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柳暗与花明(求首订)

    深夜的街道,一辆马车在飞快地行驶,车内端坐的李东阳正闭目养着神,旁边的张可是片刻都安静不下来,看着师兄稳稳当当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师兄,周师伯还没有答应咱们,你怎么就张罗着走啊?”

    李东阳睁开双眼,“你怎么知道周大人没答应咱们?”

    张一怔,“他没说帮咱们啊?”

    李东阳微微一笑,“小五,有些话,不是用耳朵听的,而是要用心去听。”

    张懵了,“师兄,我不太明白。”

    李东阳说道,“你呀!不用懂,还是简单单纯些更像你,不过这次多亏有你。咱们小五还是很厉害的。”

    张微微叹了口气,“师兄,你竟安慰我,还不知道这招行不行呢?”

    李东阳又闭上双眼,没有再说话。

    车厢内只不断传来车轮咯吱咯吱的声音。

    第二日清晨,张向钦天监告了病假,窝在李府与嫂子刘氏、二个侄子闲聊。

    不一会儿,元默也来了李府,跟张和刘氏一起喝茶吃点心。

    元默看着张心事重重的样子,那股无名火气升了起来,“小五,你老发什么呆?又在为那个要被废的太子担心!”

    张白了元默一眼,“元默,你能不能说话不这么冷嘲热讽的!”

    元默听了立刻瞪起眼睛,“他又不是我的朋友,我就是不喜欢他,怎么着?”

    张刚要发作,李东阳从外面匆匆进来了,神色如常,看不出喜悲,进来后稳稳当当坐下。

    张急急的问道,“师兄,今日朝上...”

    李东阳瞥了她一眼,张打住了话头。

    李东阳端起了茶杯,说道,“夫人,让下人中午备些好菜,元默中午也在府上吃吧。”

    夫人刘氏答应着,领着两个孩子下去准备了。

    李东阳慢慢地喝起了茶,未再多言语。

    张满肚子疑问,只好憋着不说,元默看着二人,眸光闪过一道精光,也未多说话语,只陪着李东阳喝着茶。

    中午时,几人一起用过午饭后,元默便借故告辞离开了李府。

    张回到自己房间,在房内踱来踱去,想着今日师兄的表现很是平常,看不出一丝焦虑,像是事情是按照计划实行的,心中稍微安定了些,她让小通准备笔墨,写起字来,这一写竟写至深夜,张感觉胳膊发酸,眼皮发沉,便扔了手中笔杆,让小通收拾残局,一头扎到床铺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张连着几日未好好睡觉,这一觉竟睡至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她起床时,外面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中的最高点,张醒来来,洗漱完毕后,便去了刘氏的院子。

    刘氏这个时候在给孩子喂食。见张进来,招呼张坐下一起吃些点心。

    张问道,“嫂子,我师兄今日还没下朝吗?”

    刘氏说道,“已经回来了,这会儿跟元默二人在书房说着事呢。”

    张闻言站起身来,“嫂子,那我去书房找师兄问点事啊!”

    刘氏看着匆忙的张,“你吃些点心再去吧,诶,你慢点!别跌倒了!”

    张一溜小跑来到李东阳书房。一进屋,见李东阳与元默正在屋内品茶,元默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张匆匆问道,“师兄!你回来了。”

    李东阳像是料到她会来般,冲她微微一笑,“小五,来坐下。”

    张走过去坐了下来,李东阳说道,“昨日礼部尚书周大人与钦天监郑大人向皇上进言,说前日夜里,钦天监观星使发现星相有变,直指东南泰山方向,周大人说,按星相显示,上天恐有不满,要降下灾祸。皇上表示质疑道,本朝执政没有偏颇和不公,为什么上天会降下灾祸?周大人只说了四个字应在东宫。”

    元默不屑的笑道,“他还真是敢说,皇帝能信吗?满朝文武能信吗?”

    李东阳接着说道,“皇上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大臣中许多人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周大人的为人向来古怪,从来不参与党派之争,而且与东宫从无交往,向来处理公务都是以事论事,从不对人。群臣都认为周大人不会替太子出头说话,皇上就更不会认为。但是周大人这么说了,皇上也不得不顾虑,便让礼部会同钦天监详细查明。”

    张急忙问道,“那今日有信了吗?”

    李东阳说道,“今日正当朝会之时,传来了山东的八百里的加急文书,前日夜里,山东泰山地震,死伤百姓五百余人,倒塌房屋无数。消息一出,朝野震动,皇上的脸上当场吓得苍白无色,浑身发抖,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张长长吐出一口气,“周大人此时该说话了吧?”

    李东阳笑道,“没等周大人开口,皇上就急忙向周大人问策,周大人自是一番慷概正直的陈词,提出来解救之法。首先便是不得再提废立太子之事,由皇上亲手撰写祭文,内容是赞扬太子的贤明和孝道,还有向上天表明皇帝对太子是无比信任的,由祭祀官焚香祷告三日后诵读于天坛前,这样方可安抚上天的愤怒。二是并立刻任命朝中官员前往泰山赈灾,以安民心。”

    张问道,“皇帝都答应了?”

    李东阳笑道,“皇上不但都答应了,而且当场赏赐东宫黄金千两,锦缎百匹,珠宝十斛。并派阁臣前往东宫安抚太子。同时为了表示对太子的重视,下旨让太子协理礼部和工部事务。”

    张瞬间感觉浑身轻松,“这么说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元默在旁边一直观察着张的表情,试探地说道,“朱佑樘的运气真的这么好吗!老天爷都帮着他?”

    张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说道,“他运气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以后他的事,都不关我的事了。我跟他两不相欠了。”

    元默惊奇道,“你这反应真是奇怪,刚才还关心的不行,如今人家无事了,反倒撇清与他的关系了?”

    张没有理他,转头跟李东阳说道,“师兄,钦天监那里,我不想回去了。”

    李东阳点了点头,“我明白,那里你的确不适合再回去了。我会跟周大人和郑大人解释此事,你那边住处的行李我会差人取回来。”

    张又说道,“还有,我在李府已经住了好几个月了,之前嫂子跟我母亲说的是来府上小住,如今也该回去了。”

    李东阳微微一怔,“小五,这个你倒不必急于回去...”

    张打断了李东阳的话,“师兄,我想回家了。今日就打算搬回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