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妻子9

    接到李博远信息的时候, 于寒舟正在跟丧小乙讨论买房子的事。

    丧小乙实在太喜欢第四帝星了,他决定要在这里买一座房子, 这样以后他不想接任务了,就来休息一段时间,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过点快活日子。

    “我有钱了也会买座房子。”于寒舟说道。

    如果她足够有钱,她会在许多星球上买房子,然后买许多飞船,各种颜色、款式、功能的都有, 说不定还会养一只宠物, 或者种种花。

    但是目前看来,她既买不了飞船, 也买不了房子。

    飞船就不说了,价格十分昂贵, 没有固定工作的她根本贷不出款, 买是别想买了。如果三年后丧小乙还活着,那艘白色的被她取名为珍珠的飞船还好好的,那她就有飞船了。

    至于房子,第四帝星上位置最差、建得最久、综合条件最不好的房子, 都要四亿星币起价。

    她和丧小乙看上的房子,一个要八亿星币多, 一个要十三亿星币多。

    换算一下,大概是十六根狮虎鞭到二十六根狮虎鞭。

    但是出得起钱, 并且变态到用狮虎鞭的人,本来就少, 他们就算猎到了,也不见得卖得出去。何况, 猎杀狮虎本来就是以命相搏,于寒舟会冒险,却不会拿生命冒险,这次如果不是丧小乙坚持,她根本不会接这个任务。

    说来说去,买房子是个大工程。

    李博远的消息就是这时候发过来的:“你现在哪里?”

    于寒舟给他发了个定位,然后问他:“有事?”

    “嗯。”李博远回道。

    于寒舟以为是正事,就回道:“那你去我住的地方吧,我现在外面,等下就回去了。”

    她把住址发给了李博远,然后拉着丧小乙回去。

    丧小乙玩了一天,兴奋劲儿已经消下去不少,就跟于寒舟乘坐悬浮车回到了宾馆。

    两人到达的时候,李博远已经在休息区等着了。见到两人回来,他站起来,对两人轻轻颔首。

    “进来说吧。”于寒舟在前面带路,进了电梯,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将李博远和丧小乙都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才道:“是上面有消息了吗?”

    “不是。”李博远说道。

    于寒舟也不指望他说话多么痛快,就问道:“那是什么事?”

    李博远看了看丧小乙。

    不用说,于寒舟和丧小乙都明白他的意思。丧小乙道:“什么话要避着我说?”

    “你出去。”李博远道。

    丧小乙不想出去。但是李博远之前训练过他,他不好不给李博远面子。怏怏地出去了。

    门被关上,于寒舟才道:“现在说吧。”

    李博远抿着唇,低头打量她。

    刚才在下面,他第一眼看到她,就被惊艳到了。她穿着一袭蓝色长裙,他说不好那些点缀和小设计,但他觉得她妩媚动人极了。皮肤雪白,双腿修长,一头乌黑微卷的长发飘逸柔顺,衬得她整个人都明艳动人。

    他心里一片火热,竟然开始后悔当初同意离婚了。

    “我……”他清了清嗓子,眼睑垂了垂,然后轻轻抓了下头发,“我,我今天的头发好看吗?”

    于寒舟呆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李博远居然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你有话可以直说的。”她道。

    他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她知道他不善言谈,所以他有话可以直说,不用这么努力想开场白。

    太尬了。

    李博远垂了垂眼,薄唇抿住了。片刻后,他抬起头来:“我想剪头发。你能陪我吗?”

    于寒舟微微睁大眼睛:“啊?”

    她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他刚刚是说,让她陪他去剪头发?

    这人在想什么?

    如果说军区内没有统一剪头发的,她不信。搞不好,人手一把推子。

    毕竟,他们要戴帽子,再好看的发型,扛得住吗?被帽子一压,什么都毁了。

    而李博远从前也是寸头。只是出了次任务,加上养伤了几日,头发没有及时修理,稍稍有些长了。不再钢针似的一头,而是稍稍有点毛绒绒的碎碎的感觉。

    倒是该打理了。

    “我请了一天假。”李博远说道,“我想在外面逛逛。我,还从没有逛过第四帝星。”

    顿了顿,他道:“你也没逛过吧?”

    他们以前居住的星球叫七十二星,是帝国命名七十二的一座星球。那里是她一直生活居住的地方,她逛过,他也被她拉着逛过。但是第四帝星,她头一回来,一定没逛过吧?

    于寒舟沉默了一下。

    然后她道:“我刚刚逛过了。”

    她还给他发定位,就是热闹市区的一个地址。

    李博远听后,沉默下来。

    “对不起。”他道,“我忘了。”

    于寒舟觉得他可能会觉得羞赧。但是从面上看不出来,他惯常冷峻严肃,面无表情。哪怕此刻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看起来仍旧不损体面。

    “我还没有逛过。”很快,李博远抬起头来,看着她道:“你能带我逛逛吗?”

