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之恩9

    于寒舟跟着安小王爷来到别院,想法很简单,不要惹恼他。

    这里是安郡王的封地,他就是天王老子,一旦惹他不快,谁都讨不了好。她现在只是个平民,无权无势的,兴隆镖局虽然有些名望,却也救不了她。偏偏师兄们都是仗义的人,必不肯看着她受罪,为了避免更大的祸端,她顺从地跟来了。

    暂且依着他,他就没有发脾气的理由。至于如何脱身,于寒舟还要再看看他的脾气。

    没想到,安小王爷把她丢进别院,居然就不管了!

    一连三日,于寒舟都没见到他。一切都是管家安排的,按照从前被丢进来的例子,给她安排了两个丫鬟伺候,她跟做客也没两样。

    于寒舟很坦然地接受了,每天有丫鬟帮忙换药,衣物也有人浣洗,吃的饭菜精致可口,还能舒舒服服地泡个澡。每天吃吃喝喝睡睡,三天过去,伤势虽然仍旧严重,但是精神却养得很好。

    这天早上,她问管家:“小王爷哪里去了?我可否见见他?”

    管家漠然答道:“小王爷要见你的时候,自然会见你。”

    目光带了一丝探究。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小王爷居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而且并不碰她。又听伺候的丫鬟说起,这个女人的肩上受了箭伤,难道小王爷打算等人的伤好了再碰她?可往日里,小王爷并不如此体贴。

    于寒舟没从管家这里得到答复,沉吟了下问道:“小王爷可要求过我不能出门?”

    管家一怔,摇摇头道:“不曾要求。”

    “我要回客栈一趟。”于寒舟便道。

    管家不知安小王爷的心思,她实属前所未有的例子,他不太知道如何对待她。只想着,小王爷既把人带回来了,反正不能给她跑了就是。于是叫了几个仆从,同她一起出门。

    于寒舟回了一趟客栈,向大嫂报平安。

    大师兄已经醒了,他亦得知了此事,眼中不乏担忧:“他可欺负了你?”

    “没有。”于寒舟微笑摇头,“他对女子并无兴趣,抓我过去,不过是因为一时气愤。等到他气消了,自然就放我走了。”

    她说得轻巧,但大师兄仍旧放心不下。不过眼前也没什么法子,他说道:“车队不日即将启程,我和两位师弟伤重,不能同行,你大嫂留下照顾我们,其他人照旧。你若在那边受了什么欺负,也不要怕,我们拼了命不要,也给你出气。”

    镖局的人都很团结。从没有说怕被连累的,不论是谁遭到困难,大伙儿都竭力相助。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于寒舟点点头:“我知道啦,大师兄不必担心我,我又不傻的。”

    说了会儿话,于寒舟便慢慢悠悠地溜达着回去了。

    小王爷仍旧不在别院,倒是她的院子里来了两名客人,皆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锦衣华服,容貌生得俊美,看见她回来,眼中露出几分敌意。

    “这两位是?”于寒舟走进院子,率先开口。

    两人答道:“我等是小王爷的爱妾。”

    爱妾?于寒舟脚下一顿,神情险些绷不住。她打量着两人的神情,见两人下巴抬得高高的,用鼻孔看着她,一脸的高傲,仿佛做小王爷的“爱妾”很自豪一般,心情复杂起来。

    “两位好。”她略略点头,抬脚进了屋,“我是小王爷请来的客人。”

    要说客人,也没错儿。反正她好吃好喝地住着,小王爷也没来过她这里,跟客人也没差了。

    两人相视一眼,跟着进了屋,说道:“小王爷头一回邀请女子来做客。”

    “我最早跟着小王爷,已是有三年零九个月了。”

    “我叫艾雀,是小王爷亲自给我起的名字。”

    于寒舟接过丫鬟端来的茶,只听他们说着,并不怎么答话。没过多久,她彻底弄明白了这两人的意图——他们表现得很明显,就是给她下马威的,只是于寒舟觉得荒唐,才又观察了一会儿,方确认了。

    她无意跟两人争宠,这也太荒唐了,但是两人跟着小王爷的时间久,又以“爱妾”自居,想必很是琢磨过小王爷的喜好和心思,便从他们口中套了些话儿。

    这位小王爷,今年十八岁,从懂人事起就好男色,排斥女色。偏生他对待家养的还看不上,最喜欢有名有姓的良民。且对方越倨傲,他越是来劲,非得抢回府中不可。

    他十四岁那年懂人事,到如今已有四年了,抢回来的男子有十几个了。不过,如今仍留在府里的,也就两人,便是坐在她面前的两位。至于其他人,都跑了。

    小王爷不是个常情的,最多三个月就要腻了,腻了的就不会再召见。有名有姓的良民男子视此为耻辱,一旦失宠,当即就偷跑。小王爷发现后,也不以为意,跑就跑了,他从来不追。后来的人发现了,便正大光明地走,还有的胆子大,问他要分手费,他也都给了。

    余下这两人是舍不得荣华富贵,赖在这里不走了,小王爷虽然不爱见他们,却也不遣散,反正他有的是钱,就叫他们在这里住着了。时间久了,两人心中渐渐没数了,竟觉得自己是有资历的“爱妾”,还对新来的耀武扬威。

    打听的差不多,于寒舟就送客了:“我有伤在身,不便久坐,便不送了。”

    两人觉得她是个好拿捏的,就算得宠了也不怕,心满意足地走了。

    于寒舟待他们走后,坐在厅中,想了一时,越想越觉得可笑。摇了摇头,叫丫鬟进来为她换药。

    又过两日,小王爷回来了。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回来一名良民男子。于寒舟一开始不知道,是听到隔壁有些不一样的动静,才叫了丫鬟来问。得知是小王爷回来了,在收拾硬骨头,她眉头皱了起来。

    起身往隔壁院子走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送上~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王乐琪3个;1111112个;mayju、悠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挨个摸摸头~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