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2

    于寒舟跟白小茹约的是一家普通的餐馆。

    她没有约咖啡馆, 她怕说出真相后,白小茹激动之下泼她一脸咖啡。虽然女主的人设是单纯善良, 但是保险起见,咖啡馆还是算了。

    她更没有约白小茹吃牛排,虽然她们过去常常去西餐厅吃饭。理由同上,她怕白小茹一个激动,拿着刀叉就对她戳过来了。

    什么川菜馆啊,火锅店啊,也是同样的原因。因此, 她选的是一家普通的餐馆, 而且菜色很清淡,少油少辣的, 就算泼身上也不至于太刺激。

    此刻,两人中间刚刚摆上两个冷盘, 热菜还在后头。白小茹坐下后, 先喝了半杯温水,然后就捧着手,好不激动地说着面试后的期待:“我会过的吧?我能通过吗?我真的好想过!”

    白小茹是个长得清纯挂的妹子,皮肤好得不得了, 一点毛孔也看不见,吹弹可破。虽然不及她妩媚火辣, 但也是个讨喜的女孩子。

    于寒舟看着她明亮的杏眼中闪烁的光芒,一时语塞了。

    良心有点痛。虽然不是她干的, 但她还是感到抱歉。犹豫了下,她露出一点笑容:“你这么优秀, 一定可以过的。”

    白小茹面试的是大总裁的公司,按照剧情, 她是一定会通过的。因此,于寒舟不介意先“剧透”一下,安抚安抚她,让她放放心。

    “你,你真的这么觉得?”白小茹听了她的话,却怔了一下,“谢谢,谢谢你看得起我。”

    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没什么心机,心里感动着,面上一下子就露出来了。

    于寒舟见了,又心塞了一下。

    原主跟她做朋友的时候,都是打击她居多,什么“看你这寡淡样儿,纪彦怎么可能喜欢你”,“纪彦一看就喜欢漂亮的女生”,“你怎么这么笨啊”,“行了行了,看我的”等等。

    按照白小茹的预期,她多半会说些风凉话,什么“别做梦了,那种大公司不是好进的”之类。虽然会有点失落,但她毕竟习惯了,而且张眉是她唯一的朋友。

    然而此刻来自朋友的鼓励,让她一下子幸福起来了,就连那些紧张和激动都平复下去了。

    她为来自朋友的善意感到莫大的喜悦和鼓舞,握起拳头道:“如果我真的能通过,我请你吃饭!请你吃你喜欢的牛排!”

    原主的消费是很高的,她为了提高小跟班的忠诚,加上也不差钱,时不时会请小跟班吃顿好饭。比如某家牛排,人均五百。

    于寒舟听了,良心更痛了。

    她自问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坏到看别人难过为乐,因此那些伤人的话便说不出口。纠结了下,她决定先吃饭,吃过饭再说。可能这就是两人最后在一起吃饭了,先吃再说。

    白小茹的话很多,她一边吃饭,一边说着面试的情形:“好多优秀的人跟我面试一个岗位,女的漂亮有气质,男的帅气会说话,我觉得我不行。”

    说着说着,她又紧张起来。

    她实在很想找到一份好工作。家里不仅不会帮助她,还靠她养活,她现在跟别人住着隔板房,来自生活的压力令她头秃得不行。

    于寒舟便又劝慰:“你也很好啊,你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人也聪明又勤奋,你也有机会的。”

    白小茹从没见过她用这种语气说话,奇怪地看着她:“你今天好温柔。”

    原主对待她都是刻薄、冷漠、讥讽为多,忽然这么温柔,让她有些不适应。而于寒舟听了,却心中一动。这不正是个开口的好机会吗?

    她垂下眼睛,放下筷子,低声说道:“我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

    她打算先开个头,让白小茹有点心理准备。等到吃过饭,再摊牌整件事。

    没想到,她刚说了一句,白小茹的手机就响了。

    示意她先等等,白小茹接通了电话:“纪学长,你找我什么事?”

    她非常喜欢纪彦,这时接到他的电话,紧张得手指一直抠桌子。于寒舟看见了,没再说什么。

    她凝神听着,试图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但是周围的环境太嘈杂,她听不清,只见白小茹清秀的眉头渐渐皱起来:“学长,你怎么这么说?”

    “她做什么了?”

