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1

    奢华富丽的寝室中, 头戴珠翠,身着锦绣的于寒舟卧在榻上, 半阖着眼睛,由小丫鬟捶着腿。

    香炉袅袅,散发出一室的静心养气的淡香。屋子里没有人说话,全都在低头做事,唯恐打搅了王妃的清静。

    直到外头响起一连串的沉沉脚步声,渐渐有请安的声音传来:“给王爷请安。”

    须臾,帘子被挑开, 屋子里光影一暗, 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而此刻于寒舟也坐起身来,由丫鬟扶着站起身, 冲来人行了一礼:“王爷来了?”

    来人正是宁王,高纬。

    他生得一双飞扬神气的英眉, 鹰隼般慑人的眸子, 视线扫过人时,不怒自威,令人不敢直视。他容貌十分俊美,乃是京城第一美男, 是闺阁女子极心仪的对象。

    当他的目光落在于寒舟身上时,也并没有温和多少, 仍旧是威严无情的模样,只淡淡颔首:“平身吧。”

    于寒舟这才直起身来, 上前搀扶他:“王爷请坐。”

    高纬坐下,自有丫鬟为他倒茶, 他随手拾起杯子,低头饮了一口。蓦地, 他眉头微凝。

    不对,过于安静了。

    往常他的王妃都会殷勤讨好地说话,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令他十分厌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今日怎么没有吭声?

    他抬起头来,就见他的王妃坐在他旁边,一手托着腮,眸中含着温润的光,温柔地看着他。

    高纬一怔。

    这样的眸光……他从未在她眼中见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竟显得她清媚的容颜更甚以往,变得赏心悦目了起来。

    他从前并未觉得自己的王妃长得如何漂亮。甚至,他从未觉得她好看过。在他眼中,她只是他的王妃,仅此而已。至于她长得如何,他从未留心过。

    他敛起眸光,遮住自己微诧的神情。又饮了一口茶水,才主动说起道:“你二哥新添了子嗣?可要去恭贺?”

    于寒舟便笑道:“要去的。礼单已经拟好了,王爷可要过目?”

    高纬摆了摆手:“府里的事情都归你管,这些琐事,你拿主意就好。”

    “是,王爷。”于寒舟垂眼笑道。

    话题便又终止了。

    一室的安静,令高纬觉得不自在。偏生他的王妃不知怎么了,竟丝毫不觉得,仍是一手托着腮,目光温润地看着他。

    他的视线不由得往下,落在她托腮的手上。五指纤纤,肤如凝脂,好似摸上去便能摸到一手的柔滑。他喉咙动了动,心底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燥意。

    蓦地站起身来,冷冷地道:“我想起来还有事,晚间再过来。”

    “是,恭送王爷。”于寒舟站起身来,笑着送他离开。

    高纬大步离开了。

    于寒舟便又倒在了榻上,叫小丫鬟给她捏肩捶腿。

    不一会儿,又有人来了,是府里的几个侍妾。

    高纬身为位高权重的王爷,身边当然不会只有一个女人,宁王府里的莺莺燕燕良多。除了于寒舟这个正妃之外,还有两个侧妃,以及七八个侍妾。

    两个侧妃都是贵族千金,等闲不往她这里来,倒是几个侍妾颇喜欢献殷勤,有事无事就要来她这里晃一圈。

    “不见。”于寒舟不是原主,不耐烦听几个侍妾说些捧高踩低的话,连门都没让人进,直接拒见。

    几个侍妾在门外懵了,都不知道怎么才好,又见于寒舟主意坚定,只得告罪退下了。

    于寒舟歪在榻上,想着心事。

    她这次穿越过来的仍旧是恶毒女配,乃是宁王的正妃。宁王此人,性情威严冷酷,对女子从来不假辞色。哪怕是他府里的妃子和侍妾们,也不得他几个好脸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偏偏他生得俊美高大,威仪不凡,惹得府里的女人们倾心,花样百出地讨好他。结果,谁也没讨好成,他一个也不喜欢。

