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拜访李府

    张岐喝了口茶,没有再追问张的事,倒是向张峦问起鹤龄与延龄的学业,以及张峦去国子监任职的一些事情。大家的注意力一时从张的身上转移开了,张暗自松了口气。

    当晚,张岐在府上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宴请堂弟一家。两家人吃的非常尽兴,张贞对张格外亲热,一直拉着张的手,问东问西。

    张的性情本就开朗,只是在父母面前总是压抑自己的真性情,装深闺淑女。此时见堂姐如此亲切,也兴致颇高的与堂姐聊天,有时声音高了些,张岐没有在意,只是看着姐俩笑了笑,倒是金氏瞪了张好几眼。

    宴席很晚才散,张与两个弟弟随着父母坐马车回自家宅子。

    马车上,金氏严厉地指责了张在席上仪态不周的表现。张嘴上受教,心中暗想,高声说几句话就不顾仪态,娘亲要是知道她在雾灵山的样子,会不会昏过去......

    转眼间,张已经来了京城半个月有余,张峦白天去国子监,二弟鹤龄每日在家读书温习功课,准备参加明年礼部主持的春闱,小弟延龄则被张峦送去了附近的一个私塾念书。

    张则每天不是在屋内看书,就是与小通大眼瞪小眼的呆着,要不就是被母亲叫去屋内做女红。

    别说她在玄微书院不做女红,就是在舅母家,也是没有做过的,一双白嫩小手笨的不行,刺绣针织,不是走错线,就是扎了手。金氏见女儿女红不行,心中十分着急,生怕耽误女儿调到金龟婿,更是使出全身功夫教习女儿。日子长了,张苦不堪言。

    这日,张从母亲房中回来,刚进屋就大呼肩膀酸,手腕痛,小通给她沏了杯茶,笑着为她捏了捏肩膀,说道,“小姐,咱们来京城都半个多月了,什么时候去找东阳少爷啊?”

    张苦笑道,“小通,我也想去找东阳师兄啊,可是自从上次大伯父府中回来,母亲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每日强逼我学姑娘家的那些女红刺绣,不让我出门,我这怎么去找东阳师兄啊?”

    “小姐,夫人那是看贞小姐贤良淑德又嫁的好,也想严加管教你,以后好给你找个好婆家啊!”

    “唉!关键是我现在并不想嫁人啊!愁人!”

    “小姐,要不,你去找贞小姐,让贞小姐教教你吧?”

    “不是教的问题,是我自己不感兴趣,我找贞姐姐有什么用...贞姐姐...有了,小通,真有你的......”

    小通惊诧的看着张,张笑道,“我明天跟母亲说去伯父府上找贞姐姐学习。母亲一定会准许,然后出宅子后,我就去找东阳师兄。”

    小通也高兴起来,“嗯嗯,小姐,还是你聪明!”张拿定主意,心情也好了起来。又与小通聊了会天便休息了。

    第二日早上,刚用过早饭,张就跟母亲提出,要去大伯父府上向张贞请教一些女红刺绣的事情,金氏果然很爽快的同意了。

    张带着小通出了宅子,走到无人的胡同,二人迅速换上了随身带出来的男装。一会儿功夫,两个翩翩少年从胡同中走了出来。

    张带着小通,按照李东阳信中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李府。李府的大门修的非常气派,门口守着值班的门房。张礼貌的让门房通传,就说故友张小五前来拜访。门房进去不久,就见一位白衫儒生打扮的俊朗男子飘然走出,正是许久不见的李东阳。

    张兴奋的喊道,“三师兄!”

    李东阳眼中含着惊喜,“小五!你何时来的京城?”

    小通在旁边也喊着,“东阳少爷!”

    “小通也来了!”

    “师兄,说来话长,能不能让我进去说啊,我走了一道,又渴又饿。”张装着可怜看着李东阳。

    李东阳无奈的笑道,“唉!你呀,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似得会撒娇!快进来吧。”

    李东阳领着二人进了府邸,李东阳祖上三代在京为官,李府历经多年修缮,占地广大,房屋众多,府中的小花园修的更是漂亮。张看着新鲜,边走边拽着李东阳问东问西,李东阳把二人领进了一间书房模样的房间。

    房间很大,两面墙上的书架摆满了书。李东阳让张二人坐下,家丁给二人上了茶水就出去。

    张端起茶杯连喝了好几口,李东阳仔细端详着张,“小五,好像比去年师傅生辰时又长高不少啊,说说吧,你们俩怎么从雾灵山跑到京城来了?是不是偷跑出来的?老师知道吗?”

    张放下茶杯,把如何接到家信,老师准许她下山归家,以及离开书院后回到京城的父母身边的事情都告诉了李东阳。

    李东阳静静地听着,眉头微微皱起,待张说完,他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这些日子未收到你的来信?也好,你现在常居京城,以后我们师兄妹相聚也便利些。对了,老师,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师傅挺好的!放心吧!虽然我下山了,大师兄和元默会照顾好师傅的。”

    李东阳忽然露出了一副莫可名状的表情,

    “只怕老师此时已不在书院了!”

    “什么?”张心中一惊,难道师傅真的如他所言离开雾灵山了,

    “你还不知道此事了?外界有传言说老师已离开书院,远游海外了。我写信询问大师兄,还未收到师兄的回复!”

    “师傅他”张心中一阵酸楚,师傅真的远游海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见到师傅了。

    李东阳看张失魂落魄的样子,宽慰道,“老师乃是世外高人,他老人家的想法岂是我辈人能揣测的,也许过段时间他老人家就回来了,你也不必着急。”

    “嗯嗯。”张答应道,张忽然想起一事,“师兄,有个事情差点忘了跟你说,从遵化回来时,我舅母鲁巧娘让我捎个东西给他师兄周洪谟,这位周师伯好像在朝廷里做的官不小呢?”

    李东阳眸内暗光一闪,“周大人现官居礼部尚书,正二品,管着礼部和钦天监。想不到他竟然是你舅母的师兄。”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