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 警告

    巡逻队员平日都是直面怪异,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对面的小二百号人虽然看上去个个凶神恶煞的,但真的打起来,巡逻队可没一个怕的。

    他们只是长得凶。

    但巡逻队每天要面对的,那可是真的……

    恶魔!

    随着大河帮诸人亮出兵器,并缓缓开始包围溧水帮众人后。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贡鲁轻轻拉了下缰绳,脸色有些难看,冷声问道。

    “当然是……给你个交代了。”

    任元慢慢扬起自己的大刀,眸子微挑,透出一股冷意,“你不是要交代吗?”

    “来,下来打一场!”

    “打赢了我,你想要什么交代,老子就给你什么交代!”

    此时,

    沙沙沙!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又有巡逻队员快速赶了过来。

    刚刚江炎的信号,只是把没有任务的人都召集了过来。

    而汤龙和费山的发射信号,意义更明确,全体全部集合!

    这些巡逻队员一到广场,立刻就见剑拔弩张的两伙人。

    当即,有人高呼,“兄弟们,抄家伙,有人想搞事!”

    “上符,要砍人了……”

    这些是都比较正常口号,比较符合此时的气氛。

    然而,还有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很杂乱,江炎也只是听到了那么一句。

    “呜呜呜,终于不用砍怪异了吗?还是这些汉子比较可爱……”

    不管怎样,当大部分巡逻队员聚集之后,广场之上,人一圈一圈的把溧水帮的小二百人围了个密不透风。

    一个个巡逻队员脸色冷酷,眼中闪烁着一丝火热的躁动。

    终于,要见识一下帮派争斗了吗?

    经常与怪异厮杀的人,早就淡漠生死,此刻,他们看着溧水派的帮众。

    犹如看着一些精致而新奇的玩具。

    嘶!

    自然不知道巡逻队员眼神中的意思,但是这二百多个大汉被满场的巡逻队员盯着。

    不知怎的,全身上下忽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来啊,下来吧,打一场,就打一场!”

    护体内气浮现,就连大刀上也有内气流转,任元继续叫阵。

    刚开始,任元还有一丝试探的意味,但是现在,随着巡逻队全部聚集,大刀长枪指向溧水帮众。

    紧张肃杀的气氛之下,任元体内的血也渐渐热了起来。

    “想当初,我也是从一个低级帮众,一步步拼上来啊。”

    想起当初自己随着大河帮各位头目一起开拓地盘,打败一个又一个敌人,立功,修炼……

    这才有了炼体境修为,这才有了大头目的职位。

    此时,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虽然身前的这个叫做贡鲁的,样貌凶恶,实力估计也差不了,但……那又怎样?

    比他更凶的,更恶的,他都杀过。

    就算是,真的打不过的话……

    那也无妨。

    任元轻轻摸了摸腰间口袋,作为一个老牌炼体武者,他底牌很多。

    可必杀此人!

    “不是……”

    “我艹,大河帮这样子,是想动真格的了。”

    贡鲁脸色阴沉,一双细眼中神光闪烁。

    他之前派周立来通报,自有其用意。

    对于手下的性格,他了解。

    周立这家伙,平时里嚣张惯了,哪怕他叮嘱,不可闹事,但他料定,周立到了渔阳村,肯定会搞点事。

    当然,大河帮可不是泥捏的,到最后,肯定是周立吃亏。

    这,也在他算计之中。

    周立吃亏,他就可以此为接口,搞事发难。

    至于周立吃多大亏,完全不在他考虑之内。

    事实上,周立确实搞事了,但事情和他预估的,出入太多。

    当然,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怎么办?

    大河帮这是直接打算动手了,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们溧水帮有了新靠山,大靠山,如今,在桂华城内,疯狂扩张。

    没有一家帮派真的和他们硬碰硬,都是草草生事摩擦之后,就让出了部分地盘。

    大河帮也不例外,被占了二十多条街,吭都不吭的。

    他这是背靠大人物,顺风顺水惯了,嚣张跋扈惯了。

    现在,大河帮的人想直接动手灭了他,他才发现,居然如此无助!

    贡鲁油光发亮的肥脸上慢慢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下马,他抬臂拱手,扬声道,“哈哈哈,哈哈哈。”贡鲁先是几声大笑,试着打破此时越发死寂的气氛。

    “对面的兄弟,不必如此认真吧,刀枪无眼。”

    “动武,就不必了吧!”

    “这次,我们认栽了!”

    贡鲁低下头,将眼中的怨毒隐藏,倒也干脆,直接开始服软。

    面子什么的,对他这种人来说,可有可无,只能算是一种工具。

    此刻,能活命才重要的。

    任元抬目,盯着贡鲁,冷漠道,“你说呢?”

    既然决定了要动手,就必须要动手。

    人都聚全了,兵器都掏出来了,什么都不干,就想让他们收回去?

    当他任元是在开玩笑吗?

    这么轻易放过溧水派这群人,他威信何在?

    “罢了,你既然不愿意动手,那我们可就要……群殴了!”

    任元抬手高高扬起,准备落下。

    铿!

    锵!

    无数兵器同时高高扬起,只等任元手落下。

    他们就开杀。

    “慢!”

    一声大喝响起,一道人影几个跳跃,迈进广场中心。

    他看了看剑拔弩张的两伙人,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打起来。

    昌迟盯了贡鲁看了下,冷声道,“可是溧水派主事?”

    “是,在下贡鲁,敢问阁下是?”

    昌迟没有理会贡鲁,而是转首看向任元,缓声道,“任大头目,可否给我一个薄面,收手一次。”

    “毕竟,渔阳村以后得安全,还要用这些人!”

    昌迟倒不是和溧水派有什么交情,纯粹是为了公事。

    任元要是一发狠,把溧水派这群人都宰了。

    那渔阳村何处?

    任元脸色平静,冷声道,“昌大人,平日里,你的面子我是肯定是要给的,但我……”

    他话未说完,忽见昌迟转身,直接一拳击出。

    轰!

    纯白色内气气浪横空,一拳就把没有防备的贡鲁打的高高飞起,直接吐血。

    昌迟回过身来,冷冷的盯了任元一眼,缓缓放下手,随后一言不发离开。

    见昌迟离开,任元脸色变幻,半晌,轻叹一声,摆了摆手,“收了吧。”

    昌迟这一拳,不仅仅是给他和贡鲁彼此一个台阶下。

    更是一种警告。

    他,昌迟——来自官家——是炼骨境巅峰武者。

    武者为尊的世界,渔阳村这一个小村落里,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新来的溧水派主事贡鲁。

    也不是大河帮巡逻队大头目任元。

    而是他,代表官家的炼骨境武者,昌迟!

    ……

    ps求推荐,求月票。

    。

收藏