣着做事很忙,跟我走。”

    魏英齐刚要拦着,就见妻子绕过了自己,直接跟在母亲的身后离开了,顿时苦笑摇头道:“我对宝珠也是疼爱到了极点,可老师对我们的恩德,那么多,怎么能忘了呢。”

    只可惜,这番话,王秀英婆媳二人是听不到了,再说林锦回到家中,看着赵宇,终归是没舍得再责备这个一心看护他的人,深吸口气,只将人给赶了出去,便无力的躺在床上言道:“难道,你我之间真的没有缘分吗,到底是谁规定的,你我之间在一起就是错,若是礼法,那我将这礼法变了,是不是你我之间就再无阻碍了。”

    眉头一动,听到林锦所言,段霄飞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有些无奈的言道:“你要真敢这么做,那我就灭了你,我和宝珠来这可是为了福运,可不是罪孽,若真让你做成了,这得死多少人,到时候这些罪孽都得算在宝珠的身上,不行,我得和他好好聊聊,绝不能让他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身子一动,林锦却是整个人窝在了一起,无奈言道:“可是若我真的入了梦,他会不会知道,我时时刻刻的盯着他,那林锦聪明的很,若是让他猜到了什么,那我和宝珠就危险了,算了,还是就这么看着吧,若有什么不对,大不了,将他拖入梦中就好了。”

    如此想着,段霄飞便也暂且放下了动作,却不知道这样做,给他和宝珠二人留下了多大的后患。

    而同时林巧英的脸,竟真的随着众人的意愿,好了起来,而且也许是不见阳光,吃的又好,竟生生年轻了许多,恍若那二八少女一般,魏二柱只觉得当日那个让他动心的姑娘又回来了,只望着小倩温柔的模样,心中更是羞愧难当,这家中是一日也不敢多待,索性躲了出去。

    却未看到林巧英勾起的嘴角,魏月看着这明显黑化到了极点的老妈,嘴角抽搐不已,到底是母女一场,实在不想看着她作死,便深吸口气,走到了母亲身边言道:“娘,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好容易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以你如今这副模样出去,定能找个好姻缘,你可别想不开,又做出什么事情来,坑了自己。”

    淡淡的撇了魏月一眼,林巧英这才冷言道:“乖女儿,你是我生的,在那贱人眼中,你就是一根刺,你该不会以为,等你爹,真的娶了她进门,你们姐妹就会有好日子过了吧,我告诉你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你可别忘了,后娘就是后娘,这世上,有几个后娘能真心对待前妻的儿女,别做梦了。”

    长出口气,魏月望着母亲,无奈言道:“娘,我从未做过这样的梦,我也知道,后娘没有亲娘好,可是那不是我说不想要,她就不会来的,就像我想让亲娘留在身边,可又有谁肯听我的呢,没有人,娘,你的容貌好不容易恢复,我只希望你能快乐的过下半辈子,不要在与他牵扯了好吗,缠着一个已经不爱你的男人,又有什么用呢,他们狠起来,只会让你伤的更重。”

    “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会在乎这些吗,我一定要将你爹给抢回来,至于那个贱人,呵呵。”

    光听这话,魏月便知母亲定然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忙紧跟着劝道:“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这个世界上男人多的是,你何必就非得栽在我爹一个人头上呢,更何况,他如今对你只不过是同情而已。”

    见母亲听了这话,冷冷的盯着自己,魏月不由退了一步道:“娘,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只见林巧英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这才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刹那间,魏月便神色大变道:“娘,你在说什么,我是你的魏月吗。”

    听了这话,林巧英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我是对几个女儿不精心,可这并不代表,我就会忍不出自己的女儿,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占了我女儿的身子。”

    如出一辙的理论,只让魏英齐无奈极了,深吸口气,索性直言道:“老师,我知道你担心,可是如今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解决,况且我二哥也因为这个搬出去了,我们还能怎么样。”

    “那还用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更何况,我们有个先天的优势,别忘了,林氏所用的大夫是咱们的人,若是想要她如何,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说呢。”

    见房门已经被赵叔给关了起来,魏英齐又如何能不明白,二人这是有备而来,苦笑一声,魏英齐忙望向林锦言道:“老师的意思,是要我杀人。”

    “没错,有的时候,为了保护我们在乎的人,是该有些牺牲的,况且,我们不过是抢先一步下手罢了。”林锦说到这里,还深深的望了魏英齐一眼道:“英齐,老师今天就交给你,有些时候抉择真的很重要,该下狠心的时候,千万不要心慈手软。”

    魏英齐苦笑出声,当下便摇了摇头道:“我做不到。”

    林锦急喊了一声“魏英齐”,却见坚定的摇头言道:“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林氏的报复会不会出现,就算有一天她真的会出现也好,可我不会因为那些,便随便解决一个跟我生活了多年的人的性命,就算她如今说来,已经和我家没有什么关系,可说起来,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感情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的,而且说实在的,若不是我爹娘亲自揭露出来,在我们兄弟几个眼中,这个二嫂其实过的十分的艰难,也是她千般万般的不对,可她到底是我哥的发妻,我若真的下了手,那有一日若被我二哥发现了,那我与他之间就隔着杀妻之仇,那老师,我且问你,我们之间的兄弟可还做的成。”

    “英齐,你想事情不要钻死角尖好不好,且不说我们动的手,你那二哥能不能发现,更何况,林氏早已经被你二哥休了,算起来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又从哪里可以说成是杀妻之仇,英齐,你想的真是太多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