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只林双看起来,并不如林文一般有信心,而是开口言道:“只是大哥,事情未必如你想的一般,且不说别的,只说林锦和林牧兄弟二人从小不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至于如今传来的消息,会不会是林锦故布疑阵,其实心中有了什么计策,就等着有人往里钻呢,而咱们家的这位二傻子就是第一个往里钻的。再者,咱们浪费时间在这里讨论真的好吗,若我记得没错,这毒发作极快,你瞧如今都死了几个人了,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们。”

    摇了摇头,林文坚定地言道:“我说不是,不说别的,林武你们总知道吧,他应该是第一个接触的人,而且还被喷了一脸的血,但不是没有听说他出什么事情的消息,更何况林锦不傻,我可不认为,他会真的会跟林家翻脸,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肯定,若是毒杀旁支的事情出现,林家绝不会坐视不理。”

    林双二人也深觉有理,心中略微一宽道:“那是不是表明,只要是林家人,那便会无事。”

    摇了摇头,林文嗤笑道:“那林锦又岂是好于之辈,只怕对咱们的身体动了些手脚,不管有没有,去一趟,这心也就放在了肚子里了。”

    林双闻言,忙开口言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出发。我这就去召集人手。”

    见林文点头,林双便自去了。

    这边林方带着林武先行一步,林文兄弟三个,带着人马紧随其后。

    两方人马几乎同时到达了小镇,可前往之地却不同,一个直接去找了林锦,而林文等人找到了李牧的面前。

    林牧听到旁支有人找他,开口言道:“去叫他们进来吧,千里迢迢而来,我倒是好奇,他们的来意了。”

    忙应了声是,将几人给喊了进来。

    一进门,林文兄弟几个便十分恭敬的言道:“林家林文,林双,林全拜见大公子。”

    林牧闻言,忙挥手言道:“免礼,我记得你们是林武的兄弟们是吗。”

    一句话说的三人脸上尴尬不已,这情形,林牧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自然明白是兄弟失和,不由接过了这茬,忙笑道:“不知,你们几位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总要的事情。”

    看见林锦脸上的表情,林牧心中一个咯噔,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说,那药该不会真的那么厉害吧,我的性命可能保的住,你还傻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看看,你是不是想弄死了我,好称心如意,”

    当着众人的面,林锦将林牧的手紧紧的握在了手中,右手还挑逗的在其手背上,画着圈圈,看着屋内众人,只觉得一股凉风袭过,他们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正说着话,就听外面有人惊呼了起来,林文忙道:“我们的来意,大公子随我们一看便知。”

    紧锁着眉头,林牧点了点头,随着众人来到了院子里,却亲眼看见一人化为了血水,便是林牧也忍不住泛起了恶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文闻言,忙一脸歉疚的言道:“说来,都是我那弟弟闯下的祸事,因听闻城内流言,说是林锦当众与大公子表白,担忧大公子有一日会动摇,做出有辱林家的事情来,我弟弟竟办了件糊涂事,派人刺杀了林锦,可谁知,那林锦不愧是当年林家第一人,武艺实在是高强,更恐怖的是他的毒术,如今家中已经死了多人,没有办法我们才来求大公子,希望大公子,看在我们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救我们一救。”

    刹那间,几十人便一起跪了下来,只林牧言道:“莫非你们这些人都参与了不成。”

    摇了摇头,林文忙道:“大公子,不要误会,我们也是到了现在这个情形,方才知道出了这样的大事,我等别说参与,事情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见众人不想说谎,林牧疑惑的言道:“那就奇怪了,那这毒你们是怎么染上的。”

    众人没有回答,只那眼睛都死死的盯着地上那一摊血。

    这边林方带着林武先行一步,林文兄弟三个,带着人马紧随其后。

    林牧见状,一个激灵道:“你们该不会只是看到了这一幕,所以都”

    见众人点头,林牧一个激灵,哪里还坐的住,忙吩咐道:“都愣着做什么,快去备车,赵琼,我问你,林锦现在何处。”

    “回少爷的话,二少爷如今住在他徒儿魏英齐的庄子里。”

    听闻此言,林牧忙道:“备马,我们现在就去。”

    赵琼不敢怠慢,忙上前将一切准备好,一行人,急切的来到了林锦的面前,林方见几个孩子都到了,忙开口言道:“林文,你们怎么来了。”

    林文淡笑道:“父亲这话说的可笑,你能带着二弟前来求活命的机会,难不成我们就是死的不成,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我们,便是往日里父亲偏心二弟,我们也是想要活下去的。”

    听闻此言,林方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林双便也接过了话头道:“父亲,你什么都不用说活了,我实在好奇的很,林武他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让父亲你这么偏心与他,竟然能将我们给完全忘记。”

    林方见三个儿子眼中满是冷意,忙解释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怪爹爹我疏忽了,一时没有想到,可你们都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真的不顾你们的生死。”

    “父亲说的是,父亲的确不可能不顾我们的生死,只不过当时林武在父亲的身边,父亲眼里心里就只有他一个,自然想不到,家中的我们会有什么下场了。若是角色对调,我倒是好奇,父亲可会想起府中的二哥,怕是会将我们丢下,直接回府才是。”