    “你不说清楚,我不能答应你,她是我的朋友。”

    “嗯,我们在一起,在吃饭。”

    “什么?你要过来?”她眼睛一亮,抬头看向于寒舟,然后捂住话筒,小声说道:“纪学长要过来!”

    她眼中满是期待和请求,于寒舟想了想,就道:“让他来吧。”

    既然他要来,那就让他来,摊开了说,当面说开,以后谁也别再拿这件事说事。

    白小茹不知详情,听见她答应了,一脸高兴的样子,松开话筒,道:“地址是……我们等你!”

    挂了电话,她还有些兴奋。紧接着,她想起纪彦在电话里一开始说的话,眉头渐渐拧起来了,看着于寒舟,很小心地问:“你得罪了纪学长吗?”

    很显然,纪彦在电话里说什么了。

    但他又没有全说,不然白小茹现在不会还理她。

    于寒舟想了想,说:“我不仅得罪了她,还得罪了你。”

    白小茹愣住了。她马上想到,在她接纪彦的电话之前,于寒舟说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她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你,你做什么啦?”她揪着胸口的衣服问道,紧张得呼吸都屏住了。

    就冲着大小姐今天对她的温柔态度,白小茹就觉得,这件事一定不小,否则不值得大小姐这么低声下气的。

    是的,在白小茹眼中,她这种态度,都算得上低声下气了。

    “要不,我们吃完饭再说?”于寒舟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说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小茹也低头看了看,桌上的菜没动多少,她们才刚开始吃,想了想道:“那就先吃吧。”

    花钱买的呢!浪费了多可惜!万一听完后没心情吃饭,就太太太不值得了!

    两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纪彦出现在了门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学长,这边。”白小茹看到了他,起身对他挥了挥手。

    纪彦便迈起大长腿,朝这边走过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白衬衫将他衬得斯斯文文的,还有点不易推倒的清冷气质,加上他长得帅,一时间餐馆里的人都朝他看去。

    而他谁也没有看,朝着白小茹就走过来了。来到近前,才看到了坐在白小茹对面的于寒舟,脸上顿时黑了,一股怒气在他眼底涌动。

    “坐下说吧。”于寒舟抬起下巴,对他示意了下。

    这件事里面,对她的影响最小,对白小茹的影响最大。为了白小茹考虑,最好坐下来,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别撕得腥风血雨的。

    至于纪彦,他虽然是受害者,却又不算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想起他那句“不知廉耻”,于寒舟不打算考虑他的心情。

    纪彦冷笑一声,抓着白小茹的手臂往身后塞,说道:“我警告过你,别搞鬼!小茹不是你动得起的人!”

    白小茹被他这样护着,本来脸红心跳的,然而听了他的话,她惊呆了:“怎么,学长,你在说什么?”

    她皱着眉头,挣了挣自己的手,试图离开他“罩着”的范围。

    “这个女人,卑鄙无耻,无情无义,从来没有把你当朋友!”纪彦指着于寒舟,对白小茹说道:“你以后离她能多远就多远!”

    白小茹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学长,你在说什么啊?”她又看向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平静的于寒舟,觉得还是要相信自己的朋友,“张眉,你说话啊?”

    于寒舟的这具身体叫张眉。

    她抬起头,看了几眼一眼,简简单单说了五个字:“我跟他睡了。”

    晴天霹雳!

    白小茹一下子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她看看于寒舟,又看看纪彦。然后,从纪彦充满怒气和愧疚的脸上,发现了这竟然是事实。

    她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身子晃了一下,脸色变得惨白:“啊,哦,好。”

    她勉勉强强挤出一个笑容,没撑过一秒,那个笑容就垮了,她接下来又试了几回,都没成功,最终只得垮着一张脸,眼眶里涌动着水光,说道:“没事,没事,原来是这件事啊,你不算对不起我,我跟学长又没什么。”

    她只是暗恋纪彦。

    她并不是纪彦的女朋友。

    这件事充其量只是张眉不厚道,不能说张眉对不起她。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恭喜,恭喜你们。”她匆匆抹掉簌簌落下的泪珠,转身就要跑,连座位上的包都忘了拿。

    纪彦一把将她拽住,怒其不争地道:“恭喜什么!我是被她算计!我喜欢的人是你!不是她!是她算计我!她根本没把你当朋友!你明不明白!”

