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12

    于寒舟从前没打过麻将,前面几圈是被于文文手把手带着的。玩了几圈,她上手了:“我可以了!”

    于爷爷笑呵呵地道:“行,那从下圈开始,就开始算钱了啊!”

    “好嘞!”于寒舟和于文文都很配合。

    于奶奶就在一边撇嘴。

    哗啦啦的推麻将声响起,一家四口坐在炉子旁边打起麻将来。于文文边打边嗑瓜子,于寒舟懒得嗑,剥了块奶糖塞嘴里了,于奶奶捡了块水果糖填口中,抬头问于爷爷:“你吃点不?”

    “我不吃。”于爷爷道。

    “糖都不吃,作吧。”于奶奶道。

    于爷爷不吭声,看着小孙女刚丢出来的一张五条,笑道:“有没有人碰啊?不碰我吃了啊?我这一吃,你们可就危险了啊!”

    “吃你的!”于奶奶道。

    于爷爷笑呵呵地拿过五条,丢出一张七条,手里握着两张牌,乐滋滋地盘起来:“你们小心啊,打不好,就点炮了。”

    于文文瞅他一眼,说道:“我也打七条。”

    于爷爷自己都不要七条,于文文打出去,他显然是不胡牌的。

    于奶奶眼也不抬:“我吃。”

    于寒舟在旁边抿着嘴笑。

    于奶奶打牌很佛系,纯粹就是打发时间的,于文文老想给奶奶送牌,于寒舟就打自己的,于爷爷是打牌的老手,赢多输少。一天打下来,于寒舟输了二十,于文文输了一百二,于奶奶赢五块,其他都是于爷爷赢的。

    他笑呵呵地把钱拿起来,揣兜里了,于奶奶瞪他一眼:“什么人啊?一把年纪拿小孩子的钱!”

    于爷爷道:“不一样,牌桌上的钱必须得拿!”说完,拍了拍兜,“明天叫你们奶奶上集,给你们买好吃的!”

    “好的,爷爷。”姐妹两个笑道。

    有了麻将,时间就过得很快了。一不留神,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于奶奶果然上街了,买回来苹果、桔子、香蕉等,还买了两件花棉袄,一件大红花的,一件小红花的。大红花的给于文文穿,小红花的给于寒舟穿。

    “天天穿着羽绒服,胳膊都伸不开。”于奶奶把衣服递过去。

    于寒舟看着那花色,顿时就笑了,接过来道:“谢谢奶奶!”

    进屋去,跟于文文一起换了花棉袄。本来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穿上花棉袄,一下子土里土气的。但这是老人家的心意,不好拒绝。何况这种花棉袄穿着轻薄柔软,也不怕埋汰,主要是埋汰了也看不出来。

    姐妹两个穿着花棉袄出来了,再打麻将时,更像一家人了。

    一转眼,于寒舟来老家三天了。头上油腻腻的,再也扛不住了,得洗头。

    于文文领着她到洗浴室,搬了小板凳,兑了热水给她。花棉袄虽然土了点,但是穿着挺合身的,袖子挽起来也方便。于文文给她拽着领子,照顾她洗头。

    于寒舟洗完了,又给于文文洗。

    乡下就是这样,于文文过了十几年,早就习惯了。但是妹妹来了乡下,一句抱怨也没有过,她本来还存了点心思,想叫她看看乡下是什么地方,同样是姐妹,过着多么不同的生活。但是于寒舟这么乖,叫于文文心里有些不舒服。

    跟妹妹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妹妹让她这样的。

    正想着,耳朵被捏了一下,于文文愣了愣:“你干嘛?”

    “姐姐,你耳朵好漂亮。”于寒舟说道,又捏了一下,“哎,你打耳洞了啊?”