    林方只觉得无言以对,因为结果还真有可能像他们说的那样,不过林方却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只是开头言道:“你们之中,唯有武儿最是厉害,若是想要保住咱们这一脉不失,武儿绝对不能出事,若是出事了,那你们就个个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听闻此言,林文等人脸上俱露出一抹嗤笑道:“父亲,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说这样的话,我真的十分好奇,你哪里得来的结论,只有林武才能兴家立业,他有何特殊之处,我自认才学能力,都不逊于他,父亲为何看不到我的努力,心中眼中只有林武一个人,再者四弟功力深厚,只怕二弟,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我实在好奇的很,父亲到底以哪点认定了他赵武。”

    林方顿时无言以对,因为真如大儿子所说,林武各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

    就在这沉默下,林锦施施然开口言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若是解决家事的话,还请回家解决清楚,再来,恕我不奉陪。”

    林锦一开口,林牧便气急道:“林锦,你到底给他们弄了什么鬼东西,人好端端的怎么会化为血水。”

    林锦闻听此言,眼中闪过一抹玩味,忙一脸急切的将林牧给拽在身边道:“大哥,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莫非你看见了。”

    看见林锦脸上的表情,林牧心中一个咯噔,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说,那药该不会真的那么厉害吧,我的性命可能保的住,你还傻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看看,你是不是想弄死了我,好称心如意,”

    当着众人的面,林锦将林牧的手紧紧的握在了手中,右手还挑逗的在其手背上,画着圈圈,看着屋内众人,只觉得一股凉风袭过,他们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回过神来,林牧一掌便拍在了林锦的胸前,只可惜被林锦瞬间拦了下来,事后还欠扁道:“哥,你知道你是打不过我的,再试下去,我怕你一不小心伤到了自己。”

    见林牧气到要杀人的模样,林锦笑着拿出一粒药丸,速度极快的塞进了林牧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可将林牧吓了一跳,立时想要吐出,林锦笑嘻嘻的言道:“哥,且不说你吐不吐的出来,只这是解药,哥,你真的确定你要吐出来。”

    林牧动作一顿,忙追问道:“你给我吃下去的真的是解药吗。”

    见林牧这模样,林锦没好气的言道:“这种事情上,我用的着骗你吗,哥,难道到了现在,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轻咳了一声,林牧不自在的言道:“不重要的话,现在不用说。”

    见兄弟二人这旁若无人的模样,林文忙上前言道:“那个,可否也给我们一粒解药。”

    林锦闻言,淡淡的扫了林文一眼,这才似笑非笑的言道:“你在跟我说话吗。”

    林文神色一僵,忙点点头道:“是啊。”

    “那我还真要怀疑,你们的脸到底有多大了,林文,我问你,若是有个人想要你的性命,且三番四次差点成功了,你若见了会饶了他的性命吗。”

    林文身子一僵,“原谅,不活撕了他就不错了,他脑子又没有毛病。”

    只这么一想,林文便知道林锦到底是什么意思,对于林锦的脾气他也是了解的,遂林牧并没有应下,而是扭头望向林牧道:“大少爷,还请你救我们一救,若今日你救我们一命,以后我等定唯你马首是瞻。”

    林方听了这话,心中一顿气急道:“林文还不给我住口,这里那里有你说话的余地。”

    若是原来,林文对林方这个父亲,还有几分父子之情的话,也在这一次次的事件中,消磨了个干净,只见其淡淡的望向林方言道:“父亲,这话很是奇怪,谁不知道大少爷如今是代家主,以后,便是家主,我身为旁支,提前向未来的家主表明心迹,有何不可,父亲莫非有什么不同的想法不成。”

    望着林牧瞬间阴沉望向自己的眼神,林方忙开口言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有其它的想法,只是如今家主还在,如此作为,将家主置于何地。”

    林文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怼道:“家主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旁支之内,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干,只是不知,父亲眼中的二弟到底选了何人,知道了流言,不说帮着压制,反而要杀了林锦这位曾经的二少爷,我倒是好奇,这玩的是哪一出。”

    见到了此时,林锦对“魏月”还是颇有微词,赵宇心中一笑,却是顺势言道:“对了,少爷,关于魏月,你计划怎么办,可要我将她给弄回来。”

    摇了摇头,林锦忙开口言道:“暂时还是不用了,毕竟如今我那哥哥好容易才相信了我的话,我可不想在这中间再闹出什么事情来,比起魏月,还是让他烦心我的事情吧,不说这些了,明天找个机会,咱们演场戏,然后就去看宝珠。”

    赵宇忙点了点头,高兴的言道:“少爷,可要带些东西过去。”

    听了这话,林锦只淡淡的撇了赵宇一眼,那眼神就是再说,这样的事情还用问吗。

    两人对视一眼,一夜过去,一大早,林锦便带着赵宇来到了林牧的面前,林牧见状,忙退了几步,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方才紧跟着言道:“你跑过来干什么,该说的话,我不是已经让赵宇告诉你了吗,你那个徒儿有些日子没见了,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他。”

    林锦双眼沉痛的望着林牧,只将林牧看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清了清嗓子,忙开口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林锦扫了林牧一眼,淡然的言道:“这话该我问你才是吧,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你为什么要将我推到别人的身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论武艺,论样貌,论才华,便是这世间男女,有哪一个能胜的了我,况且,我自认为这世上除了爹娘外,再没有对你比我真心,可你竟然弃之如敝履,哥,我真想知道,你有心没有。”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