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未修改,勿订阅

    只想到陈纪荣到底是陈家的女儿,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赵天成自然不敢再起什么心思的,想到这里,忙强笑道:“夫人放心,我不过是想和林公子私聊一会,你放心,分寸我还是知道的,定然不会做出什么对咱们不利的事情来。”

    可惜任赵天成说的再好,陈纪荣都没有半分相信的意思,而是冷冷的望着赵天成小声言道:“若你真是个有眼色的,怎么到了现在还在这个位置上,别给我们找麻烦,跟我回去是正经。”

    神色一愣,赵天成眼中闪过了一抹恼怒,竟是没有言语,直接扭头对着林锦道:“林公子想来会留我下来是吗。”.

    抿唇一笑,林锦当下笑道:“自然是欢迎的,只要赵大人不要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安在我的身上才好,尤其是如谋反这种要命的罪名,如何。”

    干笑两声,没有人比赵天成自己清楚,他刚刚确实有这个打算的,不过事情既然过去了,赵天成也不傻,自然不会再提这茬忙越过了话题道:“林公子说笑了,以后我还要仰仗林公子的关照呢,只要不违背世俗公理,赵天成以后便已林公子马首是瞻。”

    林锦没有二话,只是示意赵天成此处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赵天成顿时心领神会,忙将没用的人都给赶了出去,关了院门,这才跑回林锦面前道:“不知林公子可有什么指教,不瞒你说,我自幼家贫,能走到这个位置纯属侥幸,为人处世更是差的要命,若林公子有什么指教,千万不要客气,找某定然欣然接受,加以改正。”

    将手中的棋子落下,林锦淡淡言道:“若你真的诚心如此想,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升官的机会,若是办的好,想来一个连升三级是不成什么问题的。”

    赵天成听了这话,眼睛里的光芒亮的惊人,急切的追问道:“林公子你说真的,真的能连升三级。”

    又是一颗棋子落下,林锦勾起唇角道:“自然是真,只是你也知道这世上的事,从来就没有不付出代价的,若是你想看看戏就得到那样的结果,只怕……”

    赵天成忙“哦”了一声,回过神来,便急切的言道:“瞧林公子你这话说的,我们又不是那等不懂事之人,如何会不知道这般道理,只要能让我这位置动一动,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也不怕你笑话,便是将妻子送到你床上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做的出来的。”

    这话一出,赵宇只听得恼怒不已,当下便不屑的言道:“你龌龊,我家少爷可不是那样的人,当我家少爷是什么人,什么阿猫阿狗,也敢送到面前来,你这侮辱的是谁。”

    见林锦神色也有些不好,赵天成哪里不知自己这是说错话了,忙笑着言道:“刚刚不过是玩笑话,打个比方,打个比方,再怎么样我也是个男人,哪能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呢。这不是傻了吗,不说这些了,对了不知林公子可保证我升官的事情,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望了赵天成一眼,林锦与自己对弈又下了一子,这才淡淡的言道:“你的命。”

    三字方落,赵天成便僵在了原地,脸上的强笑也撑不住了,“林公子,便是刚刚我做事有些欠妥当,可你要让我去阴曹地府当官未免太过分了,便是那阎王爷,我也是不愿意做的。”

    林锦听到这里,方才将手中的棋子扔在了棋篓子里,正眼望着赵天成言道:“你想到哪里去了,若真是这样,你又不傻,如何会答应,只是你应该清楚,好处总不会平白得来,总要付出些什么才是。我刚刚所言,也不过是最高的代价了。可也未必会走到那一步不是吗。”

    赵天成死死的盯着林锦,许久方才言道:“你该不会真的想要造反吧。”

    听了这话,林锦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直望着赵天成言道:“你未免也太会想了,皇帝老儿那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费时费力,一不小心还要被骂成昏君,我得多想不开,才会干这种坑死自己的事情。”

    赵天成听完此言,却是半个字都没有相信,这世上还有不想做皇帝的人,若是给了他,便是只做一天,他这辈子也就值了。

    深吸口气,赵天成咽下就要到嘴边的话,直接言道:“那还请林公子指教,毕竟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连升三级。”

    “抓佞臣贼子,平家国祸患,保江山社稷,你觉得这样的功劳能否让你连升三级呢。”

    每说一句,赵天成的心中便是忍不住的兴奋,连连点头道:“能,能,能,林公子莫非近期,国家有这样的事情吗。”

    “我既然说的出,自然就是有的,怎么有没有兴趣,随我一起去闯一闯,过了便是锦绣前程,若是没过,也不过一条性命而已,也好过赵大人在这里窝窝囊囊,还每日里被人诟病,说你是靠着妻族才占住了这个位置,当然了,这话虽说的是事实,但是与大人却是颜面尽失。”

    看着赵天成气个半死的模样,林锦一个眼色,赵宇便忙接过了话头道:“不知赵公子可想好了,选哪一样,是放手一搏,还是窝囊的过一辈子。”

    赵天成闻言,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终究是自尊心作祟,做了选择,“你所说的事情有什么我能做的,只管开口,只希望我今日的选择不会错才好。”

    林锦闻言一笑,扭头望了赵宇一眼道:“赵叔,你便与他讲讲吧,也让他明白,这件事情,坐下来,升官倒是其次,最重要的便是利国利民,不知能为他积多少福德。”

    赵天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拱拱手道:“林公子,口中留德,本官自认上任以来,上对得起皇上器重,下对得起治下百姓,林公子这隐晦提及我缺德的事情,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耀眼,实在是荒谬的很,以后还请不要说了。”

