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事情反转

    “这也许是你怕我将来泄露了什么,索性连我一起除了,这样,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你所做的事情了。”

    王秀英听到这里,气愤的站起身道:“我杀了你。”却因为有伤在身,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魏英齐赶忙上前,将人扶了起来,望向魏林道:“族长,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魏不凡此时也忙开口言道:“不错,这徐神婆就是个骗子,骗子的话怎么能信呢,再说当日明明就是我去找的你,是你说我阴气缠身,家里必有恶鬼,我这才花了银子请你来的,不是吗。”

    徐神婆闻言,那叫一个一脸疑惑道:“老爷子说什么呢,我可没见过你,当日请我的可是举人老爷,也不能说请,应该说是威胁利诱,若是不信,你尽可问问我的孙子,他一个小孩子,总不会骗人就是了。”

    “呸,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有你这样的奶奶,你孙子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听闻此言,徐神婆亦是毫不客气的回怼道:“若照你这么说,你生的儿子又都能是什么好东西,这举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呢。”

    待明白过来,徐神婆话里的好意思,王秀英是真的直冲过去,要跟她拼命了,魏英齐无奈的搂着母亲道:“娘,你别被他影响了,他现在就是想要激怒你,找到破绽逃跑,你可千万别上当,要不然就太便宜她了。”

    咬碎了牙,王秀英冷哼一声道:“你娘我是什么人,这样的伎俩怎么能瞒的过你老娘,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见安抚住了母亲,魏英齐便也恢复了往日镇定自若的模样,嘴角挂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道:“好,你说我去请了你来,可有什么证据。”

    “这我当然有,昨天你是进了城的,就是在那时找的我。举人老人若是想证明你的清白,只要你能证明昨日你没有进城,那我便认栽,只当是我自己骗人所致。”

    秦瑶见状,刚想说丈夫在家,就被魏英齐给拦了下来,只见其上前一步道:“我是去了城里,可没去找你。”

    “是吗,谁能证明。”

    淡淡的一句话,只问的魏英齐哑口无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说岳父母一家只怕没人相信,说了那人,只怕这祸事更大。

    秦瑶见状,忙道:“我哥和爹娘都能作证,英齐便是送他们去了。”

    此言之后,果然结果如魏英齐所想一般,只见徐神婆不屑一笑,嘲讽的道:“他们说的话,你问问在场有谁肯信,再者,这银子我可还带着呢。建木将银子拿出来还给举人老爷,这骗人的名声奶奶我可不背。”

    徐建木闻言一脸心痛的将怀里的钱袋拿了出来,递到了徐神婆的手里,徐神婆将里面的银子倒在了手上,这才言道:“你们瞧瞧,若不是举人老爷,我可不信,魏家其它人能拿到出来,若是拿的出来,那这净身出户,可就是个笑话了,况且,这银子里有一个十分的特别,可不是普通老百姓手里能有的,我想他的来路,定然是能查的出来了。”

    望着徐神婆举在手中的银子,魏英齐一脸莫名的望着妻子,秦瑶此时又如何不知,自己所做的事情连累了丈夫,忙开口言道:“不是那银子是我给的,我相公真是不知情啊,你们别冤枉他。”

    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拦下妻子更多的辩解言语,魏英齐开口言道:“阿瑶,什么都不必说了,到了如今,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有人布局,让我入套啊,真没想到,我魏英齐一个小小的举人,竟然被人设计到这种地步,真是让我百口莫辩,只是我好奇的很,到底是谁,能抓住这样的机会。”

    说着,魏英齐怀疑的眼神却是落在了魏月的身上。

    见状,魏月便知其心中在想什么,当下没好气的道:“我说三叔,你该不会怀疑我吧,拜托,若我真要动手,怎么会设这种蠢得要死的局,更何况,你可是举人有钱有名,我一个农家的小丫头,有什么本事,让这远赴盛名的神婆,舍你就我,不是开玩笑嘛。”

    听了这话,魏英齐眼睛一亮道:“这么说,你相信,并不是我去将人请了徐神婆来的了。”

    “你没那么蠢好吧,如今你已经是举人,对你来说名声自然比什么都重要,犯不着为了我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侄女,去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林巧英见女儿竟然这么说,忙开口言道:“阿月,别乱说话。”

    望着王秀英眼中露出的冷意,魏月摇了摇头道:“我说,娘,你们现在是不是搞错重点了,如今说的可是她徐神婆骗人之事,怎么你们的重点似乎更加倾向是不是三叔让他来的,这和她骗人,有一毛钱的关系。”一抹厉光闪现眼底,魏月淡淡的扫向魏林道:“不知族长如此是何用意,莫非我三叔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处处要置他于死地呢。”

    见所有人都望了过来,魏林皱着眉头道:“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我现在可是为你出头,想要将害你的人捉出来,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如此作为,是否有些不识好歹了。”

    “原来族长是在为我出气啊,既然如此,就请族长快将这骗子领去处置了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跑到官府报案去了,我想十里八乡的人,应该也好奇,这徐神婆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装神弄鬼,不过到那时,我想他们更好奇的便是,我魏家的族长,竟然不关心这样的大事,反而纠结到底是谁请这个骗子来的,族长你说。”魏月靠近魏林身边,小声言道:“若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想,你这个位置可否还坐的稳。”

    自从当上族长之后,谁对他不是客客气气的,如今被个小丫头逼到了这样的地步,话里话外的威胁,魏林的脸色实在是难看的紧,只在众人面前自然不好发作,便只让人将徐神婆绑了回去,匆匆离开了。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