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退婚7

    于寒舟心知这场不会赢, 只求攒经验。

    在角斗场的十年,是她最黑暗的记忆, 却也打造了她骨子里的傲气。她对任何高端武技都怀有贪婪,试图吸取和超越。

    她认真拼命的架势,令方尘不由动容。是什么让她这么拼?仅仅一瓶玄霸丹?以于家的底蕴,不至于买不起?至于叫她来这里拼命吗?

    他本可以快速解决这场比斗, 然而不知为什么,竟然迟迟下不了狠手, 竟然跟她胶着起来。

    于寒舟能感觉到他隐而不发的实力, 有些惊讶,却也没多想。她初入武斗场的时候, 也曾经跟实力弱于自己的人周旋良久,只为了熟练武技。她以为面具男也是如此, 只觉得正中下怀,拿他积攒经验。

    直到筋疲力竭, 实在挤不出一丝力气后,她的动作渐渐缓下来。于寒舟有些遗憾, 同时又很满足, 因为这场比斗令她收获很大。

    感觉到自己打出去的力道变弱, 以及露出来破绽, 她满以为接下来要迎接的是面具男的最后一击, 没有想到,面具男却将弱点送到她手下!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如此,但于寒舟下意识地抬手劈去!

    “砰——”面具男被她击落场外。

    随着一阵欢呼声, 场外的告示牌上显示出本次比斗的结局:黑面,胜(36)。

    黑面是她随手给自己取的昵称,36是她连胜的场数。

    有些意外,但是能获胜总是好的,她就不用再一次从头开始了。

    林峰在场外等她,见她下了比武台,连忙上前迎接:“还好吗?你今天打得真不容易,好在最终获胜了。”

    口吻带着心疼:“有没有受伤?”

    受伤是免不了的,但是没有伤筋动骨的大伤,她还受得住,于是摇摇头:“还好。”

    于寒舟觉得,今天还能再打两场,于是坐在观众台上休息,一边恢复体力,一边观看别人比斗。

    林峰从储物袋中掏出恢复力气的丹药,于寒舟接过吃掉。

    “你刚才吓到我了。”林峰见她吃掉丹药,面上疲惫缓解了几分,仍是心疼地道:“我从没有见过你打得这么辛苦,有几刻实在艰险,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时刻,答应我,认输好吗?”

    他深情脉脉地看着她:“我心疼。”

    于寒舟:“……”

    “有病就去看医师。”她淡淡道。

    上武斗场,只有被打下去,没有认输。

    认输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次数多了,人就会变成懦夫,失去一往无前的勇气,一遇到危难就退缩。

    修炼之人,失去勇气,还如何攀登高峰?

    “清雪,”他无奈地道,“别赌气,你知道我的意思。”

    于寒舟不说话,抬眼看向比武台上。

    他自己不上场,一天天只想着吃软饭,还管起她来了?

    “你是女子,不必如此艰辛的。”林峰在耳边又道,声音满是怜惜,“姑母知道了,也舍不得你如此的。”

    于寒舟:“……”

    转过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别说话了。”

    越说越显得蠢。

    女子怎么了?女子为什么就不用努力拼搏?

    这世道,实力为尊,不论男子女子,只要修为强大,就会获得一方尊敬。他这话,十分稀奇。

    只有脑筋糊涂的女孩子,才会被他哄住,认为什么也不做是被宠爱。但稍微清明理智些的女孩子,就很明白,弱者只会被剥削,毫无地位可言,绝不会被“宠爱”——谁会宠爱一个百无一用的人?

    “好,好,那我不说了。”林峰丝毫不生气,还一脸无奈宠溺的样子。

    于寒舟懒得搭理他。心中想着,赶紧找机会把他打发掉,她宁可不要他体贴的照顾,也不要他在她耳边说这样的蠢话。

    蓦地,一道有些锐利的视线落在脑后,于寒舟回过头,就见看台的边缘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是方才与她交手的面具男。视线一碰,他收回目光,转身走开了。

    于寒舟有些惊讶。他不高兴?

    方才那一场比斗,他本不该败的,但他败了,于寒舟当时便觉得奇怪。现在他用目光不善地看她,更让她奇怪了。

    摇了摇头,将面具男的事甩到脑后,休息得差不多,她又上场了。

    跟面具男的比斗消耗了她太多精力,因此又打了两场,于寒舟便罢手了,回客栈休息。

    林峰又说些体贴的话,于寒舟累得不行,脾气也不大好,直接道:“我想要玄霸丹。如果你能为我赢来,我会感激你的。如果不能,请你闭嘴。”

    她这话说得着实不客气,林峰面上差点挂不住,还想辩解两句挽回颜面,但她根本不听,大步上楼了。

    他站在楼下,神情阴晴不定。

    等他恢复如常,面上又露出温暖爽朗笑意时,恰好方尘从外面走进来。一眼看到他,嘴角讥讽地勾了勾。

    林峰见了,笑意一沉,有些戒备地看了他一眼,上楼了。

    当晚,于寒舟睡得正沉时,忽然屋中响起一道劲风。她立刻惊醒,坐起身来,点亮灯,就见墙壁上嵌了一个纸团。

    再看窗户,破了一个小小的圆孔,恰是纸团的大小。

    她放下灯,去抠墙上的纸团。打开一看,不禁大为讶异,而后嘴角抽了抽。

    只见上面写着:“林峰,已废。”

    这是第一行。

    下面还有一行:“不是男人。”

    这么明显,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林峰的野心那么小,面对繁华的京师,竟然老老实实守着她。原来,他废了啊!