    于文文不提防她忽然这么亲密,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高兴:“嗯,打过。你没打啊?没打就别打了,其实还是有点疼的。”

    “嗯,我不打。”于寒舟道。

    姐妹两个洗完头,就去堂屋了,坐在炉子旁边,一人一条毛巾,擦头发。

    这时,于寒舟放在西屋充电的手机响了,她起身往西屋走去,看见是于妈的电话,就拔掉充电线,拿起电话接通:“喂,妈妈。”

    “在乡下怎么样?还住得习惯吗?”于妈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于文文擦着头发,跟着进屋了,坐在床边,听她打电话。

    于寒舟就道:“挺好的,奶奶做的羊肉汤特别好喝,包的饺子也好吃,还给我和姐姐买了花棉袄,又轻又软,穿着挺舒服的。这边有点冷,我和姐姐都没心情看书,在家跟爷爷奶奶打麻将……”

    电话那头,于妈颇有点埋怨。女儿回了乡下,居然也不知道打电话过来。乡下有什么好的?

    这会儿听着女儿说乡下好,她直撇嘴:“嗯。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于寒舟笑了笑,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啊?”

    旁边擦头发的于文文,没绷住,笑了一声。

    她有时候觉得,妹妹没有看起来的这么乖。她想叫于爸于妈回来,不说叫他们来,就问他们什么时候来接她们?

    小坏妞儿,她心里想。

    电话那头,于妈没察觉到小女儿的坏心眼,还愣了一下。但她转念想,小女儿应该是回去的时候坐车不舒服,大冷天的不想自己回来,想让家长接。

    这么想着,她就道:“我跟你爸商量商量。”

    “那你商量好了告诉我一声。”于寒舟道。

    “行。”于妈应道。

    挂了电话,于寒舟又怼上充电线,继续充电,然后拿起毛巾,继续擦头发。

    “他们今年回来啊?”于文文问道。

    “应该是。”于寒舟道。

    两人没有立刻跟爷爷奶奶说,等过了两天,确定要回来,才跟爷爷奶奶说了。

    于爷爷笑呵呵地道:“回来啊?那多准备点好吃的。”

    于奶奶直撇嘴,脸上丝毫看不出来喜悦。

    于爸于妈定了二十八回来,还有好几天,于寒舟和于文文就跟爷爷奶奶打电话,有时候奶奶忙,没时间,于爷爷就出去打麻将,于文文就带着于寒舟出去玩。

    她在村里有几个小伙伴,带着于寒舟去小伙伴家里玩。于寒舟发现,有些年轻人家里外面看着光鲜,还有大院子,然而家里面并不光鲜,还没有于奶奶收拾得干净。

    走了几家,于寒舟还发现,人人家院子里都种了果树,石榴啊,桃树啊,枣树啊,柿子树啊等等,还有葡萄架子,想想就觉得滋润。

    “你要是夏天来,就能吃到现摘的水果了。”于文文道,“你暑假回来吗?”

    “你回来,我就回来。”于寒舟道,听起来就像是姐姐的跟屁虫。

    于文文的笑容大了些:“不过,夏天也不好受,乡下蚊虫很多,热还没有空调,只有风扇。”然后伸出手指头,把食指给她看,“呶,葡萄架子上很多豆虫,跟我食指一般粗,你怕不怕?”

    “你给我摘。”于寒舟霸道地道。

    于文文一点儿不高兴也没有,还笑得很开心:“美得你!”

    一转眼,年底到了。

    二十八这天,于爸和于妈来了。两人是开车来的,下午五点到的,篱笆小院开不进去,就把车停路边了。打开后备箱,往外拿东西。

    于寒舟和于文文帮着一起拿。

    于妈看到两个女儿穿着花棉袄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大女儿就算了,关键是小女儿,从前是多么文静秀气的小姑娘,现在穿着小碎花棉袄,还有不知道哪儿翻出来的旧牛仔裤,一双粉红色的棉拖鞋,简直辣眼睛。

    进屋后,于爸就开始说前几年忙,没回来,道歉,又说很想两位老人,问身体好不好?