    闻听此言,林锦有些好笑的道:“随赵大人怎么说,事实如何,天知地知你知我也知,还是说,赵大人自认为有些事情做得隐晦,我便查不到。”

    一句话,忙将赵天成所有的骄傲都给打落了尘埃,只皱了皱眉头,强笑着拱手言道:“林公子,咱们如今可是在一条船上,想来,林公子,应该不会在自己人身上捅刀子吧。”

    “赵大人这话说的极是,便是这种关系不知道能够延续几日,不过赵大人倒是不必担心,我这人从不像合作伙伴下暗手,起码在我们合作的时候,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背后出手,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虽然林锦只保证了合作期间,但赵天成已经很满足了,点点头言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放心了,赵管家是吗,能否请你移驾旁边的屋子,好好给我讲讲,接下来,咱们到底要合作些什么,完结之后,我又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赵宇挑眉一笑,望了林锦一眼,见其点头,便点头应道:“自然可以,赵大人这边请。”

    见两人离开,林锦方才继续起了这一人去棋局。

    而宝珠听完段霄飞的陈述,长出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后怕的言道:“看来真的不能小看这些古代人,为了性命竟然害了我全家的性命,如今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只可怜了他们的家人,罢了,如今他们的家人对我家可谓恨之入骨,这样的人,却是不能让其留在庄子上了。得想办法弄走才行。”

    段霄飞听了这话,似笑非笑的望了宝珠一眼,这才开口言道:“我还以为,你会发发散心,将他们留下来呢、”

    宝珠,看着段霄飞的神情,就仿佛看一个白痴,没好气的言道:“开玩笑,我脑子又没有坏掉,便是我们爹娘对他们再好,与害了他们血脉之亲比较,那那点子好,只怕也是微不足道的,更不用说,王仁他们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他们只怕是恨毒了我们,将他们留在庄子里,就仿佛留着一群毒蛇,随时准备在你放松的时候咬你一口,这样的隐患,我怎么能留呢。”

    看着段霄飞脸上的欣慰笑容,宝珠没好气的一脚踩在段霄飞的脚上道:“我说,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

    “是是是,你当然不是了,还白莲花呢,根据你以往的作为,我都要怀疑你有没有心了,冷心冷情,真不知道一个女孩子你是怎样养成这样的性子的。”

    而显然这样的问题,宝珠是不愿意回答的,遂只是避过了段霄飞的视线,倒是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而段霄飞也不会不识相的接着往下问。

    看着赵天成气个半死的模样,林锦一个眼色,赵宇便忙接过了话头道:“不知赵公子可想好了,选哪一样,是放手一搏,还是窝囊的过一辈子。”

    赵天成闻言,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终究是自尊心作祟,做了选择,“你所说的事情有什么我能做的,只管开口,只希望我今日的选择不会错才好。”

    林锦闻言一笑,扭头望了赵宇一眼道:“赵叔,你便与他讲讲吧,也让他明白,这件事情,坐下来,升官倒是其次,最重要的便是利国利民,不知能为他积多少福德。”

    赵天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拱拱手道:“林公子,口中留德,本官自认上任以来,上对得起皇上器重,下对得起治下百姓,林公子这隐晦提及我缺德的事情,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耀眼,实在是荒谬的很,以后还请不要说了。”

    闻听此言,林锦有些好笑的道:“随赵大人怎么说,事实如何,天知地知你知我也知,还是说,赵大人自认为有些事情做得隐晦,我便查不到。”

    一句话,忙将赵天成所有的骄傲都给打落了尘埃,只皱了皱眉头,强笑着拱手言道:“林公子,咱们如今可是在一条船上,想来,林公子,应该不会在自己人身上捅刀子吧。”

    “赵大人这话说的极是,便是这种关系不知道能够延续几日,不过赵大人倒是不必担心,我这人从不像合作伙伴下暗手,起码在我们合作的时候,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背后出手,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虽然林锦只保证了合作期间,但赵天成已经很满足了,点点头言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放心了,赵管家是吗,能否请你移驾旁边的屋子,好好给我讲讲,接下来,咱们到底要合作些什么,完结之后,我又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赵宇挑眉一笑,望了林锦一眼,见其点头,便点头应道:“自然可以,赵大人这边请。”

    见两人离开,林锦方才继续起了这一人去棋局。

    而宝珠听完段霄飞的陈述,长出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后怕的言道:“看来真的不能小看这些古代人,为了性命竟然害了我全家的性命,如今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只可怜了他们的家人,罢了,如今他们的家人对我家可谓恨之入骨,这样的人,却是不能让其留在庄子上了。得想办法弄走才行。”

    段霄飞听了这话,似笑非笑的望了宝珠一眼,这才开口言道:“我还以为,你会发发散心,将他们留下来呢、”

    宝珠,看着段霄飞的神情,就仿佛看一个白痴,没好气的言道:“开玩笑,我脑子又没有坏掉,便是我们爹娘对他们再好,与害了他们血脉之亲比较,那那点子好,只怕也是微不足道的,更不用说,王仁他们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他们只怕是恨毒了我们,将他们留在庄子里,就仿佛留着一群毒蛇,随时准备在你放松的时候咬你一口,这样的隐患,我怎么能留呢。”

    看着段霄飞脸上的欣慰笑容,宝珠没好气的一脚踩在段霄飞的脚上道:“我说,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