    告密的这人,怕她看不懂,居然还特意注释了一行,心思昭然若揭。

    身份也昭然若揭。

    除了方尘,没有别人了。她在京师根本不认得别人,没人会有这份“好心”。

    想到那天林峰看到戴了面具的方尘时,那样的咬牙切齿,不用说,废他的人也是方尘。至于时机,联系起林峰在龙檀山受伤,后来阴郁了好长一段时间,于寒舟觉得这个谜也解开了。

    她烧了告密纸条。

    次日,她出了房门,若无其事地下楼。林峰已经点好早餐,在楼下等她:“清雪,快来。”

    于寒舟面色如常地坐在他对面,用起早餐。

    方尘仍是坐在窗边的桌上,对面却没有了上次见到的美艳女子。他看似低头用早膳,然而注意力一直在于寒舟那边。见她对待林峰的态度一般无二,跟从前没有半分变化,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他不信她没看见!只有一个可能,她看见了,但是不放在心上!

    她就那么喜欢林峰?喜欢到能容忍他的巨大缺陷?他吃着美味精致的早膳,却觉得难以下咽,气得将早膳丢回碟子里,起身走了。

    于寒舟注意到他的离去,挑了挑眉。

    这人还挺好心的,废了林峰,还惦记着跟她说一声,完全不像是他说的“互不相欠”。

    至于他为什么废了林峰,于寒舟没什么兴趣,也不打算为林峰讨公道。

    只不过,他被废了的话,好像把他打发走就有点难了。

    “我觉得,那个人可能是方尘。”林峰察觉到窗边的动静,皱着眉头,低声对于寒舟说道。

    于寒舟挑起眉头,看着他道:“怎么可能?他长得跟方尘一点也不像。”垂下眼睛,“再说,方尘不能修炼了,那人的修为却很高深。”

    林峰的嘴巴动了动,还是没说出来,上回在龙檀山,方尘的修为可能就恢复了。

    他不能说。一旦说出来,暴露出自己不行,就不妥了。

    “希望是我看错了吧。”他说道,眼神带了担忧,“如果他是方尘,一定会记恨你退了他的婚事,要对你不利。”

    于寒舟轻轻笑了一下:“不怕,我有表哥保护我。”

    林峰:“……”

    任他如何圆滑,也没想到于寒舟会拿他的话来回他。片刻后,他纵容一笑:“好,哪怕我修为远远不如你,但是如果有人想伤害你,也一定要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于寒舟听了这话,神色却淡下来。

    他不会的。碰到危险,他一定会自己先跑,还有很大几率把她推出去。

    “从今天开始,你也上比武台吧。”她抬起头,淡淡说道:“多一个人,多一点机会。”

    指望他拿到玄霸丹是不可能了。何况,就算他拿到了,于寒舟也不打算要。

    她只希望给他找点事做,别有事没事跟在她身边。

    林峰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面对她忽然无情而冷酷的眼神,虽然很不乐意,但是直觉让他没有拒绝:“好,我听清雪的。”

    见他点头,于寒舟才不说话了。

    吃完早餐,她便往武斗场去了。因为林峰也要上场,所以于寒舟每次从场上下来,就没有人迎接她了。

    于寒舟松了口气。

    随意在看台上找了位置休息,然后准备下一场赛事。

    一转眼,过去半个月。

    于寒舟胜了七十四场,算是侥幸又极好的成绩。然而连前三都排不上,这会儿已经有人连胜九十二场了。

    她有一点焦灼,却又没什么办法,因为武斗场中的人数逐渐变少了——因伤退出。

    这不是什么点到即止的舞台,而是生死相拼的武台,于寒舟因为侥幸,加上实力出众,才没有受致命伤,但是像她这样的人是极少数。

    比如排名第一的那位老兄,已经好几天没来武斗场了,他上次虽然险胜,却也受了很重的伤。

    服下一瓶恢复玄力的丹药,于寒舟吸了口气,又上了台。

    这一次,她遇到了之前碰到过的面具男。

    下意识地看向场外的告示牌,只见上面写着“黑面(74):无名(85)”。

    她大吃一惊!他好快!上次交手,他还是个位数的战绩!

    作者有话要说:  舟舟(惊诧):你好快!

    无名(拔刀):女人,你死了! 幻月书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