    他担心这傻姑娘被坏女人蒙蔽,以后还跟坏女人做朋友,打算一口气撕开坏女人的真面目。

    白小茹果然很震惊:“算计?!”她看向于寒舟,“你,你……”她简直不敢相信,她也想象不出来,于寒舟是怎么算计纪彦的?!

    于寒舟想了想,还是决定撒个谎。

    她看出来了,白小茹真的是个不错的姑娘,而且还有点可怜。在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孩心上深深划一刀,她做不出来。

    这件事是原主做的,而她现在成了原主,她理当背起这口锅,尽量弥补一下。

    “这是个误会。”她平静地道,“我本来要算计的是别人,阴差阳错之下,那个人变成了纪学长。早上醒来后,我才发现弄错了人。”

    顿了顿,她道:“对不起。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到底是伤害了你。”

    她是看着白小茹说的。

    然后,才看向纪彦,又说道:“我也很对不起纪学长,我再次向你道歉。虽然你昨天爽了好几回,但你并不是真心实意的,这件事算我对不起你。”

    纪彦的脸都绿了!

    听听她说的什么话?!他是真的不想跟她发生一点关系,真的,真心实意的,他可以拍着胸口说的,但是从她口中说出来怎么那么怪呢?好像他是绿茶吊似的!

    而且,什么叫“再次道歉”?她什么时候道歉过了?!

    “满口胡言!”他气得手指都发抖,指着她道:“你别想再骗小茹!她不会再相信你了!”

    然而白小茹此时……

    虽然很难过,很心酸,很想哭,但却并没有怨恨闺蜜,也没有不相信她。

    怎么说呢?她虽然跟张眉做朋友,但是张眉是什么人,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下药设计人,这种事她干得出来。只不过,阴差阳错,变成了纪彦。

    这就要说张眉平日里的做戏了。她不让白小茹对纪彦告白,都是说:“那种穷小子,以后一定会是凤凰男,你跟他好了,以后你养你全家,他养他全家,你跟着他,日子有什么好过的?”

    还会说:“在一起就是鸡毛蒜皮,什么美好都没有了,还不如现在这样,留作一段美好的纪念。”

    张眉平日里露出来的样子,就是非常看不起纪彦,因为他穷。所以,于寒舟这会儿说是误会,白小茹就信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彦看看满口谎言的于寒舟,又看看强忍心酸但表示理解的白小茹,心头一梗。

    “你听她胡说八道!”纪彦抓着白小茹的手臂,气道:“她骗你的!她从来没把你当朋友!她这么伤害你,你怎么还相信她!”

    白小茹皱着眉头,说道:“学长,这件事你已经……已经……得了便宜,”她想起刚才于寒舟说的,他爽了几回的事,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再看他,还挣出胳膊离他远了一点,“就别这么说了吧?”

    她心里不免想道,先不说张眉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就单单说下药那回事,张眉又没有绑着他不许动,他一个大男人,如果真的不想,难道还守不了身啊?无非是下半身思考罢了。

    从前她觉得纪彦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特别干净清爽,但是这回事让她觉得,他可能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他也是个男人,也会下半身思考,他跟很多没有坚持的男人一样,原则薄弱。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离他又远了一点。这时她已经冷静下来一点,也看到了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她把包拿起来,对于寒舟说道:“你结账吧,回去我把钱给你。”

    她坚持跟朋友吃饭AA制。不提前说明谁请客的话,大家都是各付一半。

    她不想掺和进纪彦和于寒舟之间的事。这件事,虽然于寒舟说对不起她,但她听到现在,已经觉得跟她没什么关系了。她毕竟不是纪彦的女朋友,他守不守得住下半身,跟她其实没那么大关系。

    而她心中还有着隐隐的庆幸,幸好她没有告白,没有跟他在一起。

    就在她话刚落下,于寒舟赶在纪彦开口之前也站了起来,说道:“好,好,是我故意的,我故意设计你,我就是要伤害小茹,我跟小茹有仇,我是个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贱人,行了吧?”

    拿起包,在空中一甩,逼得纪彦不得不仰头躲过。她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留下一句:“账我已经结了。这事是我对不起你,当我请你了。”

    大步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你爽了吗?

    小茹:你爽了吗?

    纪彦:……没有!特别不爽!

    舟舟&小茹:噫,男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