    于寒舟没多想,就同意了:“可以。”

    不说别的,就说他曾经在军舰上那样用心地训练她,带他出去玩什么的,就不该拒绝他。

    “那我们现在就走?”于寒舟问道。

    李博远点点头:“好。”顿了顿,补充一句:“听你的。”

    于寒舟便带着他出去了。

    几乎是门刚打开,隔壁房门也打开了,丧小乙走了出来:“你们说完了?”

    “嗯。”在于寒舟开口之前,李博远说道:“我们有事要办,先走了。”

    丧小乙狐疑地看着他:“什么事?要丢下我?”

    “不要乱打听。”李博远一脸冷峻严肃,说完就走向了电梯方向。

    于寒舟在心里骂他狗。

    搞得多神秘重要的事一样!不就是剪个头吗?

    “我们先出去了。”于寒舟对丧小乙点点头,“你自己别乱跑。”

    丧小乙扁扁嘴:“知道了。”

    于寒舟和李博远走进了电梯。她看着身边穿着一身休闲装,却仍然笔直挺拔的身躯,以及坚毅紧绷的侧脸线条,有点怀疑自己刚才的感觉了。

    这男人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狗。

    于寒舟刚刚做完头发出来,觉得那家店还不错,就带着李博远坐上悬浮车去了。

    给她做头发的小姐姐很惊讶,看了看李博远,对于寒舟说道:“你朋友好帅!”

    比刚才那个还帅!

    于寒舟笑了笑,说道:“谢谢。”然后问李博远,“你想剪个什么发型?”

    李博远低头看着她:“你觉得什么发型好看?”

    于寒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讲真,他剪寸头最方便。

    但是既然他出来做发型了,就说明他心里是不想剪寸头的。于是她看向小姐姐道:“有什么推荐吗?”

    小姐姐立刻操作着墙壁上的虚拟广告屏,挑出几个短发的发型,抓出来放大给两人看:“这几个发型都很适合先生。”

    李博远看着都差不多。

    于是他看向于寒舟:“你帮我挑一个。”

    被委以重任的于寒舟便挑了一个特别圆的头:“那就这个吧。”

    一点棱角也没有,整颗脑袋被修剪成圆滚滚的了。

    李博远看着那个发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适合我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觉得自己适合酷一点,硬朗一点的发型。

    小姐姐立刻道:“先生气质冷峻,特别硬朗,有男子汉气概。这个发型,它虽然看起来比较没有棱角,但是就因为这样,更突显先生的气质。”说完,她看向于寒舟,夸赞地道:“女士非常有眼光呢!”

    李博远顿时愿意了,点点头:“那就这个吧。”

    他很高兴于寒舟选了一个适合他的发型。

    十五分钟后,头发剪好了。是小姐姐几乎一根一根给他修的,修得特别仔细。

    从店里出去后,李博远就忍不住摸自己的头。

    摸来摸去,摸到一个圆圆的弧度。

    于寒舟就仰头看着他,很想也摸一下。

    李博远没发现她的心思,以为自己的新发型很好看,就有点高兴,嘴唇一直抿着。

    不过因为他不高兴的时候,发怒的时候,紧张的时候,心虚的时候,愧疚的时候……嘴唇都是抿着的,所以于寒舟就没发现他其实是高兴的。

    “饿了吗?我请你吃饭?”于寒舟说道。

    李博远道:“我请你吧。”

    怎么能让女士付钱呢?这是非常不男人的行为。

    “我有钱。”于寒舟说道,把自己跟丧小乙见面,如何如何,最后把装备卖了两千多万,分给她六百万的事说了,“想吃什么?我请你。”

    李博远沉默了。

    刚才还高兴的心情,低落了一些。

    他不仅没有丧小乙年轻,还没有丧小乙有钱。

    更没有丧小乙有时间,可以陪着她到处去闯荡。

    本来被长官点醒,而雀跃的心情,此刻又郁涩起来。

    他唯有的,大概就是比丧小乙高一点、宽阔一点、挺拔一点的身躯了吧?

    那么,她会喜欢吗?这些喜欢,足够抵挡丧小乙的年轻、有钱、有时间吗?

    又见她看自己的发型,他想起丧小乙染成金色的碎发,不禁想道,年轻气盛的丧小乙,会愿意被女孩子摸头发吗?

    至少他少年时候是不肯被任何人碰头发的。

    那时候他的发型比命都重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街头,高大冷峻的男人弯下了腰,将修剪得圆滚滚的脑袋凑到女人面前:“你要摸一下吗?”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搓手手):我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