    于爷爷笑呵呵的,都说好,于奶奶就拉着个脸。

    “照顾两个孩子,妈操心了。”于爸笑着道,看向小女儿,“住得还习惯吗?想不想回家?”

    于寒舟坐在小马扎上,在炉子边上烤花生吃,闻言头也不抬,当没听见。

    说想回家?岂不是叫爷爷奶奶伤心?说不想回家?肯定要被于爸说不懂事,尽给爷爷奶奶添麻烦。她索性不吭声。

    于文文心里暗乐,也不吭声,她才不给于爸于妈台阶下。

    于爸有点尴尬,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也是怕妈太费心,两个孩子都大了,又要吃又要喝的。”

    于奶奶面无表情:“你们随便。”住着,她就管。不住,她也不拦。

    于爸便道:“这不是没地方住吗?”

    家里三间房,堂屋是待客、吃饭的地方,东屋是于爷爷和于奶奶睡的,西屋给姐妹俩睡。如果于爸于妈要留下来,还真没地方住。

    于奶奶起身往厨房走:“可不是?就这两间破屋,哪里住得开城里人?”

    于爷爷低头吧嗒烟,不吭声。

    于爸只好道:“我开车来的,没事,我们去旅馆睡,今年就在这边过年了!”

    于爷爷这才不吧嗒烟了,笑呵呵地站起来道:“睡旅馆不花钱?走,我带你们去你三伯伯家,他家有地方,你们睡他家。”

    三伯伯是于爷爷的堂兄弟,家里孩子都忙,过年也不回来,倒是家里的院子修得好,空了好几间房,于爷爷就领着于爸和于妈往外走。

    于寒舟和于文文也跟上。

    于爸叫三伯伯,于寒舟和于文文就得叫三爷爷了。到了三爷爷家,先认了人,又说了会儿话,然后三爷爷就把于爸一顿训:“你说说你,工作就那么忙?三五年不回来?你大哥二哥在外头做那么大生意,过年不回来,平时也回来,每年总要回来两趟。”

    “你不回来也就算了,家里的院子也不收拾收拾?你看谁家不装个太阳能,不安个空调?你爹妈就你一个,你不能没良心啊!”

    于爸被训得一脸羞愧:“我记住了,过年我就给我爸安。”

    “说安就得安,我看着呢,要是说话不算话,看你以后怎么在闺女跟前抬得起头!”三爷爷道。

    于爸连忙道:“安,一定安。”

    又说起住的事,三爷爷一口应了:“行,我家空房子多!”又责备于爸,“多少年了,回来没地方住也不知道修一修?早点扩了院子,还用住别人家?”

    于寒舟和于文文都不吭声。她们是小小辈,只有听着的份。

    倒是于文文,看见于爸挨训,心里很痛快。

    又说了会儿话,三爷爷要留饭,被于爷爷拒绝了:“家里做着饭呢,就不留了,这就走了。”

    回到家,正看到于妈帮忙收拾屋子。

    原本做饭的时候,于文文和于寒舟会搭把手。现在于妈来了,于奶奶就不叫她们。在乡下就是这样,有什么活都是女人干,男人和小孩子都不动手。

    于奶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炖排骨,红烧鱼,铁锅鸡,还有各种凉菜、炒菜,整治得很丰盛。坐下后,于妈就给小女儿夹菜:“尝尝,鸡炖得不错。”

    于奶奶看见了,眼角就耷拉下来。

    “谢谢妈。”于寒舟道,转头就夹了鱼给于文文:“姐,吃鱼。”说着,看了于爸一眼。

    于爸立刻夹了一筷子菜,往于文文碗里放:“文文照顾妹妹辛苦了。”

    于奶奶的神情这才放松几分。心想,还算有个人样。目光落在小孙女白净的脸上,总算知道大孙女为什么跟照顾大小姐似的照顾小孙女了,这孩子心正,配得上文文的照顾。

    “歹竹出好笋。”她嗤了一声,拿起筷子吃饭。

    于爸和于妈都讪讪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