    直到女主出现,一个聪明伶俐,傲骨不屈的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他开始对她好奇,对她侧目,关心她的事情,渐渐倾心于她。

    王妃最爱他不过,很快发现他的变化,打听到府外有个女子得了他的关注,嫉妒不已,各种陷害。然而每次女主都能化险为夷,而且还有宁王的帮助,两人反而互相了解,感情增进。

    再后来,宁王领兵去边关打仗,因着大雪封山,粮草不足,女主冒着艰辛带着粮草去救援。宁王感动不已,与她干柴烈火,确定心意。

    回京时,宁王抱着女主坐在马上,人人都知道了。王妃嫉恨不已,命人去杀女主。事败,被宁王掐着脖子骂恶毒,赐她一杯毒酒。没几日,王妃病逝的消息传出来。

    宁王续娶了女主为王妃,很快女主怀孕了,侧妃出手,被宁王干掉。侍妾们还来不及出手,就被遣散,宁王府里只有女主一个人。两人生儿育女,过得幸福不已。

    这里有个问题,一般来讲,小言女主的cp都是处,身心干净才配做男主。这位宁王殿下有王妃、有侧妃、有大把侍妾,是怎么上位的呢?

    谜底是——他有一个替身,从小培养的,与他容貌一般无二,身形一般无二,拿出去站在皇上面前都看不出破绽来。跟王妃、侧妃、侍妾们进行深入交流的,就是替身。

    还有个问题,宁王又不争夺皇位,他培养替身干什么?这个好像是皇上看他不顺眼,常常暗地里打击他,他有时候会离京做些秘密的事,就让替身出面应付。

    于寒舟觉得心很累。

    作者为了拉长篇幅,刻意制造男女主之间的矛盾,为男主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女人,真是费心了。但也太缺德了,都是爹生父母养的,从小当成明珠培养大的姑娘们,被这样子糟践。

    哦,她也是被糟践的人之一。她十六岁那年嫁给宁王,今年十九岁了,她已经被糟践三年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今晚还要被糟蹋一次。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天色昏暗下来。

    高纬如约前来用晚饭。

    用饭期间,他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并不开口说话。于寒舟也没什么话跟他说,便也安生吃饭。

    吃过饭,两人略坐了坐,尬聊了一会儿,就要歇下了。

    “我去沐浴。”他道,起身抬脚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水声从屏风后面传来。

    不一会儿,他回来了。手一挥,屋里的灯光灭了。

    寝室内一片昏暗,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轮廓,却看不清样貌。

    于寒舟知道,这已经换人了。她暗暗撇嘴,觉得多此一举。替身和他长得一样,不安置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分辨,谁能分得出真假?

    主要是也没有人能想到,他居然会找替身。

    高大的身躯上了床。

    于寒舟没有拒绝。只在半途中,她抱着他的脖子呢喃:“你叫什么名字?”

    厚实的胸膛猛地僵硬,动作便停了下来,随即,男人低低开口:“你连本王的名字都不知道?”

    于寒舟便闷闷地笑出声来,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好吧,你不说就算了,我就当你是王爷。”

    话落,她感觉到男人浑身一震,本来旖旎的氛围霎时间冰冷僵硬。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人掐住了,男人沉怒的声音传来:“你找了野男人?谁给你找的?你明知本王今晚会过来,你是什么意思?”

    于寒舟“啧”了一声,说道:“你反应还挺灵敏的,不过,我不是诓你的。”她微微偏头,挣开了他的钳制,两手环住他的腰,说道:“你的腰比他细一点。”

    手往上,攀住了他的肩膀:“你的肩膀比他的宽厚一点点。”

    而后又落下去,在他臀上掐了一下:“这里比他结实,比他翘。”

    感受到男人僵硬的身躯,她知道他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无措中,他毕竟只是个替身,现在被拆穿,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你还要更多的证据吗?我可以找给你。”她吐气如兰,声音婉转如妖精。

    作者有话要说:

    替身梗重现江湖!新写法,浪不浪~

    =====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慧慧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8374876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青尢蓝尢大boss、赵小琦、淡藍天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挨个么么啾~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