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恶意侵染

    啪!江炎轻轻把纸重新合上,情绪莫名。

    他左手抚摸纸页时,有丝丝难以察觉的冰冷触感,被他察觉。

    的确有怪异的力量残留。

    “容姑娘。”江炎神情严肃,声音低沉,“我想请教,你周家既然有怪异潜伏,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容蓉一怔,然后苦涩笑了下,“我并没有逃掉。”

    当下,她便细细诉说起来。

    ……

    江炎这才了解到,这女子之前是回娘家探亲了,并没有在周家。

    等她思念丈夫和一双儿女,回到周家之后,她才发现,一切已经不同。

    周家大门紧闭,无人守门,也无人开门。

    等她回到院落后,所有人都对她热情无比,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微笑。

    就连平日,一直私下闹别扭的大嫂,都亲切的拉着她的手,好好说了一会体己话。

    她可以真切感受到,大嫂是真的要与她和好。

    大嫂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笑,那种发自内心快乐的笑。

    就连她,都被感染了。

    这一切,她很感动,这是一个有爱的家族。

    别人都对她如此,自家丈夫和孩子,就更不提了。

    脸上的微笑就几乎没断过。

    但,时间一长,她便生出一丝别扭。

    整个周家人,都在笑,都很快乐,看上去,这种微笑,总感觉有一种机械的,虚假的味道。

    “从娘家回来之后,我也有些疲惫,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也未深想,便去休息了,

    等我醒来,忽然觉得枕头有些不平整,于是,就发现了这个纸团……

    “并且还有这个……”容蓉说着话的同时,挽起袖子。

    江炎注意到,她右臂之上,有一道很明显的黑红之线,向上蔓延。

    待江炎看清楚以后,容蓉拉平袖口,“也正是见到了这道血线,我才相信,周家,真的有怪异,

    甚至,我都不知道,之前见到的亲人们,到底是什么状态,他们还是不是活人……”

    “这样啊。”江炎皱眉,从这女子叙述中,他也不好判断这怪异的实力。

    但类似于让所有人都陷入某种情绪……

    应该是诅咒?

    直觉上,江炎就觉得这怪异很棘手。

    因为,有些怪异的能力,是无解的。

    “哎,果然,能避开定刊军巡逻,以及符墙,潜伏进来的怪异,不可能那么好对付的。”

    如在渔阳村时,一剑一个小朋友的情况,估计,之后不会再有了。

    怪异级别越高,手段就越莫测,各种杀人方式,简直防不胜防。

    “唔…”江炎按了按眉,他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去。

    去的话,这个未知的怪异,似乎很难搞,他也没什么把握,就一定可以解决。

    但不去的话,就等于直接放弃了一次增益怪异值的机会。

    “很难抉择啊……”

    江炎安静端坐,脑中仔细分析利弊,过了好一会,他神色一定,有了决断。

    他决定,不去!

    怪异能力未知,级别未知,就这么冒险莽上去,万一阴沟翻船gg,那就一切皆消。

    怪异值对江炎而言,确实很重要,但他自身的安危,最重要。

    “我不能主动把自己置于未知的危险之中。”江炎轻轻看了容蓉一眼,眼神平静。

    没有什么歉意,毕竟,相助与她,又不是必须的义务。

    “容姑娘,我想,我……”

    嘶!

    他话音未落,忽然,一股微弱却清晰的凉意忽然从他左手窜起,迅速击中心脏。

    江炎身躯一麻,随即又恢复过来。

    他撸起袖子,露出结实的臂膀。

    一道黑红色血线,从他左手腕开始,一直向上延伸。

    这情况,和容蓉是一样的,身中诅咒!

    江炎没有解下上衣查看,没必要了,黑红色血线的末端,定然在心脏处。

    他忽然想起刚刚触摸到的那张纸页,脸色有些阴沉。

    江炎抬头,指了指云沛义,“你也检查一下吧?”

    他怪异,他中诅咒,应该和那张纸页有关。

    不出意外,云沛义也中招了。

    一时间,议事厅内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云沛义忽然起身,脸色狰狞,他大手一张,猛的揽住容蓉的衣领,把她拎了起来。

    “臭女人,你敢阴老子?”

    “不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容蓉有些语无伦次,很惊慌,惧怕。

    “哼!”

    云沛义也知道这女人算计他和江炎的可能性不大,但依然狠愤怒。

    好端端的,因为这个女子,莫名被怪异诅咒了,真是倒霉。

    啪!

    他随手一扔,直接把这女子扔到地上。

    “堂主,咱们怎么办?”云沛义肠子都悔青了,江炎刚刚饶了他。

    结果,这一下午还没过,他就给江炎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他心下十分忐忑。

    “还能怎么办?走,去瞧瞧吧,点齐人手!”江炎缓缓站起身来,直接吩咐道。

    他都决定不招惹这怪异了,先苟一波。

    但,命运就是这般奇妙。

    江炎有看了看手臂上的黑红血线,忽然笑了下,“这下,你被我打死了,可不怨我了啊。”

    “我都打算井水不犯河水了,都怪你招惹我!”

    然后,他大步跨出议事厅。

    “堂主,这女人怎么处理?”身后,云沛义大声问道。

    “先关起来再说!的,晦气。”

    ……

    半刻钟后,静水分堂大门轰然大开。

    一列列身穿黑色劲衣,背负长刀的大河帮门徒走出堂口,在静水分堂门口集合。

    远远看去,黑压压一片,人数极多,一股肃杀的气氛扩散开来。

    在此路过的普通人都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声音。

    妇人们也紧紧捂着娃娃的嘴巴。

    不一会,人群中蓦然分出一条人形通道,一年轻男子缓步走了出来。

    这男子背负长剑,剑眉星眸。

    啪!

    江炎站到队伍最前端,转身,目视大河帮众门徒。

    咔!咔!咔!

    一人又一人,一拍又一排门徒单膝跪地,众人齐声大吼,“拜见堂主!”

    呼声震天。

    江炎抬手,徐徐下压,呼喊声止息,四周安静。

    “兄弟们,新的分派方案,想必你们已经知晓了,我江炎言出必行,今日这任务,为承诺之始!”

    “望你们不辜负我一片好意,争气些,出几名武者。”他鼓励道。

    “我等必不负堂主期望……”

    ……

    静水街,周家。

    周家是一个小家族,人口不多,是这十来年才刚刚发展起来的微小势力,也没什么太大底蕴。

    傍晚时分,一队队大河帮帮众直接把周府整个围了起来,水泄不通。

    啪嗒!

    江炎走到周府门前,他身后,有百名帮众跟随。

    “走吧,发现异常,别犹豫,直接杀掉!”他直接吩咐。

    现在,江炎身为静水分堂堂主,可不是在渔阳村时能比的了。

    他麾下人手众多,遇到怪异,完全可以直接一拥而上,直接杀掉。

    简单,高效。

    这就是上位者的力量。

    ……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